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心里颇有温暖感,人间其实还有那么多美好

读者送的卡片,图源作者

这几天

文:方方

大前天

下雨。几个朋友约着一起吃饭。说四个月没见面,要坐在一起聊聊。我说这么大的雨还吃?回答说,这才是真爱啊。于是我带了一瓶红酒。自然是去吃鱼。这是我们经常去的地方。土灶烧的,用柴火。厨师现场抄铲子。这地方我们百吃不厌。对于一直不曾散去的网络暴力,像所有人的观点一样,朋友们都说不要理他们。网上那些叫叫喊喊割韭菜的人,也就那么多。看网下,大家对你多热情。这是当然。我说我现在对这些叫骂已经无感了。去年此时,还有些恼火,每天要吃安眠药,也试图去说明和解释。但到了九月,已然明白,说明和解释,全无意义。你不可能跟一堆网络流氓讲道理。所以,心情立即变好。从那时起,便也没有吃过安眠药。跟朋友们笑道,我容易吗?

土灶鱼 图源作者

前天

晚上与武大一帮教授们在东湖吃饭。受邀时,有特别提醒:要带书。大家都带着自己的著作。我亦拎去一袋。文学作品,太薄。回来时,换成了书法和学术专著,厚重压人,比去时的袋子重了许多。感觉赚到了。聚会者,大多也熟,毕竟是校友。好几个都是同年级的,见面都叹说,现在全是老教授了。当年女生少,哲学系两个,历史系八个,我们中文系六个。十六个女生合在一起上体育课。我很自然地问到她们。想当年,多年轻啊。一学长写了个匾,上题为“珞珈仙”。字是从右至左写的:“仙珈珞”,仙字拆开,又可读成“珞珈山人”。蛮有意思。

学长写的匾 图源作者

食客主要是文科教授。个个能侃,武大一向是出铁嘴的。饭间的话题亦很广,大家且说且笑,什么都扯。从罗马元老院聊到周制秦制,从国家天下扯到当年武大女作家袁昌英、凌淑华和苏雪林三人的命运,从书法博物馆的构想又转到三星堆。主题随意切换,听客随便插播,中间并无间歇,依然流畅自然。好玩。这饭局真的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一位教授也讲述了疫情中他的女婿被感染如何求医不得、靠大家帮助方才脱险的经历。说那时候,他们阅读我的日记,从中寻找信息,也寻找到安慰。他说时,去年的悲伤依然影响着此刻情绪,我感到他的眼眶有泪。我很感动。当然,我所遭受的网络暴力大家也都知道。一句尖锐的话似乎是给我一个提示:人与非人,不必对话。像是总结。回来转达给几个人听,都说,可不是?可不是啊可不是,网上的那些污秽,实在可以放下。

图源作者

昨天

又大雨。中午同事打来电话,说有一位老人家,87岁,上午冒雨到作协机关来找我。有人把他指到长江文艺杂志社。因我早已退休,长江文艺有人又把他指到老干办。老干办负责人接待了老人家。据说他放了一本书在我的信箱里,又留下一张纸条。老人家说,他是受人之托,送书,还要告诉我,在疫情中,他们天天看我的日记。是我的日记帮助了他们度过那段日子。他还询问我是否安全是否健康。同事都一一作了回复。同事对老人家说,您这么大年龄,不该冒这么大的雨出门。老人家严肃地说,我受人之托,就要做到。走时,同事一直将老人家送到了机关大门口。然后电话告诉了我这件事。我很感动,不知说什么才是。

读者送的卡片,图源作者

下午,准备去郊区,正和两个同事往车上搬东西。突然一个人远远地大喊着:是方方老师吗?我太高兴了,我居然找到了你!一位女性,穿着裙装,匆匆奔来。她手上拿着种在藤篮里的月季花,还有一本圣经和一张卡片。她说,我是基督徒,疫情中我们一直在为武汉祈祷。也一直在看方方日记。每天都看。看到最后一篇,你写着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我们都非常激动,而且也放心了。我们说了好一会儿话。因为搬东西,我披件羽绒服出来。衣容不整的样子。她想要合影,我先没答应,觉得自己有点狼狈。但后来还是同意了。昨天有点冷,热情的她,让我心里颇有温暖感。人间其实还有那么多的美好。

2021、4、2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方方:心里颇有温暖感,人间其实还有那么多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