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吐槽大会》决赛夜 说了哪些“大实话”

昨晚(4月5日),易立竞评价他的表演里“有唱歌、跳舞、表演,就是没有脱口秀”,这样的大张伟拿下了《吐槽大会》本季年度Talk
King。这一季改版之后的《吐槽大会》历经多事之秋,以猛烈输出强势收官,玩得也是足够欢脱。

搞音乐的和说相声的,谁配拿冠军?

决赛中,大张伟的脱口秀获得了全场观众的满票,确实是全场表现方式最丰富,效果最火爆的一个节目。那不只是脱口秀,还是互动性十足的演唱会,帮吐嘉宾王勉之前夺冠也遭遇吐槽,吐槽不够,音乐来凑。之前易立竞就曾毒舌地质问王勉,“王勉,你觉得冠军拿的实至名归吗?”又问呼兰“王勉拿冠军,你服吗?”直戳王勉痛点。

话说大张伟决赛中单人脱口秀部分,充满了谐音梗。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吐槽丁太升,认为娱乐圈是一个粪坑,但一个人进了粪坑,只需要记住一件事,就是闭嘴。但丁太升一张嘴就过分。还用音乐问答的形式吐槽易立竞,最终总结说,“大家吐槽互相看不起,其实小丑就是我们自己。”这个结尾有点意思,拿到了全场最高分,观众的满分。他说,“我只想给观众带来最单纯的快乐。”

第二轮比赛帮吐环节,大张伟与王勉以音乐脱口秀的方式燃爆全场——现场填词“麒麟去哪儿”吐槽阎鹤祥,用吉娃娃cue潘长江,对着李菲儿说了黄晓明的明言明语“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帮吐环节,阎鹤祥拿到最高分。所以,也有人为他惋惜。但易立竞早已道出真相,一个说相声拿到脱口秀guan脱口秀圈和相声圈在《吐槽大会》决赛上演了一次破天荒的合作。庞博变身捧哏,阎鹤祥作为逗哏,讲的是德云社和笑果文化的不同之处,要呈现出两种喜剧方式相融相通的地方,有些地方确实大胆。比如“《吐槽大会》这一季出多少事,就让德云社演员要传授点经验。”“脱口秀这个行业不讲规矩,王勉给你沏过茶吗?没有论资排辈,否则博就叫庞一博,王建国教王二建国。一个是一博,一个是四字弟弟,带多少流量。”卡壳之际,庞博建议阎鹤祥“还是看一眼提词器吧”。阎鹤祥调侃说,“你们单位最大的问题是学历太高。你们单位连一个胖胖的服务员都没有。”庞博则回,“本来有一个高中生的,结果人家走了。”阎鹤祥还说,“像你这样长得好看说脱口秀不好看的,应该走饭圈路线。”这其中云集提词器、岳云鹏、池子出走、德云社受诟病的饭圈文化等等梗。但问题是,更像一个大杂烩,触及到一地鸡毛,也没留下啥。

丁太升:假唱是卑鄙的,假笑也是卑鄙的

再来说说令人印象深刻的失败者。备受诟病的毒舌乐评人丁太升面对的是“一对一冒犯”自己的说唱歌手VAVA。说到两人的“恩怨”,VaVa与by2在《天赐的声音2》合作了一首《笑纳》,被丁太升点评,认为歌词、音色、律动不够好,VaVa当场回怼:你在教我做事吗?

现场初中毕业的VAVA
对丁太升说,“去报个成人高中吧,你先成个人吧”,这个吐得太狠了。结果丁太升的回怼部分输给了VAVA,将近一百票的劣势。他也在微博回应说,“看得出大家对文艺批评是发自内心充满敌意的……其实我是中专毕业,不是肄业。而且当时还考了全县前十名。”

丁太升的吐槽有一些点感觉说出“大实话”的,比如丁在battle环节回应与VaVa之间的争议,说:“任何作品都要面对好评和差评,大家对作品都可以发表观点,把人和作品分开”,接着又神转折,调侃大家确实把他和作品分开了,分开骂的。

此外,还有“我的一段点评直接促进了中国说唱圈的繁荣,没想到乐评圈都抱团躲起来了,乐评人也挺团结的。”“我是少有的没文化,还没做成说唱歌手的。”

他还说,“大张伟14岁第一次登台,非常打动人,后来他再没出过打动我的歌,让人想到校园生活,那是一段再也回不去的初中生活。”原因是什么呢?“后来大张伟每次写完歌都去找广场舞大妈问,您懂不懂?大妈还没回答,大爷就说,懂,就是内容太空洞了!”

再来说说歌手金莎,“我想跟金莎说,放心参加恋爱节目吧,在那里肯定碰不到我。”“李菲儿以后别假唱了,假唱是卑鄙的,假笑也是卑鄙的。”丁太升最后说,“对独立审美不要放弃,我们之所以没有放弃发声,就是不想让这个话语空间变得越来越窄,而是要又大越圆。(继续cue吴亦凡《大碗宽面》)”话说李菲儿上《吐槽大会》道歉假唱,是认真的吗?儿戏的态度能洗白?

这一季还有一个有趣的规则,一对“冤家”battle输的一方,要发微博说“服了”,并@对方。潘长江不出意外地输给蔡明之后,就发了微博。但丁太升同时也写了篇小作文,“我没吐得特别狠,而是尽量有意思地去吐。很感谢我的编剧和他的小伙伴们,我们先后碰了好几次,希望尽量把稿件写得幽默些,也友善些。确实我的flow在这个舞台上显得不那么好,因为在当时的气场下,大家的火力全开显得我俨然就是那个小丑,从最终的票数也看得出来,确实惨不忍睹了些。按照游戏规则,我输了,愿赌服输,我需要@VaVaMiss
,说一声:我服了。当然,在我表演的最后我说了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就是希望大家能理性看待批评这件事,不要妖魔化批评,批评没有那么可怕。”

多说一句:第六季,有缘再见

复盘这一季,除了笑果文化自己的脱口秀演员,今年节目迎来了演员黄奕、张雨绮、秦昊,说唱歌手弹壳、姜云升、那吾克热、乃万,体育人范志毅、杨鸣、周琦、郭艾伦,主持人张大大,记者易立竞,偶像团体成员张颜齐、陈卓璇,小品演员蔡明、潘长江,乐评人丁太升,相声演员阎鹤祥,电竞主播大司马,作家许知远等等,涵盖范围越来越广,几乎涉及各个文化圈层。

《吐槽大会》从“真吐槽”逐渐开始变质成为“洗白大会”,第五季被李诞称为“抢救大会”。这一季在被冒犯的质疑中带来了一些新气象:许知远、罗翔式文化人吐槽,易立竞审讯式吐槽,这一季的“喜剧之神”范志毅,引发了观众对于竞技体育的关注和探讨,当然还有永远消失的体育下半场。跨界碰撞中,不同圈层的交锋中,恍惚有点像《奇葩说》了,当下脱口秀也不断被讨论,在国内应该发酵成什么模样,以及它的边界是怎样。但不管怎么说,脱口秀影响大家的生活,最热门的包袱成了人们谈资中的热门段子。决赛中,李诞和张绍刚反复说“有缘再见”,也期待在Singing、Dancing、Jumping、Acting的辅助下,真正的Talking少点划水,惊喜再见。这或许并不容易。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复盘《吐槽大会》决赛夜 说了哪些“大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