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女官“以色谋权”已不是秘密了

昨日,翻出自己的博客,看到很多十几年前的一些旧文。虽然同样是闲散文字,但能读出很多与现在很不一样的东西来,比如下面这篇。

5
月的云南,气候怡人,与那惨绝的震灾恍若两个世界。每日看新闻,无论捐款的数额多么庞大,都不曾感到半点的振奋,只是频频的掬泪,满心的悲哀。

这样的情绪中,在云南玉溪采访一个被传为 ” 领导情妇 ” 的 ” 美女教师 “。

坦率地说,见到她的时候对她的外形,有过一点失望。我知道,不该有这种情绪,对于采访对象,不能有这样个人的情感。可无论是她亲笔的求助信,还是他人代笔的投诉,”
美女教师 ” 的概括让人有很多期待。

34 岁的她,已经是一个 8 岁孩子的母亲,如今并非花容月貌,也不性感迷人,只能说五官端正,看起来也还干净整洁。

写到这里,我还是要检讨一下,不该这么议论自己采访对象的个人问题。但是,在这里表达个人对她外形的感觉,确实不是满足个人的什么情绪,而只是为了给下面的文字打个伏笔。

正是传说与现实的差距,让我明白了 ” 美女教师某某某是某领导情妇 ” 的杀伤力何在。

在中国,要攻击一个女人,最狠的伎俩莫过于攻击她生活作风有问题,从古至今,莫不如此。显然,这个女人的对手深谙此道。

更不简单的是,先拔高她外形的美艳,然后给后面谣传她是领导情妇埋下伏笔,这样这个谣言才能吸引人,才能被广泛传播和误信。如果没有 ”
美女教师 ” 这个留人遐想的定位,传她是领导情妇的可信度、传播有效率就大打折扣了,杀人的力度也就小多了。真够狠的,这招。

中国的女人,常被生活作风问题所困扰。一方面,男人们的要求苛刻,能容忍自己胡作非为、三妻四妾,却不能容忍女人们寡后他嫁,一座贞节牌坊足以压死一村、一乡、一县的女人,甚至可能压死一辈的女人。

在这样的道德社会,女人们也爱把自己的贞节当作优点,相互比较,相互诋毁,甚至相互扼杀,使得女人们把贞节看的比什么都重。社会所迫,这自然也就无可厚非。

可怕的是,如今是个是非观颠倒的年代。比如前些日子,说起郑州天价理发店老板被抓,居然有很多人愤愤不平。这让我惊讶,这人欺诈、虚假宣传,甚至偷逃漏税的金额达到了触犯刑法的限度,为什么不该抓。愤愤不平者认为,这样的人早该抓,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抓?

公子小姐们啊,以前没抓,现在就不该抓了吗?这是什么是非观啊 ?
我知道,他们义愤的是执法监管部门以前的不作为。但我们不能因为监管部门的不作为,就放弃最后对奸商的追责啊,否则,社会正义公平何在,道德法制颜面何存?不管什么时候抓,抓了就是进步,就是民众的胜利。亡羊补牢,总比不补要好。

颠倒的是非观,常把一些常识埋没,常把一些正常的事情变得不正常。比如我的这个采访对象,34
岁的她兼任县委办副主任和县保密局长,很多人认为,其实她完全不应该理会这些传言,沉寂几年,政治上的升迁是大有空间的。

但这个尚还年轻的女人,为了自己的贞节名声,不惜牺牲政治前途,公然与地方对抗,一次次实名举报,甚至把一些本不该举报的事情也揭露了出来。

这一点,在很多是非观颠倒的人看来,是政治上的幼稚和不成熟。即便是我,也曾经甚至仍然认为她有些憨傻,但我心里知道,她对政治的态度其实是该让很多男人汗颜的。

这篇文章写于 2008 年 5 月 18 日,当时我还在为处于职场女性的生活作风问题担忧,如今呢?

陈行甲在他最近出版的新书中披露,其担任湖北巴东县委书记期间,他亲自签字双规或抓捕的官员和不法商人多达 87 人,直接牵连出 5
名县领导,还牵出了 2 名州领导。原县长刘冰和原县委副书记薛昌斗被抓获以后,交代出来现在还在巴东重要岗位上的给他们送过钱的领导干部多达
81 人。

陈行甲在书中披露:”
更头痛的是那些被他们蹂躏过的女干部该怎么处理?州纪委督办要求一定要处理,可是把情节一听就知道有的也不是主动投怀送抱的,更像是诱奸、骗奸。”(引用自微信公号
” 长衫无脸生 ” 昨日文章《陈行甲的巴东记忆(二),点击蓝色标题即可阅读全文》

这个由原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白纸黑字披露出的内幕消息,你能不信?

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过去,很多女性是被动的受害者,近些年情况已经悄悄起了变化。

前不久,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纪委监委通报称,该县纪委监委对石门县招商促进事务中心原党组书记、主任李小琼调查发现,李小琼以色谋权,长期与他人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并造成不良影响。

云南反腐专题片《” 三驾马车 ” 的不归路》披露,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女厅官罗敏 ” 通过权色交易,获得相应的职务。”

办案人员介绍:” 罗敏之所以能够进行权力寻租,进行权钱交易,她首先就是通过她的权色交易,获得相应的职务,为她的权钱交易铺平了道路
“。”
通过权色交易,她让自己的‘行情’水涨船高,被包装成名噪一时的‘能人’,从省财政厅的实权处长,到云南省农信社的高层主管,手中掌握的权力越大,她进行权色、钱色交易的筹码越大。”

2018 年 4 月落马的中山市委原副秘书长、市委接待办原主任、市科协原党组书记邓洁,” 双开 ” 通报中同样称其 ”
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 “。

单纯幼稚的我们,过去一直以为权色交易、钱色交易是男性官员的才会有的问题。没想到,世风日下,如今女官们也 ” 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
” 了。

12
年过去,女官们的生活作风问题不仅仍然突出,而且还从过去她们多是受害者变成了她们主动出击,以色谋权,大肆进行权色交易和钱色交易。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真的越来越好了吗?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有些女官“以色谋权”已不是秘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