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指“女汉奸”、抹黑私生活 许秀中称矢志不渝

近日,中国除了在国内外操作新疆棉的话题之外,也将矛头指向驻澳华裔记者许秀中,对她发动抹黑攻击。德国之声专访许秀中还有遭遇类似的巴丢草,听听他们怎么说。

华裔女记者许秀中自2017年起开始在澳大利亚为《纽约时报》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撰稿。

(德国之声中文网)
过去几周,当“新疆棉”话题不断之际,中国媒体与社交媒体用户将苗头指向一名澳籍华裔记者与智库研究员许秀中。近日,微博上出现数篇文章,称许秀中为“叛国女汉奸”或“妖女”,并称她是这波“新疆棉花”事件的始作俑者。

许秀中自2017年起开始在澳大利亚为《纽约时报》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撰稿,除了专注与中国相关的议题外,她也在澳大利亚境内采访维吾尔人,透过他们的证词来揭露中国政府在新疆迫害维吾尔人与其他少数民族的情况。

2019年,她加入了主要由澳大利亚政府资助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针对中国用科技进行大规模监控与新疆强迫劳动议题进行深入研究。其中,她于2020年3月与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团队一起发布了一份关于新疆强迫劳动的报告,揭露全球83间国际公司的供应链恐涉及新疆的强迫劳动。该报告被各国媒体广泛引用,也为后续的相关研究奠定基础。抹黑攻势

近日,当中国互联网上吹起一股“捍卫新疆棉花”的炫风,不仅多名艺人纷纷表态支持新疆棉花,并与未针对这个议题表态的厂商解除合作关系,中国外交官与官方媒体也连日发布自制的视频与报导来驳斥西方媒体与政府与新疆强迫劳动相关的指控。

3月29日,中国的《网易新闻》刊出一篇文章,标题中指控许秀中叛国丶吸毒甚至群交,并称她为“90后女汉奸”。这篇报导开头便称许秀中是这波西方企业抵制新疆棉花的始作俑者,并以她2020年3月发布的报告作为证据,称这份报告为后来美国禁止新疆棉花进口与通过涉疆法案奠定基础。

此外,《网易新闻》的报导还称,许秀中参与的该份报告含有不实的内容,并称她因为“反中”而获得澳大利亚的绿卡。这篇报导甚至以她的家庭和私生活作为材料,批评她不感恩父母,又在几年内交了多名男友,并吸毒以及参与多人性派对。这篇报导后来被中国媒体大量复制转载,微博上连日来也出现许多抨击她的言论。

许秀中近日因新疆棉的事件持续发效,被中国媒体指控为西方企业抵制新疆棉花的始作俑者。

许秀中4月1日罕见在推特上以中文回应连日来的抹黑行动,重申自己会继续报导维吾尔人的遭遇,因为已有超过百万的维吾尔人被送进“教培中心”。她写道:“关押维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教培中心’的根源是汉族主导的政府对维族人和文化的彻底摧残。在我的价值观里,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在中国长大且占尽资源优势的汉族人,不可能袖手旁观。”

许秀中分享自己从2017年开始帮多家外媒担任自由撰稿人,一开始听说以英文写报导,比较不会被中国政府盯上,但后来部分报导被翻成中文后,她也开始担忧。

她说自己在2018年加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后,数次自掏腰包到阿德莱德访问当地维吾尔人,而在2019年她在《纽约时报》发表一篇维吾尔人被送去教育转化的报导后,她在中国的家人也开始被骚扰与恐吓。她写道:“当时维族朋友跟我说,‘你现在变成跟我们一样了’。”杀鸡儆猴

与许秀中熟识的澳大利亚华裔艺术家巴丢草告诉德国之声,像许秀中这样年轻且在海外有影响力的年轻人,此时很容易成为中国政府抹黑的首要目标。他说:“许秀中的人生证明,即便一个人长期在中国的体制下接受教育,他们仍有追求民主自由的潜力,而中国年轻一代这样的转变,正是中国政府最害怕的。”

巴丢草认为,中国政府想用尽所有力量打压向许秀中这样的人物,希望透过抹黑行动来影响许秀中的心理状态。

他说:“我认为中国政府对她进行的抹黑宣传,对西方媒体或受众是行不通的。但是,中国政府的首要目的是要在中国内部摧毁她,并明确告诉中国国内的人民:‘你们是中国人,不要像她这样做,否则你会受到跟她一样的攻击或威胁。’”

巴丢草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采用的抹黑手法,也显示了中国与西方国家不同的价值观。他举例,在西方国家以挖掘他人的私生活或将他人塑造成妓女来抹黑他人,会被视为是很低级的作法。

他说:“这样的抹黑手法之所以在中国有效,是因为北京希望藉此给许秀中在中国的家人施加更大压力,藉此来伤害他们,并惩罚许秀中,希望能阻止她的所作所为。但这些作法都是非常恶劣的。”

与许秀中熟识的澳大利亚华裔艺术家巴丢草告诉德国之声,像许秀中这样年轻且在海外有影响力的年轻人,此时很容易成为中国政府抹黑的首要目标。

亚裔澳大利亚人联盟的全国召集人周文爱(Erin Wen Ai Chew)
则认为,许秀中会成为中国抹黑行动攻击对象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是女性,而社会大众通常都会认为女性比较脆弱。她告诉德国之声:“我不认同中国对许秀中发动的抹黑攻击,但我们也知道,中国与其他的世界强权一样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并希望与中国相关的论述是他们理想中的类型。但他们对许秀中发动的抹黑行动是一种霸凌,而我认为霸凌一个人是不对的。”坚持不懈

巴丢草在受访时也提到,他过去几年也经历过类似的抹黑攻击,但这些攻击的目标从来都不是他的艺术作品,而是透过制造假故事来谴责他的个人生活。他告诉德国之声:“我曾被中国指控为有恋童僻,以及我在互联网上分享裸照。这是中国政府这些年来一直在使用的手段。”

他认为,由于中国政府了解挑战高质量研究的难度很高,所以他们必须采取另一种方式,透过谴责一个人来玷污他们投入精力完成的工作。

巴丢草说:“许秀中以一种非常清楚却也讽刺的方式回应中国的抹黑攻击。她是在告诉他们:‘这样做是不行的,所以不要再做了。’我很欣赏她的说法。”

许秀中在4月1日发布的推文中重申,她从未写过任何与新疆棉相关的报导,并澄清她所做的研究是关于制造业中强迫劳动的情况。

她写道:“许多服装公司丶电器公司丶医疗用具公司,甚至食品公司都涉及到过新疆强制劳动。这个问题比‘新疆棉’要深远得多。中方试图将新疆强制劳动的问题和中美竞争的问题混为一谈,完全无视澳洲丶美国丶欧洲丶日本甚至一些中国消费者并不想买强迫劳动的产品的情况。”

许秀中还提到,中国国安近年来开始对在中国境内与她亲近的人进行胁迫,这些人除了被关押丶审问丶骚扰和孤立外,还有一个自称侦探的人在Youtube上散播与她有关的性生活爆料,对她进行“荡妇羞辱”。她在推文中写道:“现在看到自己被几十家中文媒体称为‘妖女’丶‘汉奸’,觉得无奈又好笑。从卑微地‘偷偷用英文给历史留个底’到现在,硬是被国家机器抬举成了祸及‘数千万中国人’的‘女魔头’。”

许秀中说自己会继续写与维吾尔人受迫害相关的报导,并誓言写到“‘教培中心’关门,写到强制劳动结束,写到天荒地老”。她表示:“从我个人的层面,对的事情就要做下去,付出的代价都值得。因为做了对的事情而祸及我身边的人,我欠他们,我去还。”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遭指“女汉奸”、抹黑私生活 许秀中称矢志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