猴子脑控玩电子游戏,马斯克的Neuralink又搞「大」动作

猴子脑控玩电子游戏,马斯克的Neuralink又搞「大」动作

继在猪身上做实验之后,Neuralink 又在猴子的大脑中成功植入了脑机接口。

今日,Neuralink 在 YouTube 上发布了一段新的视频,视频中一只猕猴仅用其大脑就能控制光标在屏幕上移动。

据报道,视频中的猕猴名叫 Pager,今年 9 岁。在视频拍摄的 6 周前植入了脑机接口。最初,研究团队教 Pager 使用游戏手柄玩电子游戏,并通过金属吸管喂香蕉奶昔奖励它。

在这一阶段,Neuralink 的设备会记录哪些神经元被激活。从本质上来说,这是通过记录神经系统中的激活区域来学习,以进行手部动作的预测。

学习了这种模式之后,Pager 使用的手柄就与计算机断开了连接,只用它的大脑就能控制光标,继续玩电子游戏。

脑机接口作为一种「黑科技」般的新技术,近年来涌现出一些新的研究与应用。例如,有研究表明,脑瘫患者可以通过脑机接口利用机械臂喝啤酒。而 Neuralink 无疑是脑机接口领域的佼佼者。
早在 2019 年 7 月,马斯克就表示:「猴子已经可以通过植入脑机接口,仅用大脑控制计算机。」此前,Neuralink 曾经公开演示过给猪植入脑机接口的实验。最近马斯克又在推特别上发文写道:「Neuralink 可能会让瘫痪病人对智能手机的操作速度比普通人用手还要快。」

马斯克表示:「未来一个新的目标是将信号从大脑中植入的 Neuralink 设备传递到其他身体部位主要神经簇中的 Neuralink 设备,从而让瘫痪患者再次行走。」

马斯克还透露,该设备可以无线充电,因此植入者看起来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也不会有什么异常的感觉。

Neuralink 是一家什么公司?
Neuralink 是马斯克在 2016 年成立的一家公司,致力于「脑机接口」技术的研究。
现有的脑机接口一般分为侵入式和非侵入式接口。Neuralink 的研究一般属于前者,需要在大脑中植入微小的电极,利用电流让计算机和脑细胞产生「互动」。
Neuralink 拥有强大的研发团队,其共同创始人包括神经科学领域的一些著名学者,比如 Lawrence Livermore 国家实验室的工程师和柔性电极专家 Vanessa Tolosa,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教授 Philip Sabes,波士顿大学教授 Timothy Gardner,拥有哈佛医学院、MIT 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系两个博士学位的 Benjamin Rapoport。其中 Philip Sabes 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大脑如何控制运动,Timothy Gardner 教授曾给小鸟植入微电极,研究鸟类鸣叫。
作为一家脑机接口研究公司,马斯克希望可以像微创眼科手术一样安全无痛地植入脑机接口芯片。
2019 年,Neuralink 发布了其首款产品,工作起来像一台「缝纫机」。

这款产品首先使用激光在头骨上钻孔,然后再将一条只有人的头发丝 1/4 细的线路植入脑中,并且可以避开大脑血管,整个过程尽可能减少损害。
Neuralink 声称,他们开发出的细线对大脑造成损伤的可能性较小,并且为大量数据的传输提供了可能。但是这种线难以植入,因为它非常灵活。为了解决这个问题,Neuralink 开发了一种「每分钟自动嵌入 6 根线(192 个电极)的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

另外,Neuralink 还开发了一款能够更好地读取、清理和放大大脑信号的定制芯片。这款芯片比人的手指还要小很多,很适合植入人体。马斯克表示:「从线上收集到的脑电波信息会通过芯片无线传输到人身体之外的接收器上,就像手机的蓝牙一样」。

2020 年 8 月,马斯克又向人们展示了 Neuralink 首款可以「进入人体」的产品——the Link v 0.9 (https://mp.weixin.qq.com/s/svMSGK6SSeDk3bmf4uCpyw)。这款产品尺寸极小,易于植入,而且通信能力提上了百倍(可支持 1024 个信道)。

马斯克表示,这个设备可以安全地植入多个,植入后紧贴颅骨,位置稳定且隐蔽,不容易伤害软组织。
在推出新的脑机接口的同时,Neuralink 也开发了新版的手术机器人。这台机器会对大脑结构进行扫描,小心避开危险区域,所以植入过程也不会对大脑产生伤害。

为了对 Neuralink 的效果进行验证,研究人员在猪的体内植入了上述设备。

马斯克曾表示,用脑机接口治疗成瘾、强迫症和抑郁症不成问题,治疗大脑损伤、渐冻症「很有潜力」。对此,神经科学家认为,将电极放在大脑中可以帮助缓解这些状况。而且,目前已经有一些国家将大脑植入电极作为抑郁症、药物成瘾等疾病的治疗手段。
除此之外,马斯克还发表过一些更为大胆的言论,比如脑机接口技术将会在 5 年内让人们不必使用语言,直接通过大脑交流,实现传说中的「心灵感应」。在马斯克的设想中,还有一个神奇的词——数字永生,即当人死亡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电脑扩展和在线扩展,就像一个在线幽灵,你更多存在于「云」里面,而不是自己的身体里面。
在去年 11 月份的腾讯科学 WE 大会上,美国杜克大学神经生物学、神经学和生物医学工程教授、脑机接口领域权威专家 Miguel Nicolelis 旗帜鲜明地反对了马斯克的说法。在采访中,他很明确地表示:「不会有心灵感应,也不会有永生。」

我认为像科幻电影或小说里提到的,通过脑机接口来实现意念控制是不可能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我非常遗憾马斯克给出了这样错误的说法,这种说法没有任何科学基础。我向您保证,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他的说法更像是一种用来吸引眼球的营销手段,但是这样一种说法完全无助于我们这个领域的科学工作。我要说的一点是:他讲的这些我一个字都不同意。

Miguel Nicolelis 既是一位神经科学家也是医生,在他看来,马斯克那种开颅植入方案「太冒险」,仅适用于特别严重的神经系统受损患者。大部分人还是应该采用非入侵性的、以脑电图为基础的解决方案。
参考链接:
https://www.theverge.com/2021/4/8/22374749/elon-musk-neuralink-monkey-pong-brain-interface
工程Neuralink马斯克脑机接口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猴子脑控玩电子游戏,马斯克的Neuralink又搞「大」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