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网红买基金的年轻人:人还在,钱没了

” 过了个年,人还在,钱没了。”

21 岁的小彤对着满屏的绿色说出自己的无奈。

小彤是在去年基金火热的时候入场的,最开始赚到了一些钱,但过年放假回来之后,自己的基金每天都在跌,不仅盈利没了,本金也已经开始亏损。

春节后持续下跌的行情给基金热泼了一盆冷水。盲目跟投的年轻人受到了第一波打击,基金话题下一片哀嚎—— ” 给老子钱,我不玩了
“”原本以为是额外收入,没想到成为了每天最大的支出“。

Wind 数据显示,全市场超过 2000 只基金,在 2 月 18 日至 2 月 26 日期间,净值跌幅超过 10%,超 500
只基金同期净值跌幅超 15%,有的跌幅甚至超过 20%。

而那些活跃在各个社区、缺乏资质的 ” 野生基金大神 “,也在持续下跌的行情中露出了真面目。做基金实操展示的 UP
主 ” 蛋黄哥 – 千万基金实投 ” 的视频标题,从年初的《赚爆,冠军基一年涨 183%》,变成了现在的《25 岁最惨 UP
主》《血亏 117 万》等。

很多基金小白也发现,自己追随的 UP 主根本不懂基金涨跌的逻辑,只是前两年凭着运气好,跟着市场赚到了钱。

盲目入场的年轻人

基金在 2020 年频繁登上热搜,成为全民话题,年轻人的入场功不可没。根据支付宝发布的《中国家庭理财趋势报告》,2020
年的新增基民中,有一半以上是 90 后。

与股票相比,基金有相对较低的门槛,无需开户、有基金经理把关、没有初入金额限制,这让许多年轻人把自己的小金库贡献出来,希望自己能
” 早理财,早发财 “。

现实情况是,大多数年轻人缺乏理财知识,此时,各平台的基金入门教程,就成为他们了解理财知识的主要渠道。

在 B 站、小红书等平台搜索 ” 基金 “,热度排名靠前的视频中,” 新手 “” 小白 “” 入门 ”
等关键词频频出现。

作为一张白纸,基金小白们很容易无条件相信博主,以至于头脑一热把钱投进去。这里面有人梭哈了自己的压岁钱,有人放进了自己的生活费,也有人借钱买基金。

另一方面,大多数情况下,有些基金博主本身也是小白,在没有资质和经验的情况下,就自称行家。

UP 主 ” 二狗学长好 ” 是一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去年更新的视频还是实习
VLOG,今年已经是操作几十万流水的 ” 基金行家 “。

他的第一个有关基金的视频是《大学生理财赚
20W,预测这只是个开始》,视频中干货内容不多,甚至都没有任何基金实操界面、数据分析,只是靠口述就足以让急于入门的 ” 小白们 ”
心动,误认为自己也能成为年入几十万的大佬。

” 千万基金实投 “” 一年收益 20 万 “,B 站的 95 后基金 UP
主轻描淡写地讲述自己的流水,在他们身上,几十上百万的亏损盈利仿佛只是一个数字。

实际上,这些大额投资并不能给小散户带来可行的投资建议,很多小白在看了一圈之后,只搞明白几个专业术语,就觉得自己懂了。

” 大学生也该玩玩理财了,不然感觉有点窝囊。” 大山研究了 20 几天后,投入了自己 5000
余元的存款。而他所谓的研究,就是偶尔在 B 站翻翻视频,看到感兴趣的就点进去了解一下。

UP 主小魏 huhu 在买了基金很久之后,才知道买基金有开市关市时间,” 以往我都是想什么时候买就什么时候买,后来才知道要在
3 点之前才能买到当天预估的价格 “。而这时候,她已经跟着那些所谓的基金博主 ” 学习 ” 挺长时间了。

而且,基金小白很容易在上涨的行情中,盲目追加投资。

小彤今年刚刚 21 岁,去年在室友的建议下买了一笔基金。当问及如何选基金时,她表示完全凭直觉,”
看哪个顺眼选哪个,我研究不透这个。”

最开始她只是拿几百块试水,在行情好的时候,基金不断上涨,小彤也不断加码,如今已经加到 2000
元。而过年之后,基金却在一直亏损,” 本来已经赚了 400 块,现在全亏完了,还倒贴了。” 小彤说。

在连续亏损后,小彤每天都带着期待又担心的心情打开软件,看一眼基金的情况。但不管怎么跌,小彤都坚决不退出,”
就不退,我就不信它不涨。” 这种自信不是对基金走势的把握,更多是一种赌气,” 我都亏了肯定不能退啊,总得捞点什么吧。”
小彤说。

沣京资本基金经理吴悦风将年轻人盲目跟投的行为总结为 ” 后悔心理
“。小白在面对未知恐慌的时候,倾向于把选择权和背锅权让给大 V 和 UP
主,这样就可以在亏钱的时候暗示自己是别人的错
,而看到自己跟投的 UP 主亏得更多的时候,心里就舒服了许多。

这也是动辄亏损几十万的 UP 主仍有很多粉丝跟随的原因。

” 基金大神 ” 占领短视频平台

随着 2020 年基金行情大好,各平台的基金博主突然增多,” 保姆级基金入门教程 “” 手把手教你买基金 ”
等视频火热。

除了新入场的 UP 主,许多美妆、VLOG、穿搭博主也变成了 ” 基金行家
“,教人理财。

金妮 Jinnie 是小红书一位粉丝近 55 万的博主。在她以往的视频中,” 金妮穿搭 “” 金妮聊美国 ”
是主要内容。

去年 9 月份,她的小红书主页增加了 ” 金妮聊投资 ” 等投资理财视频,其中《手把手教你买入第一笔基金》获得 7.8
万的点赞,被推上首页。

现在她仍然会分享穿搭、美妆,但基金理财内容比重明显增加,且在其 276
篇笔记中,热度较高的几个视频都和基金股票投资相关。在简介栏,她对自己的描述是:金融专业。

收割流量费只是一小部分,真正割韭菜还是要指向私域,在 B 站可以看到,许多基金类 UP
主的简介上,都写着自己的公众号或者粉丝群号。

豹变关注这些 UP 主的公众号发现,大多数的群都是收费的,几十块到几千块不等。

豹变曾加入一个收费群,承诺分享基金算法。群内有 1300
余人,气氛很活跃,但是豹变观察了几天,未曾发现群主分享有价值的信息,而至于群主所谓的算法,多位群友表示 ”
看看就得了,没啥用。”

有关基金博主恰饭的争议越来越大,常见的恰饭方式除了加群费,更大头的是和基金公司合作分销基金,基金跟投,知识付费等。

基金分销是券商和博主合作推销证券的一种方式。据《证券时报》报道,部分券商会找基金博主合作分销基金,博主从中分成。销售申购费无折扣的新基金,销售
5000 万,第一年可以拿到 35 万的分成。

二狗学长的公众号提供多项服务,包括 499 元入群、基金跟投、基金知识付费课程等。

基金跟投是在一个 ” 头号理财 ” 的公众号上完成的,在这里散户只需要决定要投多少钱,剩下的调仓由博主操作完成。

也就是说,刚毕业一年的二狗学长已经开始担当职业经理人的工作,有人在评论区询问:” 会亏吗?” 得到的回复是:”
会的,高风险。”

在他的基金付费课程中,价值 199 元《一听就会的基金课》已经有 768 人开通,而价值 499 元的知识星球社群也已经近
400 人,不算基金分销的分成,收益已经有 35 万。

在二狗学长的视频评论区偶尔会看到网友对他的质疑,也有网友吐槽被删评。

即便是有投资经验的博主,也不能保证客观。” 硬核强少 ” 在 B 站的粉丝有 26 万,自称投资经验 10
年。在他的公众号里,推荐的不只有基金,还有股票,以及引导粉丝开户。不过,他在文章最后强调 ”
这不是一条恰饭文章,而是强少反复和资本家们博弈换来的大礼。”

我们无法确定是否恰饭,但推荐毫无经验的新手入股市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吴悦风在 B 站的视频里说的一句话值得思考:”UP 主和散户,双方的利益并不一致。” 在他看来,在这种不一致的利益下,UP
主可能会为了追求短暂的收益刺激,选择越来越激进的风格,越来越集中的持仓,把用户效果拉满,最终被割韭菜的还是散户。

在涉及高风险的业务上,传道者应当有一定的门槛。然而,基金博主在展示收益的时候很少会提及风险,只需要一句轻描淡写的
” 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就可以逃避责任。

平台监管不该只是隔靴搔痒

知识类内容是 2020 年各大平台都在发力的方向。B 站在去年 6
月正式上线了知识区;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在去年针对泛知识视频创作,推出了多轮补贴和流量激励政策。

在 2020 年 B 站百大 UP 主中,知识区 UP 主入围数量达到 10 人。” 巫师财经 ” 等硬核知识类 UP
主,成为各平台争抢的对象。

而根据 B 站发布的数据,相比 2019 年 , B 站投资理财类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
464%。

对于平台来说,虽然投资理财类知识内容的增加是好事,但也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平台应该如何承担起监管的责任。

B 站近 70 万粉丝的 UP 主 ” 喜欢玩基金的小瑜哥 ” 在 1 月 26 日发布消息称,自己因未持有 CFA
资质证书被停更,而以往的基金操盘视频也要陆续被删掉。

在 3
月最新的视频中,小瑜哥解释称,是自己主动删除视频,因为过往视频带有太多主观意见,对小白有误导,而接下来他会努力去考证。

虽然持有 CFA 证书不一定就是专业可信的,但是正如吴悦风所说,” 持牌 ( CFA )
以及背后考证的过程存在一定的机会成本,这让持牌人做基金推荐的时候相对考虑道德风险 “。

3 月 2 日,豹变咨询 B 站客服,做基金 UP 主是否需要资质审核,得到的答案是,”
没有入门门槛,审核人员会针对稿件整体的呈现情况进行判定。”

实际上,无门槛也是大多数平台的现状。在理财知识分享入门门槛和审核方面,大多数平台仍没有将其与其他内容进行区分。

关于创作者内容发布,知乎回应称:” 内容只要遵守社区管理规定即可,没有其他明确限制。” 而要想成为付费咨询的答主,知乎盐值达到
500 即有资格开通。

在风险预警方面,有些平台做了一些改变,在 B 站和小红书搜索基金后,会在上方显示 ” 投资有风险,理财需谨慎 ”
的文字提醒。

不过,在相关视频主页没有类似的提醒。而且,这种提醒与下方 ” 别再靠死工资 “” 往后 10 年,靠基金逆袭 ”
等标题相比,显得没有什么说服力。

微博的基金超话高居财经超话第一位,已经有 24 万用户关注,阅读量达 17.5 亿,在超话里,用户自称 ” 韭韭
“,互相分享、讨论与理财相关的内容。

该超话的主持人是微博基金,超话置顶的管理规定显示:” 基金超话内涉及导流至 QQ
群、微信群、公众号等站外平台的违规营销信息的账号一律永久屏蔽处理。” 并提醒该类信息的诈骗性。

超话删帖屏蔽依赖人工,这就存在一定的延迟,因此仍会有加群、会员等信息出现在超话,并自带水军顶贴。

可以看出,尽管平台已经有所动作,但比起狂热的市场,这种力度的管控显得有些隔靴搔痒。

2021 迎头泼下的一盆冷水,对刚开始接触理财的年轻人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毕竟早一些感受投资的风险,才能早一点避坑。

只不过,这次的学费应该给年轻人一个警醒,要能享受 ” 睡后收入 “,也能接受 ” 跌妈不认
“。不管选择哪种理财方式,保持理性,增强风险意识才是根本。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跟着网红买基金的年轻人:人还在,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