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欧最乱的球队:核心内讧、主帅弃坑、球迷放火…

短短一周之内,法甲老牌劲旅马赛因为三条活久见的新闻连续登上各国媒体头条。

——队内两大核心帕耶和托万爆发了激烈的矛盾。前者指责托万踢球只为个人数据不顾全队,后者反击帕耶私下和主席谈降薪背叛了更衣室。一支球队里大牌之间有矛盾并不稀奇,但基本都是传闻与爆料、表面上还是会做足和谐样,像马赛这样两位老臣积怨已久,从不处理直到公开撕破脸,实属少见。

 

——没过几天,对本赛季成绩和管理层严重不满的极端球迷冲击了马赛的训练场,不仅打砸大门投掷垃圾,把前来调解的门将曼丹达和后卫阿尔瓦罗爆捶一顿,还点燃了附近的树木拉成了一道火线。当地警方闻讯赶来,这群暴徒甚至想对警察和警车继续下手,最终25人被拘捕。

 

 

——又没过几天,主帅博阿斯在发布会上公开宣布:因为俱乐部买进了他之前明确拒绝的球员,已经提交了辞呈。在官方接受辞呈之前,他会站好最后一班岗。如果俱乐部拒绝他辞职并做出解释,那么他会继续尊重自己的合同。

马赛立刻做出回应:博阿斯反复抹黑俱乐部形象,我们决定解雇他,立即生效。这叫什么?只要分手说得够快,我就不是被甩的那个?

 

让人唏嘘的是,马赛上赛季还是法甲联赛的亚军。虽然那个赛季因为疫情被迫提前终止,但停赛前领先第三名6分的他们也算得上实至名归。这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就变成了这个鸟样?


01

一山非要容二虎

还是先来解释一下这些矛盾都是怎么回事。

首先,帕耶和托万之间不对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儿了。他俩都在2013年首次加盟马赛,也都在2015年离开球队去了英超,之后没隔多久双双回归再度成为队友。按理说这么深厚的缘分,就算没能成为至交好友,最少也应该两翼齐飞为马赛插上翅膀对不对?

完 全 没 有。

帕耶在2016年欧洲杯一战成名,还帮助铁锤帮一度在英超成为劫富济贫的执行者;托万在法甲拿到过年度新人和数次月最佳,还跟着法国国家队在2018年捧起了大力神杯。他俩都是比较吃球权的核心踢法,又都觉得以自己的实力和资历理所应当是队内的首席大佬。

于是,关系好的时候他俩也能互通有无、达到1+1>2的增益效果,关系不好的时候那就各自为战、你一枪来我一枪。

完全决裂的时候……他们争过控球的主导权,都希望进攻集中在自己所在的边路;抢过点球的主罚权,危险区域获得任意球也有一番唇枪舌战;队友被夹在中间茫然无措,两个人都在要球,传给帕耶就会收到托万的白眼,传给托万那下次就别指望帕耶会给你传球。

 

早在2015年,就有转播镜头拍到帕耶在比赛时批评托万不及时给他传球。托万立刻回击,而他说的话根据唇语解读就是一连串法语国骂。

2018和2019这两年,媒体曾经三次曝光过他俩之间又爆发了严重争吵。虽然没有视频实锤,但帕耶后来在比赛里主动把点球让给了托万,后者接受采访时一句“我完全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过去的事情全都翻篇了”,基本上懂得人都懂了。

那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呢?

据说争吵发生在训练后的一次更衣室会议上。帕耶发言时直接把矛头指向了托万:“到底是有什么原因,你一直跟我作对?我认为你踢球更多考虑的是自己的数据而不是球队,是不是因为合同快到期想走人了?我们上赛季没有什么所谓的天才(暗示托万伤缺了大部分比赛),成绩反而比现在好得多!”


 

托万不甘示弱:“那你呢?我无法接受你居然背着我们去和主席谈好了降薪,这简直就是对更衣室所有人的背叛!”

这事说的是,疫情期间马赛球员曾经集体拒绝老板的降薪计划,然而帕耶却突然私底下和老板达成个人和解:20-21赛季降薪50%、21-22赛季降薪30%,但原来2022年到期的合同续约到2024年,如果帕耶在合同期内退役直接转聘为俱乐部经理。

本来劳资双方正在角力,阵中最高薪的大将直接投诚,这算怎么回事……马赛立刻用帕耶做例子向其他球员施压,更衣室联盟瞬间瓦解。此外你想想,如果托万和球队续约,那么以后再有谈判面对的很可能就是已经转任经理的死对手帕耶……这谁受得了啊!

所以,他俩2021年的这一次争吵,比起过往时候都猛烈了许多。

 

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帕耶和托万的矛盾由来而久,为什么就没人管管呢?

换做其他的球队,要么就杀伐果断卖走其中一个,要么就是名宿大佬出来镇场调解。可是在马赛,高层把他俩都视为不能放的本土宝贝,美国资本构建的制服组都是职业经理人没什么名宿,手上无实权的主教练也只好各种打哈哈和冷处理。

贝尔萨当教练时说过:“(他俩的矛盾)是好事,这说明球员们都很有上进心和竞争意识。”博阿斯上个月也说过:“我知道他们不是一起去度假的关系,重要的是他俩能好好为马赛踢球,这就够了。”

 

为什么两任教练都只能这么说?因为他们不仅没实权,而且自己和管理层内斗都忙不过来。


02

画饼容易,吃饼难

贝尔萨当教练那会,马赛的老板还是成长在前苏联、外号“女沙皇”的玛格丽塔-德莱弗斯。她的丈夫罗伯特-路易达孚是全球著名农产品贸易和加工企业路易达孚的控股人,也曾担任阿迪达斯在拜仁董事会的代表。夫妻俩收购马赛之后,罗伯特高调喊出了“打造法甲拜仁”的口号。

世事难料,2009年罗伯特因病去世,玛格丽塔接手成为马赛女老板。也正是那个赛季,马赛时隔18年重新拿到了法甲联赛的冠军,女沙皇再次表态要继承亡夫的遗志,塑造出一支无敌之师。


 

但是说归说,做归做。马赛在接下来的数年里并没有得到来自老板的多少投资,反而变成了一支培养新人+出售球星的“踏板球队”。

贝尔萨在2014-15赛季带领球队踢出富有激情和观赏性的足球之后,本来想在夏窗引进心仪球员,放手大干一场。结果玛格丽塔明确表示不会掏钱,球队甚至卖掉了帕耶、托万和因布拉,再为了节省工资放任吉尼亚克、安德烈-阿尤和莫雷尔自由转会走人……要知道,此前那个赛季全队的76个进球里,有51个都来自于吉尼亚克、阿尤和帕耶三个人。

你可以想象贝尔萨这般刚烈的“疯子”有什么感觉。新赛季首轮输球之后,阿根廷教练在赛后发布会上留下一句“我刚刚辞职”,转身走人。

 

马赛管理层不是没有预料到贝尔萨心生去意,所以在前几个星期已经明着暗着向媒体放风:“贝尔萨对续约薪水不满”、“我们已经签下了他想要的球员,但他要求更多”……意思很明显,就是在他辞职之前先甩锅。

然而,马赛球迷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原本就对贝尔萨的球风有着近乎狂热的支持,又在一个夏天眼看着大半队主力离开,立刻坚定地站在了管理层的对立面。贝尔萨辞职第二天,大批马赛球迷堵在训练基地门前抗议,警方出动大量警力才勉强维持了秩序。

是不是很眼熟?

没错,博阿斯这次又是一个类似的故事。2016年,美国老板麦考特从“女沙皇”手里买下了马赛,并且任命法国著名的职业经理人埃罗出任主席,管理大部分重要事务。

 

埃罗是谁?1991年就入职迪士尼成为欧洲分部的发言人,后来受到CEO史蒂夫-伯克的亲自引荐去哈佛读了MBA。2000年前后开始自己创业,创立了一个体育比赛的手机直播公司,还兼任一家赛马传媒集团的董事长。

2016年被麦考特任命为马赛主席之后,他辞掉了所有职务,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管理足球俱乐部这个全新的挑战上。而他和美国老板提出的愿景——小目标是让马赛稳定进欧冠,大目标是打破巴黎圣日耳曼在法甲的垄断。

啊,多么熟悉的一张大饼。

不过和前任相比,麦考特和埃罗的马赛至少起了个好头。2018年夏窗,他们引进了斯特罗曼、拉多尼奇和察尔三名重磅新援。累计6600万欧元的转会费支出也许对豪门不算什么,但这已经是当年在法甲仅次于大巴黎的第二多。

 

结果……受过重伤的斯特罗曼完全没有罗马巅峰期的硬度和覆盖,拿着队内第一档高薪踢了好几年的养生足球;边锋拉多尼奇也水土不服,2021年初已经被租借去了柏林赫塔;中后卫察尔刚来的第一个赛季简直就是灾难,后来慢慢适应总算是没全部亏光。

马赛那一次在转会市场不惜下血本,自然是为了先实现那个打进欧冠的小目标,从此踏上循序渐进的良性循环。然而2018-19赛季他们只拿到了法甲第5,别说欧冠了,连欧联杯资格都被排第10的法国杯冠军雷恩和排第11的法国联赛杯冠军斯特拉斯堡抢走。

血 本 无 归。

那个赛季的惨淡对于马赛的影响是致命而长远的。一方面美国资本无比心疼,从此变成铁公鸡,俱乐部开始出现财政危机。另一方面打不进欧冠,收入达不到预期,导致难以通过欧足联财政公平的审核。

于是这两年,马赛又变成了一家养新人、卖球星、球迷闹事、教练弃坑的俱乐部。历史兜兜转转,再次完美闭环。

 

从左到右:苏比萨雷塔、博阿斯、埃罗


去年5月,埃罗把自己四年前亲自招募的体育总监苏比萨雷塔拉出来背锅,以“业务不精、彩票刮不出奖”为理由炒了鱿鱼。此举引发了连锁反应,队长曼丹达拒绝参加新赛季定妆照拍摄来表示抗议,本来就是因为和苏比萨雷塔私交才接手马赛的博阿斯也动了要走的心思。

为了挽留带队拿到法甲亚军的博阿斯,埃罗亲自下场为他签来了心仪的帕普-盖耶和巴列尔迪,并且做出了会继续全力支持的承诺。

但还是那句老话:“说归说,做归做。”

 

今年初,桑松以1400万英镑的“低价”转会阿斯顿维拉(一年前热刺问价,那时还标着3500万)。托万的合同即将在今年夏天到期,据说已经和米兰达成了协议,反正不管去哪估计都不会留队。他俩都是博阿斯非常喜欢的球员。

与此同时,接手苏比萨雷塔工作的是前瓦伦西亚球探主管隆多利亚,而这位也是很有个人想法和性格的主。比如,博阿斯觉得自己的战术需要强力边后卫,隆多利亚免签来长友佑都,觉得这就够用了。又比如不久前官宣从凯尔特人以租借+买断条款形式加盟的恩查姆,博阿斯直接在发布会上不留一丝情面:“这笔引援我不知情,而且这是我之前明说了不要的球员,劳资不干了。”

 

这就是马赛在2021年1月底的处境。

各项赛事四连败、包括输给副班长,诸多矛盾集体爆发,让本就四处漏风的俱乐部更加千疮百孔。博阿斯已经弃坑,但更多坑里的人还不知道何去何从。

托万和帕耶积怨已久难以调和,可能要等到前者夏窗离队才能解决,这势必会对本赛季接下来的比赛造成恶劣影响。球迷们则把矛头指向了埃罗,尤其是这位主席还是个土生土长的巴黎人,而马赛和巴黎在法国足球圈、甚至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是最为对立的存在。


 去年大巴黎欧冠决赛输给拜仁,马赛球迷在街头庆祝了一整夜


极端球迷上周在训练场外放火的同时喊着:“垃圾主席,滚回你的首都去!”而博阿斯辞职后,这样的标语开始越来越多出现在马赛的街头巷尾。

这一锅大粥,估计还要乱上好一阵子。

———— / 往期推荐 / ————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全欧最乱的球队:核心内讧、主帅弃坑、球迷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