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软件里的性与爱

相亲之外,

约会软件正在成为都市男女脱单的主流渠道。

最新数据显示,

国内排名前3的约会软件(陌陌、探探、Soul)

用户月活达1.36亿,

这意味着每10个使用互联网的人里,

至少有1个在用约会软件。

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截图

有意思的是,数据显示约会软件上

从来都是男性数量远超女性。

约会软件的鼻祖Tinder,

在美国9成用户都是男性,

国内的陌陌,用户男女比例2:1。

约会软件上配对成功的提示

男多女少的约会软件上,女性占据优势吗?

约会软件玩家有哪些守则?

约会文化(dating culture)作为一种舶来品,

中国人接受起来有没有文化冲击?

我们和4位长期使用约会软件的

上海都市女性聊了聊,

以下是她们的故事。
撰文   谢祎旻  责编   石鸣
火遍全球的约会软件鼻祖Tinder
 “台北纯K选美比赛冠军” 
一个慵懒的星期日下午,王佳芝和女朋友们在学姐家聚会。
之所以选在学姐家,是因为她住的公寓不仅客厅宽敞,还设备齐全,投影仪、麻将桌、赌博机、蹦迪灯,应有尽有。百无聊赖之际,她们又搬出了姐妹聚会时的保留节目——投屏刷Tinder。
王佳芝今年28岁,混迹时尚行业,去年刚从巴黎回国。在正职之外,她是一名坐拥16万微博粉丝的网络红人,最早因为吐槽Tinder上的奇闻逸事出名。

在法国留学期间,王佳芝跟风用起了时下风靡欧美世界的约会软件——Tinder。这类 “左滑右滑小软件”会基于定位,向用户展示异性的照片和相隔距离,双方都右滑即意味着匹配成功,进入单独聊天阶段。

国内的约会软件王佳芝也尝试用过几款,但用户质量参差不齐,Tinder“相对正常一些”。
回到上海后,这位闺蜜口中的“全职辣妹”将国外的约会习惯带回了国内。她和女朋友们组成了一个8人女子天团,偶尔会在聚会上集体刷Tinder。

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中女主使用交友软件
这回投影仪连接的是王佳芝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生的档案,4张照片里,一张是戴墨镜的大头照,一张是坐在驾驶座、手握方向盘的侧脸,还有一张是健身房里撩起运动背心、企图露出腹肌的自拍。
还没等看到第4张,“这个不行,”王佳芝和姐妹们异口同声地说。炫富、秀肌肉、全自拍在她们眼里都是雷区,“太油腻了。”
下一个看照片是眼神略带忧郁的日系男孩,女朋友们马上大呼,“佳芝这是你的菜!”可往下滑,看到的是字数接近上限的自我介绍,事无巨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生平。“写小作文啊,”女孩们又变了主意,“太desperate了,不OK。”

在王佳芝和女朋友眼中,富有吸引力的档案通常具备以下几大要素:正脸照能看出脸帅,全身照能看出肌肉,生活照能看出品位。而自我介绍,简单的一句俏皮话显然更受欢迎。

譬如王佳芝自己的就是一句和照片相映成趣的玩笑,“台北纯K选美比赛冠军”,配图是她生日时头戴朋友为她准备的王冠和绶带,站在蛋糕旁的样子被朋友打趣说像选美冠军。
“什么也不写给人感觉不真诚,写太多了又没神秘感,一句话刚刚好。”王佳芝说。

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中交友软件聊天界面

 优质男性永远站在鄙视链顶端 
王佳芝的女朋友萨曼莎是Tinder十级玩家,两人在法国巴黎结识,萨曼莎说男版佳芝就是她的理想型男友,好笑又好看,而在佳芝眼中,萨曼莎是个美的奥林匹克选手,从胸脯到屁股,无可挑剔。 
现实中的萨曼莎是个典型的Alpha女(注:事业型女人),拥有一间自己的小公司,常年在国内外飞来飞去。萨曼莎说自己人生中只有两件事,一件是自己的事业,而另一件就是好好地玩约会软件。
她玩Tinder5年,约会过的男士从迪拜的马戏团舞台设计师,到渴望从富婆身上捞金的掘金男孩,爱上她的人里,有企图对她实施PUA的高智商网络诈骗犯,也有妈妈是反政府武装头目的叙利亚小哥,碰见的奇人怪事足够写一部《Tinder志异》,但初心始终不改,“我是来找男朋友的,”萨曼莎坚定地说。

《粉红女郎》里的万人迷

她承认这件事并不容易。作为一个能挣钱的Alpha女,萨曼莎对约会对象的标准很简单:够帅。一开始只要照片过关,她都会右滑。久了却发现,这种帅哥一般都无聊到死。
无聊分两种。如果一个男生6张照片都是在健身房的自拍,上衣撩起来,然后拍6块腹肌,“你可以看出他没有太多爱好,人生主题就是自恋,然后健身很厉害的话,他不能喝酒,也不能大吃,和这种人hang out会非常无聊。” 
还有一种是照片精修,看起来像模特的男生。“因为太多女生往上扑,导致他们在和女生聊天的时候,不需要做出任何努力。”萨曼莎说,“他们可能觉得自己就是再无聊,像个白痴都一样有人爱。”
后来她提高了要求,一定要是有趣的帅哥,有一颗聪明的大脑。
有趣体现在“这个人不太把自己当回事”上。“我觉得善于自嘲的人很性感,自我介绍可以抖一点机灵,包括照片也可以是那种比较扮丑的,但又能让人看出来是个帅哥。”
日剧《失恋巧克力职人》截图

照片和自我介绍过后,就到了粗筛阶段的最后一关,打招呼。

对萨曼莎来说,对方的开场白如果是“Hi,hello,hey”或一个表情,除非帅到人神共愤,否则她都会直接pass。
“因为我本人的profile是会留一些梗的,只要对方稍微有点智商和幽默感,一定会写一个很有趣的开场白。”
这么一番筛选下来,能入萨曼莎法眼的异性,十之八九是高阶玩家,选择范围之广犹如后宫选妃。
然而往往是前几天还聊得好好的,突然就不见踪影。如果萨曼莎自己不高投入,露水情缘很容易就不了了之。

约会软件上的一大悖论就在于,男多女少的用户数量让女生有一种挑花了眼的错觉,可到头来终将明白:这里和现实世界无异,优质男性永远是鄙视链顶端

韩剧《My fuxxxxx romance》的女主见面后发现对方是个连FWB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男生
 约会软件玩家三大守则 
王佳芝用约会软件的目的佛系一些,更多是打发时间和交朋友。看得顺眼的男生,不像大多数女生要故作矜持,她会直接叫出来玩。
有一次她和一帮朋友在巨鹿路158聚会,刷软件匹配到了一个眉眼长得像木村拓哉的男生,五官就像雕塑般精致,朋友都知道这是王佳芝的菜,立即起哄让她叫男生出来玩。
当时已经是夜里12点多,男生最初有些不情愿,问王佳芝:“你经常在这个点出来玩吗?”
王佳芝想了想,把球扔了回去:“我很少这个点还在外面,你这次不来,下次就没机会了。你过来我介绍朋友给你认识。”
最终男生来了。按理说,男生大概率都会比照片好看,可见到真人后,王佳芝和朋友却大失所望。五官是那个五官,但就是没有照片里那种帅哥气质,“本人不高,整个人有些拘束”。
朋友们邀请他去舞池跳舞,他不去,也不说话,王佳芝只能陪他呆在卡座,任凭一股几天没洗的头油味一阵阵扑来。
日剧《心动讯号》截图
网络姻缘一线牵,难免遇“照骗”。为了避免尴尬,约会软件玩家守则第一条:第一次见面约在咖啡馆。 
白天,公共场合,一杯下午茶的时间,谁买单都不会觉得被占便宜。进可攻,退可守,来电的话可以顺势共度晚餐,不来电也好找借口先走,更有甚者直接将地点选在公司楼下,最大化了投入产出比。
而在“网骗”这件事上,男女面临的风险各有不同。
据萨曼莎对男性朋友的调查,“你问他们在软件上最糟糕的体验是什么?很多男生都会回答是那个女生出现了,但和照片不是一个人。”
遇到“照骗”后的反应特别考验人品。萨曼莎和王佳芝调侃自己和朋友都是“软蛋”,大多数时候会耐心地陪对方把咖啡喝完,但考虑到其中的欺骗性质,如果直接告诉对方自己不能接受真人和照片差距过大,然后转头就走,也是“完全OK的”。
萨曼莎听过最没品的反应是,有个男生开车去见约会软件上认识的女生,发现真人比照片胖个10倍,先佯装镇定让对方上车,边开车边说自己有点困,路过星巴克的时候,央求对方去帮他买杯咖啡。然而等女生一下车,他就把车开走了。
这件事告诉大家什么呢?约会软件玩家守则第二条:不要过度PS。
“在软件上筛选人的时候最好要有远景近景各种形态的照片,如果一个人的照片全是自拍,而且是俯拍的话,很有可能本人是比照片大几个size的,”萨曼莎说。

日剧《心动讯号》截图
对女生来说,用约会软件交友的最大风险则是“杀猪盘”和PUA。
在阅人无数的老手看来,“杀猪盘”的个人档案其实很好辨认。因为他们的目标是广撒网,往往会装成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头像一般是从同志约会软件Blued盗帅哥图,用户昵称常常是四字成语,譬如“云淡风轻”“如梦似幻”此类,自我介绍通常会说自己不是来约炮的,想找一个相爱的女子共度一生云云。
而如何预防PUA?萨曼莎认为关键在于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弱点。
她有个闺蜜最近刚用约会软件,萨曼莎看过她的profile后就破口大骂。这个女生犯了大忌,第一张照片就是一个人坐在高楼天台上的背影照,除此之外,6张照片没有一张是露脸的。
“很大几率会碰到变态或骗子,这样放照片的人第一很注重隐私,简而言之就是不够胆,而且内心又想很多,希望别人能了解自己的灵魂。”萨曼莎说。
“骗子会嗅到这个气息,他们会觉得如果好好跟你聊天,就会有戏。”
约会软件玩家守则第三条:不够胆就别玩约会软件。
日剧《心动讯号》台词截图
 一边是处女情结,

 一边是处女焦虑 

作为一个25岁的处女,司语认为无论男女,在约会软件上的核心焦虑都是性。
她是个身材高挑,眉眼细长的姑娘,自嘲“没见过世面”“土土的”。在大学的象牙塔里读了4年文学,她后知后觉去了上海一家互联网大厂做运营。约会软件也是去年失恋后经闺蜜劝说开始用的。
司语最早注册的是探探,但辗转国内外约会软件的闺蜜告诉她,“国内用Tinder,国外用探探”是玩家间的共识。因为在国内用Tinder要求对方会科学上网,这已经是一道不小的门槛,能筛选出有海外经历和国际视野的对象。
在闺蜜的指导下,司语转战Tinder。她放了一张五官微调过的自拍,显出脖子颀长,和几张不同场景下的全身照,可以看出腿长和身高。很快,喜欢她的人数就突破了99+,男生发来的搭讪很露骨: 
“翘臀诶,”后面加一个红心眼流口水的表情。 
“你的长腿让我荷尔蒙暴涨。”一个身高只有167的男生这么说。
“小姐姐身材不错嘛。”配图是6张穿着浴袍的酒店自拍。

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剧照

一开始,司语对这种局面感到慌张。一方面,她有处女焦虑,早在大学期间去英国交换时,每逢留学生的酒局,聊起“你最糟糕/最愉快的性经验是什么”,和前任男友最多只有亲亲抱抱的司语都恨不得钻进桌子底下。
另一方面,她又难以摆脱处女情结,希望自己的第一次能给最爱的,不,起码是彼此喜欢的人。
司语曾试着和一个同在互联网大厂的男生聊了一周,恰逢周五,对方顺势邀请她下班后一起喝酒。司语没多想,欣然应允,没想到男生下一句便问酒店要订在哪。
司语先是装傻:“我们可以在大街上闲逛,一晚上不睡呀。”男生回:“不睡玩什么约会软件?”

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截图

司语承认这次交锋加重了她的处女焦虑,那之后她有意让自己外放一些,主动约软件上认识的男生喝酒。

但始终没能突破最后一步。“那之后我才明白,自己是个慢热的人,把身体完全交托给一个陌生人我是做不到的,这种内心的抗拒会体现在身体上。”司语说。

那次约会不欢而散,男生甚至都没有送她回家。之后的一周两人成了通讯录里的陌生人,司语删了他的微信,卸载了Tinder。
“那感觉糟糕极了,我觉得在男性眼中,我只是一具肉体,同时我很自责,这么一来,既没能成功破处,又有一种身体被糟践了的自我厌恶感。”

日剧《失恋巧克力职人》台词截图

 性爱分离的天赋型女选手 
不得不说,性爱分离这件事是讲究天赋的。
三十而立的阿萧就是这么一位幸运儿。她原来是一名上海金融女白领,现在运营着一个大城市男女自由约会的社群,脸上肉嘟嘟的,并不避讳自己是一个E cup的大码女孩。
她的初恋发生在大学,对方是一个大她12岁的男人,谈了两三年后没有感情就分手了,这在她看来不过是一段“很普通的恋爱”,分手后她和闺蜜去了北京,在青旅里认识了两个风趣幽默的北漂帅哥,她觉得“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五六年前阿萧朝约会软件进军,保持一个月约三四个男生的频率。她声称至今上海的男生都被刷完了,“今年没怎么用,前几天打开都觉得没进来新的人”。

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台词截图

根据她的实战经验,约会软件上,来找“荷尔蒙管理对象”的人至少一半,剩下的不是来打发时间,就是随波逐流观望不前,只有5%的人是来认真找对象的。
普通女人因爱而性,阿萧因性而爱。但这么多年来,她从“荷尔蒙管理对象”发展成恋爱对象的只有两个,一个是约会软件上滑到的台湾涂鸦艺术家,一个是家里有工厂的台州弟弟。
“荷尔蒙管理对象的话,只要身材过硬,人长得不讨厌,性格不讨厌就可以。”阿萧说。
而对恋爱对象,阿萧的标准要高些,而且和女性的主流择偶标准大大不同。“我把恋爱和婚姻分开看,谈恋爱我喜欢比较柔弱细腻的男孩子。很man,很有钱,霸道总裁那种对我没什么吸引力。”

“我对荷尔蒙管理对象从来没有占有欲,完事了各回各家,到家了都不发信息,女生容易混淆性和爱是因为没搞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截图
好几个女白领偷偷私信阿萧,说自己30岁了还没有性生活。乍一听,阿萧觉得很神奇,后来仔细一想,“有的可能是男朋友不行,一直成功不了。大部分都是传统的中国女孩,有时间都用在做独立女性、发展事业上了,没机会去约会不同的男生。”
这样的事情一多,阿萧觉得约会软件对女性来说是一件好事。一个大城市的普通上班族,社交圈非常狭窄,平日周末去参加社交活动,要额外付出金钱、时间和精力成本,而用社交软件的话,省事不少。

她同意大部分女生做不到性爱分离,感情里心碎的总是女生,但当女性有机会接触到更好的异性和约会体验时,那些不够格的异性就会被淘汰,这是不是会倒逼男性在两性关系上做出改变?

 约会软件上能找到真爱吗?
搭建起大城市男女约会社群后,阿萧本着业务学习的心态,参加了一个100元入场费的魔都土著男相亲局。
当天来的人里男多女少,她随手在信息栏填了一个年薪40万,爱好品鉴葡萄酒,久久无人问津。而旁边打扮成好嫁风,爱好做饭的妹子,却一直被人要微信。
阿萧和主办过300元入场费相亲局的朋友聊天,得到了一个有趣的发现,相亲局的入场费只要过了300元这条线,就必定是女多男少。

日剧《东京女子图鉴》女主去相亲无人问津
“在婚恋市场里,条件相当的一男一女,一定是男的先定下来。剩下一些比较优秀的女性,(日常生活里)找不到和她们匹配的人,又不想和比自己差的人结婚,所以会愿意付比较高的价格去相亲。” 
而约会市场是铁打的男多女少的市场。阿萧的约会群,为了保证用户质量,入群费用比市面上的约会软件年费还要高,纵使男生价格贵上200元,群里仍然总体维持着男多女少的局面。
“约会市场的话,男生愿意投入更多。”阿萧说。

可以确定的是,约会软件上有现实世界里的鄙视链,有蠢蠢欲动的荷尔蒙,但问题是,约会软件上可以找到真爱吗?

阿萧觉得这不是问题,她的约会群里都有好几对群友“荷尔蒙管理”之后,确认彼此是真爱,顺利过渡到一段稳定的长期关系。

日剧《心动讯号》台词截图

卸载软件后,司语曾一度认为约会软件是为速食关系而设计,不可能找到真爱。可不到半年,眼看着身边越来越多同龄人奔现后确定关系,司语重新用回约会软件的心愈发萌动。

而据王佳芝的情报,玩咖萨曼莎最近一年来性情大变,穿衣风格变成好嫁风,约会对象也从金发碧眼的标准男模,变成了秃头男和真人比照片胖20斤的糙汉。

萨曼莎说这是玩软件五年来,她第一次在档案写上“looking for serious relationship”这句话。

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截图

年轻时她喜欢帅气的事业型Alpha男,约会到第N个时,她认清了Alpha男精致利己主义的嘴脸:他们不懂爱,脑袋里只有自己,觉得一旦事业成功了,女人那是应有尽有。
而现在,萨曼莎对伴侣的要求很简单:心地善良的人。她不再挑剔,每天早晚各刷一次Tinder,看到顺眼的男生都会右滑,聊天过程中再筛选约会对象。

“这也是一个逐渐认识自己的过程,我意识到自己内心还是想要一份真感情。”萨曼莎说,“这很不酷,没错,但我终于承认了这一点。”

最后,一起来做一个小投票吧:
鸣谢:播客“金芝忙忙”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题图来源:日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剧照

近期报道:
她在故宫上了44年班,发现秘史都写在菜单里了
《他用手编出一栋房子,23岁就在国际上名声大噪》
《为了五箱国宝,他在四川的山洞躲了10年,出来家都散了》
《河南夫妻分居20年,改造出极致窑洞婚房》


交易担保 一条 日用之美,今日良品推荐 小程序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约会软件里的性与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