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两少年酒后杀同伴焚尸 因未满14岁羁押37天后释放

1月26日,王宇和张京被警方羁押37天后释放,缘由是杀人时两人13岁,未满14周岁,不负刑事责任。镇平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称,该局向上级机关请示,欲将两人送进少管所,未获批准,只好释放,程序符合法律规定。

2月19日傍晚,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高丘镇孙湾村农妇张玉清,走进离家约一公里的干涸水渠内,蹲在一团灰烬旁点燃草纸,声泪俱下。她在祭奠她卒年13岁的儿子晓晨。

灰烬是电动车和晓晨尸体燃烧后残留的。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多方求证得知,2020年12月15日下午,王宇、张京、晓晨三人围坐在水渠护坡上的树下饮酒。晓晨最先起身,欲骑电动车离去,但体内酒精含量超300mg/100ml的他,骑出10余米后摔倒在地。王宇和张京上前,持利器伤害晓晨,致其失血性休克后,点燃了电动车。

2月20日,河南南阳市镇平县高丘镇,案发现场的灰烬仍在。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行凶者王宇认为,晓晨是个“告密者”,告发他从生活老师手中拿了别人的手机,遂和张京约定:教训晓晨一顿,让其长点记性。

两人作完案后,面对晓晨父母多次追问,坚称不知晓晨下落。直到当年12月22日晓晨尸体被人发现,他俩才向民警供述了杀人事实。

1月26日,王宇和张京被警方羁押37天后释放,缘由是杀人时两人13岁,未满14周岁,不负刑事责任。镇平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称,该局向上级机关请示,欲将两人送进少管所,未获批准,只好释放,程序符合法律规定。

行凶者王宇和张京有着相似标签:留守少年、辍学少年、网瘾少年。目前,他俩已被各自在外务工的父母接到身边。

两人父母表示,将尽最大努力赔偿晓晨家人,严管自家孩子。

晓晨生前照片。图片来源/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翻拍

“攻守同盟”

2018年,晓晨从四川来到孙湾村,随母亲张玉清、继父王文兴生活。张玉清介绍,当日中午12时30分许,她和王文兴离家上街赶集。临走前,两人和晓晨约定,晚饭在家附近餐馆吃,给王文兴过51岁生日。下午5时许,晓晨未如约而至。她给晓晨打微信语音电话,发微信消息,未获回复。于是,王文兴赶回家中寻找,家中也无人,只好返回餐馆。

张玉清说,傍晚6时,菜还没上齐,她收到晓晨微信发来的消息:和同学在山里玩,远,今天晚上回不去,明天回去。随后,对方发来个定位,定位显示在茅崖。茅崖离孙湾村约20分钟车程。

12月16日,晓晨仍未回家。张玉清和王文兴来到茅崖、镇上网吧等地寻找,依然无果。他俩想到了王宇和张京。张玉清介绍,王宇和张京,是晓晨最要好的伙伴,三人常在一起玩耍。

王文兴回忆,12月17日,他分别找到王宇和张京,两人均说,12月15日没见过晓晨。“晓晨失踪的第三天、第四天,我都去找他们了,说法没变,就是说没见过晓晨。第五天,张京的说法有细微变化。”

王文兴称,12月20日张京告诉他,他没见过晓晨,“你去问王宇”。随后,他“诈”王宇,王宇依旧称,没见过晓晨。

2020年12月22日,是晓晨失踪的第七天。王文兴介绍,当日上午,他和村干部、民警来到王宇家。面对众人的询问,王宇依旧说没见过晓晨。

一名在场人员回应,当天王宇还在众人面前抱怨:“你们总这样骚扰我,我以后在村里怎么做人?”

2月20日,张京亲属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王宇和张京事前订立了“攻守同盟”:不管谁问,都说没见过晓晨。

酒后杀人

晓晨失踪7日后,尸体在干涸水渠里找到。

母亲张玉清介绍,2020年12月22日下午3时许,她接到村干部电话:一村民干农活时,在干涸水渠发现一具尸体,快去认尸。她看见,尸体的脚上还剩半只旅游鞋,正是晓晨的,她旋即晕倒在地。

继父王文兴称,晓晨尸体面部朝下,颈脖上还压着一辆烧得只剩铁架的电动车。

2月20日,上游新闻记者在晓晨遇害地点探访发现,水渠位于小山丘上,陈尸地在拐角处,离最近的居民住房约200米,旁边是两米多高的水渠护坡。

2020年12月22日下午,在法医勘察现场的同时,民警带走了王宇和张京。被突审后,两人如实供述了杀人事实。

上游新闻记者从张玉清聘请的律师、警方相关负责人处交叉印证,获悉了王宇和张京作案经过。

王宇和张京约定,要教训晓晨,让其长点记性。2020年12月15日下午,王宇和张京带着饮料瓶装的白酒,找到晓晨。三人先是在孙湾村东头玩耍,随后来到水渠护坡上的树下喝酒,三人中晓晨喝得最多。酒后,晓晨起身骑电动车离去,骑行10余米来到拐角处,一个踉跄,人和车摔倒在地。紧随其后的王宇和张京,采用残忍手段杀害了晓晨,离去前点燃电动车,并拿走了晓晨的手机。

王文兴介绍,他在两份警方文书上签了字。一份文书上说,晓晨体内酒精含量超300mg/100ml;被王宇和张京利器所伤后,晓晨当时已失血性休克。

手机游戏

据了解,王宇和张京的作案动机,缘于晓晨的一次“告密”。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2020年9月,三人进入高丘镇一所中学念初一。案发时,三人均已辍学。该所中学禁止学生带手机进校园,如若违反此规定,生活老师会暂为保管手机。

上述律师、警方相关负责人处称,手机被收走后,王宇心有不甘,趁生活老师不备,拿回了两部手机,一部是他自己的,一部是同学何飞的。晓晨得知此事后,告诉了何飞。何飞找到王宇,拿回手机。王宇对此不满,找到张京说,晓晨“出卖”兄弟,要整他。张京答应帮忙。两人共同商定报复事宜。报复完之后,王宇拿走了晓晨的手机。

手机对于晓晨、王宇、张京来说,很重要的一项功能是:可以玩一款对战游戏。这款游戏中,玩家组队后可用刀、燃烧弹、枪等虚拟武器互相PK。

晓晨家人说,晓晨爱玩这款游戏。吊诡的是,2月20日,晓晨的同学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晓晨失踪后,他的游戏账号还曾上线过。

王宇家人介绍,王宇经常和晓晨、张京组队玩这款游戏,有时玩得顾不上吃饭。每当“杀”死对手后,他们都兴奋不已。

张京家人称,有时候,张京一玩就是8小时。其父发现后,收走了手机。张京又在其母跟前“软磨硬泡”,要回手机。

上游新闻记者查看张京游戏账号发现,其所操控的虚拟角色获得过两次“超级王牌”称号,装备价值不菲。此外,21天内,该账号有过多次登录记录。

晓晨生前照片。图片来源/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翻拍

“问题少年”

除有网瘾外,晓晨、王宇、张京还是“问题少年”。

多名同学受访时称,经常看见三人聚在一起抽烟、喝酒。他们抽烟,要么是中华,要么是细支黄鹤楼。“等到要给食堂交饭费时,王宇手里却没钱了。”

多名同学对两件事情记忆犹新:军训时,王宇看一名同学不顺眼,随后去寝室找了对方的茬。他时常标榜自己:“社会上有自己人”。

2020年秋季开学后不久,学校组织了一场考试。三人上午考完后,翻墙离开学校,在晓晨家玩了一天上面所说的手机游戏,下午的考试没参加。

此外,案发前,王宇的父母在外打工,他随着奶奶生活;张京的父母亦在外打工,他随着外婆生活。张京的七旬外婆受访时表示,她只能管管张京的生活,其他的管不住。

送少管所未果

1月26日,被羁押37天后,警方因年龄原因释放了王宇和张京。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2020年12月26日之前,未满14周岁的人不用负刑事责任。2020年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十一)将于今年3月1日正式施行,其中规定: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情节恶劣,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追诉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镇平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称,两人是刑法修订前作案。释放两人前,该局向上级机关汇报,想将两人送往少管所,但未获批复,只好释放。该局和其他相关部门,会帮助家长,共同教育王宇和张京。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称,少管所是对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的少年犯进行教育、挽救、改造的场所。“未满14周岁少年犯罪,在刑法修订前存在空白。”

目前,两人已被在外务工的家长带至身边。

晓晨父母有一丝担忧:事实证实,两行凶少年的教育出了问题,不送少管所,他们的父母能管好杀人的孩子吗?

王宇父亲说,为让孩子深刻反思,他已经和王宇断绝了父子关系,让其母教育。张京家人介绍,如今,张京父亲对孩子采取了“棍棒教育”。

两人父母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他们会尽最大努力赔偿晓晨家人,希望相关部门能帮他们共同教育孩子。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河南两少年酒后杀同伴焚尸 因未满14岁羁押37天后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