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巨臂招财猫一夜爆红,却引来遍地山寨

招财猫的胳膊有多粗
打工人就有多苦
 
借着节日送礼的热潮,今年春节期间,有件吉利又搞怪的小玩意着实火了一把,就是这只举着一条肌肉麒麟臂的“巨臂招财猫”。
 
你可能已经在电商平台或社交网络上见过它,把它当成是脑洞大开的手办潮玩,当然也有人骂它丑,“巨臂招财猫”甚至成了“淘宝年度丑东西”入围商品,高踞头排C位。
 
我身边还真有朋友买了一只摆到了玄关上,说是被它“硬核招财”的反差萌所打动。
 
其实很少人知道,这只火出圈的招财猫背后,有着一位“悲情英雄”。
 
这位90后深圳小伙名叫徐振邦,正正经经是一位川美毕业的青年艺术家,参展过香港巴塞尔等重量级艺术展。
 
画面中心就是青年艺术家徐振邦

这款招财猫原本是他创作的艺术作品,命名为“大力招财”,那条巨大的手臂,其实象征着每一位和你我一样的打工人的辛酸。
 
去年展出后,这只“大力招财”在艺术圈有了名气,有朋友开始找徐振邦定制,他就一个人一双手,每天在工作室里纯手工涂装,每一只成品都有不同的细节和艺术特色。
 

但没过多久,这个新奇的招财猫形象就被许多商家看中,没有经过艺术家的任何授权,就这样成了工厂流水线出来的网红产品。
 
“我其实没有很生气,反而有点要感谢他们帮我维持住了‘大力招财’的热度。”
 
在和外滩君的聊天里,徐振邦苦笑着说:“但最让我愤慨的是,那个年度丑东西榜单上的图片,还是个盗版的。”
 

01

被迫营业,招财猫长出麒麟臂

 
“大力招财”的创意,最早源于徐振邦两年前的健身经历。
 
因为长期的创作劳动,当时还不到30岁的他落下了右肩关节炎,教练告诉他,在做负重练习前先要不停摆臂,放松肩膀。
 
“对着镜子我一直在重复这个动作,突然间意识到,这不就是招财猫的动作吗?”
 
“人的手臂这样不停挥动,哪怕不拿哑铃,肌肉也会慢慢膨胀起来——招财猫也是每天24小时在做这个动作,只要有电就永不停歇,它的手臂是不是也会变得特别壮实呢?”
 
就这样,这只巨臂招财猫的形象在徐振邦的脑海中慢慢具像化了,他决定把它作为艺术作品做出来。
 
“其实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招财猫在某种意义上,和我们现在年轻人的生活状态是一样的,都是打工人——它被摆在门头不停挥手,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它的买家、老板‘招财’。”
 
在确定了整体形状后,徐振邦有意地把招财猫的表情画得特别冷漠,“反正是被迫营业,干嘛那么喜庆?”
 
徐振邦做出的第一只“大力招财”,是照着自家猫的花纹画的

在他的概念里,一开始想把“大力招财”做成一个巨大的艺术装置,光是这条手臂就有1.8米长。
 
“手臂那么大,招财猫的身体却还是像常见的那样只有三四十厘米,反差感特别强。手臂还要设计成可动的,每一下都砸在地上。最后设想是手臂太大终于挥不动了,就变成猫的身体不停在动。”
 
着手设计的同时,徐振邦当时也在寻找可以展出“大力招财”的美术馆场地。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计划。
 
他决定还是把这个创意执行下去,一点点修改,最后成了现在这样能摆在桌面上的尺寸。
 

02

被爆单的青年艺术家

 
徐振邦的母校四川美术学院,在艺术圈是出了名的学风自由。他学了多年油画专业,后来的艺术方向却走向了装置艺术和更多其他材料,也很善于学习先进的技术。
 
徐振邦
徐振邦作品:《河图》2016 新视线—权力的游戏  深圳OCAT 华美术馆  现场
徐振邦作品:《贪食蛇的寓言2019》2019 WAVELENGTH:制造之外——当代艺术体验大展  深圳雅昌艺术馆 

2016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张大力、徐振邦双人展览现场

在设计“大力招财”的时候,徐振邦正在钻研3D建模和3D打印,于是顺理成章地把巨臂招财猫用3D打印做成灰模,找工厂电镀一层,再一个个手工涂装。
 
“当时就是想尝试一下在电镀表面能不能画,画完觉得效果不错,就发了朋友圈和微博。有朋友看到,问我:‘这个卖吗?我有个朋友开店,想送给他当礼物。’”
 
徐振邦一开始还愣了一下,回问他:“这个……能买吗?”朋友说:“能啊!”
 
2020年1月份,这第一单生意做成了。过了大半年,10月底有朋友在策划深圳市当代艺术文献展40周年展,徐振邦受邀把“大力招财”送去参了展。
 
深圳当代艺术文献展40周年现场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只不走寻常路的招财猫火了。
 
“据我所得知的线索,有观众在现场拍了照传到QQ群里。有做搞笑内容的博主看到了,觉得它造型很搞怪,然后发到了微博上,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很快许多大V都在转。”
 
“我记得特别清楚,11月3日这一天,突然之间好多人来找我,想问我这只招财猫怎么卖,一直到现在……反正就是现在已经不敢接新的订单了,我只有一个人两只手,完全做不过来了。”
 
“大力招财”灰模

在把“大力招财”完全产品化后,徐振邦确定了三个尺寸,高度分别为15厘米、30厘米和60厘米,仍然坚持每只都手工涂装,每只的细节都独一无二。
 
最小的15厘米“大力招财”,他称之为“基本款”,售价不到500元,作为艺术家作品而言并不算昂贵,至今为止的订单量已经超过了700个。做一只基本款,光是涂装就要花上两个半小时。

于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徐振邦几乎成了这只“大力招财”的真人版——就像招财猫不停挥手臂一样,他每天透支体力不停地画,以至于需要在工作室一角备上满满一箱六味地黄丸。
 
徐振邦工作室里的六味地黄丸
但与此同时,这只巨臂招财猫很快被商家山寨成了网红潮玩,在电商网站上售价100多元,卖出几百上千只的网店比比皆是。
 

03

“这也能算艺术吗?”

 
前一段时间,因为春节的气氛加成,“大力招财”被山寨的情况愈演愈烈。
 
徐振邦有一次偶然间收到了工厂寄来的盗版巨臂招财猫,因为没调整好胳膊和身体的重心,站都站不住,各种细节都非常粗糙。
 
但在他看来,这并不算是一件完完全全的坏事。
 
“这些山寨的产品,事实上也帮助我保持住了‘大力招财’的影响力,至少它这个形象还是在大家视野中能经常出现。”
 
他最大的烦恼是,自己的生产力实在有限,“我自己一个人的传播力量,肯定是小于他们那么多人,我希望把这个局面慢慢扭转过来。哪怕买的人知道这是假的,至少能知道背后是谁创造了它。”

这段时间里,也陆陆续续有品牌主动找来和徐振邦联名合作。在他的计划中,现在已经成为IP的“大力招财”,未来会以正版潮玩等更多种多样的形式出现在市面上。
 
“这些现在因为盗版知道‘大力招财’的消费者,以后也越来越有可能从正规渠道买到从我这里出来的东西,这就是好事。”
 
对话的最后,外滩君提出了一个困惑。
 
“既然有了商品的属性,现在还能把‘大力招财’定义为艺术品吗?”
 
徐振邦说,自己还是把它作为艺术品来创作,但的确思考过这个问题,也有一些人质疑他说,“这个东西那么丑怎么能算艺术?”“这不就是个手办/潮玩嘛?”
 
“艺术可以是阳春白雪,也可以是下里巴人”,他说,“我觉得不管哪种方式,能让自己的艺术让更多的人看到,对艺术家都是一个好的结果。”
 
手臂上隆起的青筋,其实可以组成“招财进宝”字样,这也是它区别于盗版的“水印”
他认为,别人怎么界定“大力招财”并不重要。哪怕是一件圈内公认特别好的艺术品,你不喜欢它,它对你来说就什么都不是,这是由受众决定的。
 
“因为从我自己的创作理念来说,一直想要呈现的就是幽默感,用好玩的东西来刺激一下大家的视线,所以才会有这个招财猫的形象。”
 
更重要的一点是,无论是代表打工人的“大力招财”形象,还是上文所记述的整个事件本身,都是在当下这个时代才会发生的事。
 
“这个社交网络的时代,只要东西是有意思的,很多人就会关注。加上去年这样一个大环境,现在大家也都觉得,很需要这么用力的一个形象来招招财。”
 
是啊,这么具有时代性的故事,怎么能说它不艺术呢?
 
 
 
文、编辑/Cardi C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部分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十六铺生活家爱买好物
(点击图片查看)
– THE END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他的巨臂招财猫一夜爆红,却引来遍地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