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恩:与吴祖光结婚五年无合影,离婚送相机却被卖掉,晚年终释怀

吕恩:与吴祖光结婚五年无合影,离婚送相机却被卖掉,晚年终释怀

吕恩

1946年,吕恩与吴祖光在上海梅龙饭店举办了结婚,与他人的隆重婚礼不同,这两人的婚礼显得十分仓促,从确定婚礼到完婚不过短短三四天的时间。

或许,这也在冥冥之中暗示着,他们婚后的生活将十分短暂。一切恰逢其时,他们只是在合适的时机里,成为了对方一个合适的人生过客。

就像是两个还没有完全契合的人,突然被硬塞到了一起,他们的婚姻没有卿卿我我,两人的生活并没有因此交融,反而是突出了各种矛盾与冲突。

短短五年后,吕恩就与吴祖光离婚了。他们的婚姻,开始得匆忙,结束得体面,也算是这对才子佳人,得到了一个不那么难堪的结局。

吴祖光

只是离婚之时,吕恩觉得吴祖光还要当导演,于是送了一台相机给他。吕恩是个爱美的人,她时髦而感性,但与吴祖光结婚多年,两人却没有拍过一张照片。这台相机或许是吕恩在某种程度上对自己的一种宽慰吧。

可令吕恩难以释怀的是,吴祖光在另娶娇妻时,竟然为了筹钱结婚而把相机给卖了。为此,她郁结在心,难受多年。

当时,她心里郁闷,但又不好说些什么。思来想去想不通,然后去找了她的好友郁风。

郁风让她不必为这事难受:“既然给他了,那他爱怎么着,就这么着”。吕恩听了也觉得有道理,既然她都已经送给别人了,怎么还能管别人怎么用呢?

吕恩舞台剧照

之后的几十年光景里,连吕恩本人都觉得自己已经与这件事和解。直到多年后,吴祖光向她提出合影的邀请,吕恩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来,她其实一直无法释怀。

说起两人的相遇,也不知是际遇还是偶然。他们本该没有交集,却偏偏因为吴祖光的热情好客而见了面。

吴祖光当时是重庆一个学校校长的秘书,同时兼任学校的国语老师。当时,吴祖光的电影《凤凰城》的上演大获成功。吴祖光高兴之余便宴请宾客。在被邀请的人中,就有吕恩,这是两人的缘起。

吕恩舞台剧照

吕恩当时感到很奇怪,因为她和吴祖光并不认识,而且吴祖光当时是有才能有身份的人,吕恩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学生。她实在想不到吴祖光邀请她的理由。

但秉持着对老师的尊重,吕恩还是赴约了。

宴后,吕恩找了个机会,询问吴祖光为什么会邀请自己出席,只是吴祖光的回答直白又大胆,让她十分意外:“我喜欢你”。

那时吕恩还以为,这大抵只是吴祖光喝多了酒,开的一句玩笑,并未当真。之后两人依然过着各自上课,各自授课的生活,没有多余的交集。

吕恩(右一)与张大千等人合影

直到吕恩毕业后,进入中央青年剧社做了职业演员,而吴祖光此时也已经离开学校,在这个剧社担任编导的职位。至此,两个人的关系从师生变成同事,慢慢地也就有了交集和联系。

此后,二人在剧社合作了一部话剧:《牛郎与织女》,这次合作拉近了他们的距离。话剧拍摄完成后,吕恩回到重庆,吴祖光留了下来。

虽然相隔两地,但他们一直有互通书信,两人相互吸引,不久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值得一提的是,在结婚后,两人因为生活的原因,也依靠书信来传达信息。

吕恩

可能是吕恩的爱意太不明显,又或者他们两个之间,本就是敬重大于爱慕,当时的吕恩对吴祖光的爱意并不怎么浓厚。即便是吴祖光在给她写信的同时,也给其他人写信表达爱意,吕恩也没有多大的反应。

吴祖光写信的对象是跟吕恩同住的秦怡,秦怡生得很好看,落落大方,有人写情书也正常。但是吴祖光做这件事却让人费解,因为他做这事不为别的,只是想要试探吕恩对他的爱意。

对此他曾解释说:“要是吕恩嫉妒,她就有爱我的意思了。”

吕恩

可惜的是,吕恩非但不嫉妒,她还没有任何的感觉。这让吴祖光有些失落,但两人的情感依然这样持续保持着,直到他们结婚。

结婚前,吴祖光连夜到吕家,与吕恩的母亲长谈,就此敲定了两人的婚事。短短三天后,两人就举行了婚礼。

婚礼上来了不少人,都是当时的文艺界名人,很是热闹,吴祖光和吕恩远在重庆的朋友都前来祝贺。

只是吕恩却没有来得及拍张结婚照,她虽没有说,但从离婚后她送给吴祖光照相机这件事来看,她其实有着自己都没发觉的遗憾。

秦怡

早在婚礼之前,吕恩就已经与吴祖光同居了,但是她没有想过结婚的事,这次婚礼的匆忙举办,还涉及到吕恩的表哥。

当时,吕恩的表哥被派遣到印度工作,远在异乡的他经常与吕恩互通书信,以此寄托自己的孤苦无依之情。他的表哥本来是有一桩婚姻,但是被他反悔了。

被抛弃的女方知道了有人与他时常书信来往,一打听就知道了吕恩,便把吕恩当作了自己的情敌。此事一来二去传到了吕恩和母亲的耳里,吕恩异常地生气,但又没有什么好的对策。

吕恩舞台剧照

正是这时,吴祖光连夜去面见了吕恩母亲,提出了想要与吕恩结婚的想法。当时,吴祖光已经颇具社会地位和才华,相貌也生得好。吕恩母亲与他长谈一番,觉得他是个可以托付之人,便答应了他与吕恩的婚事。

只是两人的婚姻,却使他们的矛盾日渐显露出来。吴祖光比吕恩大了三四岁,他们的生活方式异常迥异:一人早起,一人晚归。他们只能靠写信来告诉对方自己的去向。

在之前,他们的书信来往是一种情调与浪漫,但结婚后,他们的书信来往,却让他们本就难以磨合的生活越加分裂。

吕恩舞台剧照

当时,上海有个地方叫“二流堂”,是各大名人泼墨挥洒、肆意吟诵的地方。吕恩和吴祖光在这里认识了许多文人墨客,只是“二流堂”之外,他们两个却没有多少相似之处。

吕恩喜欢热闹繁华的地方,她每日在舞池与人跳舞,好不快乐。而吴祖光则与她全然不同,他热爱戏剧创作,喜欢有浓厚文艺气息的地方,于是经常去梨园之类的地方听曲。

当时的社会环境对戏剧这种东西来说,有着更好的发展环境。吴祖光作为戏剧创作者,自然也在事业上蒸蒸日上。这样,吕恩和吴祖光不只生活差距拉大了,就连心理上,吕恩也有些不太平衡了。

吴祖光书法

因为她的性格一直如此,倔强而又好强,她有着自己的思想和坚守。有一次,吕恩因为演出过度劳累得了病,被困在自贡。因为剧组没钱发工资,只管吃饭,吕恩得病了也只能自己在屋里静养。

那时正值吴祖光的《少年游》和《牛郎织女》在重庆上映,他赚了不少钱。

于是吴祖光坐车来看望吕恩,跟她说:“有病得治。我们离开吧,我现在有钱了。”吕恩却倔强地说:“我不能花你的钱。”于是,两人就留在自贡,并在剧团里一同出演了《戏剧春秋》,然后拿着演出赚的钱去治了病。

吴祖光

与吴祖光结婚后,别人对她的称呼就从吕恩变为了“吴太太”,这本身就令她不快,她不希望她是别人的附属品,也不希望别人认为她的事业全靠吴祖光,因此吕恩一直希望别人称呼她的本名,而不是吴太太。

就是这样,结婚后的两人便日渐走远了。他们也不是没想过磨合,只是一切过后,他们都清楚地知道,他们两个无法携手白头,只能充当对方生命中一个过客。

那时,吕恩曾跟着吴祖光一起去梨园看戏,只是看戏看到一半,她却睡着了。而吴祖光也跟着吕恩去过她跳舞的地方,可是他却无法加入他们,只能在旁边看着,无所适从。吕恩却与这些人一起跳舞,满是欢声笑语。

晚年吴祖光

他们当初被对方的人格和魅力吸引,如今也因为这些而分开。吕恩和吴祖光的婚姻只维系了五年,五年后,他们保持着对各自的尊重和理解离婚了。

离婚时,吴祖光的生活过得比较拮据,吕恩想着他还要去当导演,于是送给了他一台相机,是一台新买的相机。

她对吴祖光说:“你是当导演的,回去后拍戏采景用”,除了相机,吕恩还把抵押房子得来的钱,都给了吴祖光。

他们两个人虽然离婚了,但都对对方还有着尊重和理解。或许,他们本来就只适合做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的朋友。

吴祖光第二个妻子——齐白石的弟子新凤霞

吕恩和吴祖光结婚时有无数人祝福,离婚时,也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当时那些大师名媛离婚后大多闹得鸡飞狗跳,只有吕恩和吴祖光,他们离婚时,恬淡从容。

两人离婚后,吕恩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她与胡亦祥携手白头,而吴祖光也跟新凤霞结婚。

这时,吴祖光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有钱了,他甚至只能卖掉吕恩送给自己的相机来筹办婚礼。这对于他虽然是不得已的举动,但对于吕恩来说,却是难以理解,哽咽在心。

吴祖光与新凤霞

时光荏苒,1998年,“二流堂”主人唐瑜举办88岁寿宴,吕恩与吴祖光也在这场宴会中重逢。

此时,距他们离婚已经过去几十年,但他们至今从未有过一张合影。这对于吕恩这样一个时髦的人来说,终究是一个女孩的遗憾。

两人再见时,吴祖光的妻子新凤霞已经离世,而他也患了老年痴呆症。时移世易,如今的他们早已不复之前的风采,曾经健谈的人现在连话也说不利索了。

宴会过后,唐瑜的夫人对吕恩说:“吴祖光要和你照张相。”

吕恩一下愣住了,自他们结婚到离婚,再到如今,几十年以来,照相这件事一直哽在她的心头。

晚年的吕恩

当时她曾找郁风开导,此后便把这件事深藏在心底,连自己也不曾察觉。直到现在吴祖光要与她拍张照,吕恩才知,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释怀。

吴祖光或许也知道,不然不会在多年后,即便说话困难,也让人传达他要与吕恩拍张照的消息。

吕恩后来回忆道:“饭后,唐瑜的夫人叫我说:吴祖光要和你拍张照。我当时愣了一下。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他当时不怎么说话,只吃饭。就这样他拉着我的手和他拍了一张相。”

她还说:“吴祖光对我还是有感情的。”

晚年吴祖光与新凤霞

这段无法走到最后的情爱,就这样揉在了这短短的一句话里。

这次宴会后五年,吴祖光就去世了,这第一张合照,也成为了他们的最后一张。

至此,这段才子佳人的故事宣告结束,在这段感情中,他们或许都有自己的遗憾,都有自己的不舍,但两个人都清楚,他们无法一起走到生命最后,因为这世上有许多人,都只会成为他人生命中的过客,虽相识相知却无缘相守。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吕恩:与吴祖光结婚五年无合影,离婚送相机却被卖掉,晚年终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