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诉上司、待四天就走…2万月薪留不住一个00后

「00后」是总能成为互联网焦点、也深受互联网影响的一代人。在许多人的印象里可能还是小孩,但事实就是,他们不但已经长大成人,开始成为「社畜」,甚至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已经开始辞职了。

有个段子说,对于00后的年轻人来说,「老板不听话」,他们就可以潇洒对工作说拜拜。刚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你是为了什么原因「不干了」的?

@冰山,2000年出生,大四学生

「第一个月我就赚了2万多,但我的目标是今年给自己买一辆保时捷」

从大一开始,我就利用课余时间做过很多份工作,群演、外卖员、工厂女工……把自己感兴趣的工作尝试了个遍,辞职对我来说是常事。最近的一次离职是在大三暑假,我从一份月收入2万多的工作岗位上离职了。

那是一个培养网络主播的小型mcn公司,我以正式员工的身份入职主播运营岗。经理觉得我还是学生,不相信我的能力,其他的员工每月要完成一个主播30万的现金刷量(即每位主播每月的粉丝打赏金额达到30万),每人负责6到8位主播,而我只需负责4位。

结果,入职第一个月,我不仅完成了KPI,还是整个部门里业绩最高的那个。主播运营岗的基础薪资只有4500,但加上绩效、奖金、提成,我一共拿到了2万多的工资。

我毕竟是资深互联网用户,已经是网络直播的老玩家了。什么样的主播形象能吸引用户、什么话术能激励粉丝打赏,我都深谙其道。我每天给自己带的4位主播培训;在他们直播时假装粉丝混在直播间营造气氛;遇到主播应付不了的问题就实时把答案写在纸条上给主播看。

原本工作时间是早上十点到晚上八点,但作为主播运营,我带的主播直播到几点,我就必须陪到几点,因此常常加班,最长的一次连续熬了15个小时多。好在辛苦和回报是成正比的。

但很快,我发现这个岗位的工作内容很无趣,对我来说缺乏挑战性。并且,这个职业的天花板很低,即使我做的再好,每月也只能挣几万块钱。

公司的老板是一个富二代,偶尔开着各式豪车来公司露个面。干到第二个月,我提了离职,老板竟然亲自挽留我,请我吃饭。但当我坐在他的豪车上时,辞职创业的想法反而更加坚定了:我要赚更多的钱,买和他一样拉风的豪车!

其实创业的想法我已经谋划几年了。我是广告学专业,2017年的时候尝试做公众号未果,瞅准了短视频,这个行业将会发展为新媒体市场上的红利,于是计划大四毕业去创业做短视频博主。起初应聘直播运营多少也是为以后创业做积累。

现在,我除了准备毕业,主要的心力放在打理自己的视频账号上,每天的工作就是拍视频和直播。抖音、快手的粉丝加起来,我目前积累了十万粉丝,虽然和自己的目标仍相差很远,但我一直在不断探索和进步中。对于未来变现的途径,我也有了比较清晰的规划。

2021年,我的目标是:赚够200万,给自己买一辆保时捷。

@六水花露神,2000年出生,大三学生

「我不是正式员工,我可没有义务和公司共渡难关」

大二暑假,我去一个辅导机构当兼职助教,一起入职的大多都是 00 后,老板没有和我们签署就职合同之类的协议。

助教的工作就是陪学生们一起上课,随时监督学生的上课状态并反馈给家长,充当家校之间沟通的桥梁,报酬是80一天。

干了没几天,因为疫情,公司不得不把工作改为线上,我们就需要无时无刻盯着电脑,防止学生掉线或不打开摄像头。这和在教室里坐着只需向家长汇报学生的状况是完全不一样的,工作强度加大了很多。

辅导机构对学生和家长做出了相应的补偿,我觉得他们也应该需要向我们兼职助教做出一定的补偿或提高酬劳,毕竟我们并不是正式员工,也没有义务和公司一起度过难关。

在我看来,这份工作只是一个互相交易的行为,我付出劳动获得报酬,并不需要有明确的上下级意识和归属感。

但当我提出几种方案之后,我的上级都不认可,不仅不答应我的要求,并且在和我谈判的时候一直用搪塞的态度来敷衍我,把我看做小孩子,非常不尊重我的意见,我当即提出了辞职,他们却一拖再拖,迟迟不给我结清工资。在我非常明确地表达了自己并不是一个小孩子之后,对方才同意我辞职并且把工资发给我。

对于目前大家说00 后离职率高、对工作的忍耐程度低,我认为这反应了一部分客观现实。但 00
后出生在物资充盈、市场岗位丰富的年代,并不是像过去一样一旦下岗就面临没有工作的状态,而是拥有更多选择,所以辞职已经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了。而且我们00后通常都比较富有创造力,并不会在同一种工作状态上停留许久。

@DD,2000年出生,大四学生

「我不是为了只为了钱上班,发现这个公司有不诚信的地方,我就待不下去了」

我是去年11月入职的工作,今年1月份离职的。总共也就待了两个月不到。

是以正式员工的身份入职的,那时候课少,想的是闲着也是闲着,正好看到我们当地的某家补课机构招人,待遇还挺优厚的,我就投了简历,也顺利入职了。

职位是学术顾问,其实就是帮补课机构的学生解答问题。我学的是英语专业,又会日语,所以这份工作做起来还挺轻松的。学生和我都是同龄人,很容易就混熟了,他们来找我问问题,有时候还会聊聊游戏啊、买衣服之类的,我和他们相处得都挺好。

但越是这样我越是感觉到这家补课机构的不靠谱。比如,他们会声称自己的老师「名校毕业、经验丰富」,但其实好多老师都是刚毕业的应届生,业务能力也并不高,作为英语老师,可能连四级单词都没有掌握、发音也不标准,这怎么能教人?

又比如,有一些制度上的「挂羊头卖狗肉」,交学费前说好可以指定的老师,很可能交完学费就变成了随机分配。但很少会有学生或者家长就这些虚虚实实的事情来维权——家长也是怕麻烦,交钱图清净,也不在意他们的权益有没有被侵犯。

连我自己也是被「忽悠」进来的,领导招我进来时给我灌输了许多价值观,大意就是,这是一份为了年轻人的教育而奋斗、奉献的工作。我本来还挺受感动,后来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以后,就越来越待不住。

两个月以后我就辞职了,我本来也不是纯粹为了钱工作,如果在我自己不认可的工作环境里上班,钱再多我也不会开心。父母已经为我准备好了车子和房子,我经济上的压力不是特别大,将来也就希望能找一份性价比高的工作——钱多事少当然最好,但反正我也不会为了赚钱牺牲自己的生活和一贯的价值观。

我没什么别的爱好,最喜欢的就是打游戏,将来赚的钱只要能维持我自己的生活、能支持我把一个房间改造成电竞房,每天下班都有时间打游戏,对我来说也就够了。

@处处,2000年出生,大二学生

「我只待了四天就走了,还考虑转行了」

这个离职经历来自大一时候的实习,一般来说,年轻人再有什么不如意,一般也都捱到实习期结束(一般都是一个假期,也不会太久),拿了工资、刷了简历再走人。但我只待了四天就不干了。

我学的是法律,实习的律所是个极小的律所,只有一位正式的律师。偏偏这位律师可能是我见过最奇葩的律师。入职第一天,他问我,为什么学法律?我说,为了寻找一个能够自洽的价值观体系。

他嘲笑我,说法律不过是一门生意而已。

入职第二天,他支使我们几个实习生帮他做一个私活儿,但涉及一些造假的内容了,有个女生不愿意做,他当天就把那个女生开除了。并且当着我和另外一个年轻人的面,用极尽下流恶毒的词语攻击那个女生。他声称,自己绝不会给那个女生一分钱的工资,尽管那个女生从外地特地来到北京,为他打了好几十天的工。

他还说,要向那个女生索赔,因为女生住在他提供的宿舍里。

接下来的事情更诡异了,晚上他请我们吃饭,又逼着我喝酒。那天有点热,他鼓动我把衣服给脱了。我那天穿了个衬衫,里面是件小背心,就拒绝了这个提议。他又问我,反正宿舍也空了出来,要不要住进来?

我是本地人,不需要这个住处,但他仍然不断地提起这茬。这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

第四天是我情绪爆发的日子,我在再一次帮他处理私活的过程中,他居然直接把鞋脱了,把脚翘到了桌子上,就搁在我手边,我当时就无法控制愤怒了,心想,天哪,这也太不尊重人了吧。

当天晚上我就辞职了,尽管他曾经以命令的语气对我说,开学之前不许辞职。

我学法律的初心如同我刚刚所说,我希望找到一个自洽的价值观体系,但现在学到大二,越发觉得自己想要学会的那种思考方式、看待世界的视角似乎并没有办法从当前的大环境中找到。这四天糟糕的实习经历也让我觉得有些沮丧,我现在已经在考虑跨专业读一个研究生学位,然后再转行啦。

@海里,2000年出生,大一学生

「我把当众辱骂我的上司给投诉下岗了」

今年年前,我和同学一起去超市兼职,想着寒假在家里没事干,出去锻炼锻炼。简单的面试后,我被分到了「防损员」岗位上,工作内容是在超市巡逻,防止顾客偷东西等一切可能造成超市损失的隐患。这份工作比较清闲,每天只需要工作五六个小时,报酬60一天。

面试的时候,经理跟我说:这里的员工大部分来自农村,素质不高,不像大学生受过高等教育,有时候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这番话当时听起来有些摸不着头脑,后来我才明白经理的意思。

干到十几天的时候,一天晚上,快下班了,我身旁一位收银员急着走,就让朋友帮她干了一会活,结果被监控拍到了,第二天经理训斥了她们部门的主管。那位主管是一个农村中年阿姨,被训斥之后跑过来把我骂了一顿,非说帮收银员干活的人是我。

我只是当时恰好站在收银员旁边,但并没有替她干活,监控画面上一目了然,不知那位阿姨是如何认定的。一顿夹杂着农村方言的脏话劈头盖脸砸下来,时值中午,超市里顾客、工作人员围了一大群,我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当众辱骂了一通。

虽然既愤怒又无辜,我还是竭力让自己理智,尽量心平气和地对她说:「阿姨,你以后说别人的时候,先把人搞清楚,昨天晚上那个人不是我。」可能是觉得我这句话让她面子受挫了,在发现自己骂错人了之后,那位阿姨反而变本加厉,骂的更厉害了。

冷静下来后,我没有选择当天就辞职走人,而是按照原本的计划干到过年前一天才提离职。因为当场走人并不明智,反而会显得我自己理亏。我的一位叔叔是超市的顾客,当时刚好在现场,目睹了全过程。后来我让他帮忙以顾客身份投诉了那位主管。

最后,那位主管下岗了。

@沥青,想要保密,大四学生

「六个月换了七份实习,我是吸引奇怪工作的体质吗?」

每一份实习我都是奔着转正的心态干的,但仔细算算,六个月我换了七份实习。

我是天津人,从大三暑假我就四处给北京的公司海投简历,我想的是,先不在家乡找,实在北漂不动的那天,我还可以退回天津。

我爸说我对就业市场缺乏理解,我想是的,我找的第一份工作有多枯燥你知道吗?就是每天在不同平台更新文章,不断地复制粘贴。

我觉得实在没有太大的意义,我马上跳到了第二份实习,它是个初创公司,初创到了什么程度,招我的时候我正在学校答辩,老板在我答辩的这一周租好了办公室。

办公室像雪洞,除了办公桌什么都没有。老板给我一笔经费,让我装修办公室。于是我剪视频的间隙,总要去浏览地毯、装饰画……老板还总关心我进度,一次老板问我,「书柜买了吗?」我说还没买,他马上面露愠色:「这事不着急吗?」我赶紧抓起手机,「我现在买。」

其实我心里对催促觉得烦了,又开始在招聘软件挂简历。

这一次,某大厂终于给我来电话了,要知道我给它们投了半年。我跟hr说,你们效率也太低了,我都投了半年了。hr脸一黑,我觉得我说错话了。hr问我为什么上一份实习不到一个月就离开,我向她吐了一下装修的苦水,hr没有评价,她说:「我们回头再联系。」

我感觉,我又说错话了……

梦寐半年的大厂实习黄了,我去了一个小公司,他们的业务很单纯,讲起来也有些猎奇:折纸飞机,并拍摄小视频。老板宣称,自己是「国内第一纸飞机视频大号」。

可能创业者总有这样古怪的灵感吧。总之,这份工作不要求坐班,但不代表自由,老板要求实习生每周出9条视频,我自己折自己飞自己剪视频,实在剪不完,我让我爸爸代劳剪片。好像小时候做不完手工课作业,让家长帮自己做的样子。

老板折过几万只飞机,手当然熟了,看我折,他觉得太笨拙了,还总批评我的视频没有笑点,折纸飞机能有什么笑点嘛?我想不通。

因为不断换工作,我这半年见的面试官快奔100了。不知道是不是炒过太多位老板的鱿鱼,我好像遭到了神秘力量的反噬,接下来几份实习,每份我干不到一个星期就被辞退了。

我去了一个实习工资6700元的岗位,它需要996,但薪水是我见过实习里面最高的了。

我有一个很私人的想法——996也挺好的,包三餐,作息很规律。我知道这想法会被人骂,但我确实这么想的。而且996一般给的薪水也高,我确实很需要钱在北京活下去。

我只干了一个星期,就被辞退了。

被辞退那天我哭得很惨,hr不知道是安慰我,还是讲的真事,她说:「别伤心,我们这边的实习生最多待不过两周。」

我满心问号,高薪招实习生,然后不不停更换,对公司来说能有什么好处吗?

接下来的一份,我第二天就被辞了,理由很直接,觉得我气质不适合。

目前这份工作工资很低,我计划干到元宵后就跑。公司元宵后组织免费打新冠疫苗,我想打完再走。

@布丁,2001年,学生

「都2021年了,我为什么还会遇到这种歧视?」

北京毋庸置疑是文化中心,我以一种追寻圣地的心理来到北京,遇到寒冬,实习不好找,我最后去了一家戏剧宣发公司。

这里让我奇怪的一点是,我以为戏剧行业普遍都是年轻从业者,可是公司却90后断层,更别说00后了。和我年龄最接近的同事是89年出生的。

可能由于年纪的原因(对不起,我刻板印象了),我觉得同事们作风老派,喜欢排资论辈,特别喜欢说「不靠谱的90后」,那我想我一个00后在他们眼里,恐怕是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头。

或许是因为工资足够低,以至于只能吸引到土著,公司90%以上都是北京本地人,当他们凑在一起,就特喜欢开地图炮(对不起,我又刻板印象了,但是这是我经历的事实)。

面试那天,我回答完hr的问题,她问我:「你不觉得自己说话太文绉绉了吗?」还没等我反应,她自己答道:「可能因为你是南方人的原因。」我张口结舌不知道怎么回应。

我总是忘记打卡。按照公司规定,未打卡算旷工。我的实习工资要被扣,第一次50元、第二次100元……如此累加。一个月下来,我的实习工资扣光了,这件事引起了震动,他们确实没遇到能靠罚款把自己罚得颗粒无收的实习生。

我因此有些内疚,觉得自己太突出了,应该收敛一点。在公司走廊遇到总经理,她是个很和蔼的中年女性,她笑眯眯地和我说,可能你是南方来的孩子,没有规矩,知错能改就好。

我当时差点脱口而出:我们南方也打卡的好吗?不要把我个人的错误怪罪给全体南方同胞好吗?

最让我受伤的一次,我的上司在午饭时,说另一家公司的坏话,我新来的,不知道那是竞品还是甲方,也就随便听听。猝不及防,断断续续听见她说「扑面而来的南方人气息」,全桌人都笑了,就我没笑,我知道她说的不是我,但我还是觉得被冒犯了。

过了不久我就找借口离开了。我不懂,都2021年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可笑的地域歧视啊?

作 者 | 馆 长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投诉上司、待四天就走…2万月薪留不住一个00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