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创始人的 AB 面:斯坦福学霸和职业赌徒

一次舆论爆发的背后,至少有千百次不了了之的投诉。

 

对于车莎莎的家人来说,昨天可能是他们最难过的一次元宵节。

20 天前的夜晚,年仅 23
岁的女孩车莎莎在乘坐货拉拉搬家途中从副驾驶跳窗,后经抢救无效身亡。涉事司机一方的说法是,女孩是自己跳窗的。

事发地点是监控盲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涉事司机曾三次偏航。但货拉拉并没有在车上配备录音、摄像设备,女孩跳车原因成谜。

涉事车辆

网友的指责声呼啸而来:为什么司机偏航三次平台不阻止?为什么企业估值过百亿美元,却舍不得给司机配摄像头?为什么占据了内地 352
座城市的货拉拉,监管和审核流程却十分松懈?

货拉拉的种种矛盾,或许能从创始人周胜馥身上找到一些解释。

他从来不避讳自己的 ” 赌徒 ” 身份,甚至把自己赌博的经历在采访中讲,挂在公司创始人简介里。

周胜馥在澳门赌场做过职业赌徒,专攻德州扑克。在斯坦福经济学专业学来的本事,他都用到了赌场里。他能算出一手牌赢的概率,也能算出一小时里能赢多少钱。

周胜馥

在赌场里赢钱,一度是他征服感的来源,但这种征服感在 7 年之后渐渐消失了。

他在德州扑克的牌局上没了对手,几乎把把胜利。和当初从世界知名咨询公司辞职去赌桌的心情一样,他开始觉得没劲,不想玩了。

” 就像游戏通关,再打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带着赢来的 3000 万港币离开了澳门来到香港,适逢金融危机,他把 3000
万扔进了香港的楼市里,买了十几套房产。这些房产在接下来的 5
年里翻了两番,成了他后来创办货拉拉的本金。

2013 年,当看到滴滴和 Uber 提高了乘客和出租车之间的连接效率后,他蠢蠢欲动,但面对风头正盛的滴滴和
Uber,他明白自己兜里的钢镚禁不住烧,投身网约车行业无异于找死。

不加入不代表不能模仿,当时的香港,面包车的数量是出租车的 10
倍还多,那些面包车司机经常一天只有一两单生意,把车停在路边打盹等活儿。于是,提高同城货运效率的想法就在周胜馥的调研中成形。

这是赌场之外的赌博,为了有充足的周转资金,他变卖了全部家产,一套房子也没留。

司机是货运平台的核心,司机普遍为男性,为了加快地推效率,货拉拉地推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是女性。同时,司机的审核机制从一开始就不够严格,培训形同虚设,对于司机个人的审核几乎为
0。下了软件,学会了接单,司机就能接活了。

货拉拉在创建的三年时间里,迅速覆盖了内地的 100
座城市,还走出国门,在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相继登陆。货拉拉所向披靡,平台上的月活司机超过 48 万,用户超过 720
万,成了中国市场的互联网货运第一运营平台。

不管不顾地成长,代价是什么?

在天眼查的开庭公告中显示,货拉拉曾经多次卷入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体权的纠纷之中。

2018 年,一名杭州的女乘客在搬家后不断遭到司机的性骚扰,货拉拉最后给出的声明是 ” 用户描述存在不一致
“,最后给出了封司机号的处理方案。

2020 年,《每日人物》采访了货拉拉的女乘客小刘,小刘说在搬家的路上,司机不断地碰她的肩膀,还误以为她责怪司机迟到,威胁她 ”
看到你就想掐死你 “。

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那些跟货拉拉有关的遭遇都是单方口述。因为没有摄像头和录音设备,货拉拉无论是想还司机或者乘客一个公道,都不容易。

又或者说,创始人周胜馥根本不关心谁对谁错,也不介意蹚浑水。

小巴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在多起走私、贩毒案件中,货拉拉都曾经出现过。

让用户吃暗亏,跟违法犯罪行为时不时扯上关系,除了与货拉拉投诉流程潦草,审核机制粗放以外,还可能与货拉拉的内部管理混乱有关。

在女孩跳车事件后的第 18
天,货拉拉才有了可以对外界发布的解决方案。货拉拉的安全部门负责人陈宇,在这次事件之前,也没有在货拉拉的各种新闻和组织架构里出现过。货拉拉内部管理是不是已经
” 裸奔 ” 到了这种地步,不得而知。

事件之后,周胜馥带头成立了安全整改小组,承诺 1 个月上线安全功能,严格准入制度。

明明 1 个月可以解决的问题,最终还是以生命作为代价。

这一次,周胜馥真的赌输了。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货拉拉创始人的 AB 面:斯坦福学霸和职业赌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