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坏优衣库童装的辣妹们,正在奔向下一个试衣间

  • 新闻

保加利亚新娘市场交易:掐大腿可以检验成色

单身一族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上海人民广场的相亲角吧,在那儿,每天都有来自四面八方的痴男和靓女寻找符合自己心理预期的另一半,而在保加利亚的吉普赛人,则传承着另一种相亲的方式——卖新娘。 东正教复活节斋戒开始后,吉普赛人除了虔诚的祷告,也同时迎来了每年传统的“新娘集市…

网红界的内卷,大概是从各种潮流的寿命越来越短开始的。

前些天,一群腰细胸大的辣妹一头栽进优衣库试衣间,开始了对童装区的攻略。

镜头下,她们或收起小腹、夹紧腋下,或挺起胸脯、勒紧裤腰带,展示自己的曼妙身姿。

末了,还不忘强行输出一番 ” 跟小朋友抢衣服穿 ” 的好处。

好家伙,别以为换了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们了。

这不还是去年夏天的 BM 风余孽吗 ?

可以看出,人类展示身材的欲望有多迫切了。

这股风潮吹起来的时候有多莫名其妙,如今戛然而止就有多尴尬。

撑坏衣服、占试衣间、宣扬身材焦虑 ……

前一秒还在忙着凹造型拍美照的辣妹们,转眼就在网友的唾沫星子里灰溜溜地删掉了动态。

还有博主爆料,说优衣库童装已经禁止成年人试穿,评论区都是深感大快人心的围观群众。

根据此后 @紧急呼叫 记者的走访,其实相当一部分优衣库门店并没有收到有关的通知。

但经过网友们的这一番正义之锤,去试衣间硬塞童装的潮流暂时是死得透透的了。

为什么说是暂时?懂的都懂。

这两年,快时尚的试衣间里不知道出过多少幺蛾子。

在各路网红的经营下,这里俨然成了潮人们的打卡圣地。

遭殃的不止有优衣库。

H&M,ZARA,UR,GAP…… 大众一点的快时尚品牌基本都被薅了个遍。

去年爆红的 # 试衣间挑战 #,又名 ” 姐妹扯头花之我给闺蜜挑丑衣服 “。

便是一群辣妹浩浩荡荡地进店,为对方挑选出自认为全店最丑单品,最后在试衣间里挤眉弄眼相互嘲笑。

她们兴致高昂的样子,全然忘了试衣间外的对象已经站成了望妻石

或许是上天体恤任劳任怨的男人们吧。

姐妹情深的戏码演完了,潮流的风终于吹到了情侣的头上。

用过的男友不要丢,拉进试衣间里还能做拍照的道具

这个有限的空间被情侣们发挥出了无限的创意。

或深情相拥,或甜蜜 kiss,身材好的可以露出腹肌,力气大的可以把女友举过头顶(不是)……

最惨的就是试衣间外的普通人。

看着试衣间里的男男女女来去如风,自己排了好久的队却依然原地踏步。

直到最后,潮人们志得意满地空手离去,他们才能拖着酸胀的腿走进试衣间里。

逛街的好心情一下子从晴空万里变成了暴风雨。

在成为潮人朝圣地之前,试衣间原本还只是单纯试衣服的地方。

几乎所有的快时尚门店对试衣环节都管理得极为宽松,而且不会安排贴身导购。

一来可以降低运营成本,二来是保证顾客自由选购。

所以即便优衣库禁止多人一间试衣间,要溜进去也很容易。

上面提到的快时尚品牌的试衣间,基本都具备类似的条件:

一是镜子比较多。比如 H&M 的大多数试衣间就会配两个镜子,大一些的甚至会配三个;

二是灯光足够明亮,方便看清衣服上身的效果。

但两种元素一组合,在拍照狂魔眼里直接就成了天然的摄影棚——

还是自带打光的那种。

翻译过来,就是如今网红们常说的自带出片率

这种风气刚蔓延时,其实就已经引起了不少普通消费者的不满。

毕竟凹造型拍照没关系,但她们占用的是公共试衣间,而且还时不时会在衣服上蹭上口红粉底。

就像这一回成人试穿优衣库童装惹出的麻烦一样。

最大争议点,仍然是在于试穿者撑大甚至撑破了衣服,却没有将其买回去。

但假若没有在网上形成大片的骂声,恐怕品牌方最终也不会出来表态。

现在也有一种声音认为,试穿者是合理利用规则。

就像之前的几次奇怪潮流,着急上火的都是路人,官方却从来没下过场。

最近两年,很多快时尚品牌的日子并不好过。

去年 6 月 10 日,Zara 母公司 Inditex 发表了第一季度的结算,数据显示销售额比上一年同期减少了
44%,纯损益为 4 亿 900 万欧元的赤字;

H&M 最新财季报告显示,截止 5 月底的第二财季销售额下降 50%,公司大约已有 900
家门店关闭,占其全球门店总数(5058 家)的 18%;

同一时间,GAP 最新一季财报发布,实现销售额 21 亿美元,同比下滑 43%,净亏损高达 9.32 亿美元。

曾经火爆的快时尚行业,初见颓势。

今年一月,ZARA 的三个姊妹品牌宣布将关闭中国线下门店。

在中国,随着电商的快速发展,快时尚开始从顶端滑落。

为了应对这种冲击,快时尚品牌们也开始逐渐放下身段。

它们意识到,只有离消费者更近一点,才能稍微抢回一点主动权

从官网到 APP,从微信公众号到微博抖音小红书,各家品牌对线上渠道的铺设不可谓不努力。

试衣间的各种行为艺术,也恰好伴随着这个过程从猎奇变成了流行。

很难说这是商家与网红之间有预谋的合作。

但对于这种以小(损失)博大(收益)的宣传方式,品牌方也没有理由拒绝。

当在试衣间自拍成为一种潮流,它戳中了人们在社交平台上的跟风和分享欲望,因而容易扩大和传播。

绝大多数的穿搭博主,在 po 图时都会带上相关的货号。

即便没有明确指出款式,评论区也会热心群众路过种草。

哪怕,网友们仅仅是受到某个热门打卡姿势的吸引进店拍照。

踏入店里,便意味着多一种下单的可能。

因此,网上虽然对各路网红只拍不买的行为多有不满,但品牌方却未必会对此较真。

比如这一次,普通网友痛骂成年人撑坏童装,却不知道优衣库官博早就在绿洲上悄咪咪赞许过这种创意。

而对于辣妹们在试衣间自拍的爱好,不少品牌也对此高呼理解支持。

甚至,还会策划活动鼓励大家参与。

无形之中,便把试衣间自拍的潮流转换成了免费广告。

这种转变,无疑让不少替品牌方抱不平的路人顿觉脸疼。

但这种趋势,或许已经不可逆。

早在 2016 年,快时尚品牌 PrettyLittleThing 的创始人马哈茂德就曾经预言,未来只能属于比快时尚更快的 ”
超快时尚 “。

而他所运营的购物网站,很早就瞄准了社交媒体平台,并将其当做吸引目标用户的最佳渠道。

直到现在,他手下的快时尚品牌依然在通过利用社交媒体用户的不安全感和虚荣心,鼓励他们用服装表达自我和欲望

效用或许跟如今网红们一窝蜂涌入试衣间造成的穿衣焦虑、身材焦虑殊途同归。

看看,连整容医生都看不惯的审美绑架。

在国内,同样也已经有快时尚品牌注意到了这种趋势。

在营销方面,该品牌摒弃了传统的广告渠道,选择与社交网站上的 kol 们进行合作。

不仅要求博主出片安利,还会统计网红专属折扣码的下单率,跟踪其专用的短链接,看究竟实现了多少转化。

所以你看,不只是网红的拍照姿势与创意在内卷。

快时尚品牌本身,也已经卷得不能再卷了

可以想见,不管是出于续命还是讨好消费者的考虑,网红们在试衣间兴风作浪或许会成为未来的大势。

这种妥协之下,苦的只能是普通消费者和店员。

蜂拥而至的试衣大军,无疑会为快时尚品牌的店员增加不少工作上的麻烦。

假如像这次成年人试童装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也可能造成比添麻烦更恶劣的影响。

据网友爆料,如果因为顾客试衣不当造成服装损坏,衣服最终就只能作为残次品售卖。

假如每个月的产品损耗超过店铺设置的损耗值,多余的损失就会折算到员工的工资里。

而对于普通的消费者来说,不管是拉长了试衣等待时间也好,还是无意间买到残次品也好,都是非常不快的消费体验。

这种问题从网红们占领试衣间起的那一天起就客观存在,并且注定无法依靠道德约束来解决。

假如未来网红们的拍照花样越来越野,品牌们也该考虑考虑该如何应对可能因此而起的怨言。

至少一点,不能总让无辜的老实人吃亏吧。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撑坏优衣库童装的辣妹们,正在奔向下一个试衣间

【安信策略】“碳中和”:长达40年的主题投资机会——碳中和专题系列(二)

“碳中和”专题精彩回顾系列一:【安信策略】拜登胜选后,全球“碳中和”目标升级将如何影响A股? 投资要点■全球气候变暖问题造成自然灾害频发,必须得到全人类的重视。全球温度的持续上升带来更高的降水量、更频繁的极端天气和生态平衡的不可逆破坏。近年来,受温室效应加剧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