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巫”肖战一周年:当受害人变为加害者


作者/关关
今日下午,肖战微博发布长文,对一年前的227事件表示道歉,这条微博下迅速涌现了超过80万的评论,截止目前转发超过百万,粉丝们集体安慰、道歉,祝福肖战越来越好。
而另一头,反对者们正在紧锣密鼓的向广电总局打电话投诉肖战于今日二轮登陆央8的作品《斗罗大陆》,有的人因为没有接通,五六个小时内拨号上百次,他们目标是以“血腥暴力”、“虚假宣传”、“劣迹艺人出演”等理由让这部肖战主演的电视剧下架。
227事件已过了一年有余。去年的今天,由于肖战极端粉丝号召大批粉丝举报博君一肖同人文及其所在的同人创作网站AO3,导致这一网站被“墙”,大量ACG用户处于愤慨中,纷纷对肖战及其粉丝表示了抵制(前文回顾)。
然而,一年间这样的抵制逐渐变了味道,曾经的受害人转变为施害者。他们从最初的抵制脑残粉,到出于“让粉丝最痛就是搞垮他们的爱豆”因而抵制肖战,到为了增强抵制的正义性而扒皮肖战的种种黑料甚至是素人时期的言论来佐证肖战有问题,再到把肖战定性为劣迹艺人向与他合作的品牌、平台多方举报。
互联网燃起了一把名为“举报”的熊熊大火。这把火也刮向了其他领域,成为了表达反对意见时最常用的“核武器”。
这场由创作者自发开启的抵制饭圈恶习的正义之战,在漫长的一年中,已畸变为一场场狂热的举报潮。
受害者化身猎巫人,与极端流量粉丝们“同坠地狱”。
看盗版,扣帽子,疯狂向广电举报的“正能量纠察队”
“010-86095XXX和010-86091XXX这两个广电总局投诉号码轮流打!快冲!打了电话就提意见,说《斗罗大陆》内容暴力色情,对放寒假青少年有不利影响;说主演均为劣迹艺人,荼毒未成年;说平台虚假宣传,流量疯狂注水。举报有用,持续反馈!!”
227前夕,无数的肖战反对者正努力尝试通过电话举报的形式向广电投诉。按照排播,2.27日当天肖战主演的《斗罗大陆》会在央视进行二轮播出,在反对者眼里,这是对他们长达一年抵制行为的践踏,“不惜一切手法也要阻止并让该剧下架。”
微博上有人专门整理出了举报教程,流程清楚明晰,一位从十一点开始一直尝试到五点的用户在这期间拨打了52个举报电话后终于被接通,在获得了接线员“会记录反馈”的回应后,兴冲冲地在微博进一步发布攻略,号召大家“不要放弃,继续打就是了!”
也有人同步罗列出在12315这一线上消费者投诉举报平台的举报模板,将《斗罗大陆》的制作公司与涉及宣传剧集的微博平台列为举报对象。电话、邮件、网页,反对者们用一切可以向官方反应的方式进行着他们的“抗争”。

这样的集中爆破被反对者们称为“冲一波”。在227事件发生后,每逢传来肖战参演新剧或是参与影视综项目要开播时,便是集中“冲一波”的时候。
反对者投诉教程
“早期是举报这个人,尤其是针对那些他正在拍或是可能拍摄的项目,说明他是劣迹艺人,不能出演主旋律/军旅题材;但是你知道资本不会care这些啦,所以这种有时候没什么效果。那就在他的剧播前集中狙这部剧,找这部剧的问题进行投诉。他不是老号称自己是正能量艺人么,我们就替他找找剧里不够正能量的地儿咯。”反对者之一小聋瞎告诉小星星。
在这样360°无死角的“挑刺”下,任何一部剧都能找得到毛病。去年暑期,肖战主演剧集《余生请多指教》频频传来定档消息,其中肖战在剧中饰演男主角“顾魏”,是一名大夫,反对者们扒出剧集预告片中的医疗错误,举报这部剧集“缺乏医疗常识,演员抹黑医务人员形象”。
去年11月肖战饰演男二的古装爱情剧《狼殿下》开播,抵制者则翻出网络此前流出的该片审片截图举报称浙江广电人员玩忽职守系违法,同时以该剧“涉嫌篡改历史”为由进行投诉。
而针对今年年初开播的玄幻剧《斗罗大陆》,他们将剧中涉及打斗场面称为“血腥暴力”,将玄幻题材称为“宣扬迷信”,指责播出平台央视8套“不顾民意,与剧方存在利益输送”。
“能打电话就不网上投诉,能网上投诉就不要置之不理,人多力量大,坚信举报有用!”小聋瞎如此传授,“而且记住,如果你要找内容问题不要在官方平台看,平白给肖战增加播放量,多找盗版资源。”她发来一条抵制流程微博,下面是狼殿下的枪版资源。
“看盗版不太好吧?”小星星问她。“一切以抵制肖战为紧!谁让当初请了肖战呢!”
开发票,八黑料,宁可错杀不能放过的“品牌监督人”
相较剧集,更为重灾区的是品牌领域的举报。在反对者群体中,有品牌公关行业的从业者,也有在微博上频繁宣称自己是“业内人士”的意见领袖。
所有关于肖战品牌代言的消息都为反对者们开启战斗打响新的发令枪。
业内人士将或真或假的消息传递给反对者中的意见领袖大V,然后由他们向其他信众发布“肖战即将代言XXX”的消息,继而,一场针对肖战代言的举报行为便会有条不紊的展开。
今年1月,北京2022年冬奥会官微发布了一条肖战为冬奥打call视频,反对者迅速将国家体育总局的一众领导人姓名和政务咨询邮箱、联系电话放出,以“劣迹艺人不配为体育健儿助力”为由进行电话投诉,甚至还有反对者列出了国际奥委会官方网站,并给出了一份全英文的投稿作文模板。

年初,同时有多位业内爆料称运动品牌李宁、眼镜品牌陌森都将与肖战进行代言合作,经过反对者大V传播后,迅速在这一人群中传开。
尽管此时,两家品牌的官网、官微等官方渠道并没有任何的信息发布,但为了避免“代言成真”,针对品牌的狙击流程已经被详细策划。
最基础的是开发票,这一招在去年2.27事件初发生时便被反对者“奉为圭臬”。反对者们针对肖战代言的消费产品,集体涌向淘宝、天猫等购物平台要求品牌为此前的消费开发票,并明确表示“是因为你们选择了肖战代言才来的,以后也不会选择你们的产品。”以此达到对品牌的警示作用。
而尽管还未坐实品牌代言消息,反对者们依然强调“宁可错杀不能放过”,涌入李宁、陌森的电商店。
线下也没有被放过,有人迅速根据李宁、陌森官网罗列出了品牌线下店铺汇总,号召反对者们就近逛店,然后拍摄消防通道和灭火设备,一旦发现不符合国家规定立刻向当地举报。
同时,还有人提出了新的反对思路:“在虎扑、贴吧等渠道向直男放出李宁会请肖战代言的消息,并表明以后再穿这个牌子的衣服会被当成肖战粉丝,让他们也加入反对阵营。”
此外,关于李宁过去的负面新闻也被迅速整理了出来:贩卖爱国情怀、抄袭模仿等一系列信息,“只要敢宣,立刻带话题,搞臭他们。”
在反对者口中,这样的行为被称为“狙商务”,在号称业内的大V领袖反对者口中,“毁掉流量的最佳方式就是让人不敢请他代言”。因此,反对者在针对肖战代言品牌的举报中热情满满。
去年,天猫双十一晚会原计划邀请肖战上台表演,当天,反对者们集中涌入天猫店铺要求开发票,并向晚会举办地附近的消防大队大规模举报称晚会不符合安全标准。
迫于压力,在肖战上台前,他的节目被紧急叫停。随后,这一消息传递至反对者群体,被视为一次集体胜利,也引发了一次大规模狂欢。那晚,无数反对者在微博继续互相打气,“抵制有用,举报有用!”
“总结下来其实和剧集差不多,先想尽一切办法让品牌方意识到和肖战合作的危害,让他
们终止合作,如果不奏效就搞这些品牌,挖品牌负面,闹得越大越好,这样接下来就不敢有品牌再和肖战合作了。”小聋瞎告诉小星星。
“那怎样确定这些所谓代言消息的真假呢?如果是假的对品牌方来说岂不是无妄之灾?”小星星问她。
“大V都说了是真的了那肯定八九不离十!再说就算是假的也算是给他们警示,让他们以后不要考虑请肖战。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正常人不会喜欢肖战”,不割席的就是敌人
在影视和品牌之外,更多的年轻人被卷入了这场非黑即白的战役中,举报潮波及的远不止和肖战有过合作的品牌方和影视方,还有大批量喜爱肖战、或是不讨厌肖战的人,被强迫与肖战割席。
去年肖战生日时,有肖战粉丝邀请海绵宝宝国语配音演员为肖战录制了生日祝福,配音演员乔诗语转发这条微博,并在粉丝劝告不要“沾肖战”后,在评论区发布“我崇拜的配音哥哥,我喜欢的帅哥,我看到了,我喜欢,我转~怎样?”,坚持立场;同时另一知名配音演员边江在肖战的生日微博下发布祝福。
于是,二人遭遇了ACG圈的集体抵制。大量反对者集体向二人参与配音的游戏作品进行投诉举报,要求换人,《闪耀暖暖》、《剑网3指尖江湖》、《决战平安京》等多家游戏方也更换了CV。
“只能说是活该。最开始肖战粉丝举报的AO3就是我们二次元圈的乐园,他们作为吃二次元圈这碗饭的人,非要去抱肖战大腿,那只能让他们见识见识站边的后果了。”ACG爱好者小莫告诉我们。
乔诗语和边江只是反对者抵制“站边肖战”群体的缩影,大量表示过喜爱肖战、或是曾对这场举报潮提出反对意见的作者、画手、剪刀手(MV创作者)、词曲人,都被反对者指名道姓挂出,连带他们的相关言论和代表作品,一起被制作成一张张图表让反对者“避雷”。
“去年那会儿,我在227之后转发了肖战的相关内容,在晋江连载的作品就被一群人刷了负分。”某文手阿雅向小星星诉苦:“我不太明白为什么现在喜欢肖战都成为犯罪了,我不和肖战割席,就和我不爱国一样严重。”
在大批反对者看来,世界上不存在理智的肖战粉丝,也不存在不支持极端粉丝举报做法,但仍然喜爱肖战或是不愿抵制肖战的人。“我觉得普通人就是应该讨厌他,抵制他,喜欢他的人就是我抵制的人。”小莫说。
反对者意见领袖发出的北京市各组织举报电话
非黑即白、非此即彼,二极管思维在社交媒体进一步放大,尤其是微博,更是成为了争议和负面情绪的集中发酵场所。只要喜欢肖战,便不再是受保护的“创作者”、“版权方”,便是不惜一切需要打击的对象。
于是与原本“保护创作自由”背道而驰的做法开始出现。甚至有反对者在微博艾特国家税务总局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以“非法印刷无证印刷”为由举报肖战粉丝印制的追星图册和博君一肖粉丝印制的同人文,将炸弹投向了同人创作领域。然而事件的最初,就是因为肖战粉丝不满在AO3连载的博君一肖同人文,才采用举报大法开启了这场漫长的战争。
“师夷长技以制夷,只有用他们的手法才能打败他们。”小聋瞎说,在她口中,会对这样的抵制行为表示反对的只是一群“道德仙子”,她始终认为自己是在坚持正义,“等肖战真正糊了,出不来了,行业就能知道我们普通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给那些动不动出警、举报的脑残粉一个深刻的教训。”
从受害者到执法人,227战争没有赢家
但一年的时间,显然无法达成反对者口中的胜利,他们斗争的对象,广大的肖战粉丝中,依然不乏行动一致的“饭圈女工”,控评、打投,愈发努力地为证明肖战的商业价值而下单,并致力于集中举报反对者账号。
而反对者们则用这一年的时间学会了“如何流畅的举报”,他们坚信“举报是有用的”,把曾经坚决抵制的引用公权毁灭自由反作为认真贯彻的“复仇法则”。
一如前两日,《斗罗大陆》被人民日报海外版表扬,大批肖战粉丝截图传播,表示肖战被官方认可。而与此同时,反对者们则拿起了早前《检察日报》点评227事件时对肖战的否定话语,表示肖战已被官方定性为劣迹。
在一年的斗争中,公权成为了两大群体崇拜的神祇,举报成为了两方攻讦的武器。信徒们试图通过努力打造一个“被污蔑却又复起”的不朽英雄,猎巫者试图完成一个群策群力惩罚大魔头的震撼故事。更多的是不明所以被情绪裹挟的广大受众,他们大喊着“冲冲冲”,让这场戾气的大火燃烧的愈发旺盛。
这把火扑不灭,且烧的快,越来越多群体也将举报成为了攻击意见不同群体的“常规化武器”。因不赞同番剧《无职转生》的内容和主题,大量反对者将这部番剧举报下架,并以开发票方式涌入品牌网店要求一众品牌与播出平台B站“割席”,因不认可脱口秀艺人杨笠谈论男性的段子,大批用户以“涉嫌性别歧视”为由向广电总局举报杨笠,要求相关内容下架……
一年远不是终点,名为227的畸变战争,早已没有赢家。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猎巫”肖战一周年:当受害人变为加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