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司机意外遇害,20年后凶手终于找到

20 年前,接到丈夫被杀的消息,毕大姐抱着两个儿子整整哭了一天。

一个儿子 10 岁,另一个才 5 岁。当时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是靠丈夫单师傅在杭州开出租。

天都塌了。

这位母亲坚强了 20 年,两个儿子也出息了。

一年前,当着余杭民警的面,天命之年的毕大姐泪流满面,打电话给远在千里之外的两个儿子,他们都是企业家,正在广州参加广交会。

” 快回家!那个杀害你爸爸的人被抓到了 ……”

一年后,2021 年元月 5 日,又一名嫌疑人在黑龙江哈尔滨落网。随着两名嫌疑人的先后落网,这起 20 年前的悬案告破。

这个案子是余杭刑侦人心中的一根刺啊!当年的老刑侦大队长身患重病,离世前给战友们留下遗言,”
案子没有破!可能有生之年我看不到了,不要让我遗憾 ……”

20 年前,年轻出租车司机被杀,身中多刀

2001 年 8 月 3 日,杭州市余杭区勾庄镇(现属余杭区良渚街道)的郁宅村。凌晨 6 点,村里的王大爷就下地干活了。

机耕路上,停放一辆出租车,毫无动静,周围里是望不到边际的大片稻田,人迹罕至,氛围显得有些诡异。

王大爷小心地靠近这辆出租车,唤了几声,里面没人回应。他透过玻璃窗查看了车里:驾驶位和副驾驶位上都没人。后座上有个男子蜷缩着,满身是血。

王大爷惊叫一声,扔掉农具,一路跌跌撞撞跑回村里,找到一部固定电话报了警。余杭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沈建国和同事对现场进行了详细勘察。

这是一辆杭州牌照的红色桑塔纳轿车,车上的男子,面容很年轻,身上多处刀伤,车内遗留有多处血迹。

那么,被害的男子究竟是谁?他是什么样的身份?

原刑侦大队长的临终遗憾,

” 案子没有破,不要让我遗憾 “

当年,民警刘圣贤还是一个 18
岁的小伙子,正在人民公安大学上学。如今,他已是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刑侦大队分管重案的副大队长,是该案的主办民警之一。

” 那个年代,监控摄像头很稀缺,案发经过扑朔迷离!

前辈们在案发现场提取了相关物证,案发现场还遗留有水果刀,当时凶手在捅刺被害人时,用的力道蛮大,刀都断了。

被害人身上的多处伤口,经法医勘查,属于失血性休克死亡。”

民警锁定了被害人的身份:单师傅、30
多岁,浙江安吉人,出租车司机。那么,凶手又是谁,和被害人有什么恩怨情仇?以至于下如此重手。

单师傅的家庭背景比较简单:他是两个孩子父亲,在杭州开出租车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进一步了解,单师傅某为人很和善,社会交往很单一,和人不存在恩恩怨怨。

警方的结论是:这是一起抢劫杀人案。

2001 年,余杭刚划入杭州市区,余杭警方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侦破,但限于那个年代的条件,案子一直没有突破。

当年余杭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沈建国,2014 年身患重病离世。

刘圣贤回忆说,” 他去世前,我们去看望他,沈大队长的遗言是,‘这个案子没有破,可能有生之年我看不到了。不要让我遗憾 …… ’

踏破铁鞋锁真凶!

上百警力奔波近十万公里

2019 年 8 月 22 日,悬案初现端倪。

余杭警方接到上级公安机关线索传递:河南驻马店警方在处理一起打架案件中男子吴某,疑似余杭勾庄出租车司机被害案的重大嫌疑人。

民警立刻千里迢迢赶去驻马店,将吴某抓回杭州。第一个凶手落网,民警刘圣贤赶到安吉,找到了被害人单师傅的遗孀毕大姐。

” 这是一位很值得尊敬的大姐!在丈夫离世后,家里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她独自一人撑起一个家,养大了两个儿子,还都考上了大学。

孩子们毕业后辛苦创业,如今生意做得蛮成功的。” 得知凶手落网,毕大姐当着民警的面,哭着给两个儿子打电话,”
快回家!那个杀害你爸爸的人被抓到了 ……”

彼时,两个儿子正在参加广交会,接到母亲的电话,两个人放下生意,连夜赶回了浙江 ……

第一个凶手落网,那么,凶手还有谁?

2020 年这一年,对余杭警方来说,是侦破这起悬案最关键最艰辛的一个年头。

余杭警方扩大侦查范围,五上东北、三赴山东、两下四川。前前后后出动上百警力,排查可疑人员近千人。

根据人口的历史迁移特点,侦查人员的足迹,从山东开始,几乎踏遍了东北三省所有的地级市。

这是一场漫漫的征程,长达近十万公里。

重案中队民警费华杰,在出征前,老丈人因为肺癌刚刚出院,母亲摔伤腿又住院了,父亲也因脑梗住院了,家里的事情接踵而至 ……

他有两个孩子,大女儿才五岁,小女儿不满两周岁。

临行前,费华杰把两家老人和两个孩子都托付给爱人,主动向领导请缨,” 这个案件,我一定要参加!”

他对爱人说,” 我记着沈大队长的遗言,这个案子不参与的话,对我来说,将是终生遗憾。”

零下 30 ℃的冲风冒寒!

抓捕行动开始

2020 年年底,这桩悬案又现端倪。

杀害单师傅的另一名重大嫌疑人被余杭警方锁定:郭某,40 多岁,潜藏在黑龙江哈尔滨。

今年 1 月 4 日,分管刑侦的余杭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郎国锋带队,刑侦大队长周立峰和刘圣贤等专案组警力,立刻飞往哈尔滨实施抓捕。

当天晚上,大家拖着行李,与当地警方对接后,晚饭也顾不上吃,直奔一家小区踩点,进行外围摸排工作。

嫌疑人郭某现在的身份,是小区里的物业保安。

途中,出租车司机以为民警是外地游客,好心劝说,” 你们旅游的,晚上千万不要出来,天太冷了。”

刘圣贤说,” 天气寒冷得可怕!那个夜晚,是零下 30 ℃的超低温寒流。

怎么描述这个寒冷?当地人说,一百度的开水,泼在地上,能很快结冰。呼出的气息,从口罩上方漏出,很快就让睫毛冻牢了。

电话拿出来,没几分钟就自动关机,太冷了,大家只好用胸口暖起手机 ……”

寒风像刀割一样!

信息中队中队长华俊,手伸出去,刚打了两分钟工作电话,很快被冻得开裂 ……

整整蹲守了大半夜,专案组掌握了郭某的行动规律。

” 早上 8 点,我们在小区里蹲守,他来了,走近车库门口的一个保安亭。我们有些吃惊,他的实际长相,不像 40 多岁,倒像是一个 60
岁的老人,头发白了。我们上前控制住他,他没有反抗。”

凶手哭着说,” 我去杭州赎罪 ……”

上了车,大队长周立峰亮出警官证,上面有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的字眼。

郭某看了说,” 我知道了。”

民警问他,” 你知道什么事?” 他答,” 我在杭州杀过人。”

对于郭某此人,民警已掌握他的家庭和社会背景:结过一次婚,离婚了,没有孩子。父亲脑梗中风瘫痪在床,母亲长期患病吃药。

他很少与人交往,” 我身上背有命案,不能连累朋友。这些年,看了新闻报道,你们警察破了很多命案积案,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

民警让他联系了自己的家人,郭某在电话中哭着告诉妹妹,” 照顾好爸爸妈妈,我这辈子不会回来,我去杭州赎罪。”

对于 20 年前所犯下的那桩命案,郭某交代得很清楚。

凶手抓到了,毕大姐这样对民警说,”20 年了,人还抓到了,真不容易!太难了,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大姐的儿子说,” 我们相信政府,会给我父亲一个公正的说法 ……”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出租车司机意外遇害,20年后凶手终于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