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三大经纪公司的2020 – 三文娱

本篇文章由三文娱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0年,韩国三大经纪公司SM、JYP、YG的销售额分别为33.62亿、8.37亿和14.80亿元。

作者:依依

“席卷欧美金曲榜”“创造最高经济效益”……可以说防弹少年团(BTS)是最近几年人气最高的韩国偶像组合,也是通过结合二次元(漫画、游戏),实现收益多元化最成功的偶像组合。

众所周知,韩国拥有着造星工厂之称。即便不追韩国偶像,也有可能听过SM、YG、JYP三大经纪公司。

而这三家公司曾牢牢地掌握着韩国偶像娱乐的发展风向标,从海内外选拔优秀的人才加以培养,并以定期考核、淘汰的方式选择出在舞蹈、音乐、综艺等各方面的能力相对完备的练习生,组成一个偶像组合推出。

这样的偶像组合既要能够相互融合,又要能够互补。这样,追星的人就能够在一个团体中找到符合自己审美的偶像。

长期稳定的偶像输出和市场把控,使得优秀资源集中于这三家公司,也令许多中、小型经纪公司培养的偶像组合很难出头,也很难“长寿”。但随着粉丝群体的喜好越来越多元化,对偶像的追求也逐渐发生了变化。从此,三大公司的近乎无法逾越的高山也逐渐被一些后起之秀赶上甚至超越。

而曾为韩国偶像最大输出国的中国,在“限韩令”后,对三大经纪公司的打击又有多大呢?

下面,请跟随三文娱来简单地了解曾经叱咤韩国偶像娱乐圈的三家公司,以及限韩令对这三家公司的影响。

高颜值代表——SM

2020年,SM娱乐全年销售额为33.62亿元(5799亿韩元),同比减少11.8%;全年营业利润为3768万元(65亿韩元),同比减少83.9%。共售出921万张唱片,同比增长101%。举办的线上演唱会视频点击率达到了3583万次,新人女子组合aespa的出道MV点击率为1.2亿次,成为最短时间内出道MV破亿的组合。

成立于1995年的SM娱乐被称为韩国娱乐产业的先驱,以及引领全球韩流及K-POP的综合性娱乐公司,曾成功地打造了超人气偶像组合H.O.T.、S.E.S.、神话、东方神起、Super Junior、少女时代、SHINEE、F(x)、EXO等。

在还没有偶像组合文化的韩国,SM娱乐的前身——SM企划最先推出的也是独唱歌手。1990年出道的“玄振英和WAWA”,为了配合当时代的特色,搭配了两个配舞。但不同于其他的配舞组合,这两个人不仅参与专辑的封面拍摄,也参与节目的拍摄。但1年后,随着主唱玄振英吸食大麻被捕,SM也陷入了困境,直到1996年H.O.T.的出道。H.O.T.的一举成功,将面临破产危机的SM推向了韩娱业内最有影响力的存在,H.O.T.还是第一个在北京举办独立演唱会的韩国艺人,为SM出海中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3年12月26日,东方神起成功出道,为再一次陷入危机的SM带来了生机。“官方粉丝人数达80万”,令其他组合艳羡的这一数字曾一度在坊间流传,是官方注册粉丝人数最高的偶像组合并载入了吉尼斯纪录(吉尼斯官方网站查无此事)。东方神起的成功,也拉开了韩国第二代偶像组合的序幕。

(*2008年12月23日数据)

除了在本土市场活跃以外,日本作为一个拥有成熟的偶像文化的国家,成为韩国偶像组合输出的主要国家。但随着SM的偶像组合在中国的人气逐渐升高,SM也开始关注中国市场,并通过纳入中国成员打开中国市场。从SJ的韩庚,到F(x)的宋茜,EXO的鹿晗、吴亦凡、张艺兴、黄子韬,SM先后培养了诸多来自中国的练习生。

2016年韩国方面报道,中韩两国因“萨德问题”而推出了限韩令。SM在中国的演出计划被迫中止,而此前SJ的中国成员韩庚退出,EXO中国成员吴亦凡、鹿晗、黄子韬相继退出,少女时代Jessica退出,F(x)雪莉终止活动……SM陷入了内忧外患的局面。不仅如此,SM也从此未能推出能够成功延续第三代偶像组合EXO的偶像组合。那么限韩令对SM又造成了哪些影响呢?

2017年SM全年销售额为21.88亿元(3775亿韩元),同比增长7.9%。其中来自中国的销售额为1.36亿元(234亿韩元),在销售总额中占比6.2%。而在此前,2015年来自中国的销售额为2.23亿元(384亿韩元),占比11.8%;2016年为2.54亿元(439亿韩元),占比12.6%。2017年的营业利润为6319万元(109亿韩元),同比减少47.2%。随着“限韩令”有望解除的消息传出后,SM的股票就出现了4.79%的涨幅。这是整个市场都对SM今后在中国的发展看好的绿色信号。

女团名家——JYP

2020年,JYP全年销售额为8.37亿元(1443.99亿韩元),同比减少7.1%;全年营业利润为2.56亿元(441.36亿韩元),同比增加1.56%。

其中来自音源、唱片的销售额为4.34亿元(7048.69亿韩元),演唱会661.4万元(11.41亿韩元),广告6878万元(118.64亿韩元),演出费3722万元(64.20亿韩元),其他2.9亿元(501.06亿韩元)。JYP旗下子公司北京杰伟品文化交流有限公司销售额为1014万元(17.5亿韩元),全年营业利润为158.8万元(3.74亿韩元)

同SM一样,JYP是创始人朴振英(Park Jin Young)名字的缩写,成立于1997年。早期作为唱跳歌手活动的朴振英,很早就对艺人企划感兴趣并于1997年成立泰宏经纪公司,2001年正式更名为JYP娱乐。

期间朴振英还曾担任日后将成为韩国国民偶像组合的god的制作人,而JYP娱乐也曾在2004~2005年期间短暂的担任god的经济公司。

虽然JYP旗下的高人气男团组合也不少,但之所以称之为“女团名家”,是因为成功打造了wonder girls、miss A、TWICE、ITZY等诸多知名女团。这些女团都曾获得主流的音乐奖项,其中wonder girls凭借着《So Hot》,miss A凭借着《Bad Girl Good Girl》,TWICE凭借着《Cheer Up》创下了Melon年度第一的成绩。

新人组合ITZY在2020年1月举办的Golden Disc Award中成为首个凭借出道曲获得新人奖和唱片奖的组合。JYP也凭借着wonder girls成为三大艺人企划公司之一。

如果说SM的第二战场是日本,JYP选择的就是美国。2007年出道的wonder girls在两年后正式挑战美国市场。而wonder girls也被称为既是开启第二代女团的组合,也是开启第三代偶像团体的组合。

作为第二代女团中的佼佼者,其超高的人气就连少女时代都无法逾越,在2007年至2008年这段时间,可以说整个韩娱的中心都是wonder girls和Bigbang。但公司方面却没能给予绝对的支持,第二章专辑、美国专辑迟迟无法推出,活动空白期也逐渐加长,wonder girls还经历着成员更替,队长因结婚退出等等难关。

(经历成员更替后的wonder girls)

在wonder girls在美国大放异彩的时期,在韩国国内则有后进miss A在努力活动。在出道前期没有任何预热宣传,没有故意打造声势的行为,以一首《Bad Girl Good Girl》横扫了2010年整个乐坛。

作为JYP第一个中、韩混合成员的女团,一开始就以打造国际女团为目标,直指中国市场。Miss A也在2013年福布斯韩国中被选为最具有商业价值的艺人之一(排在第17位)

通过miss A的中国成员打开的中国市场,却在2015年因周子瑜的“青天白日旗”事件而严重受创。虽然道具是电视台方面准备的,但艺人和公司方面没有拒绝而导致JYP在中国的演绎活动受阻。

不久后,JYP创始人被卷入邪教传播事件,以及朴振英的企划能力受到质疑,公司经营受到严重的打击。虽然在此后通过经营方针的改革,与他公司合作等多方面的努力,公司的经营得以转危为安,但2016年的萨德问题,进一步阻碍了JYP的中国行。

但早在2016年2月19日,JYP就与中国“CMC”公司签署了价值2800万元,为期5年的音乐出口协议。截至2020年年底,JYP已向CMC出口价值2753万3334元的音乐产品。而在“限韩令”有望解除的消息传出后,JYP的股价上涨7.04%,且于今年3月5日与腾讯音乐签署了为期3年的独家出口协议。

创作代表——YG

2020年,YG全年销售额为14.80亿元(2552.62亿韩元),同比增长0.66%;全年营业利润为6231万元(107.48亿韩元),同比增长100.69%。其中来自唱片的销售额为8192万元(141.31亿韩元),同比增长6.32%。数字音源下载获益1171万元(20.20亿韩元),同比减少16.97%。

YG培养艺人将重点放在其创作能力上,即旗下艺人需要具有编词、编曲的能力。其中最为知名的当属Bigbang组合的G-dragon(简称GD)。据悉,GD年均著作权收益为811.6万元(14亿韩元)。同门师弟宋旻浩具有著作权保护的歌曲也多达101首。而这些偶像创作的歌曲贵不在多,而是一经发售,就能横扫各大榜单的榜首。

(左:GD右:宋旻浩)

成立于1996年的YG,钟情于西方流行音乐,尤其是受到美式HipHop、电子音乐、R&B的影响最多。最早推出的Keep Six男子组合虽然没能成功,但随后推出的男子双人组合JINUSEAN成功打响了韩娱,引领韩国的HipHop音乐,为YG成为韩国HipHop音乐领头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随后推出的Bigbang、2NE1、WINNER、iKON、BLACKPINK等组合也大获成功,YG成为韩国偶像娱乐圈的三大泰山之一。

2012年PSY加入YG,并于2012年推出《江南Style》席卷全球后,YG的身价飙升,甚至曾短暂超过业界龙头SM。在当时PSY虽已经是韩国家喻户晓的知名歌手,但在海外还知之甚少,直至《江南Style》的横空出世,才将这个韩国歌手推向了世界顶流。而这首《江南Style》的MV全程由YG代表梁铉锡操刀,包揽拍摄到剪辑的工作,并通过YG在海外的媒体账号进行宣传,才得以获得当时的成绩。

《江南style》当年有多火,可以由以下几个数据看出。

  • 累计点击量为1000万时,日均点击量为50~60万;
  • 累计点击量为7000万时,日均点击量为500万;
  • 累计点击量为1.2亿时,日均点击量接近1000万;
  • 累计点击10亿次时,点击最多区域为美国,共计点击1.54亿次;
  • 截至目前,累计点击量为40亿次。

2017年,随着YG“摇钱树”BigBang的活动减少,组合成员T.O.P吸食大麻事件曝光,YG开始进入下坡路。2019年曝出的胜利事件也为YG带来了重大的打击。

那么“限韩令”对YG又产生了哪些影响呢?

(单位:百万韩元)

唱片销量的减少与内容数字化的转移不无关系,销售额减少也就在所难免。虽然整体上来看,YG音乐部分的销量仍处于逐年增加的趋势,但从YG自2016年全球巡演的数据来看,少了中国这一大市场的收益,其损失也不在小数。但即便是在“限韩令”施行中,GD和Lisa也受到中国广告商的青睐,成为中国某品牌的广告模特。

2021年,由YG制作的韩国电视剧《朝鲜驱魔师》因其还原历史,将中国的月饼、饺子用于招待外使而引起韩国网民的愤怒,最终该剧在播出2集后被腰斩。韩国方面还担心,由于YG的最大股东为上海鹏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腾讯,今后会有更多的中方资本介入韩剧。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韩国三大经纪公司的2020 – 三文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