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扫黑第一大案细节:有干部开会中直接被带走

  • 新闻

男人吃醋的三个表现 说明他心里有你!

这三个表现说明男人吃醋了!心里真的有你! 假如跟自己的男友谈起另外一个比他更加优秀的男人,通常男人的表现会因人而异,绝大多数男人会警告自己的女朋友:“不要搭理他”。 在一段爱情中,男人和女人都会有吃醋的时候,不过,因为通常都是女人醋味更足一些,所以,大家更加关…

4月5日晚,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专题片《“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覆灭记》,披露了盘踞保山30余年的“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保护伞”被一举摧毁、彻底覆灭的详情。

该案中,500余人受到纪律处分和法律惩处,查扣涉案财产高达33.8亿余元,是云南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查处涉案人员最多、社会影响最大、涉案资产最多的案件。

专题片介绍,乔永仁、乔连佰父子通过“拜干爹”“打(结交)朋友”“结亲家”等方式,与一些公职人员相互勾结,结成利益共同体。保山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陈玉华多年前就认乔永仁为“干爹”,原副检察长李某也与乔永仁结为“亲家”。二人公开充当政治掮客,为乔家结识公职人员和笼络各方关系牵线搭桥、奔走效命。

专题片画面显示,在办案过程中,有公职人员在会场被直接带走、接受调查。

“乔氏家族”的首脑是乔永仁,绰号“乔老爷”,2000年后成立多家企业,涉及土地、水电站等工程项目开发,并提供土地、资金支持长子乔连佰、次子乔连万,开办小额贷款公司、汽修厂、矿泉水厂等企业。

在经营过程中,乔永仁组织乔连佰、吴依璇等人,多次向金融机构及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公职人员行贿,为其黑社会性质组织办理虚假土地使用权证,骗取银行贷款、串通投标、干扰土地拍卖等非法行为铺路搭桥。同时,注册成立大量“空壳公司”编造虚假材料,从银行金融机构骗取贷款207笔,累计近29亿元,为其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资金来源。

乔永仁还用骗取的贷款3450万元,支持乔连佰成立汇众小额贷款公司,实施高利转贷、放贷等违法犯罪活动。为追索非法债务,先后培植了以张春山、乔连万等人为骨干的3个团伙数十人,长期通过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活动,进行暴力、“软暴力”讨债,为其黑社会性质组织聚敛巨额财富。

当与同行或当地群众发生利益纠纷时,乔永仁、乔连佰便指使团伙成员采用持械斗殴、寻衅滋事等手段,打压对方、欺压群众。

为培植发展壮大其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组织成员,乔永仁、乔连佰等人多次向公职人员行贿财物,折合人民币2400余万元,数十名公职人员沦为“乔氏家族”的敛财工具和违法犯罪活动的“保护伞”,使得乔连佰、乔连万等人多次得以逃避刑事处罚或重罪轻判。

通过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乔氏家族”形成了以乔永仁、乔连佰为组织者、领导者,乔连万、吴依璇、常建芬、周映文等10人为骨干,其他近60名成员为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共实施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近300起犯罪活动。

专题片披露,乔氏父子时常在“乔家大院”或固定的接待点,以邀约吃饭、喝茶、打牌、搓麻将等方式,百般讨好公职人员。逢年过节、红白喜事,则根据不同职务、地位高低,向公职人员奉送数额不等的礼金和贵重礼品。对用得上的公职人员出手阔绰,行贿50万元以上的多达13人,向个人行贿最高一笔金额达200万元。

在拉拉扯扯、吃吃喝喝和金钱的巨大诱惑下,65名公检法系统的党员干部、134名党政干部、17名金融系统工作人员,背弃党性原则和初心使命,一步步沦为“乔氏家族”的亲信和代言人,明里暗里为“乔氏家族”站台撑腰,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保护伞。

其中,保山市委原副书记、原市长吴松在任职期间4次收受乔永仁贿赂的200万元,以及价值27.75万元的金条2根,为乔永仁办理土地规划调整等事宜,提供支持与帮助。

保山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杨建洪干预司法,为乔永仁涉法案件提供帮助,撑腰站台,收受贿赂。

云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省招生考试院原院长朱华山,收受乔永仁贿赂近百万元,为乔永仁及其重要关系人的子女入学就读,说情打招呼。

保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副局长朱剑平收受乔永仁、乔连佰贿赂226万元,为乔家在获取政府工程和土地开发等方面大开方便之门。

乔氏父子为拉拢腐蚀公职人员,处心积虑,花样百出,借助汇众小额贷款公司的平台,将借贷行为变成行贿的工具,从而达到向公职人员输送不正当利益的目的。

乔永仁、乔连佰有选择地向用得着的公职人员先后“借款”1400多万元,分别支付1至2分月息,“大大方方”地向公职人员输送非法利益。

保山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隆阳公安分局原局长普兴旺的妻子袁某某,将250余万元借给乔连佰,最后获得110余万元的高额利息。

此外,乔永仁、乔连佰还采取公职人员向自己“借款”则不收分文利息、不定还款期限的方式,抛出无偿借用资金的“诱饵“,有选择地”借款“给公职人员,共计4000余万元。例如,闵雪峰夫妇向乔永仁”借款“977万元,使用近两年,未支付利息。

在办理乔永仁涉法案件中,云南省检察院民行处原处长、西双版纳州检察院原检察长张迅收受贿赂170万元;云南省检察院原四级高级检察官张有贵收受贿赂100万元;保山市中级法院原副院长李术尤收受贿赂123万元;保山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高云收受贿赂54万元和1000克金条。

保山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隆阳公安分局原局长普兴旺长期收受乔氏父子好处,多次为涉嫌暴力犯罪的乔连万说情打招呼,徇私枉法,导致相关案件未依法查处,乔连万等人逍遥法外,严重破坏了政法机关的公信力。

施甸县原副县长闪耀强利用手中权力,安排分管部门人员伪造了8本土地证,提供给乔连佰用于向银行骗取巨额贷款。

此外,隆阳区原区长胡飚、原副区长韦国忠、腾冲市原市长茶春桥等党政领导干部、公检法系统党员干部以及金融系统工作人员在”乔氏家族“物质、金钱的拉拢腐蚀下,不惜牺牲国家利益,为“乔氏家族”在串通投标非法取得工程项目、干扰土地拍卖、房地产水电开发、承接政府工程建设、案件办理和骗取银行贷款等事项上,一路大开“绿灯”,导致优势资源不断向”乔氏家族“汇聚,为“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坐大成势推波助澜,为虎作伥。

对自己犯下的错,闪耀强用四个字来总结:“痛、恨、悔、悲!”截至2021年1月底,该案共查处公职人员216人,其中28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党纪政务重处分和法律处罚,40人受到党纪政务轻处分,113人给予谈话提醒和批评教育,纪检监察机关正在对35人进一步调查处理。

2020年12月30日,该案一审宣判,乔永仁、乔连佰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其余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至拘役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或罚金。

至此,盘踞保山30余年的“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彻底覆灭。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云南扫黑第一大案细节:有干部开会中直接被带走

只有不爱皇帝的人才能赢

后宫是一个没有真正业务的地方,核心业务是让皇帝开心,绵延子嗣。在同类剧里,大概只有《大长今》略有不同,长今刚开始在御膳房,之后要当医女,有着明确的职业诉求,她不屈不挠,即使爱情也不能阻拦,最终成为最高御医。即使如此,最后也丝毫不能控制自己的命运,失去皇帝的庇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