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千余SpaceX员工参与实验 马斯克挂名论文解新冠谜题

新冠康复者可长期免疫吗?

就这一问题,几个月前一则新闻给出了否定的答案——2020 年 8 月 24
日,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微生物学系袁国勇团队发布声明证实,利用下一代测序技术,团队首次检测出了康复后再次感染 SARS-CoV-2
病毒的病例。次日,该团队的相关论文被学术期刊《临床传染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接收。

也就是说,全球首例康复后二次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出现了。

当时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也发声:

“再感染”病例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复阳”。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证据来判定这例患者的情况是停留在新闻级别还是学术级别。

转眼半年过去,这场疫情仍未完全过去,康复者“复阳”的情况时有发生,人们的心依然悬着。

而就在最新一期的《自然》杂志子刊《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一篇论文表明:

再次感染可能是因为抗体水平未达到保护阈值。

在论文的作者列表中,雷锋网编辑一不小心发现了 Elon Musk 的大名。没错,就是那位时间管理大师、那位让人又爱又恨的首富。

4000 余名 SpaceX 员工参与实验

Elon Musk 为什么要开展新冠疫情研究,是把生物科技当成继商业航天、新能源汽车之后的又一风口吗?

NONONO,他的逻辑很清晰:公司生意受到了疫情影响,分一点儿精力出来研究研究到底怎么回事。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20 年 3 月疫情严重影响美国经济时,SpaceX 还等着发射火箭;2020 年 5 月,疫情仍在继续,
但原计划的 SpaceX DM-2 龙飞船载人航天任务已进入倒计时阶段。

虽然最终 SpaceX 不负众望一次次刷新了航天史,但疫情的影响无疑是一直存在的——实际上特斯拉亦是如此。

2020 年 3 月 24 日,特斯拉加州工厂受疫情影响暂停生产,原定于 5 月 4
日复工的特斯拉加州工厂的复工时间也推迟了。当时,加州地区卫生官员也将原定于 5 月 3 日到期的“就地避难令”延长到了整个 5
月。

考虑到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Elon Musk 着急上火,甚至在特斯拉2020 财年 Q1
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加州的疫情防控措施简直是法西斯:

湾区生产无法恢复,存在极大的风险!强行将人们关押在家中,侵犯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这是在用一种可怕且错误的方式剥夺人们的自由。What
the fxxk!

面对肆虐的疫情,Elon Musk 当时决定,和 SpaceX
医疗高管、医生及专家学者合作,建立一个抗体测试项目,在这一项目中,4000 余名 SpaceX 员工自愿每月(从去年 4
月开始)进行血液检测。

康复者可长期免疫吗?

终于,这一项目的研究结果新鲜出炉。

2021 年 2 月 15 日,论文发表于《自然》子刊《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论文题为
Discrete SARS-CoV-2 antibody titers track with functional humoral
stability(离散的 SARS-CoV-2抗体滴度追踪与功能性体液稳定性)。

医疗高管 Anil Menon 为通讯作者之一,不仅是
SpaceX,本论文作者还来自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等名校和西奈山伊坎医学院、布列根和妇女医院等医院。

由该论文标题即可知,研究涉及到了一项指标——抗体滴度(antibody titers)。

抗体滴度主要用于衡量某种抗体识别特定抗原表位(epitope,即抗原物质分子表面或其他部位具有一定组成和结构的特殊化学基团)所需的最低浓度(即最大稀释度)。

医学上,这一指标通常表示为仍能产生阳性结果的最大稀释度。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意到了百度百科上举的一个例子:

经检测,一个孕妇血清中 anti-Rh 抗体的抗体滴度为 16,这就是说血清稀释度不超 1/16(1 份比例的血清和 15
份比例的稀释液)时,试验结果呈阳性,即抗体可识别出抗原;稀释度超 1/16
时,试验结果呈阴性,即抗体无法识别抗原。(注:这里所说为一般情况)

论文表示,一定的抗体滴度可保证免疫。虽有证据表明感染过 SARS-CoV-2
的患者存在持续的抗体反应,但再次感染的病例也有出现,这难免让人怀疑体液免疫(humoral immunity)的保护性。

为此,研究团队的主要目的在于,确定 SARS-CoV-2 抗体滴度和功能性抗体活性之间的关系。

具体来讲,4300 名(有 300 人感染新冠肺炎)来自 SpaceX 的志愿者自 2020 年 4 月开始接受跟踪研究,包括
SARS-CoV-2 受体结合域(RBD)抗体测试和详细症状学。

值得关注的是,起初这一项目并无任何排除标准,所有志愿者都参与了上述分析。

之后,研究人员设计了 SARS-CoV-2 定量酶联免疫吸附试验,即 ELISA,是酶免疫测定中一项应用最广的技术。

通过 ELISA,研究人员对 RBD 进行盲法检测(特异性为 99.5%),最终选定了 120 名志愿者——值得注意的是,73
位志愿者(61%)没有 COVID-19 相关的症状(包括嗅觉味觉丧失、咳嗽、发烧、发冷等)。

研究团队在观察基线抗体滴度后发现,经 PCR 检测确诊的病例似乎有更高的抗体滴度,这很可能是因为有 COVID-19
相关症状的人更可能接受检测。

论文表示,尽管在症状性更强时,抗体滴度更高,但不论是在有症状还是无症状感染病例身上,都很容易发现高度特异性的 SARS-CoV-2
抗体。

最终他们得出结论:

抗体滴度的下降和新的再感染病例表明,免疫可能只是短暂和不完全的,病毒出现的变种显然已经开始逃避自然免疫。在观察到的抗体滴度和功能之间存在一种开关关系,在这种关系中,需要一个明显的活性阈值(由抗体水平定义)来引发强烈的体液和细胞反应。

而研究团队确实也发现,一些二次感染病例体内的抗体水平较低。正如论文合著者之一、美国拉根研究所(Ragon Institute of
MGH)成员 Galit Alter 所言:

人们有抗体,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完全对 Covid-19 免疫。

说起 Elon Musk,其实他在疫情期间做出的迷惑行为不少,比如:

2020 年 3 月 16
日,他在推特上转了一篇认为抗疟疾药物氯喹(chloroquine)可帮助新冠肺炎患者更快恢复的论文,但该论文的作者并非医学研究人员,其说法不久便被推翻。

2020 年 3 月 19 日,Elon Musk 预测 4 月底美国新增病例将接近零。

2020 年 11 月,Elon Musk 更是发推称自己四次新冠检测两次呈阳性,虽然 Elon Musk
其人总是有一丝魔幻色彩,但这篇论文的参考价值不可忽略,目前 SpaceX 每月的员工测试也仍在继续。

愿疫情早日结束。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4千余SpaceX员工参与实验 马斯克挂名论文解新冠谜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