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订的是BioNTech打的是科兴 香港英籍男子遭遇“打错针”奇案 新冠疫苗:订的是BioNTech打的是科兴 香港英籍男子遭遇“打错针”奇案

新冠疫苗:订的是BioNTech打的是科兴 香港英籍男子遭遇“打错针”奇案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香港最先开始接种中国制科兴疫苗,其后加入上海复星—BioNTech的复必泰疫苗供市民选择。

香港开展2019冠状病毒(COVID-19)疫苗接种计划一个多月后,媒体披露一起打错针事件,原本预约接种德国制疫苗的一位英国籍男子遭接种中国制疫苗。

55岁的苏格兰人大卫·阿拉迪斯(David Allardice)患有白血病(血癌),他在两周前预约接种上海复星—BioNTech的复必泰(Comirnaty)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却走错地点,到提供科兴克尔来福(CoronaVac)灭活疫苗的接种中心来。

事件曝光之际,香港与澳门刚恢复接种复必泰疫苗。香港特区政府向媒体证实确有此事,并为此致歉,但强调科兴疫苗是经事主同意才注射。

世界各地医学专家对于能否混合施打不同技术制造的新冠病毒疫苗仍有分歧。阿拉迪斯表示,他目前仍未决定是否继续接种第二针克尔来福疫苗,还是重新接种复必泰疫苗。

  • 为什么要研究新冠混合疫苗?
  • 香港能否通过“诱因”为新冠疫苗接种提速
  • 从香港到日本,亚洲多地新冠疫苗接种为何进展缓慢
  • 中国科兴疫苗 你可能想知道的四个问题
  • 在疫情最严重的美国,民众选择新冠疫苗的标准

港府自2月底开展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先后推出科兴与上海复星—BioNTech疫苗供市民选择。其中,自3月10日起提供的上海复星—BioNTech复必泰疫苗,即英国、欧洲等地所采用的辉瑞—BioNTech复必泰疫苗,两者均生产自德国BioNTech工厂。

3月24日,港府接获复星公司通知,供应香港与澳门的部分疫苗有“包装瑕疵”,港澳特区政府同时叫停接种复必泰疫苗。在BioNTech运来新一批疫苗替换后,港澳两地于星期一(4月5日)恢复让市民接种复必泰。

视频加注文字,

德国BioNTech对外展示新冠疫苗的制作过程。

全球疫苗接种进展实时动态图

  • 全球各地接种进展动态追踪

新冠疫苗“打错针”事件是如何发生?

图像来源,China News Service

图像加注文字,

港府目前设有29个社区疫苗接种中心,其中20个由民营机构承办。

港府自2月26日起提供新冠疫苗接种,最初主要针对60岁以上人士等优先接种,而年满70岁接种者可由最多两人陪同到社区疫苗接种中心,陪同者也可以同时接种疫苗。

阿拉迪斯对英文《南华早报》表示,他在3月18日傍晚与一名70多岁友人一同到九龙观塘的接种点。他们原定要到提供复必泰疫苗的晓光街体育馆接种中心,却跑错地方,来到约3公里外,提供克尔来福疫苗的九龙湾体育馆接种中心。

阿拉迪斯说,他与友人出示香港身份证之后就获准进入接种中心。他说:“我不记得有任何人核查过我有没有预约。这一点都不明显。要是他们有核查的话,就会知道我们没有预约来九龙湾。”

阿拉迪斯说:“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人跟我说’你来错地方了’或者是’你打错疫苗了’。就像是该有的(防错)系统没有存在似的。”

阿拉迪斯获发注明接种了克尔来福疫苗的接种纪录,但他说因为证书没有标明厂商是科兴,因而没能马上察觉有异,直到接获政府手机短信提示他“爽约”,才发觉“打错针”。

图像来源,China News Service

图像加注文字,

事主阿拉迪斯批评接种中心职员没有仔细核对其预约纪录。

香港特区政府向香港媒体承认此事,称事发接待处职员没能识别事主的电话预约短讯上标示了不同的接种中心名字。但政府发言人强调,接种者会获发科兴疫苗资料,注射前医护人员也会再次征求接种者同意。

香港媒体引述发言人称:“虽然疫苗是经接种者同意才注射,但对事件感到抱歉。”

九龙湾体育馆接种中心是其中一家外包民间医疗机构运营的接种中心。运营商中卓医务对《明报》称,确认接种者身分和手机预约短信程序由特区政府负责,接种者接受注射前须观看短片和签署同意书,两者均有疫苗资讯。

阿拉迪斯向《南华早报》承认自己要负部分责任,但他强调自己是在不知情下表示同意。他已经向特区政府有关部门投诉。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

复必泰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已在世界多国开展接种。

担任港府专家顾问的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星期一称,他“很相信”这是个别事件。

袁国勇说:“我看过许多这些疫苗中心,他们的物流、工作流程都做得很严谨……我觉得香港整个疫苗接种计划做得很有素质,我不那么担心这种事情会发生得太多。也许有些员工需要多点培训,更高的警觉性,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除公立医院接种点与指定私营诊所外,港府目前设有29个社区疫苗接种中心。《苹果日报》指出,其中20个由民营机构承办,中心人手招募由承包商自行负责,但特区政府的“邀请文件”中没有提及一旦出现问题,当局能否向承包商追讨或解约等。

港府将从星期三(7日)起提供2000个疫苗中心行政管理职位于旅游从业员申请,以纾缓疫情导致旅游业停摆带来的生计问题。《苹果日报》引述香港医院药剂师学会会长崔俊明说,经过这次“打错针”事故,承办商应慎选人才。

  • 新冠疫苗副作用:BBC记者亲身体验 探究科学原因
  • 新冠疫情大流行一年:我们学会的八件事
  • 新冠疫苗:“一针还是两针”重要问题的科学解答
  • 新冠疫苗群体接种不可或缺的一个要素:注射器
  • 普通感冒病毒为何可以“赶走”新冠病毒
  • 新冠疫情与日常健康 补充维生素D有哪些好处
  • 新冠疫情为何没有催生婴儿潮
  • 全球最新疫情数据一览
  • 新型冠状病毒专题报道

“打错针”事主能重新接种他选择的疫苗吗?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接受化疗会导致新冠疫苗效力在癌症病人身上降低。

阿拉迪斯说,他本来盼望接种新冠疫苗能替他从血癌手中夺回一点点生命自主权,待国际旅游恢复之后尽快返乡。他事前跟主治医生详谈之后才决定选择接种复必泰疫苗,理由是其有效率比科兴克尔来福疫苗要高。

辉瑞4月1日发布第三期临床试验跟进研究数据,声称复必泰疫苗有效率达91.3%;克尔来福在土耳其的临床试验得出91.25%的有效率,但巴西的临床试验有效率只有50.4%。

阿拉迪斯说:“当你在接受化疗,(疫苗的)有效率就会降低,白血病本身也会导致效用降低。在双重减效之下,(克尔来福的效用)本来就很低,我不会受到多少保障。这是我所担心的。”

全球目前已投入紧急接种的新冠疫苗多数须接种两针,阿拉迪斯的主治医生得知“打错针”事件后,建议他不要继续接种第二针克尔来福疫苗。他说自己目前仍未决定第二针疫苗如何处理,但要是完成接种疫苗是重启国际旅游的条件之一,他会考虑接受第二针克尔来福疫苗注射。

港府发言人则表示,将跟进阿拉迪斯接种第二针科兴疫苗的安排。

  • “柏林病人”:从治疗白血病到成为全球首例艾滋病治愈者
  • 新冠疫情:一位血癌患者出湖北求医的故事
  • 英国新免疫细胞疗法有望“通杀”癌症
  • 婴儿时期“太干净”可能“导致”儿童白血病
视频加注文字,

我们可以信任科兴及国药疫苗吗?

对此,港大袁国勇教授评论说,目前“混打”疫苗的临床数据不足,要是阿拉迪斯决定“混打”疫苗,可能最终须接种第三针。

袁国勇教授对香港媒体说:“当你(人体内)有一点点抗体出现,但又不是那么多,可能会出现blocking antibody(封闭抗体)的情况,要是转打核酸疫苗,效果未必那么好。所以这需要他的医生来看清楚他的长期病患到底对疫苗反应有何影响,同时可能真要检查他的血清抗体,看打完针之后的反应如何,然后再决定,也许不止打两针,打三针也说不定。”

港大一支研究团队自3月底开始招募志愿者参与混合接种复必泰与克尔来福疫苗的临床试验。袁国勇预料不会有接种者出现不良反应,但对免疫反应的好处仍不清楚。

英国于年初传出政府允许“混打”复必泰与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 AZD1222疫苗,引起争议。英国在2月初也宣布开展正式的“混打”临床试验。

跳过 YouTube 帖子, 1
视频加注文字,告知:第三方内容可能包含广告

结尾 YouTube 帖子, 1

香港新冠疫苗接种进展如何?

据特区政府公布数据,截至4月4日,全港已接种55.61万剂新冠疫苗;47.89万人已接种第一针,68%接种科兴疫苗,32%接种上海复星—BioNTech疫苗;7.72万人已接种第二针,99%接种科兴疫苗,1%接种上海复星—BioNTech疫苗。

据香港政府统计处推算,2020年底香港人口约750万人。这意味着已接种两针疫苗的人口比例只有0.01%。

同样截至4月4日,香港媒体共统计到12人在接种科兴疫苗之后死亡,2人接种上海复星—BioNTech疫苗之后死亡。这些病例具体死因或尚待厘清,或已被港府新冠疫苗临床事件评估专家委员会排除死因与接种疫苗有因果关系。

图像来源,NurPhoto /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连同林郑月娥本人在内,香港接种两针新冠疫苗比率只有0.01%。

中国官方新华社4月3日刊发对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专访,林郑月娥把疫苗接种意愿偏低归咎于政治环境。

新华社报道称:“‘其实有一段时间很困难。’林郑月娥解释说,疫情刚开始时‘黑暴’还在肆虐,一些检疫设施受到破坏,加上经历了严重的社会冲突,部分香港市民对特区政府信心也不足,‘你要他打针他不打,你要他检疫他不去’。”

林郑月娥说,“现在疫苗接种率还不太理想,还需要大量教育宣传”。“积极性没有上来,有的是因为担心,有些传媒的报道也产生了一些误导”,“但不打疫苗,是没有能力完全控制疫情的”。

港府疫苗可预防疾病科学委员会主席,香港大学医学院儿童及青少年科学系讲座教授刘宇隆周末在香港电台节目中呼吁,要透过公开疫苗资讯、涉及接种过程发生的不良事件,向公众说明,澄清死亡个案并没有和疫苗有直接因果关系,以避免以讹传讹,增加大众接种的诱因。

不过,刘宇隆教授强调,要坚守自由接种疫苗、自由选择疫苗的原则,让市民自行理性选择。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新冠疫苗:订的是BioNTech打的是科兴 香港英籍男子遭遇“打错针”奇案 新冠疫苗:订的是BioNTech打的是科兴 香港英籍男子遭遇“打错针”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