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20多岁日本女生,如何让83岁前首相森喜朗认栽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83岁的东京奥运组织委员会主席森喜朗2月3日嫌女人话太多,反对增加奥组委的女性理事成员后,日本乡民随即在社群媒体上炸开了锅,对这位前首相的批判声浪也铺天盖地而来。福田和子、能条桃子、山本和奈三位不到25岁的日本女生,很快决定在网上发起连署,募集反对森喜朗性别歧视言论的签名。不过当时她们并不确定,这一切最后能走到什么地步。



能条桃子(左二)跟伙伴带着超过15万份连署书,前往东京奥组委表达对森喜朗的抗议。

森喜朗2月3日的失言,让日本女大生能条桃子等人在短短两周内收集了15万7425个签名,包括音乐家坂本龙一、东大知名学者上野千鹤子都加入声援行列。原本可能会随着时间淡去的这则“性别歧视事故”,也因此固着成为政客们难以回避的反对意见。在无法压制不满舆论的情况下,已经道歉的森喜朗仍在2月12日辞去奥组委主席,遗缺由原来的奥运大臣桥本圣子18日正式接任。CNN认为,被排除在主流政治之外的年轻女性不甘沉默,最后成功带动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社会变革。



能条桃子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将森喜朗的倒台归功于能条桃子的不甘沉默,目前仍在庆应大学经济学部就读的能条桃子对CNN表示,直到现在,跟她同龄的日本男性还是充斥着对女性的种种刻板印象。像是“你们女孩子不就是该去念那种校服很漂亮的高中”、“反正就算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当个家庭主妇不就好了”?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日本情报酱


佛瑞德里克森


能条桃子在两年前留学丹麦时,恰好碰上当年6月的国会大选,亲眼见证刚过40岁的佛瑞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坐上总理宝座,深切感觉到由年长男性主导的日本政治有多么陈腐。尤其丹麦年轻世代的投票率超过8成,日本却只能在3成上下徘徊,能条因此决定创办非营利组织“NO YOUTH NO JAPAN”,鼓励日本年轻人积极参与政治。CNN说,森喜朗日前的失言,更让能条桃子意识到“这是推动日本性别平等的好机会”,决定投入募集反对者连署的行列。


反对森喜朗歧视女性发言的连署页面。

不过这次针对森喜朗失言的抗议连署,能条桃子并非唯一的发起人。《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日文版指出,其实这次扳倒森喜朗的连署案共有3位发起人,除了日本的能条之外,还有正在瑞典留学的福田和子(25岁)、正在智利留学的山本和奈(23岁)。而且这一切其实发端于2月3日在Clubhouse上的一场骂森喜朗大会。


Zoom取材 山本和奈(写真左上)、福田和子(同左下)、能條桃子(同右下)。

原本福田只想花一个小时发泄,没想到在大批网友涌入下,成为长达数小时的骂人马拉松。当时房间主持人福田心想:“原来我身边有这么多人对这件事这么生气,但这些声音却传不到森喜朗那里去,只能在这里相互抱怨,这多可惜啊!”于是会后找了老朋友能条策划“下一步行动”,住在智利的山本也决定加入,这就是抗议森喜朗连署案的最初发起人。

由于能条(日本)、福田(瑞典)与山本(智利)刚好位于不同时区,在24小时的接力执行与奔走之下,连署行动在短短一天内就在连署网站change.org公开,发起人也扩充为11位。虽然收集签名的时间并不长,当2月12日的截止时间一到,却募得了15万7425笔签名。


日本前首相、东京奥运和帕运组织委员会主席森喜朗

能条桃子对CNN表示,这样的成果过去在日本并不常见,更让这群为了性别平等发生的年轻女性深感振奋。能条说,性别平等议题过去在日本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就算有人主张“应该做出改变”,最后也都没能引发社会反响,最后的结果就是什么都没变。能条表示这次选择挺身而出,“就是不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还把时间花在这些事情上”。


收集超过5万人署名Clubhouse。

森喜朗虽在2月12日宣布辞职,能条桃子与其他连署发起人还是在16日亲自将15万份签名送到东京奥组委办公室。她们同时还对奥组委送出了一份提案,要求该委员会采取防止发生类似事件的措施、将女性理事的席次提升为40%、让奥组委的管理更为透明。能条桃子在当天的记者会上也再次强调,她们的目的并非针对森喜朗个人,而是想要改变允许歧视的社会氛围。因此她们认为有必要对东京奥组委“把话说清楚”,也让日本能够缔造一个“反对歧视”的先例。


东京奥运组委会新任主席桥本圣子。

几位年仅20多岁的连署发起人,在记者会上也向上一代的日本女性喊话:“我们最想告诉妳们的是,希望妳们也能支持我们的活动。”同为连署发起人的山本和奈则说,希望上一代的日本女性抛弃“我是女人,所以我做不到”的想法,不断挑战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能条则说,她们母亲的那一代因为种种社会压力,总是没办法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如果日本的女性能够一同发声,那么下一代或许就有机会不再独自承受痛苦。


东京奥组委官员收下抗议森喜朗歧视女性发言的15万份连署。

由于森喜朗的失言,自由民主党日前也表态“即日起允许5名女议员以’观察员’身分参与党干部会议,若有任何意见,会后可通过秘书处办公室提交”。但能条桃子认为,自民党不过是做了一场失败的公关表演,“我不确定他们到底想不想改善性别问题”,因为关键在于让更多女性担任重要职位,而非只到男性主导的会议中旁听。不过新任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19日已经表态,奥组委的女性理事比例提高到40%,乃是挽回组织形象的当务之急。


东京奥运组委会新任主席桥本圣子。

针对来自日本社会的15万份抗议连署,桥本圣子表示:“不仅仅是认真对待此一呼声,如果不能确实展现改革后的姿态,问题就无法解决。”不过日本社会的性别歧视,当然不是只有奥组委理事的性别比例失衡,或者领导人的性别歧视问题。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发布的2020年全球性别差距指数(2020 Global Gender Gap Index)指出,在153个国家中日本竟然排在敬陪末座的第121位,在女性的经济参与和政治赋权方面尤其欠佳,保守的日本社会还有许多阴暗角落,需要被这把从Clubhouse烧出来的反歧视怒火照亮。

往期精选

2021全球护照实力排名 日本第一!4连冠!
《东京防灾手册》教你地震来时该怎么办!

牛年刚到日本政府就开始讨论把消费税提到15%…
日本是如何给AV女优起名的?
日本酒店疫情终极2折20元人民币住一晚!

日本的大叔大婶们流行用金钱支援男女大学生!

日本新冠元凶找到了!年轻人成主要传播者! 

扫码关注

惊喜多多

觉得不错就给我个”在看!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三位20多岁日本女生,如何让83岁前首相森喜朗认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