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防疫的真实缩影 亲历者自述:大疫期间进京记

因为疫情,已经有一年多不来北京了。前几日,小女儿在和我微信时说有些想老爸了,于是,和同在深圳的夫人与大女儿商量一下,买了机票赴京吧,小外孙舍不得离开外公,喝陶大哭。

飞机倒是挺准点的,下午两点十分起飞,扶摇直上蓝天。当然,进机场、办登机牌、安检、登机都少不了扫码、填写健康情况等手续,虽然繁琐,倒也理解,尽管也有几分无奈。

从网上购票开始,到临上飞机前,夫人和大女儿再三叮嘱,飞机上不要喝水、吃东西,不要摘口罩等等,所以,飞机上的水果、咖啡包括正餐我一概摆手谢绝了空姐,要了一条毛毯就休息了。

空中航程一路平安无话,飞机落地,想给亲友报个平安,刚把飞行模式调到正常,电话就打进来了,原来是小女儿给我约定的礼橙专车服务人员打来的,告诉我他已经在机场C出口处接我呢。

大机场取行李最耗时,所以我就用了一个可以随身带的行李箱,带些必须的衣物。下了飞机就直奔C出口处了。

接机的是个高个儿的小伙儿,一口京片子倍溜,他帮我拉着行李箱来到扶梯口,交给了出租车司机就告别了。

天空有那么一会儿一闪,哈哈,好大一条乌龙啊!北京,每天进进出出的人流千万计呀,怎么就找到我头上来了?无语了。

上了出租车,司机让我扫个码,说是进京必须要扫码报备。

司机让我换个方式扫码,支付宝也可以。

我打开支付宝,司机打开后面的灯,给我提供较亮的光源。扫码,打开小程序,填完各种资料信息,索取验证码,完成了登录程序。

乌龙出现啦!

真的出现了!

一条让我悲催的乌龙!

耳边响起异常的报警声音,顿时把我和司机惊呆了。

“给我看看!“司机大声叫了一声。

我呆住了,手机屏幕上,我的头像边缘一圈红线,头像下方一个橙色的实心圆,当中镶嵌着一个橙色的“!”,“居家观察”四个橙色的大字射入眼中。

旁边还有一个“?”

点开问号——

内容让我目瞪口呆!

司机接过去我的手机,看到屏上的显示,顿时呆了,连声说“碰上大事了,碰上大事了!我家里还有1岁多的孩子,86岁的老父亲,媳妇不在家,我、我可怎么回家啊”。

司机简直要崩溃了,接下来连续不断疯狂地打电话。而我却在后座上在想:怎么回事呢?整个飞机上几百个人啊,如果我有事的话,那不是其他人也有事了,那还不翻天吗?不是我着急,而是机场、北京市政府都会着急了,这个肯定有溪晓。

这时候,我听见司机先是给接我的那个接机员打电话,让他不要去上班了。又给自己老婆和父亲打电话,告知情况。最后又给单位打电话,请示怎么办……,唉,这事整的,泪呀!

我给女儿打电话,告诉她这边的情况,她也大吃一惊,连连问我现在是不是先回家里这边,再联系相关部门看看怎么处理。我给她微信发去截图,让她按截图上的提示和她所在的居委会联系。

而在我这边,司机已经电话报警啦!

按照警方的要求,司机在寻找路上的出口处,几分钟了,出口处还没有到,警车已经拉着警笛按照司机发给他们的位置图、车号追踪到我们了。

“靠边停车,靠前边30米处施工工地停车!“警察指挥我们的车停在一家正在施工单位的大门前。许多人听到警车的警笛声,也看到了闪烁的警灯,好事儿的想看看究竟。

“闪开,闪开,离开车辆,车里有疑似病人!”

妈蛋,老子成疑似病人了,无语了。

司机打开车门跳下车,我也要下车,却被司机制止了,想摇下车窗也被制止了。

我看见警察和司机在交流着,这时候,一辆闪着蓝色灯光的防疫车也停在我们一起了,他们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如临大敌的气氛我可以感觉得到。

警察要去了我的身份证和登机牌,只让我把车窗打开窄窄的一道缝。

他们详细问了我近半年来的行踪,再三询问我最近的健康情况,当我告诉他们我前一段时间有过感冒时,气氛更加紧张了。

在他们询问我情况期间,有一些行人从我坐的出租车左右经过,两个警察分别大声制止行人靠近车辆。

警察把我的情况向110指挥中心汇报完之后,把身份证还给了我,我和他开玩笑说,不要传染你了,他说,我带着消毒手套呢。我又说,你没有问问指挥中心机场有没有报案呀,我如果有问题,那一飞机的人早该一个个通知了。

应该是带队的警察看着我说,老同志说得有道理呀,怎么其他人没有事的呢?

就在这个时候,女儿的电话打进来了,她告诉我,她已经和居委会联系上了,按照北京市数据库的显示,我的健康申报没有问题,怎么手机显示出没有通过申报呢?

我按照女儿的要求,退出重新登录,再申报,还是警报,退出,再登录,又一次申报,依旧没有通过。

女儿告诉我,居委会已经和北京市政府平台联系,显示我没有问题,对方告知可能是大数据库出现BUG了!

天哪,这几率是几千万甚至是亿分之几呀,怎么就砸到我头上来了呀!

我把这个情况赶快告诉了警察和防疫人员,他们不相信,我有些不高兴,就对他们说,我一个40多年党龄的老同志会撒谎吗?

你们赶快和居委会联系,我把女儿发来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们。

警察联系去了,我再次扫码,依旧是红色警报,我悲催了,一遍遍退出,扫,退出,扫……依旧!

我看了一下北京健康申报,发现上面有一个他人代查,于是,我喊来在外边的司机,让他扫我的脸登记代查,可是也还是通不过。

女儿又让我继续扫码查询,因为她得到大数据库的消息是已经在后台改正了我的申报现状,我也再次扫码,依旧不行。

就这样又过了几分钟,已经到了晚上19:20了,离开我飞机落地已经两小时八分啦,着急也没有用,一共九个在现场的相关人都在等待命运之神的安排。

突然,我看见我的健康码绿了,这时候,司机也惊喜的发现他帮我查验的健康码也通过了。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高兴或者惊喜吗?怎么他么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呢?就像被人捉弄似的,坐在车里看起番茄小说来,把车门关得紧紧的。

警察出警有他们的一套程序,要等待指挥中心给他们的指令才能决定下一步如何做。

就这样,又等了10多分钟,终于,他们来到我车子面前,打开车门,告诉我可以走了,并对给我造成的耽搁表示抱歉。

我的脾气不知道今天怎么会这么好,竟然一点气都没有。我换乘了另一辆出租车,这是我先前的司机给我约的,他小心翼翼的对我说,他的父亲和孩子都在家里等着他回去,他还要给他们做饭。我和他说,没有事,尽管去吧。

我看着他把我的行李箱放进新约车的后备箱,又看了看四个警察和三个防疫工作人员,心头有些硬咽,招招手,告个别,坐进车里。换车依旧要扫码报备,这次没有任何悬念。

一路绝尘,我已经看见女儿在她家小区的门前等我了。

进京了。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中国防疫的真实缩影 亲历者自述:大疫期间进京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