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定王储批准杀人 拜登预告美沙关系将“重大改变”

沙特现在需要明白的是,在特朗普的庇护下为所欲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美国媒体26日公布了一份官方解密的评估报告,显示沙特王储默罕默德·本·萨勒曼深度卷入了2018年10月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逮捕并杀害《华盛顿邮报》沙特裔记者贾马尔·卡舒吉的行动。同日,美国财政部表示将对涉案人员和组织实施制裁。国务卿布林肯还宣布了一项“卡舒吉禁令”,允许相关机构对76名沙特人施加签证限制。

当天,美国总统拜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规则正在改变”,他现在与沙特国王打交道,而不是王储。他“预告”称,重大改变可能会在下周一发生。

对比前总统特朗普力保王储、拒绝公开评估报告的态度,拜登政府在此事上截然不同的态度,说明了什么?

沙特表示拒绝接受

这份标题为《评估沙特王储在杀害贾马尔·卡舒吉案中的角色》的报告,由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主导,最终的成文时间为2021年2月11日。

尽管连同封面,报告只有4页,但字字直指沙特王储。美方评估认为,基于王储2017年以来对沙特安全和情报机构决策的完全控制,沙特官员极不可能在未经王储批准的情况下展开行动。因此,美方认为是王储批准杀害卡舒吉的行动。“王储可能营造了一种气氛,令其手下担心完不成指定任务就会被开除或逮捕。手下不大可能质疑王储的命令,或未经他同意采取敏感行动。”

报告指出,2018年10月2日抵达伊斯坦布尔的一支15人沙特团队中,包括在皇家法庭服务的沙特研究和媒体事务中心成员。而当时这一机构由同王储关系紧密的顾问萨德·卡塔尼领导。卡塔尼2018年中期曾公开表示,未经王储批准,他不会做出决定。团队中还有7人来自负责王储安保的快速干预部队。报告称,“我们认为,未经王储批准,快速干预部队成员不会参与针对卡舒吉的行动。”

卡舒吉遇害当天的监控视频显示,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办理结婚相关手续,之后再也没有出来。土耳其方面认为卡舒吉可能在领事馆遇害。但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矢口否认,认定这名记者“活着”离开了领事馆。

对于美方公开的这份报告,沙特外交部回应称,“完全拒绝该报告中关于沙特领导人负面、虚假和不可接受的评估”。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表示,这份报告“没有胡扯,这个结论早已为人所知”。24日,这家媒体就爆料称,杀害卡舒吉的团队乘坐的两架私人飞机同属于一家公司,而这家公司在案发前不久刚由王储接手。

重新校准美沙关系

拜登政府日前在中东事务上动作频频:叫停美国对沙特军售;直接给沙特国王打电话,没有提及王储反而大谈沙特的人权和法治问题;在卡舒吉案即将被人们遗忘的时刻公开这份评估报告。舆论普遍认为,拜登在刻意冷落沙特王储。“拜登试图调整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同沙特和以色列好到毫无原则的关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说。沙特现在需要明白的是,在特朗普的庇护下为所欲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但是,冷落并不意味着彻底抛弃,沙特终究还是美国的盟友。在竞选时承诺“要用特朗普不会用的方式”对待沙特高级领导人的拜登,依然拒绝对王储本人实施制裁。目前,只有沙特前情报总局副局长艾哈迈德·哈桑·穆罕默德·阿西里和王储的快速干预部队上了美国财政部的制裁名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政府甚至没有要求国务院就如何制裁沙特王储制定备选方案。”

对此,两名美国政府官员解释说,制裁沙特王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因为这样做会令局势变得“太复杂”,并且有可能损害美国在沙特的军事利益。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6日也表示,“政府正试图重新校准美国与沙特的关系,而不是令美沙关系破裂”。“美国与沙特的关系不仅仅同美国与王储的关系有关。”

沙特是美国在中东反恐行动的重要伙伴,同时也是牵制伊朗在这一地区势力的重要力量。某种程度上,拜登拒绝制裁王储的原因同特朗普决意力保王储是一样的。美国媒体援引分析人士的话指出,沙特王储的经济改革大计“确实有助于促进美国一些目标的实现”。


空袭意在安抚盟友

李伟建强调,拜登对美沙关系只是微调。25日批准美军对在叙东部活动的亲伊朗民兵组织实施空袭,就是为了在
“做规矩”的同时安抚沙特和以色列。拜登很清楚,在推进美伊重返伊核协议这个有限的窗口期内,他需要尽快扫除障碍。

而沙特方面似乎也领悟到拜登的用意。尽管否认美情报机构的指控,但沙特外交部的声明中还是提到“致力于与美国建立稳固而持久的伙伴关系”。

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中东和北非地区业务部负责人艾哈姆·卡梅尔指出,此前被沙特法院判处近6年有期徒刑的沙特妇女权利运动家鲁嘉因·哈斯鲁尔获释,也是沙特向美国伸出的橄榄枝,“沙特领导层已决定在短期内采取建设性立场,避免同美国的关系变得过于紧张”。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认定王储批准杀人 拜登预告美沙关系将“重大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