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在地区作为的担忧或为台湾融入印太安全架构创造空间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说,拜登政府上台后最急迫的事项之一,是要确保印太地区的安全繁荣,台湾站在中国威胁的最前线,他希望台湾能被纳入印太地区安全结构,以便有发声管道来表达台湾的关切与希望。分析人士说,尽管在中国的压力下台湾无法正式加入地区安全机制,但中国在地区的咄咄逼人作为已引起普遍担忧,也为台湾参与安全议题的讨论创造空间。

吴钊燮星期三(1月13日)在一个预录视频中,对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一场关于“台湾与印太安全结构”的线上讨论发表讲话时表示,拜登说过要建立一个理念相近盟友伙伴的联盟,以便在共同目标下捍卫彼此的共同利益与价值,台湾对新政府的立场表示欢迎,因为台湾站在中国威胁的最前线。

他说,拜登的信息“尤其让地区民主体制感到放心,这些国家受到共产党中国的扩张主义包围,以及它在贸易、科技、人权及其他方面的侵犯。台湾欢迎新政府对此威胁的目光清晰立场,因为我们毫无疑问站在应对那个威胁的最前线。如果台湾落入中国手中,它将大幅扩大北京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并显著颠覆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吴钊燮表示,他希望台湾能被纳入印太地区安全框架,像是“四方会谈”(the Quad)这样的机制,即便是非官方的讨论都有助于台湾表达它的关切与期望。

前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国务卿薛瑞福在前一天关于这个议题的讨论中提到,最近已经有日本的部长级官员对台湾安全是“红线”问题做出公开表态,但20年前在美日安保会谈中,台湾是一个“敏感到不能被包括在议题中”的禁忌话题,现在双方已经可以讨论对此议题的共同关切,“或许到了一个时间点来讨论关于美日作为同盟,如何应对台海假想情况发生的问题。”

日本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Yasuhide Nakayama)最近在路透社专访中公开表达对台湾安全的担忧,甚至还提到台湾安全是亚洲的红线,希望拜登能尽快表明支持台湾的立场。为何中山泰秀会做出这种罕见的表态?地区国家对中国的作为有何担忧?

日本东京大学国际政治教授松田康博(Yasuhiro Matsuda)在同场会议中答复美国之音的提问时说,中山泰秀的说法反映出日本国内目前的氛围,一方面对中国越来越咄咄逼人行为产生不信任,另一方面又担忧美国国内的政治纷争让中国有见缝插针的机会。

“到目前为止虽然情况不好,但他们是在试图改变香港的现状而不是台湾,因为风险估算相当不同,因此我认为香港的情势更令人担忧,而不是台海两岸关系。不过日本对两岸关系的担忧也很高,因此基本上中山泰秀先生在这个议题上的说法,是在反映地区的普遍担忧。”

由于地区对中国的普遍担忧,松田康博认为,应该有平台能够允许台湾参与地区安全议题的讨论,因为对印太地区的基本概念是要维持它的自由开放,许多平台受制于中国的影响而无法听到台湾的声音,他认为应该有新的、更开放的平台让所有成员的声音能够被听到,包括台湾在内。

他说,“四方会谈”正在机制化过程中,应该有新的想法能欢迎台湾的参与,另外,地区有许多自由贸易协定,包括日本促成的《跨太平洋全面进步协定》(CPTPP)等多边贸易框架台湾都被排除在外,尤其RCEP更是一个由中国牵头的贸易框架,这两个贸易协定美国和印度都没有加入,“四方会谈”有可能成为另一个新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CPTPP 前身),也应该是另一个允许台湾参与的新平台。

松田康博也提到,让台湾参与涉及国家安全领域的多边框架,对个别国家有其敏感度,但他认为各方可以透过与美国的双边讨论来做敏感的信息或情报交流。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National Security College)院长罗里·梅德卡夫(Rory Medcalf)也同意松田康博的看法,认为台湾应该有参与地区议题讨论的多边框架空间。

他说,现在关于科技、干预、供应链、基础设施的问题已经让以往区分经济与安全、国际与国内问题的界线模糊,而这些议题都与台湾有深度相关性,如果依据中国的立场,各国与台湾可以有经济往来但不能有安全议题的接触,那么如今经济与安全议题的不易区分就为台湾创造了新的参与空间。

梅德卡夫也提到,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警觉越来越高,过去3、4年来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充满挑战,双方在许多议题有越来越多的对抗,例如5G、外国势力的干预,以及对地区受到胁迫的立场等。

“我们见到中国的独断作为更为加快,澳大利亚政府机构与记者几年前已发出过警告,而台湾,当然它有自己的方式,在应对这种独断作为上已成为地区和全球的早期预警系统。不过澳大利亚的经验也确实加剧了国际上的辩论。”

另一方面,梅德卡夫说,台湾过去1年来在民主框架下应对新冠疫情的出色表现、在选举时抵御外来干预,都展现台湾民主机制的强健,无论它的政治地位如何,越来越多人体认到台湾是地区经济不可分的重要一部分,也因此他认为澳大利亚与台湾的关系有更多发展空间,因为澳大利亚越来越体认到,台湾在印太地区及上世界都有重要的地缘政治地位。

“换句话说,对台湾的威胁不仅是对地区经济的威胁,它也是对更广泛的网络的威胁,美国运用这个与同盟、伙伴的网络来抗衡中国并坚守民主的阵地。”

美国政府对台湾安全的战略考量,清楚地揭示于白宫这个星期解密的《印太战略框架》中。文件称,美国的目标是要保护包括台湾在内的第一岛链国家的安全,并协助台湾发展不对称能力以抗衡中国的胁迫。

由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解密的这份10页文件,在涉及台湾的部分提到,美国的假设是“中国会日益采取独断的作为迫使台湾与其统一”,因此美国的目标是要“使台湾能够发展出一套有效的不对称战略及能力,能够确保其安全、不受胁迫、强韧,以及有能力依据自己的条件与中国往来。”

美国的另一个目标,是要威慑中国对美国及其同盟和伙伴使用武力,并发展能力以便在各种冲突击溃中国的行动。文件说,要达到这个目标,美国必须在行动上致力于设计并实施一个防卫战略,能够挫败中国在第一岛链内对海、空域的控制,并保护包括台湾在内的第一岛链国家。

不过中国政府批评美国解密的这份印太安全战略文件充满冷战思维及军事对抗色彩,在台湾问题上违反美国的承诺。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星期三说,文件内容“暴露了美国借‘印太战略’遏制打压中国、破坏地区和平稳定的险恶用心,这实质上是一份‘维霸战略’”,他要求美国“充分认清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并称“任何以台制华的图谋都是徒劳的。”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对中国在地区作为的担忧或为台湾融入印太安全架构创造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