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秘密武器” 拜登不想改变中国 正等待中共犯错

赵春山(淡江大学大陆所荣誉教授)评论文章:随中国崛起而水涨船高的民族主义情绪,让拜登政府有机可乘,可以结合盟国力量,对中共施展“群狼战术”。

中美阿拉斯加“2+2”对话后,双方除在外交上施展合纵连横、远交近攻之术外,更在军事上频频“秀肌肉”。大陆智库声称,美海军驱逐舰“马斯廷号”(USS
Mustin)4月3日凌晨出现在东海长江口附近海域,并向南航行;日本防卫省则于4月4日通报,包括“辽宁号”在内的6艘中共舰艇,于4月3日上午8时左右南下,经冲绳和宫古岛之间海域,驶向太平洋。中美两军互别苗头,针对性很强。

接着新加坡《海峡时报》于4月5日报道,4月4日清明节当天,美国海军“罗斯福号”(USS Theodore
Roosevelt)航母打击群,经由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直接逼进中共控制的南沙岛礁。美舰此举立刻遭中共解放军南部战区之战略导弹火力锁定。专家认为,美方目的是为了测试解放军在节日的战略防御能力及战时进攻能力。

季辛吉担忧国际秩序“严重失衡”

美国前国务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对中美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曾多次公开表示忧虑。他3月25日出席英国智库“王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视讯会议时指出,“美国必须和中国针对全球秩序达成新谅解,以确保国际体系的稳定,否则,世界将重返一次大战前的危险期。”

包括“辽宁号”在内6艘中共舰艇,4月3日经过冲绳和宫古岛之间的海域。(图/翻摄自网络)

美军伯克级神盾驱逐舰“马斯廷号”(USS Mustin DDG
89)。(图/翻摄美国海军)

 图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8年接见美国前国务卿季辛吉。(图/达志影像/美联社)

季辛吉是搞权力平衡的老手,在他眼里,现在国际秩序已出现严重“失衡”状态。我想主要原因是:中美执政当局基于各自内部因素,都没有向对方示弱的本钱。这就验证了“外交是内政的延长”这句老话。

拜登如何“让美国保持伟大”?

美国总统拜登3月25日举行上任后的第一场记者会,论及中共之时,拜登指出,中共的目标就是成为世界上的领先国家,以及最富裕、最强大的国家。

拜登强调在他的任期内,这些事都不会发生,因为“美国将继续成长及扩张”。拜登在竞选时,批评他的对手川普不按牌理出牌,使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受到腐蚀。但面对前任留下的烂摊子,拜登手中有什么牌能“让美国保持伟大”?

美国“秘密武器” 诱使中共攻击后受挫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史蒂芬斯(Bret Stephens)撰文指出,冷战时期对付前苏联的“秘密武器”是“共产主义”,也就是市场经济击败了计划经济。

史蒂芬斯认为,面对当前“新冷战”的对手中共,美国的“秘密武器”是中共的“民族主义”、“个人崇拜政治”,以及中共对其内部“精神和宗教运动”的镇压。

我认为史蒂芬斯所谓的“秘密武器”,就是拜登用来遏制中共的牌。与川普不同,拜登既无意也无力改变中国,但却要促使中国自我改变,也就是运用中国太极拳的“借力使力”。美国避免主动出击,而是以反作用力,来诱使对手采攻势后受挫。

拜登正等待中共犯错

中国大陆学者已认识到拜登政府的有备而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引苏轼所言“恃大而不戒,则轻敌而屡败;知小而自畏,则深谋而必克”提醒北京,拜登政府已将中国定义为唯一的全面敌手和竞争者,“『绝地反击』似的激情已在开始迸发”,不可低估。与此同时,拜登政府正等待中共犯错。

列宁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习近平应懂得这个道理,故充分运用中共“建党一百年”,大力推动爱国主义教育,全面进行“精神武装”;并以中国大陆的抗疫有成,凸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但习的紧缩对内控制,也让拜登的“民主牌”有发挥的空间。

另一方面,随中国崛起而水涨船高的民族主义情绪,则反映在中共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这让拜登政府有机可乘,可以结合盟国力量,对中共施展“群狼战术”美日强化安保合作就是实例。

日本首相菅义伟4月4日在电视节目中声称,台湾情势对日本很重要。预计4月16日将在华府登场的美日高峰会,必会谈到台湾问题。

菅义伟认为,日美合作维持吓阻力,可以为两岸和平解决问题创造重要的环境。日本担心会因台海战争而遭池鱼之殃,但解决两岸问题要靠外力操刀,这是两岸中国人的耻辱。衷心希望两岸经由对话协商,合力扫除台海上空的战争阴霾。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美国有“秘密武器” 拜登不想改变中国 正等待中共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