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链安,死于小人之手

  • 新闻

成熟的最高境界 是心境如水!

-01- 成熟是一种境界 人,总是要学会慢慢长大的。在成长中的每一个脚印,都或深或浅记录着您成长的尺度。 阅历的广度,经历的厚度,沧桑的深度,悟性的高度,决定了成熟的程度。 成熟不是三两天的事情,它需要时间与亲身经历的沉淀才能转变思想和观念。 在沧海横流中“历…

同志们,我是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在写今天这篇惊天爆料。
不得不说,写文章四年了,见过了币圈那么多的风风雨雨,起起伏伏,以我现在的心境而言,很难有什么样的事情能再让我觉得是惊天大料。
但他吗的,今天要说的事情,不但让我惊掉了下巴,也让四川东北两地公安系统惊掉了下巴。
昨晚看到文章说,成都某安全公司把公安的钱给爆仓完了,内心真的是难以置信,因为这个瓜特别大,良心哥就第一时间多方面打听,才有了今天的文章,虽然没有很多证据上的实锤,但有很多的证人证言。
我原本以为割韭菜这种行为,只是存在于高维向低维的收割,比如狗庄利用资金优势去收割韭菜。
却不想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一个屌丝居然把两地的公安都给割了。

缘起PLUSTOKEN
不是我要卖关子,是如果你要读懂今天的瓜,就必须先了解当年plustoken是怎么被打的,而且打完之后的消息。
整个币圈知道完整真相的,没几个人。
而能告诉你们真相的,也只有良心哥了。
在全国造成大范围影响后,盐城警方对plustoken进行研判,定性为特大跨国网络传销案,然后通过多方调查和缜密布局,由公安部指导进行了一场跨国抓捕,在瓦努阿图将plustoken核心人员抓捕归案。
人是抓了,但还需要对案情进行进一步的梳理,包括层级、涉案资金等各种犯罪证据的落实,最终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移交检察机关。
因为是国内第一次打金额这么大的区块链新型犯罪案子,盐城警方在这方面也有一定的技术短板,于是就跟行业内专业程度较高的一些企业进行了合作,比如下面的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和会计师事务所等等。
而行业内一些做区块链安全的公司,有几家也参与了部分案件推进,主要是链上的数据分析。
随后你们也知道了,去年盐城将plustoken案件里没收的资产上缴国库,金额高达42亿美元。

令人唏嘘的是,plustoken里的比特币资产在8000–13000美金之间全部出货,完美避开了牛市。而如果拿到现在的话,总资产估计超过3000亿人民币,当时被plus吸纳的资金,全都是主流币。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人只能赚到自己认知内的钱,何况盐城警方在数字货币领域的名声一炮打响,更是得到了公安部的嘉奖。
一些精明的企业发现,跟警方合作一起打击传销,是个不错的路子。
五大安全公司
前段时间杜均让佟扬出来搞了个灵踪安全审计,号称五大审计公司之一。但他没敢说另外四家是谁,因为真的拉出来比的话,怕丢不起这人。
所谓四大审计公司,实际上是四家主做区块链安全的公司,基本都是由早期的互联网安全公司转型而来,有着比较不错的互联网安全技术功底,在区块链行业的探索,是他们的精准定位,而且在这个赛道上已经跑成功了。
他们分别是:慢雾、派盾、北京链安和成都链安。
对于这些公司而言,审计只是他们业务的很小一块,但币圈项目方却最看重这一块,因为这仿佛意味着有背书一样。
其中北京链安和成都链安并非一家,只是恰巧都用上了链安这个名字。
说实话良心哥本人非常喜欢链安这个名字,简明扼要,意思就是区块链安全,和币安取名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在今年,行业里可能只剩下一个链安了。
一边是北京链安更名中科链安,完成品牌升级。
一边是成都链安爆出惊天丑闻,即将毁于一旦。
成都链安
今天的文章稍微有点长,但起码到这一步,你知道主角是成都链安了。
成都链安是由电子科技大学(成都)的杨霞创办的,从18年开始做区块链安全方面的业务。

不得不说杨霞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成都链安先后拿到了复星集团、联想知名企业的投资和背书。作为女性创业者能做到这些真的很不容易,相较于其他几家,成都链安资方背景还是可以的。

成都链安对外的业务里大家听说最多的是合约审计,但实际上靠合约审计赚不到多少钱,良心哥去过成都链安,这些钱还不够覆盖他们开支的。
在赚钱方面,成都链安有着更深的布局,他们就是良心哥提到的,闻到了味道的那帮人。

没错,就是协助警方打击区块链行业的犯罪。
如果说项目方一直在想怎么割韭菜,那么他们就一直在想怎么割项目方。
其实这一套业务体系走的挺好的,如果那个男人没有出现的话。
高子扬
高子扬,成都链安科技CMO。马德里康普斯顿学士,广西大学法律硕士。自2012年起接触区块链技术,发起了西班牙比特币论坛,参与多个项目的投资孵化管理,unitedlabs投资联盟成员。
这是在天眼查上对高子扬的简介。
杨霞做梦也想不到,成都链安会葬送在这个男人的手里。
而你们更绝对想不到,高子扬上周五已经被巴中警方逮捕。
就在不久之前,高子扬还跟抹茶做了一场活动。
实际上良心哥也和高子扬有过短暂的交集。
去年良心哥应高子扬邀约,去成都商谈合作事宜,大致方向是我们活跃在维权一线,他们和警方关系不错,可以有合作空间。
良心哥觉得这对于被割的粉丝来说可以是一个新的出路,于是欣然前往。
谈的时候非常愉快,随后我也给到高子扬一些线索,最后都无疾而终。

但是随着接触的深入,良心哥发现这哥们不实在。
一方面是给他的案件线索总是没有结果,另一方面线报却频繁传出高子扬拿着我们的线索去当做谈判筹码。
甚至最过分的是,直接将我公众号上的内容稍加整理就拿去给警方。

直到去年圣诞之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良心哥忍无可忍,发信息质问他,这吊毛到到现在都没回复过我。
从前他装作没看见不回复我,现在他在蹲大牢也没法回复我了。
高子扬因何被逮捕?
说起来你可能很难相信,高子扬进去是因为亏钱了。
在这次加密货币史上最波澜壮阔的牛市中,这位马德里康普斯顿大学毕业后考取法律硕士的精英,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居然还不如一个初中毕业什么都不懂的韭菜。
在牛市中唯一能亏钱的方式就是:做空。
根据良心哥得到的情报,高子扬从去年8月开始就做空比特币,当时比特币刚刚冲破12000美金。

随后比特币一路上涨,最高的时候突破6万美金。
四川警方调取了高子扬在OK的开单记录,发现其在一开始的时候是10倍做空比特币,随后杠杆倍数逐渐调高,到后期基本都是百倍空。
根据调查,仅在去年8月的时候,高子扬在合约上的亏损金额就已经超过3000万人民币。
如此巨额的亏损面前,高子扬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赌徒的不归之路

高子扬是19年8月加入成都链安的,出任CMO,在跟警方对接的案件中大多由他出面。
在警方破获案子之后,赃款和没收资金是要上缴国库的,但很多一部分是数字货币,于是委托成都链安进行变现。
高子扬因为业务上比较熟悉,变现这一块一直是他在做。
手握巨额数字资产的高子扬起了歪心思,觉得这么多币放在这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找个生财之道,于是跟杨霞沟通说,我很懂炒币,不如拿他们的钱去借鸡生蛋,然后晚点再把钱给他们。
按说从去年炒币到现在,只要买币都能赚钱。
但不知道怎么想的,这哥们盯上了做空比特币。
尤其是在他做空亏损之后,反而更加坚定的做空比特币。
他的逻辑很简单:
这个世界上哪有一直涨的币?比特币怎么涨的就会怎么跌回去。
哪怕他短期内一直涨,只要我不断的加保证金就好了,反正总会跌下去的,我手里有这么多的币,还怕扛不住吗?
何况我手里还有那么多案子,只要打了案子,我就可以继续拿警方破获案件的资金来继续扛单,相当于我是无限成本,只要跌下去我就能连本带利的收回来。
逻辑上好像无懈可击,但现实往往非常残酷。
你不服,比特币就涨到你服。
你没有信仰,比特币就涨到你有信仰。
你一路做空,比特币就涨到你一路爆仓。
何况你要知道,中国人年底要清账的传统几千年不变。
东窗事发
但他没想到的是,比特币真的就这么硬气,让他账面严重亏损,而且快到年底了,警方委托其变现的钱也都要归拢上缴国库,于是频繁催促高子扬拿钱出来。
但此时的高子扬,哪里还有钱能拿的出来?
眉山警方感觉不妙,在过年前堵住了高子扬要求清算之前的款项,高子扬告饶三天东拼西凑才拿了一部分先交出去,目前还欠着眉山几百万。
而巴中和鹤岗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巴中警方在去年远赴海南打掉了涉传的tokenbetter,金额有1个多亿。
鹤岗警方在去年千里奔袭北京带走了G支付的周川,金额有1.6亿。
几方资金加起来,金额差不多3个亿。
还是按去年的行情价算的,如果按现在来算,5个亿总是有的。
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交给链安的币,居然被高子扬拿去开合约输了个精光。
因为亏空巨大,后期高子扬经常百倍合约走起,因为他需要更快的回本方式去兑付资产。
因为亏空巨大,后期高子扬频繁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怂恿警方去打案子,想通过这种方式补上现金流。
因为亏空巨大,所以邀请我去成都商谈合作,目的是为了给他提供更多的案件线索。
为了拖延时间,高子扬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一开始总是用断卡行动来拖延时间,甚至在年后,高子扬告诉警方说,钱包被盗了,里边币被转移走了。
一开始警方还没怀疑到他头上,因为他演的太好了。后来警方将所有能碰到币的人全部调查问话,同时通过链上交易查询,才将高子扬锁定为犯罪嫌疑人。
高子扬涉嫌非法侵吞国有资产被批准逮捕,目前关押在巴中。
而东北警方目前也蹲守在四川,收集高子扬涉嫌诈骗的证据。
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省厅,高子扬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估计到时候很可能是数罪并罚。
有媒体蹦出来说,成都链安表示这是不实传言、恶意炒作,请大家不要信谣传谣,那良心哥的意思很简单:
你让高子扬出来回复一下呗?
看看巴中能不能把手机给高子扬。

高子扬的事情已经板上钉钉没什么好说的,
那么成都链安公司及法人杨霞呢?
成都链安难辞其咎
退一万步讲,我们假设所有行为都是高子扬个人行为,法人杨霞没有参与其中,也没有授意高子扬的这种行为,属于完全清白。
那么杨霞就无罪了吗?
也未见得。
就像plustoken里,盐城警方委托会计事务所进行核验,并委托其他方面进行变现一样,无论是巴中还是鹤岗,合同上盖的都是成都链安的章。
高子扬只是代表成都链安进行变现业务,责任主体可是成都链安。杨霞作为创始人和法人对内部管理有重大失误,导致高子扬实施了侵吞国有资产的犯罪行为,存在重大过错。
你说你没参与,就没有责任了?
那可是好几个亿啊!
杨霞可能是一个好的创始人,但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成都链安这个名字,在区块链行业已经没有再抬头的可能。
令人唏嘘的是,一家背景光鲜亮丽的企业,四川东北的两地警方,居然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给坑了,而且金额这么巨大。
目前是一个三输的局面,高子扬必将牢底坐穿,成都链安彻底退出江湖,两地警方也都深受其害。
在行业建设过程中,相应的规章制度和行为准则也要尽快跟上,尽量避免人为因素的作恶。
安全行业,就要有安全行业的样子。
不能只顾着行业安全和外部安全,内部安全往往更为重要。
同时之后告诫各位,合约真心碰不得。
现货哪怕牛市结束,你币还在就有希望。
而合约可能牛市还在,你人已经不在了。

你好,我是良心哥。我们专门曝光币圈黑幕,怒怼空气币和各种骗局。如果你在币圈被割了韭菜或者被诈骗,来找我,我帮你!

用团结的力量告诉币圈的骗子,我们才是币圈真正的主人!

往期精彩回顾:

枪在手,跟我走!干狗庄,抢碉楼!
比特币突破3万美元,而我只想和你交个朋友
呵,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粉丝!
我又没犯法,凭啥冻我银行卡?

为了不让你冻卡,良心哥只能帮你到这了

币圈95%的人,根本搞不懂赚钱的逻辑

别乱猜了,周川是投案自首的!

我的粉丝是如何薅到20万的?
死心吧!今年不会有神盘了!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成都链安,死于小人之手

洞穴救人“利器”曝光 马斯克秀出“小型潜水艇”!

泰国12名少年足球队和他们的教练受困洞穴,已进入第17天,昨日有首批4名少年获救,救援行动今(9日)早上持续。曾表示愿意伸出援手的 SpaceX始创人马斯克团队,发明的一种小型潜水艇,希望能派得上用场。 昨日,受困在山洞的少年足球队,有4名少年先获救。本来预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