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江湖揭秘:有人屯了两仓库鞋“砸”手里

  • 新闻

主人训练小奶猫的反应能力 它们同时转头的样子实在太震撼了!

一位宠主吸猫成瘾,为了能够尽情地吸猫,她带了不同花色,不同性格的小奶猫们回来。小奶猫们到家也有段时间了,是时候训练它们的反应能力了(其实就是想看他们一起转脑袋的样子)!没一会儿,宠主就将家里所有的猫都收集了起来,放在板板上。好,我们正式开始~ 宠主左右挥动手中…

“原价一千五,炒到四万八,暴涨31倍!”

这两天,国产球鞋爆款涨价、缺货的消息在微博和朋友圈“刷屏”。

“新疆棉”事件后,不少消费者转而关注国产运动品牌,却无奈发现,“连喜欢的国产鞋都买不起了”,有人甚至调侃:以前没钱买李宁,现在没钱买李宁……

一件商品短短几天涨价数十倍,显然不是市场运行的正常现象,这甚至引起了新华社等官方媒体的关注,痛批“炒鞋”行为。

(一)

“炒鞋”热,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常逛街的人对这样的场面大概司空见惯:耐克

、阿迪达斯

等运动品牌门店前,人群排起长队,购买所谓的限量款球鞋。

不少上了年纪的过路人好奇:打几折?便宜吗?多少钱?

真实情况却是,不仅不打折,还要排队、抽签、摇号才能买。付完款出来就有“黄牛”问你,“加300出吗?”当然,如果沉住气回家挂上网专卖,大概率能赚更多钱……

一双穿在脚上的鞋而已,居然如此抢手?这无疑挑战了不少人的认知。

更夸张的是,类似现象这些年已经成为常态。


2016年,一家鞋店门口,购买限量球鞋的消费者排起长队。

当火车站的“票贩子”、医院的“号贩子”都逐渐成为记忆中的名词,“鞋贩子”开始为人熟知,球鞋市场则成为“黄牛”们的新战场。

在这个日益庞大的球鞋市场里,有人是出于喜爱,有人被营销裹挟,有人则试图牟利。原本只是日常消费品的球鞋被赋予了另一种意义,“炒鞋”也变得像炒股一样复杂起来。

(二)

就在前几天,吴琦在阿迪达斯的官方网店上为刚买的新球鞋办理了退货,“这个节骨眼上,再喜欢也不买了”。

这是一款2003年推出的经典篮球鞋,最近重新生产发售,一度引起不少球鞋爱好者热捧抢购,二级市场售价也一度水涨船高。

可紧随其后的风波,让该品牌几乎所有鞋款的销量都遭遇断崖式下跌,在一些二级市场销售平台上,球鞋的市场价也明显走低。这是吴琦选择退货的另一个原因。

18年前,为了和自己崇拜的篮球明星穿上同一款球鞋,小学5年级的吴琦发奋学习,用全班第一的成绩央求妈妈买了这双鞋。也是从这双球鞋开始,吴琦对球鞋产生了兴趣,“穿上连走路都感觉不一样了!”

在吴琦的印象里,十多年前的学生时代,即便是最抢手的球鞋也是可以在商场货架上随便购买的,多数还可以享受折扣。

不过近些年来,他越来越感觉到,和自己有着相同爱好的人越来越多了,想要延续自己的这项爱好,却变得越来越难。

一双球鞋涨价数十倍,也是球鞋市场越来越“畸形”的产物。

(三)

一定程度上,打破市场本来的平静的,是一批球鞋交易平台。

这些平台一方面主打“真假鉴定”,解决了不少消费者买球鞋时害怕买假的“痛点”,同时又打造出了一种与淘宝不一样的交易模式——平台按照卖家的最低出价显示价格,出价最低者先成交,个人卖家将鞋寄往平台,鉴定通过后发往买家。

由于每一双球鞋的交易记录都实时显示,价格波动和销量一目了然,因此也成为了球鞋市场的“晴雨表”。

这一销售模式最早来源于美国一家网站“StockX”。正如其名称一样,球鞋交易成为了像炒股一样的行为。

“当一双球鞋流入二级市场,其实就完成了从‘商品’向‘股票’的转变。”一位扬州的专业球鞋卖家陆皓这样理解“炒鞋”,他做这门生意已经12年了,从爱好变成职业,近两年收入尤为可观,一双原价不到800元的耐克球鞋,转手就能买到一两千元,有些款式甚至赚得更多。

“一双鞋能不能涨价,能涨多少,取决于它的稀缺程度,以及它本身所代表的球鞋文化的受认可程度,或者说是大家的需求量。”

而每一次的限量发售,以及明星“带货”,都会在二级市场掀起更大的波澜。“王一博上脚”“肖战同款”“吴亦凡代言”……成为“鞋圈”的“财富密码”。

陆皓介绍,“鞋贩子”有时会把平台挂出的低价鞋全部收购,再加价卖出,“其他人看到这双鞋最低价上去了,就会跟风买,有点像买股票、买期货。”他甚至加入了一个微信群,群里每天都有人分享市场动态和心得,讨论该去“冲”哪双鞋……

(四)

平台的出现,真正让每个人都兼具了买家和卖家的“双重身份”。

“今天嘴上骂着贩子,明天转头又去抽自己根本不喜欢的鞋,拿去卖钱。”在28岁的斌杰看来,自己的心态代表了不少人,这也是如今球鞋市场如此“繁荣”的原因之一。

斌杰是朋友们眼中的“鞋王”,他常在微信朋友圈里晒出新入手的球鞋,身边同事们则发现,他脚上的鞋常常是从没见他穿过的。

上班时间,他的穿着与单位其他同事并无二致,都是统一的制服,下班后,他则会换回休闲装和球鞋,“这样才感觉又做回了自己。”

斌杰至今还记得,上大学时第一次被室友拉去排队买球鞋时的场景。

“一双鞋原价1800块,买到了卖出去能卖8000块,这便宜谁不想捡啊。”起初,斌杰对球鞋并不感兴趣,只是有次偶然听室友说起,抱着挣点生活费的心态跟着室友“入了坑”。

为了买到这双限量版的球鞋,斌杰和室友提前一天傍晚就来到了南京东路上的耐克专卖店,此时的队伍已有十多人——这双鞋第二天上午9时才开始抽签发售,现场派发80个签,而鞋只有10双。所以,来得早并不保证能买到。

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通宵蹲守。冬夜的南京路,寒风吹彻,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都已熄灭,更显得冷清。有经验的老手们带来了大棉袄和小板凳,初来乍到的斌杰禁不住直打哆嗦,只能和室友轮番到附近通宵营业的麦当劳

休息取暖……满满“诚心”并未让他们获得幸运女神眷顾,打了一夜冷战,两人最终却是空手而回。

不过这次挫折没有让斌杰知难而退,反倒从此正式加入了倒卖球鞋的大军。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去排队购买限量球鞋,或是在网上“秒杀”抢购,通过网络论坛与其他球鞋爱好者们交易,每次可以赚到几百到上千元不等,这对大学生来说着实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他自己也越来越喜爱,并用赚来的钱买了不少球鞋,“反正也没有什么成本,抢到就是赚到。”不少同学都开始加入进来。

“散户”尚且如此,更不必说靠做球鞋生意挣钱吃饭的生意人们了。

为了尽可能多拿到抢手的球鞋,他们各有各的办法:有人雇佣赋闲的大爷大妈去实体店排队,有人与专卖店店员勾结直接“走后门”拿货,还有人甚至运用一些“外挂软件”参与线上“秒杀”或抽签……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这些专业的“鞋贩子”收走了市场大多数货源后,就掌握了定价权。

因此,倒卖球鞋牟利的人多了,真正喜欢球鞋的人想要买到心仪的鞋款,自然也就得多花钱了。

人人都恨“鞋贩子”,人人也都是“鞋贩子”。

(五)

有人欢喜有人愁。既然是生意,有赚就会有赔;既然像“炒股”,有涨就会有跌。

囤货还是出手,盈亏往往就悬于一线之间。原本高价的稀缺球鞋,由于品牌方突然增量发售,有可能就会导致价格“跳水”。作为“散户”,斌杰没少吃过亏:一款被称为“白斑马”的阿迪达斯球鞋由于限量发售,市场价一度飙上5000元,斌杰早期以3000多元的价格买入,本想囤货等着继续涨价赚一笔,不料却传出品牌方重新生产发售的消息,这款鞋的市场价很快跌至2000出头,再也没有涨起来……

这段时间,始料不及的“倒闭”,也让陆皓结结实实挨了一记重锤。

在球鞋爱好者的圈子里,将一款鞋市场价暴跌称为“倒闭”。近期的“新疆棉”事件,让消费者对耐克、阿迪达斯、彪马、匡威等不少外国运动品牌兴趣大减,球鞋价格也纷纷走低。

在球迷和球鞋爱好者聚集的体育论坛“虎扑”上,“运动装备”板块里热议的都围绕李宁、安踏体育、匹克、361度

等中国运动品牌展开,偶尔有些网友发帖咨询耐克球鞋,回帖中满是网友们的劝阻与讽刺。

以经营耐克和阿迪达斯球鞋为主的陆皓自然也受波及,屯了两仓库的鞋“砸”在手里:不卖吧,收不回本,卖了吧,卖一双亏一双。只能静待事态发展。

在消费者们用脚投票,下单国产品牌的同时,一些“鞋贩子”嗅到商机,趁机转战国产球鞋市场,部分鞋款的价格因此突然暴涨。

有网友发现,一双发售价格499元的休闲鞋,售价已涨至3699元。更有人发现,一双发售价1499元的球鞋,平台售价竟达48889元,涨了31倍,冲上了热搜。

(六)

事实上,涨价数十倍的鞋款原本就是一双发售于多年前的限量款,数量极为稀少,市场存有量不多,决定价格的也只有几个人。说白了,卖家想定多高的价格是自己的事,从销售记录来看,确实也是无人问津、有价无市罢了。

尽管整体涨幅并没有这一极端个例那么夸张,国产球鞋的普遍涨价确是事实。

因供求关系影响导致的正常价格涨跌可以理解,“炒鞋”盈利其实也无可厚非,但打着爱国旗号,利用消费者的爱国情怀,大肆投机敛财,显然不利于市场发展。

近几年,国产品牌凭借出色的设计和技术研发已经赢得了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青睐,现在更是他们进一步打响品牌的好机会。而“炒鞋”的出现,不仅导致球鞋爱好者买不到想要的球鞋,还会让国产品牌失去消费者的信任,无异于竭泽而渔,自断国产品牌升级之路。不管是监管部门,还是商家、平台,都应采取措施遏制这一做法。

对消费者们来说,支持国货、选择国货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在购买时还是应当理性,这样就能避免成为“韭菜”,那些扰乱市场秩序的无良“鞋贩子”们自然也就不会有市场了。

归根到底,鞋子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炒鞋”江湖揭秘:有人屯了两仓库鞋“砸”手里

极度涨奶的流浪狗不停围着车转 车主随狗前行后 了解到扎心真相!

西班牙Villalobos小镇的动物救援中心接到一个语气很焦急的电话,对方声称看到一条极度涨奶的狗不停地在路边徘徊,显得特别焦虑和无助。她估计这只狗妈妈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动物救援中心的工作人员很快便赶到了现场。 救援人员刚到目的地,狗妈妈就不停围着他们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