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在迪拜当导游,等待中国旅游团回归

a184c1a15b87dbf3850d2494aff25591

迪拜帆船酒店,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肖望

编辑 | 杨布丁

出品|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快回来吧。”

2月16日,朋友给金晶(化名)转来一张携程旅行招聘出境游领队的通知,将她的思绪一下拉回到3年前。

如今已在河北廊坊一家托儿所当了两年老师的金晶,此前是一位从业超过10年的资深出境游领队兼导游。过去多年,她带领中国旅游团到访过35个国家和地区,攒下了一抽屉机票。

2020年1月23日,金晶刚陪同一个旅游团从迪拜回到北京,并计划2天后带另一个旅游团前往迪拜,但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她的全球飞行之旅按下暂停键。这一停就是3年。

1月20日,文旅部发布关于试点恢复出境团队游的通知,首批目的地包括泰国、印度尼西亚、柬埔寨、阿联酋等20个国家。自2月6日起,全国多地出境游首发团陆续启程。

中国游客回归全球旅游市场,受到多国的高规格接待和礼遇。马尔代夫、柬埔寨以民航界最高礼仪“过水门”仪式迎接来自中国的首发团游客,寓意“接风洗尘”,亦有网友戏称这是“迎财神”。更早之前的1月9日,中国优化调整防疫政策后,泰国副总理等官员更是亲自到机场迎接首批中国游客并献上鲜花项链。

中国游客对全球旅游市场的贡献和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国家统计局相关报告显示,自2013年起,中国就成为全球第一大出境旅游消费国。

世界旅游组织数据显示,旅游业直接或间接创造了全球十分之一的就业岗位。中国游客回归全球市场,万亿出境游市场重启,有望成为全球经济复苏中的靓丽风景。

千位导游,服务迪拜万人旅游团

2014年,来迪拜旅游的吴颜被这座城市的活力和包容性吸引,旅游管理专业毕业的她决定留下来当导游。此后,吴颜顺利考下英文导游证,成为当地较早的一批华人导游之一。

后来,随着中国游客大量涌入,中文导游严重缺人,迪拜为此专门开放了中文导游证,让更多有带团能力的中国导游可以考取合法证书,持证上岗。

迪拜拥有多个“世界之最”——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世界上最大的室内水族馆、世界上第一个七星级帆船酒店等,其塑造的高端、奢华形象对中国游客有着绝佳的吸引力。此外,迪拜连接亚欧非三大洲,是重要的航空交通枢纽,阿联酋航空又以服务好、机型大闻名。旅游业是迪拜的支柱产业之一,迪拜旅游局统计显示,旅游业贡献了迪拜GDP的20%以上。

“坐游艇、体验最奢华的酒店,许多企业做奖励旅游的时候都会首选迪拜,一是可以拍很多高大上的照片,二是回去做宣传也很有面子,说公司年会去土豪之都。”吴颜回忆说。

2014年4月,国内某直销公司14500名成员组成的奖励旅游团到访迪拜,一度引发轰动。曾参与过迪拜万人旅游团接待的金晶告诉作者,当时迪拜王室成员坐直升机到会场祝贺,旅游团在沙漠中开晚宴,场面令人震撼。光导游等服务工作人员就有1000人,领队的工资有3000元,而表现突出者可以拿双倍。

随着东南亚旅游市场竞争愈发激烈,不少旅行社选择到迪拜开设购物店,购物团模式牺牲了一些旅游体验,但也大幅降低了出境游的团费门槛,叠加国民收入不断提升,出境游开始走入寻常百姓家。

吴颜介绍,在没有购物团模式之前,迪拜游的团费起步价就要6000多元;而购物团模式兴起后,迪拜游的团费一度低至3000多元。“每一个景点和餐厅,中国面孔占到80%以上。”

在疫情前,全年无休是吴颜的工作常态,经常是刚送走上一班游客,就要去楼上接下一班旅游团,“无缝衔接”。每个月要接待4-6个旅游团,平均每个团5天,而涌入的中国游客似乎没有瓶颈期,一直都在增长。

金晶也告诉作者,早期带团时,更多是大型公司奖励优秀员工的团队出游,直销公司在这方面表现尤为突出。但近年来,度蜜月、孝敬父母、游学等家庭化、个性化需求越来越多,出境旅游过春节更是成为潮流。迪拜的地标建筑还会为中国游客上演春节灯光秀,年味儿十足,自己2017年到2019年的春节都是在迪拜和游客们一起过的。

6597f4a0af832ab864c8029bfead3f6e

迪拜哈利法塔在今年春节期间上演灯光秀。截图自迪拜旅游局视频号

据迪拜官方统计,2013年中国赴迪拜游客数排名位居迪拜客源市场的第十位,2014年中国市场已经跃为第七位。到2019年,中国已成为迪拜的第五大客源国,访问迪拜的中国过夜游客达98.9万人次,增长15.5%。

辛劳、努力也给在迪拜的旅游从业者们相对丰厚的回馈。吴颜表示,只要勤快,在迪拜做导游相对比较轻松就能月入两万元。

不仅是迪拜,中国游客的热门目的地都从中受益。文旅部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赴英旅游人次达74.51万,同比增长2.4%。赴英中国游客人均消费超过1600英镑,是其他国家和地区赴英游客平均消费水平的2.8倍。

人民日报援引澳中工商业委员会北领地分会主席戴若·顾比指出,中国游客是澳大利亚旅游业最大的消费群体。2019年约有150万中国游客到澳旅游并消费124亿澳元(约合580亿元),约占澳全年旅游收入的28%。

世界旅游组织数据显示,中国游客对国际旅游市场贡献最大。2017年中国出境游消费额达2580亿美元,排名第二的美国为1350亿美元。

“只要饿不死,就还做旅游”

疫情突如其来。

2020年1月25日,据央视新闻,北京市于当月27日起暂停包括出境游在内的所有旅游团队业务和机加酒服务。

“以为像非典那样,过几个月就会一切恢复原样。”金晶和吴颜都这样想,只是没想到,疫情持续的时间远超所有人的预期。

672f3f754b0be853c60a4747b2b52183

金晶带出境旅游团时攒下的机票票根和冰箱贴。受访者提供

没了国内的旅游团,在迪拜的中国旅行社都关门歇业,老板们大多选择回国。一些餐厅在坚持了几个月后,也都无奈关门。

吴颜告诉作者,在疫情有望很快结束的预期下,自己没有回国,选择先“熬着”。几个月后,积蓄全都花光了,而且,全家人都在迪拜,生活开销不低,国内和迪拜都还有房贷要还,每个月开销至少要2万元。

吴颜不是没考虑过回国,但回国的话,上哪儿能每个月挣到2万元呢?

回国做境内游?自己缺少人脉,而且国内游本身竞争激烈,收入不高。如果转行的话,一方面自己要在新的行业从头做起,工资水平也就每个月5000元左右,哪怕两三年后表现很优秀做到管理岗,这个过程和时间都令人望而生畏。

“转型对每一个旅游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吴颜表示。无奈之下,她基于自己的资源做起了机票代理这一老本行。没想到,由于华人旅行社大量关闭,机票代理业务竞争压力不大,生意很是红火。如今,她是迪拜金鸽国际旅行社的总经理。

一位在上海专做定制出境游的导游也告诉作者,疫情期间也尝试过转行,但都因为受不了朝九晚五和条条框框的规矩作罢。后来,基于过往的资源,他开始主做本地演出的订票服务和接一些国内旅游团,尽管收入只有正常年景时的1/3,但“只要饿不死,这辈子应该就是一直做旅游了”。

出境游停滞期间,大量导游、领队们无奈之下纷纷转行。以出境游业务为主的众信旅游(002707.SZ)财报显示,2019年末,其在职员工有5468人,而2021年末还有1745人,2年间减少了3700多人。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出境旅游课题组测算,以2019年为基准,2020年至2022年我国出境旅游人数累计减少在4亿人次以上,出境游客境外消费支出累计缩减在3400亿美元至4300亿美元之间。

在旅行社方面,出境旅游营业收入累计减少约6000亿元,出境旅游营业利润累计减少约260亿元。而疫情前,2019年出境旅游营业收入占旅行社旅游营业总收入达到30.20%。

世界银行统计显示,旅游业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大的产业之一。疫情爆发后的一年多以来,2020年旅游目的地游客人数比2019年减少1亿人。国际旅行人数大幅下降导致出口收入减少约1.3万亿美元,超过2009年经济危机期间11倍。1亿到1.2亿旅游就业岗位面临风险,其中很大一部分在中小企业。

首发团启程,但旅游人还在观望

1月20日,忙碌了一天的吴颜在睡前打开朋友圈,满屏都是好友们转发的“文旅部宣布重启出境团队游”消息。“有种旅游人奔走相告的感觉,想不看到都难。”吴颜表示。

据央视新闻,当地时间2月6日凌晨5时27分,阿联酋迪拜国际机场迎来了中国出境游业务试点恢复后首个旅行团。该旅行团总人数约60人,从广州出发。迪拜帆船酒店为旅行团举行了入住欢迎仪式,位于阿布扎比的法拉利世界主题公园为旅行团提供了纪念礼物和免费入园游玩的礼遇。

吴颜表示,从新闻上看到了首发团到达迪拜的消息,不过还没有偶遇来自中国的团队,与往昔随处可见的中国面孔景象仍有差距,但最难熬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2月4日,吴颜专程飞回上海参加一场旅游业交流峰会,现场推介阿联酋旅游。“阿联酋在首批试点名单里,而且大家本身对阿联酋旅游的热情就非常高,现场就有很多家旅行社达成了合作意向。”

携程方面提供的消息显示,游客信心恢复,体现在海外长线旅游需求逐渐回暖。据了解,3月18日上海出发,人均价格27999元的携程首班新西兰出境团,开售后立即卖空。从报名情况来看,凭借热情好客、机票价格相对便宜,泰国依旧稳居出境跟团热度第一;其次,马尔代夫、港澳、埃及、新西兰、印度尼西亚也备受游客青睐。

不过,旅游市场想要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仍需时日。吴颜表示,当前航班线路恢复有限,机票价格偏高,许多购物店都没开,旅游团的利润、成本等都处于不确定的状态。此外,接待中国旅游团的餐厅大多关门歇业,许多导游和领队已经转行。

“以前需要什么服务,随手打个电话就能联系人解决,但现在很多人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我需要去实地看餐厅有没有开,要跟谁对接,价格有什么调整,这些流程需要重新走一遍。”吴颜介绍。

金晶也告诉作者,手头托管班的工作需要到暑期才好交接,她决定再观望一下出境游的恢复情况再做决定。

“整个出境游市场都在测试阶段,但不管怎样,旅游人都有了一个确定的期盼。”吴颜表示。

携程海外跟团产品总监张妍也介绍,航班资源有限以及团票政策不明朗,导致当前国内出发的境外跟团产品选择较少。此外,这三年海外很多中餐厅关闭,导游停职转行,通知宣布后境外地接社需要一些时间重整旗鼓,出境跟团游市场的恢复还需要一个过程。预判大概从3月份开始,不论出境跟团产品数量和报名人数都会增势喜人。

中国旅游研究院预计,2023年全年入出境旅游人次有望恢复到疫前的三到四成。

“大部分国人都活得太累了。”吴颜感叹道,“世界那么大,希望更多的国人能多出来走走看看,享受生活。”

玖拾-时事与资源: 我在迪拜当导游,等待中国旅游团回归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