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富豪袁弓夷:灭共系我使命

新闻 Alex 1个月前 (06-07) 610次浏览 0个评论

青岛航空派黑丝短裙空姐参加袁隆平团队插秧引热议

青岛航空的空姐空少们穿着制服下地插秧一事引发网络热议。青岛航空今日(6日)回应称,这是公益活动现场临时设置的插秧体验环节,目的是推广海水稻,让大家珍惜粮食。 “中华拓荒人”插秧节活动日前在潍坊举办。插秧节上,青岛航空正式加入袁隆平院士团队发起的 “中华拓荒人计…

袁弓夷是袁弥明、袁弥昌之父,不但经历过三段婚姻,名字也有三个。本名袁肃,记者乍听还道是东京潮区原宿,其实出自《三国演义》,话说东吴将领鲁肃木讷易骗,「鲁肃戆居居,成日俾诸葛亮搵笨,我老母觉得我好戆居,好鬼老实,同我改个咁嘅名。」肃字笔划多,妈妈后改弓夷,「搵弓箭射啲夷族,shoot the barbarian!」

昔日中国人指日本为东夷,「我老母话我听有两次最开心,一次日本仔投降,一次打倒四人帮。」开弓没有回头箭,近来对准北夷,拍片发声,「第三次就系共产党冧!」上一代名字真多,他还有个族名,「袁弥昌佢哋系弥字辈,我系世字辈,袁世凯个世,我叫袁世宏。」袁世凯推翻满清,袁世宏灭谁?

袁弓夷50年没写作,今次写公开信给特朗普等人如有神助,「好似有少少上天力量,我唔系好迷信,但我有感觉。

袁弓夷突然火红,72岁成为年纪最大的KOL,早在港版国安法出台之前他已拍片,预言美国必往中共身上招呼,近来更呼吁香港人参与其中,公投决定自己命运,他在今次访问解释:「点解我提议公投?实在冇人代表我哋,立法会班友(包括媳妇容海恩)唔准倾呢啲;人大政协去北京开会,边个代表我哋,你投票选㗎?我哋俾人deprived of the right,我有责任提议香港人我哋应该攞番个权,共产党就话你港独、分裂国家,X佢乜都有得讲啦!」

公投必须外国监察,只怕要加上勾结外国势力罪名,袁爸爸翻旧账:「正式勾结外国势力系中共毛泽东喺江西时唔叫中国,叫苏维埃,佢系大苏联嘅一部份。」这里说的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政府,另外抗日战争也因外国势力而胜,「如果唔系两粒原子弹飞过去,我哋今日讲紧日文,向天皇敬礼呀!唔系讲笑,如果英国唔同美国同盟,佢讲紧德文呀!苏联都讲紧德文,当日苏联都系同盟国,Heil Hitler呀!」

他是典型企业家勇往直前,从不左思右想,「又怕痛又话西装皱咗,点搞?嗰班律师真系咁。」这里说的是公民党,想不到他抨击泛民,「好多时因为佢哋怕痛所以搞到今日咁弯,如果佢哋早啲顶住,唔会搞到今日咁弯,????家冇得救。」特朗普则归咎前几任总统养虎为患,袁弓夷说:「奥巴马系衰人嘛,攞咗Nobel Prize(诺贝尔和平奖)之后成日明哲保身,呢条友乜都唔做,共产党应承佢嘅嘢唔做佢又唔理,即系我突然畀个贞节牌坊你,你都唔敢出去滚啦!」

万恶钱为首

据他所知港版国安法志在掠水,这里要从2017年说起, 大陆富商肖建华被人从香港四季酒店带走,押返 大陆,导致去年《逃犯条例》修订风波,「佢整个送中重复肖建华(事件),但合法地带佢返去,然后分晒佢海外啲钱,呢个系送中主要目的,真系为咗钱。」今次国安法延续去年未完的梦,目标同是官、红二代在港约二万亿元资产,两次港官都声称只针对一小撮人,一般市民不用担心。

清算官、红二代之后,轮到本地富豪上场,「我话你听,有钱佬实际至大镬!」袁爸爸说:「我怀疑你,我调查你,条友惊到濑尿,乜都畀晒佢啦,大佬我要自由!国安法完全有权做呢样嘢,香港咁鬼多阔佬,我派咁多公安嚟,呢次系发财机会喇!你担保呢样嘢唔会发生?将来呢样嘢至系主题!」

香港富豪袁弓夷:灭共系我使命

袁弓夷父亲袁勃是本港照相业大王。

富豪头上一把刀

以后 大陆执法人员公然来港, 大陆术语称为刀把子,「有咗呢班友,到佢哋捞嘢,你冇罪最好,冇罪有钱就得。反而拉嗰班细路唔系主题,佢仲以为咁样做咗美国会多谢佢,社会安定大家齐齐赚钱啰。」袁弓夷在北京、华盛顿广交朋友,消息灵通,有一件事可以窥见北京做甚么都为了钱,「我讲件真事你听,佢哋(京官)话香港发生咁多嘢,到底????仔要乜嘢?我话自由、民主、法治,佢话呢啲系虚嘅,因为佢哋从来未尝试过。」

搞清楚习大大真正目标是谁,因此无惧发声?「我哋香港人took him too seriously,佢嘅政绩未成功做过一件事,冇一件事佢唔烂尾,你得闲搵一件畀我。」袁爸爸强调从没考虑自身安全,问题是如何消弭港人之忧?「我话你听,我冇责任令佢哋唔担心,我嘅责任唔系pacifier,你唔想BB仔喊就畀个奶嘴佢,就系pacifier,我唔系畀个奶嘴你等你唔喊,呢个唔系我责任,我嘅责任系要解除病毒,叫做共产病毒,否则我家人、后代、我哋中国人冇前途。

记者追问,假如港版国安法针对官、红二代,香港平民百姓不用担心?「你唔逼我讲我都讲,我唔钟意讲大话,实际我唔信佢有咁嘅威力、持久力可以撑落去。」访问至此才说穿,他不担心立法,却向美国高声求救,还望特朗普大功告成,大家不妨学习袁氏心法,「所以我同你讲,以我判断(国安法)唔掂,佢撑唔落去,但如果我系美国人我当睇唔到,当你呢个系真,我横掂都要打你,搵到咁好机会我仲唔扑X你?我几大唔信都要信,我扮信啦!」

香港富豪袁弓夷:灭共系我使命

曾结婚三次的袁弓夷,袁弥望(大女)、袁弥昌、袁弥明是同母所生。

爱国是一场戏

袁弓夷是浙江宁波人,1953年父亲袁勃来港,后来成为照相业大王,妈妈在 大陆传教,1956年被判劳改,两个妹下乡,翌年轮到他本人逃亡香港,记者问他对中共有过希望吗?「我系香港第一个入去开工厂,改革开放,邓小平未出嚟我就入去,我入到去觉得好奇怪,分唔出边个好人边个坏人。」他答道:「我可以咁讲,从来对佢冇希望。」不说中共,对国家有感情?「对国家讲感情根本系多余,国家系衰人你都对佢有感情?希特拉捧住德国专做坏事,你爱德国?(二战)日本又系,你爱日本?」

他认为国家宪章代表人民的协议、原则,才是人民所爱,「乜嘢爱国、民族精神,X嗰啲全部呃人!」问题来了,袁弓夷、早前逝世的李鹏飞、唐英年早逝之父唐翔千当年都是第一批北上设厂的港商,袁更将广州工厂送给国家,如非爱国还有何因?「送咗厂之后,畀我一个好嘅道理救我老母、两个妹出嚟,因为我系爱国商人,所以佢放我两个妹、我老母唔系因为我爱国,亦唔等于我爱国,根本全部都系做戏!乜嘢爱国呀,X你真系唔好信呢啲啦,爱国两个字都唔能够信。」

袁氏生意无数,旗下Tele-Art Inc是首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全港资电子企业,他在 大陆20年却蚀了几千万元,分毫未赚过,发现大陆人不想赚钱,只想骗财。今次发声前断绝国内所有生意,明言不会再对这个政权作出任何贡献,「冇可能又要赚佢哋钱又闹佢哋,因为生意人对钱都有感觉,既然你讲嘢要够胆讲、直讲、冇保留冇拘束咁讲,你点可以同时赚紧钱?我冇咁叻。」

据他说港商北上一定滚红滚绿,被拍下床上英姿,一旦阿爷吹鸡埋位往往身不由己,「我真系唔多,啲友去东莞我唔钟意去。」唯独他是例外,因此潇洒得起,「冇滚过就呃你嘅,我好早出道,21岁出嚟做生意,好早掂过呢啲嘢,冇乜刺激。」十个男人九个去滚,一个谂紧,难得袁爸爸直认,「梗系啦,男人唔滚边系男人呀,有冇讲错?」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香港富豪袁弓夷:灭共系我使命

高雄议长许昆源堕楼身亡前 在脸书留下最后的遗言

许昆源(右一)向来力挺韩国瑜(中) 据台媒报道,高雄市长韩国瑜遭罢免后,一向挺韩的高市议长许昆源周六(6日)晚上在住处堕楼身亡,确认已无生命迹象,遗体送至殡仪馆。报道指,目前台湾警方已证实消息,现场未发现遗书。 许昆源晚间8时40分于Facebook上留下最后…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香港富豪袁弓夷:灭共系我使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