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名媛色诱亿万富翁,曾想搞定普京

还记得去年国内曝光的 ” 假名媛群 ”
吗?年轻人组团拼单共享豪华酒店、下午茶,甚至高奢衣物等,为了拍照发朋友圈,营造一种富人的假象。

今天来讲个更狠的人——来自白俄罗斯的山寨名媛 Nastya
Rybka,自称自己有吸引富豪的秘诀,拿下过六个亿万富翁。终极目标是把普京搞到手。

她自称” 职业男性猎手 “,说天下没有自己钓不到的男人,还办起了网课传授 ” 狩猎 ”
经验,发了一笔横财。却最终陷入了一场恐怖的政治斗争 …

搞定俄国首富,下个目标是普京?

打开 Nastya Rybka 的
ins,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炫富的气氛。
背名包、住豪华酒店、精致的下午茶和专业的摄影。

经常在私人飞机上喝红酒:

直升机和不同款式的跑车也经常入镜:

如果不点进她的个人网页,会以为她和很多有钱的 ins 网红没什么区别。但她贩卖的并不是美丽,而是 ” 经验
“。

在 Rybka 的个人网站上,用俄语写着大大的 ” 诱惑学院
“,专门教女性如何吸引有钱的男人。她的网课还分成了好几个阶段,收费不同。

7900 卢布(684 人民币)到 49900 卢布(4324
人民币)不等,就能听她亲自讲述自己是如何用一年时间钓到亿万富翁的。

她的 ins 也拥有 64
万粉丝,成为了俄语世界不折不扣的网红,卖课就能赚一大笔钱。听上去这么扯的事居然还有人买账,也是因为 Rybka
半真半假的名媛人设中,有一点货真价实,她真的和俄罗斯著名的亿万富翁有过关系。

这个人就是 2008 年福布斯富豪榜俄罗斯首富——奥列格 ·
德里帕斯卡。
德里帕斯卡手里掌握着大量能源资源,他是世界第二大铝公司 ” 俄铝 ”
的领导者,也是俄罗斯最大的工业集团之一 Basic Elementde
的创始人,还是一家能源公司的总裁,说是富可敌国没有任何问题。

2016 年 Rybka 以某种方式认识了寡头德里帕斯卡,8
月她被德里帕斯卡邀请乘游艇在挪威沿海度假。

当时船上不光有德里帕斯卡,更有当时的俄罗斯副总理普里霍季科。一个月后她再次受邀,来到富豪位于俄罗斯南部的乡间别墅生活。

2017 年 1 月,她又和富豪去了奥地利的滑雪胜地,让人感觉非常亲密和受宠。

当天她还见到了来自美国著名的奋进公司的说客沃尔德曼,他为雇主游说沃尔德曼争取资源的同时,也负责游说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

而这个奋进公司的下属分公司之一,就是一度被特朗普收购掌控的环球小姐公司。看到这里可能有人已经发觉,Rybka
已经陷入了非常复杂的政治关系中。

但 Rybka 没有意识到危险,把这段经历当成了自己的谈资,经常在 ins 上称自己是德里帕斯卡的情人(富豪当时有妻子,2018
年才离婚),发布和德里帕斯卡同游的视频,甚至把这包装成了个人的励志故事,大肆营销自己富豪猎手,上流名媛的身份。

这两年里她一口气出版了三本关于她和德里帕斯卡的 ” 成功学 ”
书籍。什么《如何勾引亿万富翁》,《如何为穷人诱惑富人》。

她很快就开始参加电视节目,又编造自己交往过包括俄罗斯知名社交网站 VK 的总裁在内的其他数名富翁。甚至向总统普京喊话:

” 我喜欢他,但我不想和他过日子,我只想把他拐到我的床上。”

让很多人相信了她真是靠自己的魅力和才智,从平民变成被富可敌国的寡头们青睐的名媛。

但只有 Rybka 知道事情的真相并不像自己说的那么风光。

应召女郎装名媛

Rybka,1990 年出生在苏联时期的白俄罗斯。在盛产长腿美女的斯拉夫民族里,Rybka
绝对算不上长相突出,她承认自己做过多次丰唇手术,身高也只有 160cm。

母亲是个眼科医生,而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学习也不好,初中没毕业就被学校开除,之后只能上夜校。虽然在 ins
上,她把自己塑造成性感辣妹的样子,其实已经拥有了两段婚姻一个儿子。

16 岁时奉子成婚,Rybka
对孩子和丈夫都挺冷漠的,
和第一任丈夫生的儿子基本没管过。二婚后不久,因为想去莫斯科捞金,抛弃了已经 11
岁的儿子和第二任丈夫。(后来她又爆出自己还有两个孩子,其中小女儿在美国生活,父亲身份不明)

来到俄罗斯打拼后,她把自己包装成了受过高等教育的模特,开始以高级应召女郎的身份接近上流社会。也就是说,Rybka
很有可能是进入了某些提供高级色情服务的组织,以这样的身份与寡头保持以肉体交易为主的联系。

因为根据后来的调查,她在寡头乡间豪宅时,房子里还住了至少三名应召女郎,她只是寡头混乱私生活的冰山一角。

但 Rybka
是个机会主义者,她马上就发觉自己可以美化这些经历,并利用它挣钱。可高调终将带来厄运,更何况是难以参透的政商两界。

她惹怒了个硬骨头的男人——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 Alexei Navalny。

卷入政治漩涡,狼狈入狱

Alexei Navalny 以揭露俄罗斯政府腐败而闻名,也遭到了不少次暗杀和威胁。

2018 年大选前,他位于莫斯科的办公室遭到一群扮成性奴的女性闯入。之后这些女性也参加了很多相关的破坏行动。

其他活动包括全裸支持性犯罪的韦恩斯

愤怒的 Navalny 一开始只是想找出这些女性背后的指使者是谁,随线索他摸到了参与了破坏行动的
Rybka,谁想到顺着她秀出来的视频,竟然发现了寡头德里帕斯卡和副总理,从视频中还能听到副总理说一些关于俄美关系的事。

这被反对派当成了俄罗斯大选作弊的证据。

同时,美国正在进行特朗普通俄门调查,民主党怀疑特朗普当选总统是否背后有俄罗斯操纵。

Rybka 在郊外豪宅的那段时间,德里帕斯卡曾经见过一个说着流利的英语,坐在保密性极好的车上,疑似美国特工的人。

Rybka 在 Navalny 的调查发出后,一度非常高调声称要将 ” 隐藏的真相 ” 公之于众

而德里帕斯卡还是特朗普的竞选经理的商业伙伴,据说竞选经理欠寡头一大笔钱,因此承诺用 ” 情报 ”
来抵押。
(寡头有没有接受不知道)

也就是说 Rybka
与寡头同游的几个场景,都是美俄政治漩涡的中心。
无论是哪方面的调查,Rybka
都似乎知道得太多了,甚至有可能参与到一些计划中。

现在事情被曝光,寡头想要封她的口,美国和俄罗斯反对派都想从她这里知道更多内幕。2019
年,逃亡泰国的 Rybka 以 ” 组织非法卖淫 ” 被捕入狱。

拘捕时,她对外称这是寡头对她的 ” 惩罚 “,并且请求寡头原谅。(同一年还有 10 名专门捕猎有钱人的女性被捕)

但一开始寡头根本不理她,Rybka
觉得大事不好,在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的泰国入狱,她觉得自己一定会被弄死。又剑走偏锋,说自己手上有大量 ” 通俄门 ”
的证据,包括会议录音和视频,希望美国可以因此庇护她。

这个提议可能吓到了寡头,最终二人达成了一些协议,Rybka
将手里所有的音视频证据给了寡头并销毁,并承诺再也不会在自己的经历中提及寡头的名字,也不会再对音视频内容要进行任何透露。

入狱 9 个月后的 2019 年,Rybka
终于被释放并驱逐回白俄罗斯。
她经营了几年的名媛账号被删除禁封。

不过偃旗息鼓了一段时间的 Rybka 似乎不打算就此放弃名媛,富豪猎手,恋爱达人的人设。

她又开了新账号,又开始卖网课,很可能已经拥有了一套完整的团队来帮她,甚至利用自己被捕的经历加深她与富豪们恋情的真实性,赚钱赚到手软。

她自称师承 ” 性爱大师 ” 的男子 Alex Leslie,开始在网上发色情视频,并号称是在训练

在 Rybka
身上,到底有没有成功捕猎到富豪的心是个谜,但可以确定的是,人们对金钱与权力虚荣心,已经被她捕获,成为了第二次发财的工具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假名媛色诱亿万富翁,曾想搞定普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