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急用钱重开珠峰攀登,限制登山者拍照却是“掩耳盗铃”

尼泊尔急用钱重开珠峰攀登,限制登山者拍照却是“掩耳盗铃”

2019年,尼泊尔因大量发放登山证,导致珠峰拥堵。

疫情影响,在尼泊尔进行的珠峰攀登活动几乎停滞了一整年。但如今,珠峰周围的气氛再次火热起来。

据CNN等媒体近日报道,将有超过300名登山者于今年4月来到尼泊尔进行珠峰南坡攀登,由此拉开尼泊尔登山业复苏的序幕。

去年因为疫情而导致的登山业停摆,对于尼泊尔经济的打击相当严重——不仅政府失去了大量收入,众多产业相关人员的生活也因此陷入困难。

疫情过后,尼泊尔政府也准备出台多项措施来提升本国登山产业的形象,比如发放从业者资格证,限制登山者拍照等,但这些措施,也引发了一定的争议。尼泊尔急用钱重开珠峰攀登,限制登山者拍照却是“掩耳盗铃”不能登山,他们都失业

全世界最高的14座山峰当中,有8座位于或部分位于尼泊尔境内,其中就包括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

对于尼泊尔整个国家来说,旅游业尤其是登山产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在2019年仅珠峰攀登一项,就为尼泊尔经济贡献了3亿美元

按照尼泊尔官方开出的价格表,外国登山者想要攀登珠峰,春季登山季每人需要缴纳11000美元才能获得许可证(尼泊尔本地登山者则只需700美元),因此而带动的后勤保障及旅游食宿收入,也养活了一大批相关从业者。

但也正因为如此,当疫情导致国际旅行停摆之时,尼泊尔所受到的打击也尤其巨大。

据尼泊尔登山协会统计,在尼泊尔有多达100万人口直接或间接依赖于旅游业的收入,而其中高达80%的人群,依赖的是登山及山区旅游业。

2019年,仅仅是攀登珠峰就制造了54000个工作岗位,包括向导、搬运工、厨师等。

当2020年登山产业因为疫情停摆后,许多人因此而失业,损失了自己一年中大部分收入的来源,不得不依靠存款过活,或者暂时从事农业劳作谋生。

不难想象,尼泊尔对于重启登山产业有多么渴望。事实上,早在去年7月底,尼泊尔官员就曾宣布会在当年秋季开放登山,然而由于仍然没有结束的国际旅行限制以及西方疫情的凶猛,去到尼泊尔登山的人仍然寥寥。

如果今年4月能如预期那般迎来超过300人的登山客,尼泊尔的登山产业才算是正式开始了“复工”。珠峰的春季登山季一般从四月初持续到五月末,仅仅是许可费一项就可以收入约400万美元。尼泊尔急用钱重开珠峰攀登,限制登山者拍照却是“掩耳盗铃”

尼泊尔还曾举办珠峰马拉松赛。

推出资格证制度,增加潜在收入

在因为疫情而不得不忍受萧条的这段时间里,尼泊尔政府也在思考进一步提升本国登山产业的想法。

新推出的登山从业者资格证制度,就是如今所开始实行的新措施之一。

据外媒报道,随着2021年新的登山季到来,尼泊尔登山协会开始推广由尼泊尔政府颁发的登山从业者资格证,资格证分为黑色、蓝色、红色三种类型,需要具备相应的从业经验并通过培训考核才能获得。

其中持有黑色资格证的人员,可以在高海拔地区从事如厨师、后勤人员等工作;持蓝色证书者则可以担当登山者的后勤保障人员;只有持红色证书者,才能够担当登山团队的主管向导,带领团队登山。

这一新的资格证体系,是尼泊尔官方希望让登山产业更加规范化的一个手段——此前,尼泊尔只有70名拥有国际登山向导联盟认证的向导,其他的向导则没有一个相对正式的水平评判标准。

这导致了尼泊尔本地的向导水平鱼龙混杂,也降低了尼泊尔向导在国际登山客心目中的信任度——许多愿意花高价的登山团队,都更倾向于自带向导,而不是在尼泊尔本地招募向导人员。

如今尼泊尔推出本国的登山从业者资格证后,更加方便登山客挑选和聘用高水平的尼泊尔本地向导,也变相增加了其登山产业的潜在收入。尼泊尔急用钱重开珠峰攀登,限制登山者拍照却是“掩耳盗铃”

2019年,尼泊尔的珠峰攀登导致至少11人死亡。

限制登山者拍照?维护“形象”惹争议

对于推出登山从业者资格证书这一措施,尼泊尔国内的登山产业相关人士基本都表达了支持的态度。然而另一项新规,则引发了不少的争议。

尼泊尔政府提出,将禁止登山者在登山过程中,未经允许拍摄其他人的照片。外界分析称,这一新规的出台或许是尼泊尔政府希望维护本国登山产业的“形象”。

2019年,尼泊尔在春季登山季发放了史上最多的381张珠峰登山许可证,结果导致攀登珠峰的路线人满为患,许多登山者不得不在海拔8000米左右的地方排上几个小时的长队。

最终,当年尼泊尔的珠峰攀登导致至少11人死亡,有登山者指责称,登山人数太多造成的“堵车”是重要原因。

彼时,就有登山者拍下了珠峰攀登路上“摩肩接踵”的照片,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巨大关注。此番尼泊尔政府出台的限制登山者拍照的新规,被一些业内人士批评为“掩耳盗铃”。

经验丰富的向导维尔诺瓦吉就在接受《户外》杂志采访时表示,这一新规并不具备可操作性,“由于攀登人数多,经常会在拍照时照片中出现其他人,向所有进入照片的人征询拍照许可并不现实。”

与此同时,官方也很难去监控登山者是否违规。曾四次在尼泊尔一侧珠峰登顶的登山者埃尔内特认为,就连“要求登山者必须带走所有垃圾”这样的出台了许久的规定,时至今日也很难得到监控和强制执行,遑论限制登山者拿出手机拍照。

事实上,想要让登珠峰人满为患的画面消失,尼泊尔政府最好的办法就是限制登山人数。

据BBC报道,早在2019年8月,尼泊尔政府中就有人提议,今后只有攀登过尼泊尔境内海拔6500米以上的山峰的有经验登山者才能攀登珠峰;还有人提出,建议报名攀登珠峰的费用提升到每人至少3.5万美元。

然而两年之后时过境迁,对于遭遇疫情意外打击的尼泊尔登山产业来说,限制来客人数已经不是当下的难题,招徕登山客回归才是第一要务。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尼泊尔急用钱重开珠峰攀登,限制登山者拍照却是“掩耳盗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