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小马云”系二级智力残疾 可享生活护理补贴

2月24日下午,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从江西省永丰县残联处获悉,经“小马云”范小勤父亲范家发申请,永丰县残联已于2月22日为范小勤办理了残疾证,经专业机构鉴定,范小勤系智力二级残疾。

▲“小马云”范小勤。图片来源/网络

永丰县残联副理事长陈广圣介绍,在范小勤办理残疾证次日,哥哥范小勇也向县残联申请办理了残疾证。经鉴定,范小勇系智力三级残疾,比弟弟轻一点。按照政策,两兄弟可获得每月数十元的护理补贴和数十元的残疾生活补助。相应证件预计下周发放,到时候可由监护人来领取,或者我们委托镇政府工作人员送过去。

▲永丰县残联副理事长陈广圣介绍,经申请,他们已为范小勤、范小勇办理了智力残疾证件。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肖鹏

今年14岁的范小勤由于长相神似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而受到包括马云本人在内的广泛关注。

陈广圣介绍,范小勤妈妈也有类似智力残疾,但没有来办理残疾证,父亲范家发有肢体残疾。

▲2月24日,永丰县石马镇严辉村,范小勤的哥哥范小勇在村中小卖部挑选水果。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肖鹏

记者从永丰县民政局了解到,当地民政部门已为范小勤全家办理了低保。

2月24日,记者来到严辉村采访,未见范小勤父子,家中留下母亲和哥哥。范小勇告诉记者,弟弟已去南京。不过,这一说法被范小勤的表哥黄新龙否认。“22日本来我带他们一起去南京的,有个老板愿意资助他们,但被村里叫回去了。22日中午,我在南昌打了个的士,把他们送回去了,现在哪里,我也不知道。”黄新龙说。

另据媒体报道:

“小马云”家属欲寻下一个“金主”?当地村委会连夜截停

“小马云”范小勤在家乡 天目新闻记者 倪雁强 摄

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石马镇严辉村河山自然村,最近又热闹了起来。来来往往的外地牌照轿车,一波又一波揣着红包、提着水果牛奶的人们,他们的目的地都指向同一个地方——“小马云”范小勤的家。

马云的无心之举,为素不相识的范小勤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被自称“世界第一华人催眠大师”的河北老板刘长江,带去一千多公里外的石家庄学习生活,住豪宅坐豪车,美女保姆相伴,以“小马总”的称号参加各种商业活动。

2020年底,有媒体报道称,范小勤自2020年下半年就没再去曾经就读的石家庄南栗小学读书,而且被带着在广东等地做直播。#酷似马云男孩现状#这个话题,让范小勤再次置身风口浪尖。

2021年1月初,范小勤和经纪公司解除合同,被送回家乡,生活又回到了从前,且面临学业中断、生活窘迫的现状,四年级的他还不会简单的加减法,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紧接着,“疑似被‘压榨’完商业价值后送回老家”的网络传言像快速翻滚的雪球,让范小勤一家猝不及防。

近日,天目新闻记者来到范小勤的家乡,深入了解范小勤离村和回村后的故事。

成为“小马云”之前

范小勤的生活很苦

初见范小勤,黑瘦、扁嘴、宽脸,不到1米的身高,看到有人提着礼物过来,他会很自然地喊“打开”,然后拉着你的手,有些木讷,说不清楚要去做什么。一旁的哥哥范小勇更活络一些,看到陌生人,会借弟弟的名义,兴奋地黏上去求买玩具,“我弟弟说不买玩具不回家”。

范小勤喜欢在村子里走动,不会拒绝陌生人的东西,即使享受过豪华生活,接受过“调教”,他还是会条件反射式地跑到田间小便。

父亲范家发经常不知道两个孩子去了哪,也没有到点吃饭的概念,“饭还没有做”是常事,一碗凉咸菜分两碗,加上前一顿剩下的米饭,就是晚餐;一楼有两个房间,奶奶和两个孙子住一间,范家发和妻子住一间,书包、书本、玩具随地扔,外人难以落脚;没有厕所,房间搭个桶,解手完放在外墙等着挑走施肥,没有盖子,屋子里弥漫着难以言说的味道;外墙养着一只鹅,一家人找了两天不知所踪……

范家发一家生活清苦 天目新闻记者 倪雁强 摄

在成为“小马云”之前,范小勤生活很苦。

父亲范家发20岁上山摘菜时被竹叶青蛇咬伤,因没钱治病,被迫截去了右腿。

范小勤的表哥黄新龙说,范家发共有三个孩子,第一任妻子生下大女儿后喝农药去世,他47岁娶了邻镇有智力障碍的女子为妻,2006年生下范小勇,两年后,范小勤出生,加上有老年痴呆症的老母亲,一家人全靠范家发劳作养活。

一条腿牵牛耕地,种田收稻,赶集卖菜,每天早上还要骑着三轮送两个孩子上学。这些年,范家发有多不容易,村民都看在眼里。

严辉村李书记告诉天目新闻记者,2014年,当地政府将范小勤一家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进行精准扶贫,范家原先住的清一色红砖未粉刷的楼房由政府出资1.68万元援建。目前政府层面为其发放每月1000元的低保补助、残障人士补贴等,“后续会考虑增加补助金额”。

5年前因一张照片走红

“小马云”表哥:不后悔带火他

“这孩子没人管,生活不能自理,小朋友都不跟他玩,因为身上太脏了,上了半年学,学校也不要他了。”2015年端午节,邻村的表哥黄新龙来串门,拍了几张照片上传到社交网站,带火了范小勤,“我看他太可怜了,正好看他长得像马云,然后就发了朋友圈,就是希望马云看到能帮助两个孩子上学。”

“小马云”表哥称不后悔带火他 天目新闻记者 倪雁强 摄

意外走红后,范小勤家门庭若市,天南地北的“爱心人士”蜂拥而至,其中不乏蹭流量的网红和商家。但当他们提出要带走范小勤时,范家发都一一拒绝了。

2017年秋天,范小勤被河北的老板刘长江带走,范家发解释称,“我当初答应他,是他承诺给孩子上学。”

记者从交谈中了解到,范家发对范小勤在外面的生活一概不知,只能每年春节见一次面。但他对刘老板心存感恩,因为对方不仅花钱照顾范小勤的生活学习,承诺供养范小勤到18岁,还会每年寄回几千到1万元不等的生活费,2018年,刘长江翻新了范家房子,加盖了二层楼,改善了范家的生活条件。

“我觉得范小勤走红是一件好事。”经历炒作、解约等一系列动作后,黄新龙称自己不后悔带火他,他认为,虽然现在很多媒体包括粉丝都说经纪公司耽误他上学、消费他,但其实并不是,“范小勤的智商随他妈,他现在14岁了,但其实只有两三岁的智商。”

“小马云”范小勤的妈妈和哥哥 天目新闻记者 倪雁强 摄

在刘老板的“调教”下,有智力障碍的范小勤不仅学会了说普通话,不怕人,会主动打招呼;他爸爸也省了不少心,减轻了负担。黄新龙开了一家保健品公司,自称是范小勤的代理人,“那些商业活动,是范小勤用课余时间去做的,人家这么帮助你,做这些活动,我想也是理所当然的。”

黄新龙透露,刘老板之所以和范小勤解约,是因为2020年底媒体报道范小勤现状后,河北当地政府介入,让范小勤回本地上学,“并不是网上说的范小勤没有利用价值了。”

疑被网红公司注射抑制生长药

家属否认:他6岁就停止了生长

范小勤回乡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令人揪心的是,范小勤的身高依然停留在8岁时的样子,至今连十以内的加减法都不会算,疑被网红公司注射抑制生长的药导致。

看到范小勤回来,范家发既欣慰又担忧,欣慰的是他长胖了,担忧的是小勤的身高还是跟几年前一样。范家发不看手机也不上网,但是村子里难免有一些闲言碎语,也有人不断给他打电话,质疑他卖子求荣,称范小勤身上有针眼。

听到这些言论,范家发有些激动,“我儿子放在他身边,他这么多年帮了我这么多,不可能害我儿子。”

“网上那些报道,伤害了我,也伤害了他(刘长江)。”范家发称,如果有钱他会带范小勤去医院检查身体,但是现在家里没有钱。范家发21日与刘长江通了电话,后者表示将出钱给范小勤检查身体,“要是有的补救,(我希望)他还是会长高。”

“小马云”的父亲范家发坐在家门口 天目新闻记者 倪雁强 摄

有报道称,在舆论压力下,
曾经的女“保姆”王云辉在网上发出一张2020年12月19日范小勤在河北省一家医院的就诊证明,上面显示,临床诊断他可能患有矮小症。

范小勤的表哥黄新龙称,范小勤被刘长江带走时9岁,但是“他的身体在6岁就停止生长了”“这几年没看到他长个”。但他同时称,这几年范小勤在外一直没长高,刘长江应该早就有所觉察,但没有带他去医院检查,“他没有尽到监护人的责任。”

范家发还称,网上有传言说范小勤见人就“要钱”,范家发认为,“是别人教他说的”“他自己不可能说的”。

范家欲寻下一个“金主”?

当地村委会连夜截停

在成为“小马云”之前,
范小勤在严辉小学上过半年学,12岁的叶浩是范小勤一年级的同学,他称范小勤“成绩很差”,但是“非常热心、乐于助人”“我没有笔芯了,范小勤会主动把笔借给我”。有一天,学校来了很多人,范小勤就不见了。

天目新闻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不少村民认为,范小勤火了是好事,“可以解决他们家的困难”;当问及范小勤走红前后的变化,有村民表示“没什么变化,他以前(智力和身体)也是这个样子”;但也有村民表示气愤,“对他们家是好事,但对范小勤不一定好,这孩子还这么小。”

同样愤怒的,还有全国各地的网民。黄新龙说,前几天他开抖音直播讲述范小勤现状,“1万个人有9999个人在骂我,骂我们‘消费’小勤,第二天号就被封了。”黄新龙知道大家的愤怒,但同时也清楚,“如果范小勤回到原先的生活,可能真的是一天吃一两顿凉饭,身上的衣服没人洗,他爸爸可能会更累,范小勤自己又变回没人照顾的流浪小孩。”

范小勤的表哥黄新龙 天目新闻记者 倪雁强 摄

黄新龙21日向天目新闻记者透露,南京有个表行老板有意接范小勤上学,提供爱心资助,但由于近期关注的人越来越多,对方有压力,事情就搁浅了。

但是当晚八九点,黄新龙就带着范小勤和范家发连夜赶往南京,不想还没出省就被村委会的人截停了。

黄新龙称,他们准备带范小勤去南京看看,是否报名上学还没确定。2月22日,李书记告诉天目新闻记者,范小勤目前还在义务教育阶段,当地政府希望他在本地就读,可随时为他安排学校,“他想去村小还是镇里上学都可以,到外地读书我们就不好掌握情况了,我们怕他借读书的名义,又到外地去炒作,走回以前的老路。”

“政府能帮的我们会帮忙,但是教育还是得靠家庭。” 李书记说。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官方:”小马云”系二级智力残疾 可享生活护理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