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家族爆桃色丑闻 次子勾寡嫂上床还偷吃她亲姊

英国《每日邮报》独家报导美国总统拜登次子杭特(Hunter Biden)的风流帐,不但在哥哥博拜登(Beau
Biden)逝世后与大嫂哈莉(Hallie Biden)交往,同一时间更搭上哈莉的失婚胞姊塞昆迪(Elizabeth
Secundy)。《每日邮报》取得杭特和塞昆迪的情欲短讯记录,可见杭特提出要教塞昆迪自慰,又称要送她内裤。

香港《苹果动新闻》报导,杭特2年前接受《纽约客》(New
Yorker)访问时称,他多年来一直有酗酒与吸毒问题,而哥哥博拜登一直帮助他,鼓励他接受治疗。根据杭特当时的说法,他在博拜登2015年脑癌病逝后重新喝酒及搬离寓所,2016年8月与哈莉及她两个孩子一起度假,开始变得亲密,两人秋天开始交往。杭特与哈莉的关系2017年3月正式曝光,当时拜登发表声明祝福两人。

不过《每日邮报》从杭特的旧手提电脑硬盘中修复大批短讯及电邮后,发现这段关系远比杭特口中形容的复杂。其中一封哈莉在2016年7月18日写给杭特的电邮中,哈莉指责杭特在两人交往初期对她不忠,与杭特在访问中提及的时间不符。哈莉在电邮写道:“杭特,你欺骗我,当我与其他人一同帮助你时,你却继续欺骗我。你不仅骗了我……还送她昂贵的礼物……我比你想像中坚强,当你视我如草芥,我不会袖手旁观”。

屡传情欲短讯 “我教你自慰”

电邮记录更揭发杭特最少自2016年下半年起一脚踏两船,同时搭上哈莉的姐姐塞昆迪(Elizabeth
Secundy)。现年49岁的塞昆迪在2015年与丈夫乔尔(Joel Secundy)分居,但2018年才正式离婚。

记录显示杭特与塞昆迪经常互传情欲短讯,其中杭特在9月8日向塞昆迪“爆粗”抱怨哈莉沉闷,又称自己快将洗澡,不久后便谈到情欲话题,杭特表示:“我们应该每天或每晚透过FaceTime一起洗澡……释放压力……我会教你如何自慰”。塞昆迪笑言“哈哈,爱你”,又指她平常早起床,“哈哈,你要上午5时半或6时起床,才看到我洗澡呢”。

翌日杭特又再跟塞昆迪聊天,透露当天买了新内裤,又称自己前一晚熬夜“看了很多很坏的成人影片,好像自己还是13岁一样”,其后又表示会送她“XS”内裤。

塞昆迪与杭特的短讯调情其后仍继续,例如9月17日塞昆迪向杭特写道“未来24小时我将独自一人……致电我”和“非常爱你(Love You
So
Much,LYSM)”,同日稍后她又表示“你是我唯一的王子”。杭特则回答“让你开心及爱我总是很高兴……我相信我需要这些,但不是来自你妹妹”。

亡兄旧居变“派对屋”

一位熟悉杭特情史的朋友表示,博拜登的旧居成为杭特与哈莉及塞昆迪玩乐的地方,“他们住在博拜登的旧居,后来变成了约会地点,他们明显一天到晚都在开派对”。另外杭特与塞昆迪2018年7月亦曾一同租屋,租约在2019年7月结束。

不过短讯记录似乎显示哈莉最少在早期时,对杭特和塞昆迪的关系仍蒙在鼓里,例如杭特8月4日时曾向塞昆迪发短讯,叮嘱女方“不要告诉她(哈莉)我有给你发短讯”,塞昆迪则回道“是,我知道”。

杭特与塞昆迪除情欲关系外亦有钱银纠葛,2016年8月18日的一封电邮显示塞昆迪向杭特索取金钱:“你可以给我更多钱吗?抱歉,我保证以后不会,乔尔已找到工作”,但一周后塞昆迪又说“我甚至没有钱停车,这是一个我无法醒过来的噩梦”。塞昆迪9月时亦曾向杭特表示已收到对方的转账,但她的户口仍在透支。

传哥哥死后翌日即与大嫂上床

51岁的杭特私生活一向受外界关注,育有5个孩子,他与首任妻子凯瑟琳(Kathleen Buhle
Biden)于2015年10月分居,2016年12月正式离婚,这意味杭特跟哈莉和塞昆迪有暧昧关系期间,严格来说仍是有妇之夫。杭特更在一份未寄出的短讯中,自爆曾遭凯瑟琳指责他在博拜登逝世翌日,便马上跟哈莉上床。

杭特最迟在2018年8月向哈莉提出分手,两人在2019年4月正式对外公布分开,杭特一个月后便再结交南非模特儿科恩(Melissa
Cohen),两人相识6天后结婚,目前育有一名一岁大儿子。

除了与哈莉、塞昆迪的情史外,杭特又被揭曾与华盛顿脱衣舞娘罗伯茨(Lunden
Roberts)育有一名私生子。今年4月他将出版自传《美丽事物》(Beautiful
Things)讲述如何战胜酗酒与吸毒,但未知会否提到他与哈莉及塞昆迪的关系。

手提电脑资料去年被公开

去年杭特把手提电脑送到特拉华州的一家电脑店铺维修,结果电脑内资料被多间传媒及联邦调查局(FBI)获得及公开。电脑内不但储存大量杭特吸食古柯碱及嫖妓的照片,更含有极多高度机密资料,包括拜登的3个私人电邮地址及手提电话号码,又有克林顿夫妇、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以及前总统奥巴马政府内阁几乎所有成员的手提电话号码。

电脑亦记录杭特的银行月结单及信用卡收据,显示他曾经在纽约脱衣舞俱乐部一晚花费1.1万美元(约台币30.14万元),以及在一个成人色情直播网站花费超过2.1万美元(约台币57.55万元)。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拜登家族爆桃色丑闻 次子勾寡嫂上床还偷吃她亲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