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意识形态及价值观分歧是中美关系紧张原因

2021年1月20日,美国新总统宣誓就职,美国政治翻开新的一页,国际社会也密切关注拜登新政对经历了四年特朗普任期震荡的国际关系,尤其是中美关系的可能影响。如果说鉴于美国朝野两大党在中国议题上的普遍共识,舆论并不预期中美关系会在拜登任下出现重大调整的话,中国方面对中美竞争关系的认知似乎也注定两国关系在短时间内,难有重大突破。卡内基核政策项目驻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研究员赵通先生认为,中美关系紧张的最深层原因是双方在意识形态以及价值观等问题上的分歧。

赵通:“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它的推动因素是一些内在的深层原因。比如中美之间越来越显著的意识形态、价值观的分歧,这是我认为中美关系从特朗普时期越来越有竞争性,有敌对氛围的最内在的、最根本性的原因。而这个内在的原因会长期持续存在。因为它毕竟显示了一些国家高层领导人的个人价值理念、体系等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美的竞争关系只有可能是越来越具有竞争性。而且,对于中国的很多战略学家来说,他们已经认定,国际关系的本质就是围绕着一切由权力所决定的,美国、西方至世界之所以对中国不友好、有偏见,是因为中国的实力还不够强。那么,将来唯一能使西方国家平等看待中国、对中国给以足够的尊重、放弃他们的偏见的方式,就是中国在实力上,全面的追赶甚至超越他们。所以,中国的战略学家们,他们认定了一个真理,那就是,未来,因为中国在崛起、美国在相对衰落这种结构性的变化,使得无论中国怎么表现,美国都会把中国看作敌人,美国也会尽一切权力,阻止中国的崛起,给中国制造麻烦。在这种情况下,不管美国是哪位总统、哪届政府、采取什么政策,中国就一心一意地提高自己的综合国力,争取在硬实力上,尽快地追赶乃至超越美国。所以,既然是这种非常围绕着权力核心、实力的思考方式,双方的竞争关系毫无疑问是会继续存在。所以,我并不对于拜登政府上台之后的中美关系有太多的乐观看法。”

“退一步讲,拜登也认识到中美关系这种竞争的内涵,但他觉得,在某些符合双方共同利益的领域,在某些符合全球利益的领域,还需要中美两大国进行一些合作。所以,我觉得,在一些相关的经贸领域、气候变化、共同防疫、公众安全、环境保护等方面,包括与地区问题相关的比如防扩散等领域,还是可以见到
更多的双边合作,但整体来说,双边关系肯定是持续非常强烈的竞争性。”

虽说中美两国在一些重大国际议题上有合作的必要与空间,但赵通先生认为也不必对这种合作有太多期待:

赵通:“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对双边的这些合作抱以太高的期望,它毕竟是在一个整体关系越来越走向竞争性的大背景下发生的。而且,
 由于双方在一系列基本事实的认知上,都存在越来越大的鸿沟,所以,即使他们有一定的意愿,来在我刚才所列举的有限的领域合作,这种合作的展开,恐怕也会充满波折,不会特别地一帆风顺,而且(合作)程度也不会特别深。”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中国学者:意识形态及价值观分歧是中美关系紧张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