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强势支持台湾,是时候放弃“战略模糊”了吗? 拜登政府强势支持台湾,是时候放弃“战略模糊”了吗?

新闻分析

拜登政府强势支持台湾,是时候放弃“战略模糊”了吗?

MICHAEL CROWLEY
去年在台北,台湾总统蔡英文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照片。美国官员警告说,中国入侵这个民主岛屿的能力日渐增强。 David Chang/EPA, via Shutterstock
华盛顿——许多专家和政府官员认为,如果有什么能使中美之间的全球权力斗争变成一场实际的军事冲突,那便是台湾的命运。
北京对其认为的叛离属地增加了军事骚扰,包括最近几天,15架中国战机在台湾海岸附近进行了威胁性飞行。作为回应,拜登政府官员正试图制定一项政策,在避免发起一场两败俱伤的武装冲突的前提下,保护这个科技产业发达的民主岛屿。
根据本着“一个中国”立场制定的一项沿用多年——且出了名的婉转迂回的——政策,美国是在不承认台湾独立的情况下支持台湾。美国为台湾提供政治和军事上的支持,但不明确承诺要捍卫台湾免受中国的攻击。
但是,随着中国力量和野心的日益增强,加之北京判断华盛顿将被削弱和分散注意力,有关美国是否应该对该岛的防御做出更清晰的承诺的辩论正在进行中,部分是为了降低因中国误判而导致不必要的战争的风险。
辩论反映了一个外交政策上的核心挑战,也是拜登政府在制定亚洲总体战略时的一个重点。在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后者正在审查其在亚洲的军事态势——官员们都在重新评估美国战略的核心原则,以适应一个新的而且是更危险的美中对抗阶段。
美国官员警告说,中国正日渐具备入侵这座距其海岸100英里、人口近2400万的民主岛屿的能力。1949年共产主义革命成功后,中国的国民党人撤退至台湾并建立政府,此后这座岛的地位一直困扰着北京。
上个月,印太地区司令菲利普·S·戴维森(Philip S. Davidson)将军述称,他认为中国有可能在未来六年内试图以武力夺回台湾。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不愿说明如何应对这种袭击。尽管华盛顿通过外交联系、军售、坚定的措辞甚至偶尔的军事演习来支持台湾,但没有作出保证。没有任何声明、原则或安全协议迫使美国来拯救台湾。1979年的一项国会法律仅规定“任何以和平手段以外的方式来决定台湾未来的举措”都将“引起美国的严重关切”。
该结果被称为“战略模糊”,这种谨慎的平衡既可以避免激怒北京,也可以避免怂恿台湾正式宣布独立——此举可能会导致中国入侵。
正在制定对华政策的拜登政府官员对台湾倾注了额外的关注,并试图确定战略模糊是否足以保护这座日益陷入险境的岛屿免受北京窥觎。但是他们也意识到,在中东经历了数十年的流血和代价高昂的冲突之后,美国人可能不会赞同对一个遥远的地方作出新的军事承诺。
这就是为什么戴维森在质疑中承认该政策“应被重新考虑”会引起人们的瞩目,这与政府的标准姿态背道而驰。他还说:“我期待这样的对话。”
“我认为人们的想法已经发生了转变,”前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现任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的理查德·N·哈斯(Richard N. Haass)表示。“过去一年中,你看到的是美国对台湾的担忧加剧。”他描述了一种感觉,“数十年来,这种微妙的局面似乎被很好地控制或调节着,突然之间,人们惊醒发现那个时代可能已经结束了。”
哈斯去年9月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宣称战略模糊已“寿终正寝”,此后,他参与推动了关于这一主题的对话。
哈斯与同事戴维·萨克斯(David Sacks)写道:“现在是美国推出战略明确的政策的时候了:一个明确表明美国将回应中国对台动武的政策。”
哈斯和萨克斯补充说,在经历了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总统的四年任期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可能会质疑美国捍卫其同盟的意愿。特朗普总统驳斥“无穷无尽的战争”并公开质疑美国在关系上和安全上的承诺。他们认为,虽然听起来更鹰派,但做出更明确的承诺会更安全。
哈斯和萨克斯写道:“这样的政策将降低中国人误判的机会,这种误判最有可能催化台湾海峡战争。”
近几个月来,这个想法越来越受到关注,包括在国会山。
拜登政府正试图调整一项政策,既保护这个技术发达的民主岛屿,又避免引发一场灾难性的武装冲突。 Amr Alfiky/The New York Times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提出了一项法案,将授权总统采取军事行动,保卫遭到中国攻击的台湾——使美国的意图不再模棱两可。当哈斯上个月在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亚洲事务小组作证时,众议院就如何遏制中国对台湾的威胁提出了很多疑问。
在今年2月由《华盛顿邮报》主办的活动中,曾为包括布什和贝拉克·奥巴马在内的两党总统工作的前国防部长兼中情局局长罗伯特·M·盖茨(Robert M. Gates)发表讲话,称台湾是美中关系中最令他担忧的方面。
盖茨说,可能是时候“放弃我们对台湾战略模糊的长期战略了”。
这一观点获得了一个意外的拥护者。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人、军事问题上的资深鸽派人士、前议员巴尼·弗兰克(Barney Frank)上月在《国会山》(The Hill)报纸上发表观点文章说,基于人权理由,美国必须保证一个繁荣的亚洲民主政府免遭“一个无耻的、以剥夺基本人权为典型作风的残酷政权的强行吞并”。
弗兰克说,要“让2300万台湾人民免于失去基本人权”只能这样,因为中国对除武力以外的“任何其他因素都置若罔闻”。
台湾虽然在领土层面的价值有限,但作为世界领先的半导体生产地之一,近年来台湾也已具有更大的战略重要性——在中美之间正在兴起的超级计算机高科技比拼中,半导体的重要性等同于石油,两国的芯片供应均有短缺。
这些因素共同致使拜登政府向台湾提供了支持,一些专家称这些强势的支持令人惊讶。
1月份拜登就职几天后,中国向台湾海峡派遣了数十架战机,美国国务院发表了一项声明,宣布美国对台湾的“坚如磐石”的承诺。拜登在2月与习近平的通话中提出了台湾问题,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和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上个月在安克雷奇与两名中国高级官员会晤时提出了对台湾的关切。
“我认为人们正在努力对中国说,‘不要误判——我们强烈支持台湾,’”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实力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说。
葛来仪说,她对拜登政府上任之初对台湾的态度感到惊讶。到目前为止,本届政府一直保留了特朗普政府对台湾扩大的政治支持,一些批评人士称这种姿态过于挑衅。她指出,布林肯最近在电话中敦促巴拉圭总统不顾北京的压力,保持与台湾的正式关系,美国驻西太平洋群岛国家帕劳的大使最近加入了帕劳赴台湾的一个外交代表团。
“这确实超出了正常的外交惯例,”葛来仪说。“我认为这是非常出乎意料的。”
但她并不支持美国对台湾防务作出更明确的承诺。像其他许多分析人士和美国官员一样,她担心这样的政策变化可能会激怒中国。
“也许那样会让习近平被逼到墙角。这可能真的会导致中国做出入侵的决定,”她警告说。
也有人担心,美国的具体安全保证将鼓励台湾领导人正式宣布独立——鉴于台湾拥有70多年的自治历史,这一举动无论看起来是否仅限于象征意义,对北京来说都是越过了一条明确的红线。
“台独就意味着战争,”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今年1月表示。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拜登政府可能会做出更有力但不明确承诺保卫台湾的警告,从而在不激怒中国的情况下威慑中国。美国官员也可以向北京发出私下警告,但不会让习近平面临公开丢脸的风险。
“我们只需要中国明白,我们会保护台湾,”曾在特朗普政府负责战略与部队发展的国防部副助理部长的艾尔布里奇·A·科尔比(Elbridge A. Colby)说。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向台湾提供军事装备,例如特朗普政府就向台湾出售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武器,其中包括战斗机和让台湾飞机可以打击中国目标的空对地导弹。这些装备是为了减少台湾在受到攻击时对美国干预的需要。
但科尔比等人表示,美国必须在太平洋地区发展更可靠的军事威慑力量,同中国军队最近的进展相匹配。
上个月,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作证时表示,目前的模糊性已经足够。
“向中国传达的信息应该是,‘嘿,你可以假设美国不会回应’——但这也是1950年6月朝鲜入侵韩国时做出的假设,”麦克马斯特说。

Michael Crowley是华盛顿分社的外交记者。他于2019年加入《纽约时报》,在特朗普政府的最后18个月里担任白宫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michaelcrowley。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拜登政府强势支持台湾,是时候放弃“战略模糊”了吗? 拜登政府强势支持台湾,是时候放弃“战略模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