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教练自杀疑云:“美国奥运体操队性侵案”的审判畏罪?

美国金牌体操队教练约翰.盖德特(John
Geddert)在今年2月25日,遭检方指控曾对未成年选手施暴、性侵、涉及人口贩运。然而就在起诉的同一天,盖德特却被发现陈尸在一处公路休息站内,研判是自杀身亡。  

▌金牌教练自杀疑云:美国奥运体操队性侵案的审判畏罪?

「被指控性侵的金牌教练,害怕审判而自杀?」美国奥运女子体操队在2018年爆出队医赖瑞.纳萨(Larry
Nassar)的性侵案,遭到156名受害女性指控性侵未成年的体操选手,事件震惊全球体坛。除了纳萨后来被判刑175年之外,同为奥运女子体操教练的约翰.盖德特(John
Geddert)也在今年2月25日,遭检方指控曾对未成年选手施暴、性侵、涉及人口贩运。然而就在起诉的同一天,盖德特却被发现陈尸在一处公路休息站内,研判是自杀身亡。

63岁的盖德特有「金牌教练」的称号,过去曾带领美国女子体操队于2012年奥运拿下金牌。然而这次他所被指控的罪名,是涉嫌从2008年到2016年间,持续对多名未成年体操选手进行暴力、威胁和性侵行为──包括2项针对13至16岁未成年人的性侵罪、20项「强迫、欺骗、威吓年轻运动员替他谋取经济利益」的人口贩运罪、以及在纳萨案调查期间对调查人员撒谎瞒报等共24项罪名──至于详细受害人数,仍在调查中。

然而盖德特在遭起诉后几个小时,就被发现「自杀身亡」。盖德特原定于美国时间2月25日下午提审,然而他却没有现身,随后在下午3点24分,密西根州96号州际公路附近的一个公路休息区,有人通报发现尸体,警方确认死者身分,发现就是盖德特。

盖德特之所以会遭到调查,原因是他与2018年才被判刑的「金牌狼医」纳萨交情匪浅。并且,这次针对盖德特的指控,也是因为检方在追查纳萨的大量性侵选手案情期间,随著一波波的受害人爆料、而不断延伸出来的「案外案」。

纳萨曾是美国运动医学界的「传奇」名医。过去曾经以队医身分参加从1996到2012年共4届奥运,培育训练出的知名体操女将包括瑞秋.丹赫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超级五姝」(Fierce Five)的亚丽珊德拉.拉丝曼(Aly
Raisman)、麦琪拉.玛隆妮(McKayla Maroney)…等杰出选手不计其数。

精湛的医术让纳萨博得体坛信任,却万万没想到纳萨利用其职务之便,长达30年来在体操圈内寻找性侵猎物,甚至有「隔著帷幕在家长对面猥亵选手」等令人髮指的犯行,或是以威胁选手运动生涯的恐吓,压制所有对自己的丑闻风声。

精湛的医术让纳萨博得体坛信任,却万万没想到纳萨利用其职务之便,长达30年来在体操圈内寻找性侵猎物,甚至有「隔著帷幕在家长对面猥亵选手」等令人髮指的犯行。
图/路透社

然而盖德特与纳萨两人不只是在美国奥运体操队的同事,纳萨也会定期在盖德特经营的「Twistars体育馆」替选手进行治疗。2018年的纳萨案宣判听证会上也指出,其中3起纳萨的性侵案,就是发生在盖德特的体育馆内。盖德特更被受害女性直接点名,他身为教练,明明知情队医的恶行、也曾听过其他随队人员的劝告,但却刻意忽略这些控诉,依然纵容纳萨在自己的体育馆内打著「治疗诊断」之名,行性侵虐待选手之实。

也有选手指出,盖德特除了殴打虐待选手们之外,也会在选手受伤后,依然逼迫她们继续出赛。有部分受害者经历过这些状况后,开始出现包括厌食症、自残、甚至自杀未遂…等等状况。

「你还记得某一次你对我发飙的时候做了什麽吗?我甚至不知道你生气的原因,但你直接把我狠狠摔到器材上、痛揍我的脸还有肚子,造成的伤害甚至毁了我的运动生涯。2018年,在纳萨听证会期间,另一位前运动员玛凯拉.图鲁斯(Makayla
Thrush)也直接对著盖德特表示:

「你告诉我不如去自杀,不只一次,而是很多次。而且很不幸的,原本我的运动员生涯,在被你毁了之后,我还真的尝试过自杀。」

图为受害者瑞秋.丹赫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  

2018年纳萨性侵案曝光后,美国体操国家队便已暂停了盖德特的职务,体育馆也转由他的妻子经营,不久后体育馆便更改名称、转卖给他人。

代表受害体操选手「超级五姝」的律师约翰.曼利(John
Manly)对于盖德特的自杀案表示,他已经和几名受害女性选手联繫,她们原本认为盖德特被起诉后,终于可以接受正式的司法审判、让案情水落石出。然而他却刻意在开审前自杀,让整起案件无法得到进一步调查,「令人感到非常绝望与愤怒。」另一位前体操女将、也是倖存者的莎拉.克莱恩(Sarah
Klein)也表示:

「约翰.盖德特藉著自杀,逃避了应有的司法调查,这对性侵倖存者造成的创伤来说是言语已经无法表达的痛苦。」

整个体操界之所以能够纵容性侵、包庇加害人长达数十年,也和体操界的结构风气有关。由于体操选手都在从年纪很小就必须开始培训,在家长无法随时参与培训过程的状况下,他们必须要非常依赖教练、随行人员等成年人,也让其中存在很多可能的漏洞。

拉丝曼(Aly
Raisman)也在得知盖德特死讯后,于推特上表示:「因为当时我们都还未成年,每次国家队必须要出去比赛的时候,没有家长陪同,代替家长身分的监护人应该要是一些可靠的大人,但当时这些女孩身边的『可靠大人』是谁呢?就是队医赖瑞拉萨、跟教练盖德特。」

「…对于一个总是不断对外强调说『我们很关心未成年选手的身心安全』的运动队伍来说,这简直是最大的失败。」

虽然后续调查才刚展开,盖德特之死就已让整个案情更显晦暗。密西根州总检察长达娜.内塞尔(Dana
Nessel)週四也出言批评,纳萨曾任教的密西根州立大学至今仍不愿提交相关资料配合检调。因此纳萨与盖德特狼爪下的受害者到底有多少人?除了体操队、体育馆以外、校园内有没有更多受害者?性侵案的具体罪行如何?也都成为更难解的一环。

自杀,不能解决难题;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请打1995 ( 要救救我 )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金牌教练自杀疑云:“美国奥运体操队性侵案”的审判畏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