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周深:别夸我,我怕尴尬

  • 新闻

几副对联大智慧:问观音为何倒坐 叹众生不肯回头

白马禅寺五观堂 两箸夹空,更何恋红尘画饼 一钵洗净,方得识白米香粥 人若被杂念、贪念纠缠,便体会不到生活的美好。 有了房子还想要大房子,有了车子还想要豪车,其实人生哪有那么麻烦,放下杂念,回归简单,白米清粥也能吃的香甜。 生活不需要繁琐,简单才是本色。 杭州城…

灯光聚焦,周深在伴舞的簇拥中登上舞台,“这是我梦里到过的地方,站在蓝天下尽情地彼此交响,去渴望,去努力,去开启一切奇迹,听到全世界赞美……”高强度的舞蹈动作,六国语言的复杂歌词,他稳稳地完成了《我们一起闯》的唱跳表演。在场观众更是全员化身“生米”,惊叹这位唱将再一次提升了实力与魅力的上限。

3月下旬,澎湃新闻记者在海南的《创造营2021》录制地,见到了周深。赛程已过半,有关节目的讨论一浪高过一浪,这座不大的岛屿像一个桃源乡,隔绝了外界的诸多纷扰,唯有努力与汗水是开启奇迹的钥匙。

拍摄开始前的间隙,周深热切地问记者:“你有看节目吗?觉得大家表现怎么样?”作为今年的男团发起人之一,他的心态已经从起初“来看看各种不同的小朋友一定很有趣”,渐渐发展为“真情实感地带孩子”。

除了传授各种实用演唱技巧,时不时辅以心理疏导,最近,周深还意外收到了主题曲唱跳任务,最终用4天的苦练“死磕”成功。周深笑称实现了心中的偶像梦,同时对舞台有了更多见解:“现场真唱真跳,舞台感染力被放大,看到那样的表演,观众是很幸福的。”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要求:“这非常难,但并非不可能完成。”

“能够参与这些年轻人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一段经历,是很幸运,也很幸福的一件事。”在和90位少年相处的过程中,周深时常会露出童趣率真的一面,偶尔也有点羡慕:“在我刚进入这个行业时,每个舞台来得也都没那么容易。”

“在这一行,你想走得越远,就会越辛苦,(身边的)人也会越来越少,要永远保留竞争的状态和斗志。”通过唱歌节目出道,也参与过形形色色的竞演,正是每次竭尽全力的自我突破,造就如今挥洒自如的歌者周深。从艺至今的经历,让他对这些后辈抱有更多温暖的注视和理解。

“唱歌比我好的人还有很多,所以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要怎么去指导别人,只是给出我的意见与建议。而且如果有人不适合做这些,我要怎么说出来呢?我知道打击很伤人的。”他表示,当年参加“好声音”主要比拼唱功,而《创造营2021》里学员被衡量的因素更多,也面临更多未知。看到背负心理压力的孩子,他很心疼:“我怕他们会‘坏掉’。”

“这一行就是你摸不透的一行,你不知道被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音色。” 周深直言,很多问题他也无法给出答案,唯有不断去试错,“认识到自己适合什么、想要什么,才能再去尝试别的可能性。”比如作为一个典型的天秤座,过去他连点菜都有严重的选择困难,“但我特别清楚自己不喜欢什么,那么做选择就会越来越简单了。”

《创造营2021》中,尝试唱跳舞台的周深。

“老天赏饭吃”的空灵嗓音,曾经让他受到无尽嘲笑,他也不止一次倾诉,在音乐这条路上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让观众接纳。现在的周深,活跃在各种影视作品的OST里,成为综艺与晚会的收视福星,今年还首次登上牛年春晚献唱,国民度再升级。 “最佳男主的命运”这句歌词,在这一刻成为恰如其分的人生注释。

不过面对这些“彩虹屁”,周深的回应逗趣中带着理性:“别夸我,我怕尴尬!我还可以做得更好。”提到“生米”们无穷的溢美之词,他先是佯装嫌弃,“他们老爱找一些腻腻歪歪的彩虹气体说给我听,我好尴尬!找怼!”接着又笑道,“后来慢慢觉得还挺好玩的,‘怼粉’算是我生活中的乐趣。”

“我一直希望,喜欢我的人在三次元都能开开心心,找到生活中最好的状态。”周深说,“我在这个行业里的光芒,很多是从喜欢我的人身上借来的,所以我更要努力呈现好每一个舞台,让他们听到我的回声——‘我感受到了你们的光,也想传递给你们一些力量’。”

周深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澎湃新闻记者 李思洁 图

【对话】

“在乐坛,一枝独秀不如百花齐放”

澎湃新闻:看到那么多有实力、有潜力的后辈,你会有危机感吗?

周深:一开始还真有,看到一群又高又帅,有的声音还特别好听的学员,我在想自己会不会要没饭吃了(笑)。但如果一个地方只有一朵花在开放,会显得孤单,当所有的花都绽放,那就会成为花园。对华语乐坛来说,有越来越多优秀的新人才是好事, 无论是SOLO歌手,还是男团女团,我期待更多不同风格、性格和音色的人出现。

与其担心粉丝哪天会不会离开,不如做好自己该做的,把握好自己能够把握的舞台。有时我也会蛮羡慕他们的,在我刚进入这个行业时,每个舞台来得也都没那么容易,要用每一次的竭尽全力,去争取下一个机会。

澎湃新闻:你传授给大家更多的在于歌唱技巧,还是心态调整?

周深:私底下他们见到我,问更多的肯定还是关于声乐,(声乐)很难拔苗助长,只能多听多学和多练。但随着节目推进,在给学员上课时,我能很明显地察觉到,状态不好的人头上有一片乌云。在《创造营2021》,学员的舞台和机会,都是由创始人投出来的,心理压力想必会更大。如果一直处于自我拉扯、纠葛的状态,我很怕他们会“坏掉”。这时调整好心态,或许比其他事情更重要,所以我也会干同学们以前最讨厌老师干的一件事,就是拖堂(笑)。澎湃新闻:学员有向你提出什么印象深刻的问题吗?

周深:我接收到的最发自灵魂的一个疑问,来自赖耀翔。他是一个特别努力的孩子,很多学员都告诉我,他是岛上最努力的那个,每天只睡几个小时,临近主题曲考核时,他更加紧张得睡不着,拼命疯狂地加练。我们也看到了他的努力,他从F班升到了A班,接着就在第一次顺位发布被淘汰了。

当我录完那一期节目、准备坐电梯离开时,赖赖走过来问我,周深老师,是我还不够努力吗?那一刻我的心整个被揪住,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知道他已经尽力了,在宣布排名时,他一直忍着没哭,其实那一刻,无论他怎样释放自己的情绪,大家都会理解的,但他没有那样做,我就更加心痛和惋惜,他被大家看到得太晚了。

我对他说,努力当然有用,可能这个舞台不是最适合你的,更契合你的舞台还在下一个,希望他不要泄气。赖赖真的挺好的,我相信一定可以在另一个更适合他发光的地方看到他,希望他能继续坚持、努力。

澎湃新闻:初评级时有学员表演了《大鱼》,感想如何?

周深:感动!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戴着自己歌的滤镜去看他们的表演,当时就不停地发出 “啊啊啊啊啊好感人”的感叹。《大鱼》原本更像是在不舍地告别,而刘宇把舞蹈改编成了一个相遇的故事,最后他们还交换了乐器,好像找到了知己。

我一直觉得参加各大节目,最重要的是舞台,还有交到的朋友。现代人,尤其是我们这行,越来越少能够(有机会)接触到新的朋友。所以能够到这样一个环境,去认识那么多朋友,遇到特别合得来的兄弟,珍惜吧!太重要了。

澎湃新闻:你的歌曲《化身孤岛的鲸》,还成了二公的表演曲目。

周深:好看!太好看了!表演得很有感情!

澎湃新闻:有期待过哪位学员能唱一下你的哪首歌吗?

周深:我很希望他们唱《无限》!我觉得那首歌,如果由男团来唱会很帅、很炸。

(现场飙歌《无限》)

“别夸我,我怕尴尬”

澎湃新闻:有的艺人会因真性情而备受争议,但也有人觉得真实更重要,对此你怎么看?

周深:我们当然希望自己做任何事情都会被称赞、被所有人喜欢,但这是不可能的。我也经历过在镜头面前一句话都不说的时期,刚出道那会儿,我特别怕生,每次都找最角落的位置坐着,就会礼貌性地说你好,恨不得所有人都看不见我。多试一首歌,也会担心耽误大家时间,就这样一直自我纠结,以为是在为别人考虑,其实是让双方都很痛苦,勉强自己去做事的效果也并不好。

后来我慢慢发现,我这么努力为别人着想,反而容易被误解,还不如调整自己到更舒适的一个状态,有什么就表达什么。事实上,做最真实舒服的自己,也是最开心和有效的。当你开始享受那个状态,心理成本随之降低,也会更能抵抗苦难和麻烦。

我就很喜欢韩佩泉在《创造营2021》的状态,他很开心地享受自己做的所有事,没有刻意去想当一个怎样的男团成员,而是反过来,“我这样的人,会成为一个怎样的男团成员?”这样的自如,让他出彩并讨人喜欢。一切都是真实的,而真实的永远都是最强大的。

像极了老中医开方子的周深。

澎湃新闻:观众呼吁加一个周深单人Reaction机位,你怎么看待自己的表情管理?

周深:表情管理,你觉得我有吗?你看看这像有吗?(笑) 我私下就是一个比较夸张的人,那些都是看到表演的正常反应啦。比如甘望星,我感觉他是一个初次登台非常紧张的淳朴的男孩,当时就想这个动作是谁逼着他做的吗,他自己都不自在,我也很不自在,那我的脸就不受控了(笑)。

后来我还看到一个弹幕,“周深老师说的用肚子唱歌,不是这样用肚子唱歌”,很有趣。大家看到的我的Reaction,就是我展现出来的最舒适的状态,如果让我演成那样,反而会很僵硬。带着那样的状态去工作,没有什么负担,会更开心,也更努力,这是我很深切的体会。

澎湃新闻:避免自己在赞美与追捧中迷失,你有怎样的心得?

周深:我觉得我不用避免,因为我不会迷失!以前我不喜欢自己的声音,觉得很奇怪,录歌时都会把自己声音关到最小。如果我在外面碰到店员认识我、放我的歌,我也会很难受,“为什么要放我的歌……”(纠结脸)平时你跟我聊任何东西,我都可以很自然很开心,但如果你开始夸我,我就会变成撒老师表情包,“不好意思,不要再夸我啦!”

我知道自己的表演是什么样的,一首歌要怎么唱才会更好,虽然不一定能达到追求的效果,但我会不停去努力。很多时候我还可以更努力,所以听到别人夸我,就很尴尬,而我又是个很怕尴尬的人。

之前在另一个节目《令人心动的offer》里,我们也讨论过捧杀跟棒杀哪个更可怕,我觉得是棒杀。面对捧杀,你只要足够认清自己,还是可以撑过很多关,而面对棒杀内心一旦被击溃,后果很难想象。但是,还是希望大家多夸我,不要骂我(笑)。

澎湃新闻:我们都知道,现在你的人气越来越高……

周深:你看,又来了!(被夸)好烦哦(笑)。其实是唱歌的年纪越来越长了。

澎湃新闻:对呀,今年你还登上了春晚。

周深:哇哦!(给自己点赞)骄傲!(此处飙歌《灯火里的中国》)

《灯火里的中国》舞台

澎湃新闻:作为越来越红的周深,身边能听到的真心话会变少吗?

周深:我觉得,随着唱歌的时间越来越长,能够越来越认清什么是真心话。之前,我是一个很不自信的人,我一直记得听到的第一句观众点评,在好声音盲选,有人说“长成这样,他会唱歌吗?”当时我心里瞬间就慌了,崩溃了。后来站上舞台也总会很紧张很担心,想着等一下我会唱成什么样?观众希望我的声音是怎样的?

我曾经也有过像赖耀翔那样的疑问,是我还不够努力吗?为什么大家看不到我?也有很多人说我唱歌很棒,但我还是那个不被选择的人,就这样经历过很低迷的一个阶段。现在观众看到的我,越来越坚定,很多声音已经根本影响不到我。

我很感恩所有得到的帮助,但真正帮到你更多的人,永远是自己。当你还不够好的时候,别人给你再好的机会和资源,你做不好,反而是拂了那份好意。只有你能力越来越强,别人想帮才帮得上手,而且看到你的成功,他们也会更开心、更有成就感。

周深。

“站上舞台,要让观众感到幸福”

澎湃新闻:哪些事情对你来说是走出舒适圈的?

周深:很多,首先我能站在舞台上就已经是一种“走出舒适圈”。我一度很害怕被看到,攻击我的声音从小听到大,为什么还要去更大的舞台,迎接更多异样的注视呢?所以直到好声音的第三季,我才鼓足勇气去了。

真正进入行业后,我仍然要走比很多歌手更长的一段路去让观众接纳,每一次出场都是在挑战自我。渐渐我遇到了越来越多支持我,喜欢听我唱歌的人,感到走出舒适圈虽然辛苦,但非常幸福。无论那些攻击还存不存在,我现在都想继续好好地在舞台上唱歌,让更多的人看到和听到。

澎湃新闻:近年来觉得自己在演唱上有了哪些进步?

周深:一开始,我接到的工作都是比较抒情的歌,慢慢理所当然地认为,适合我唱的就是那样的。可是后来我遇到很多次,我拿到后觉得很奇怪,这首歌为什么要找我?他们是不是没听过我唱歌?想过推辞,又觉得不行,我要抓住每一个机会,于是开始不停地挑战那些“不适合”,不适合我的音域、不适合我的咬字……现在我真的要感谢那些给我挑战的人,所有的风格我应该都唱过了,无论拿到什么作品,我都可以调整自己到适配的程度,把它呈现成我觉得这首歌该有的样子。

这是我这些年非常大的一个变化,想要在舞台上多留一会儿,就得各种突破自己。我一直觉得,我在这个行业里的光芒,很多是从喜欢我的人身上借来的。所以我更要努力呈现好每一个舞台,让他们听到我的回声——“我感受到了你们的光,也想传递给你们一些力量”。

周深的主题曲舞台

澎湃新闻:之前你提到过一个困惑,对于男团女团来说,唱功是否重要,现在有没有找到答案?

周深:这次二公,我也体验了一次唱跳表演,主题曲《我们一起闯》非常难,它要求你在各种做动作,乃至腾空的时候,都要开口唱歌,所以声音会“鹅鹅鹅鹅”一样波动,真是又累又惨。那天我对舞蹈老师说,唱功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了,我们好好练舞先(笑)。还有,一般表演完之后会有很帅的pose,老师会建议不要喘气,我练完之后只想说“喘吧,命重要!”我也和音响老师提了,在那时把麦先关掉,让学员们就放肆地喘吧。

不过,现在我依然觉得,唱功很重要,因为这就是Live。我知道会非常难,也体会了它的难,但好像也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在主题曲考核的时候,也有学员完成得很好。而且你在现场这样唱跳表演,整个人的感染力被放大,看到那样的表演,观众是很幸福的,有这么好的舞台去展现自己,我们要让观众感觉到幸福,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有时碰到生病、状态不好,我觉得自己没有表演好,就会觉得很难过、很煎熬。

所以说,精进唱功还是很有必要的,它会让你的现场魅力提升很多。但是唱跳,比声乐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活下来,我真的累死了……

澎湃新闻:第二张个人专辑进度如何?

周深:我觉得到30%、40%了,现在处在一个比较痛苦的阶段,后面相对来说会加快。我收了很多很多歌,一有时间就进录音棚试音,忙得都没有怎么上网冲浪了。每次和制作人老师商量专辑,我就很开心、很兴奋,又有点担心大家会给出怎样的反响。

我的Flag是今年把它发出来。但是周深从业至今没有一个Flag立住,我也很害怕,我要强行让自己的Flag立住,今年、今年、今年!加油!(握拳)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专访丨周深:别夸我,我怕尴尬

一位铁道工人用37年拍出的《火车上的中国人》!

他用37年的时间,专注拍摄火车上的中国人,人生是一场旅行,而火车则展现了人生百态。 王福春本来是铁道工人,他后来对摄影产生兴趣,也对铁路有着特殊的感情,他的镜头一直没有离开过铁轨上奔腾的火车和车厢里的人。30几年来,北上漠河,南下广州,西奔格尔木,东至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