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水患导致保险索赔量暴增!周末送件量超过5000件!

  • 新闻

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么多会用两条腿走路的狗?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么多会用两条腿走路的狗?

澳洲保险理事会(Insurance Council of Australia)公布,在悉尼及新州降下暴雨导致严重洪灾后,保险公司光是周末就已收到超过5000件索赔,这将会是一场保险灾难。

毕马威(KPMG)合伙人Scott Guse表示,极端气候可能会推高保费,并增加保险业的游说力度,以增加防洪的基础建设,包括加高Warragamba大坝的墙面。

ICA的声明是为了加速处理受新州洪灾影响的投保人所送出的赔付申请。与此同时,昆州东南部也正在观察该州是否应跟进类似的作法。

持有NRMA及CGU等多家保险品牌的澳洲保险集团(IAG)报告称,截至周一下午,该集团已经收到2800多件索赔,但也表示目前要精准计算洪灾及风暴的成本还为之过早。

该集团的事件最高自留额(违反再保险可能发生的最高赔付金额)首次为1.69亿澳元,二次事件为1.35亿澳元。

IGA首席执行官Nick Hawkins表示,一旦状况安全,将尽快安排财产评估团进入受影响的地区。

Hawkins表示:「我们现在拥有更多资源帮助我们的客户重新站起来,我们鼓励客户与我们联系,并尽快提出索赔,以便我们可以立即组织援助。」

这个消息导致IAG周一股价下跌2.26%至4.75澳元;QBE股价下跌2.97%至9.49澳元;Suncorp下滑2.07%至9.92澳元。

White Funds Management执行董事Angus Gluskie表示,保险公司的股价适度下跌显示市场认为保险公司所受到的财务冲击是可以被控制的。

「目前,这种灾难型的事件仍是在正常的赔付范围内,但他们可能需要利用再保险。」Gluskie说。

持有AAMI及GIO等保险品牌的昆州保险公司Suncorp表示,截至周一早上,该公司已经收到1300份左右的索赔,并预计未来几天索赔量将增加。该集团的自然灾害备付金为9.5亿澳元,截至2月28日已使用6.43亿澳元。

QBE发言人也鼓励客户尽快提出索赔。「QBE已经开始动员灾后复原网络,我们已经准备好帮助所有受影响的客户。」她说。

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师Nathan Zaia表示,洪水所带来的索赔量可能超过2020年的林火,因为本次的洪灾所影响的是人口密集的地区。

根据ICA的数据,2020年的森林大火导致约38,181件索赔,赔偿总额约23.2亿澳元;2019年11月昆州东南部冰雹灾害收到28,642件索赔,赔付金额4.51亿澳元。

此外,2020年1月维州、澳洲首都领地、新州和昆州各地的冰雹灾害导致124,693件索赔,金额为高达15亿澳元。2011年昆州洪灾收到多达38,460件索赔,赔付金额也同样为15亿澳元。

全球评级机构标普(S&P)表示,澳大利亚保险公司在处理洪灾索赔方面准备充分,再保险的保护使得大型保险公司避免受到大型损失。

Guse表示,单一事件不会造成再保险大幅跃增,但鉴于风暴和洪水是赔偿金额较昂贵的自然灾害之一,导致保险公司的整体成本出现上升趋势。

「洪水一旦进入屋内,就得翻开所有电器、地板、墙面、地毯,还会毁坏地基。」他说,「下冰雹的时候通常只影响屋顶,但洪水有时是影响整个房子。水灾的赔偿是十分昂贵的。」

Guse也表示,保险公司将在此次事件后更新水灾地图,并利用这份地图决定保单定价。「如果你在泛洪区,毫无意外明年你的保费将调涨。」

2011年布里斯班水灾有成千上万的人没有获得适当的保障,Guse表示,「洪水」的定义往往过于制式,导致许多人无法获得赔付。

IAG的理赔主管Luke Gallaghe表示,2011年以来发生了很多事,包括简化保单措辞,并表示每件索赔都会进行个案评估。

Warragamba大坝每年释放约450千兆升的水,仅略少于悉尼港(Sydney Harbour)预估的500兆升。

Guse表示,目前还不清楚政府是否会提早泄洪,但保险公司很可能会加大游说力度,以提升防洪策略。

「整个保险业都是着重事前预防而不是事后补救。」

IAG的Gallagher表示,在讨论Warragamba水坝墙面是否该加高的同时,应把原住民文化遗产的保护纳入考虑。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新州水患导致保险索赔量暴增!周末送件量超过5000件!

中国各省人的血统来源:你是谁的后裔

1.河北、京津:多为中原汉族与契丹、女真人混血后裔。明代朱棣曾从安徽调遣数万士兵驻守天津卫,因而天津大部分居民又糅合了安徽人血统。 2.东北:多为齐鲁汉族与鲜卑、室韦、契丹、女真混血后裔,其中东北的朝鲜族人有高丽血统、满族为女真人后裔、达斡尔族为契丹族直系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