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学校被扒、谣传骚扰女下属:自媒体大V因“反磕头”遭网暴

 记者/李星  实习记者/刘婷
 编辑/杨宝璐

黄志杰收到大量骚扰电话

黄志杰没想到,作为一个经常写出“十万+”的自媒体人,这一次他出现在公众视线中,竟是被“骂上热搜”的。
 
春节期间,关于“磕头”话题的讨论持续升温,多人因参与讨论遭遇不同程度的网络暴力,自媒体“呦呦鹿鸣”的作者黄志杰因发文“反对集体磕头”成为被集中攻击的对象。
 
攻击不断升级,从一开始的谩骂到人身威胁,再后来,关于“黄志杰是日本人”等不实消息开始泛滥,甚至连妻子和孩子也被卷入其中。他的电话被打爆,工作地址和孩子就读学校也被查出……他的应对方式则从和网友论战、举报,升级到报警,并网上公布报案材料。
 
而当黄志杰向平台投诉并贴出报警材料之后,一些曾经攻击过、威胁过他的账号,和一些大V发布的所谓黄志杰的“黑料”截图,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黄志杰收到的部分私信威胁

 
因反对磕头被骂上热搜
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除了去派出所报警,黄志杰几乎没出过门。他尽量避免社交活动,没参加朋友聚会,也没上班。
 
收到大量私信骚扰和威胁之后,黄志杰带着妻子和孩子搬到一个隐秘的住所暂居,避开安全隐忧,但避不开的,却是源于内心的压迫感。
 
网暴来得突然,起因却并不复杂。2月12日大年初一,黄志杰在个人公号“呦呦鹿鸣”的后台收到不少读者私信,称过年回乡遇到被要求磕头的现象,有的甚至要向邻居、平辈或是比自己辈分高的小朋友磕头,觉得难以接受。黄志杰觉得“匪夷所思”,随即在“呦呦鹿鸣”的头条号上写了一段话,认为“集体磕头,此风绝不可长”。

此言一出,评论区出现了很多骂声,为了进一步阐述自己的观点,他连续两日发文回应和讨论“磕头”话题。2月16日,他在公众号“呦呦鹿鸣”上发布《呦呦鹿鸣:反对“集体磕头”》一文,完整说明了自己的观点。由于文章中引用到了自称为山东的读者的留言截图,因而引来不少网友关于“地域黑”的质疑。
 
这不是“磕头”第一次引起舆论争议,近年来,每逢过年时节,“磕头拜年”总会引起广泛讨论,有人认为是封建糟粕,有人认为是民间习俗。但不论支持哪种说法,稍不留神便会招致谩骂。
 
今年同样因为讨论“磕头”话题遭受网暴的,还有武汉大学教授苏德超。2月14日,苏德超在“过年给长辈磕头是陋习吗”的话题中发表观点,也收到一波评论攻击,有网友诅咒说,“你和你的家人活不过今年”;还有网友因为他武汉人的身份,把他和山东支援武汉抗疫联系起来,这种道德绑架更让他难受。
 
苏德超告诉深一度,他其实并不是反对磕头。在那则发言里,他用了“说反话”的表达形式,但很多网友没看完内容就开骂了,收到舆论反馈后,他迅速作出解释,但谩骂却并未停止。
 
而在黄志杰这边,舆论反响则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大,从大年初三起,黄志杰和家属开始接到骚扰电话,他被“人肉搜索”了。
 
一位自称是鲁西化工集团员工、网名为“鲁西印象”的网友给他私信,称“老板要出100万来干你”,随后,黄志杰的工作地址被查出,有人威胁称,“要到办公室和家里去见他”。
 
黄志杰称,到这一步,他还没有太当回事,甚至还在饭桌上和孩子聊起,“网上有人悬赏100万要干掉你老爸,你怎么想?”孩子安慰他,“被人悬赏100万的人也不是一般人,应该也没事吧。”
 
但此后,威胁又顺着另一个方向发展,网络上开始出现他“性骚扰女下属被单位开除”、“被宗族除名”、“是日本人”等各种传言。若干大V下场,参与到这场论战中,或发表评论、或传播这些关于黄志杰的“黑料”截图,随之而来的是更大规模的攻击和谩骂。黄志杰家人的个人信息也被搜出,网友“平凡世界的独者”曾私信黄志杰,准确地说出黄志杰孩子所就读的学校,并威胁称“你可以炒作挣钱,我可以让你失去比钱重要的东西”。
 
黄志杰告诉深一度,“性骚扰女下属被开除”的说法传播开之后,还有人找他原单位的同事询问。在他看来,与谩骂相比,更让他愤怒的是这些传言,他向发布平台举报了十几篇阅读量比较大的文章,但“谣言是无法去平息的,我没法自证清白,辟谣了别人也不相信。”
 
2月18日,黄志杰决定报警,自述遭到网络围攻,本人和家属人身安全受到直接威胁,名誉遭到极大破坏,并公开指控12人寻衅滋事,实施犯罪预备,28人对他捏造事实侮辱、诽谤。

苏德超最后一次回应

 
“正面刚”与“冷处理”
报案之后,2月20日,他将报案材料发到了微信公号上,并贴出了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和造谣传谣人员的名单和账号。至今,他一直将辟谣的声明在头条号中置顶。
 
黄志杰告诉记者,家人和朋友都觉得他不应该再去回应网友的谩骂和谣言,劝他忍着算了,没有必要去报警并公开网友的信息,他们觉得硬碰硬只能得罪更多人,会被泼更多的脏水。
 
但舆论发酵之后,没人能阻挡。2月22日,就“磕头”话题,凤凰网发起网络投票,山东多家媒体发表评论,话题热度再次升温,网友又转到他的微博下去骂。2月23日,黄志杰打开公号后台,发现自己又湮没在上千条谩骂留言中。
 
与黄志杰相反的是,苏德超选择了冷处理。连续几日,网友骂得厉害,苏德超除了解释,多是回个笑脸或是握手的表情符号,不再进一步阐述观点。
 
其实被骂得多了,苏德超也受不了,最难熬的时候,他的情绪很难不受影响,甚至无法集中精神写论文,只能去看些专业书籍以转移注意力。
 
事后,苏德超反思,他认为,磕头的话题之所以激起那么大的愤怒,是因为有些网友的确认为私人感情受到了伤害。
 
在苏德超看来,如果在网上发帖子影响较大,作为公众人物,应该允许有人误解,承受一些普通人无法承受的东西,这是公众人物的责任。他觉得在讨论磕头的话题里,黄志杰是一个特别受到关注的角色,在最初被谩骂时,黄志杰作为公众人物应该冷处理,而不是持续回应,起到助燃的作用。
 
但他认为,对于讨论要有宽容精神,观点上的讨论不应该上升到身体上的伤害,“如果越过这个界限,那就非常危险了。”看到有网友把他和“呦呦鹿鸣”关联在一起骂,他还去黄志杰的账号下去留言,“你反对(磕头)被骂,我支持(民众有磕头的自由)也被骂,骂我们的还是同一批人。”
 
2月15日,他又发了一段文字“真正的陋习是不让人说话,听到不同的意见就破口大骂。关于磕头不能一味反对,要公私分开。”,此后不再就此回应和发声。苏德超告诉深一度,到现在为止,他还会零零散散收到网友骂他的留言;也有网友看懂他的发文后,为此前骂他的行为道歉。


向警方报案,准备起诉

曾威胁黄志杰“老板要出100万来干你”的网友“鲁西印象”用户现在已无法查找, 2月25日,深一度从该网友所自称的企业鲁西化工得到官方回复:此事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由于“鲁西印象”为匿名注册,对于该账号所有者是否为公司员工的问题,公司未给出明确答复。
 
在黄志杰公布的报案材料中,他指认认证用户“深知精准营销创始人、CEO”蒋军在多个平台发布《呦呦鹿鸣发文,抨击山东跪拜习俗!引发网民严重不满!意欲何为?》一文,传播了“黄志杰非礼女下属”的谣言截图,因其在各平台粉丝量均超10万,使谣言传播范围进一步扩大。
 
得知黄志杰报案后,蒋军曾发文回应“别人说你、批评你就成了罪名,你就扣帽子?”深一度私信蒋军提出采访,他回复称,截图是在黄志杰发布内容中下载的,“写篇文章评价一下就是谣言?让他去告吧!”随后拉黑记者。目前,蒋军发布的上述文章有2.3万评论,原文中的截图已被删除。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告诉深一度,网络的匿名性,使网友误认为被锁定的难度较大,犯罪成本低。但网络诽谤常常以几何级数传播,社会危害性比通常的诽谤更大。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无论是网络诽谤还是网络寻衅滋事,刑法和相关的司法解释都有相关条款,现有法律已经足以归责。
  
印波认为,如果黄志杰的报案材料属实,传言确实是谣言、诽谤,且有明确的视听资料和电子数据作为证据,点击率、转发率达到立案标准,应该立案。网络上的言语辱骂、人身威胁可能涉嫌寻衅滋事,即使不构成刑罚,可能被行政处罚。如果不能立案,被网暴者可以从平台获取用户的信息,查找证据,提起刑事自诉,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
 
黄志杰决定维权。持续的网络暴力严重影响了他和家人的生活,目前,他不得不尽量避免使用真实身份。“我不能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寄收快递,不能用自己姓名登记的手机去打电话,在日常生活中,我必须以另外一种身份生活。”
                                                             
然而即便如此小心,恐惧感还是会时不时地涌上心头。即使白天,黄志杰也会拉上窗帘,“不知道哪个地方有黑暗处,不知道别人在干什么。”
 
深一度从黄志杰处获悉,目前公安机关还在依程序办理,尚未立案。他同时已委托律师,准备提起诉讼。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孩子学校被扒、谣传骚扰女下属:自媒体大V因“反磕头”遭网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