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文章】出国赚钱却沦为站街女,这样的洋工就别打了吧

之前看过一部电影,叫《下海》,按我们传统价值观来说,电影内容讲的是一个难以启齿,甚至放不上台面的故事。女主角名叫丽娜,出生在中国东北,和丈夫育有一个儿子,原本生活的很幸福。但是,丽娜不甘心于眼前的苟且,一心想着远方,因为在她心里,一直有一个赚钱梦。

三十岁那年,丽娜四处筹钱,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把丈夫和儿子留在了东北老家,只身前往那座浪漫之都,法国巴黎。

在老家的时候,丽娜听说了很多关于巴黎的“好”,心里对这个地方的充满了向往,她听人说,即便是做保姆,在巴黎也能赚的盆满钵满。但是,到了巴黎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自己幻想中的那个乌托邦,瞬间坍塌。当地保姆市场价,比她之前预想的少了四分之三,按照丽娜的要求,她不可能找到工作。

所有的幻想变成泡沫,丽娜心如死灰,眼看着要活不下去的时候,她认识了一群在巴黎站街的中国女人,这样说可能还冠冕堂皇一些,说白了,就是性工作者。看着她们每天涂脂抹粉,迎来送往的顾客穿梭不停,刚开始,她还嗤之以鼻,给自己保留了体面,但是,残酷的现实压垮了她最后一道防线,她选择了去站街。

看到这,可能很多人觉得丽娜的遭遇不足以获得同情,赚钱的方式那么多,为什么要做那些下九流的事情?

但是,当你知道她在拿着非常低的工资,因为主人儿子打碎了花瓶,却要怪在她的头上,最后扣了她一大笔钱;当你知道她去找工作,被人恶语相向,把她赶出店门;当你知道每到交房租的时候,被房东侮辱、唾弃,而且这些人大多是华人的时候,你大概就不是那么厌恶丽娜这个女人了。

突然想起这部电影,是因为最近悉尼也发生了一些事,外卖送餐员合法权益难保,拿着可怜的工资,却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些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东南亚,当然,也包括中国。

我知道,做这样的类比多少有些不合适,但是,这些外卖送餐员中的很多人,和丽娜有着一个共性,他们都是来国外“打洋工”的,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在国外的就业、生活、各方面权益都没有保障。

“打洋工”这个词最早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主要是指在境外就业的华人。那时候,中国经济发展正在改头换面,也正因为这样,很多人失业下岗,于是,这部分人把目光锁定在国外,希望通过“打洋工”赚钱。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国人、甚至更多其他地方的人,远走国外,开始了艰难的赚钱路。

近十年内,有越来越多国内“打洋工”的人来到澳洲,他们大多和外卖送餐员一样,付出的劳动和赚到的钱远不成正比,甚至还有生命代价。

外卖送餐员的事,从去年9月末,沸沸扬扬一直讨论到今天。

去年9月29日,悉尼华人区Zetland发生严重车祸,一辆公交车与一辆外卖摩托车迎头相撞,驾驶摩托车的43岁男子身亡。后来经过证实,这名男子是熊猫外卖送餐员,陈晓军。

陈晓军2018年来到悉尼,希望通过在澳洲打工,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而妻子和儿子远在中国陕西。

平时工作兢兢业业,哪怕一天有16个小时都在工作,也毫无怨言,因为妻子儿子是他最大的精神支柱。但是,顷刻间,这样的晴天霹雳,击垮了原本属于这个家庭的幸福。

类似的事件时有发生,和陈晓军遭遇车祸的同一周,还有一名外卖送餐员在悉尼街头被撞身亡。

这几件事一出,在行业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很多人才意识到,原来还有这么一个群体,他们每天风餐露宿,却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

大概半个月前,悉尼某外卖公司的送餐员举行了一次抗议活动,抗议公司削减薪资,同样是这家外卖公司的送餐员,杨军和李向前却遭到公司解雇,就因为他们参加了这场抗议活动。

51岁的杨军,在这家外卖公司干了一年多,每天至少工作10个小时,一周七天午休,所有的这些付出,都是为了养活远在中国的妻子和四个孩子,李向前的情况和杨军基本类似。

所以不难看出,这些“打洋工”的华人,他们大多以赚钱为目的,忍受着欺凌、承担着风险,就为了给自己远在国内的小家,添个一砖半瓦。即便是遭遇不公,能忍则忍,最后不是抗不下去,轻易不会和公司对着干。杨军和李向前差不多也是因为整件事引起了舆论关注,才敢拿起法律武器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

最近,这家外卖公司颁布了一个所谓的奖励制度,美其名曰,奖励外卖骑手拿到更多工资。新的奖励标准分为高低两档,就较低一档而言,骑手每天送出25单可以额外获得15澳元的奖励;较高一档则需要骑手每天送出70单以换取65澳元的额外奖励。

表面看上去很合理,但是,计算一下才知道,即便外卖骑手每天工作10小时,每小时送7单,才能拿到65块钱的奖励,但是,生活在悉尼的人大概知道,一个小时送7单,有可能吗?

而且,在这样的所谓奖励措施之下,一些骑手不得不更卖命,他们遭遇不测的可能性,也就大大提升。

我们再回到“打洋工”的话题上来,文章开始提到的丽娜、送餐过程中遭遇车祸不幸身亡的陈晓军、还有因为要求合理薪资被解雇的杨军和李向前,他们都是“打洋工”的经历者,也都因为打洋工,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甚至遭遇不测。

其实,对于当下的国人来说,打洋工既然如此艰辛,如果没做好准备的话,不一定非得往南墙上撞。

90年代打洋工,是迫于无奈,那时候很多人面临下岗,食不果腹,在众多的选择中,“打洋工”的确是比较显眼的一个,但是,现如今国内的发展状况,实在没必要冒着这样的风险,和家人远隔千里万里,最后甚至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笔者刚来悉尼的时候边读书边在餐馆打工,认识了一位同样来自国内的华人,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打工赚钱、攒钱、给国内的儿子。这一道看似简单的程序,背后却是数不尽的辛酸。一周七天,上六天班,每天为了多挣几块钱,她总是第一个到餐馆,安排好一切,等着开档。有一次,厨房大妈不小心把一桶刚在保温箱烫热的豆浆放在她脚边,豆浆一时间没适应外部的热差,喷了出来,直接喷在她的脚背上,几分钟之后,整个脚背红的发烫,还鼓起了一个大泡。我以为她理所应当回去休息,至少休息一天,烫成这样,没理由再上班了,但是她到水池下简单处理了之后,连包扎都没有,又开始工作了。很简单,如果今天不工作,就少了一天的工资。直到第三年,她说她要回国了,我开玩笑似的问她:“钱攒够了?”她笑了笑说:“一万澳币,没办法,工资少,怎么攒下钱”?

不是劝那些想出国的人放弃想法,而是如果把出国当作挣钱的敲门砖,真的得考虑清楚,现在不是二三十年前,国外的月亮也没比较圆,没必要为了挣几个钱,搭上自己和家人的命运,更何况,也不是真的能赚到钱。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评论文章】出国赚钱却沦为站街女,这样的洋工就别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