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多元提名名单出炉 今年的奥斯卡会改变好莱坞吗?

2015年,当届奥斯卡电影金像奖(The Academy
Awards,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的20个表演奖项提名全数给了白人演员,引发了一场公关危机,当时“#OscarsSoWhite(奥斯卡太白)”的话题标签在全世界疯传。

社交媒体的激烈反弹似乎令组织方好好地自省了一番。自那以后,奥斯卡对定位作出了调整,而今年的提名名单是历史上最多元的一次。

但是,提名归提名;毕竟,奥斯卡还是要以最终的获奖名单为准。

我们就来看看,假如最终评选的结果顺应潮流的话,今年的奥斯卡颁奖礼将会创造怎样的历史。

最佳导演

假如赵婷(Chloé Zhao)夺得这一项大奖,她将是历史上第一个获此殊荣的非白人女性。

这位如今长驻美国的华人导演凭借《浪迹天地》(Nomadland,《游牧人生》/《无依之地》)获得提名。电影讲述一名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失业的女性在美国西部各地游居的故事。

事实上,如果获奖,赵婷也是奥斯卡92年历史上第二位举起最佳导演小金人的女性。

第一位女性最佳导演是凭伊拉克战争电影《拆弹部队》(The Hurt Locker)获奖的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

还有好多个“最佳”……

最佳导演还不是赵婷唯一有望问鼎的奖项。

她获得的提名还有最佳电影、最佳改编剧本,以及最佳剪辑。

假如她赢下全部四个奖项,就将是第二个同一届捧得四座小金人的人,也是第一个达到这一成就的女性。

上一个单届获得四个奖项的人是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他在1954年创纪录地赢得四座奥斯卡金像——最佳纪录长片、最佳纪录短片、最佳动画短片和最佳双轴短片。

而赵婷的成就甚至可能比迪士尼更大,因为她获提名的是一些更重大的奖项。

最佳电影

赵婷不是今年唯一竞逐各项大奖的女性。

英国演员兼编剧埃默拉尔德·芬内尔(Emerald Fennell,艾美露·芬奈尔)凭《花样女子》(Promising Young
Woman)同时获提名最佳电影、最佳导演和最佳原创剧本奖——这部黑色喜剧讲述一名30岁医学院退学学生的复仇故事。

假如芬内尔赢得全部三项大奖,就将会是第一位夺下称得上是奥斯卡三个最重大幕后奖项的女性。

另一个可能创造历史的团队是《犹大与黑弥赛亚》(Judas and the Black
Messiah,《耶穌是我同伙》)的制片人沙卡·金(Shaka King)、查尔斯·金(Shaka King)和赖恩·库格勒(Ryan
Coogler)。

假如他们获奖,就将是第一个夺得最佳电影的全黑人制片团队。

最佳男主角

今年还是第一次有穆斯林演员获提名最佳男主角。

里兹·阿迈德(Riz Ahmed)凭《寂静的鼓手》(Sound of
Metal,《金属之声》)中的失聪重金属摇滚乐鼓手一角获得提名。

这并非是穆斯林演员第一次在奥斯卡创造历史。

2017年,马赫沙拉·阿里(Mahershala
Ali)凭《月光男孩》(Moonlight,《月亮喜欢蓝》)中的角色赢得最佳男配角奖。

两年后,他又再次凭着饰演《绿薄旅友》(Green Book,《幸福绿皮书》)中的1960年代演唱会钢琴师一角获得同一奖项。

但是直到今年,才有穆斯林演员获提名最佳男主角。

今年,里兹·阿迈德的竞争对手当中有他的英国同胞,同样可能因获奖而创下历史。

和历史上大多数最佳男主角获得者一样,安东尼·霍普金斯爵士(Sir Anthony
Hopkins)是白人。不过,83岁的他凭《爸爸可否不要老》(The
Father)中的表演获提名,如得奖他将会是史上最年长的最佳男主角。

八度失落?

与此同时,另一名老戏骨将不希望在今年的奥斯卡创下纪录。

美国演员葛伦·克罗斯(Glenn Close,格连·高丝)第八度获得奥斯卡演员奖提名。

但是过去七次提名,她最终都空手而回。

今年,她有可能打破自己保持的一个失望纪录,刷新提名而未获奖的女演员最高次数——同时还将追平由传奇演员彼得·奥图尔(Peter
O’Toole)保持的失落次数最多男演员纪录。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史上最多元提名名单出炉 今年的奥斯卡会改变好莱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