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观·德国|基民盟将选出新党首,但真正的权力游戏还没开始_外交学人_澎湃新闻

在重新评估新冠疫情形势后,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高层决定于1月15至16日以线上视频形式召开基民盟第33次党代会以选出新党首。自基民盟前党首卡伦鲍尔于去年2月宣布将辞去党主席一职后,基民盟原本计划于去年4月25日召开特别党代会选出新任党主席,但因新冠疫情的冲击被推迟到当年12月;不料德国第二波疫情的反弹使基民盟又被迫推迟12月初的党代会,以至于基民盟新任党主席一直悬而未决。

按照惯例,基民盟新任党主席大概率会成为德国总理候选人甚至下一任联邦总理,但鉴于候选人在抗击新冠疫情中的不同表现,基民盟新党首很难成默克尔的继任者。

疫情下三位党主席候选人的民调

角逐基民盟党主席的三位候选人分别为:前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议会党团主席弗里德里希·默茨(Friedrich Merz),北莱茵-威斯伐伦州州长、基民盟副主席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和联邦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诺贝特·罗特根(Norbert Röttgen)。党代会因新冠疫情一再延迟,新冠危机却也成为检验候选人政治领导力和危机管理能力的重要试金石。

弗里德里希·默茨

据德国最大民调机构迪麦颇(Infratest-dimap)去年11月与今年1月初民调,党内亲商领袖默茨的支持率明显高于另外两位候选人,不过他的党内支持率不太稳定。2018年12月他以微弱差距败给现任基民盟党主席卡伦鲍尔,这足以证明他在党内有不少支持者,不过更多是来自基层党员的支持。因为党内外对默茨的支持遥遥领先于另外两位候选人,所以他一直推动党代会能够于去年12月初如期举行。就在党内高层因疫情决定推迟党代会后,基民盟选民对默茨的支持率在短时间内下降了10个百分点。他指责推迟党代会的决定是“基民盟建制派”阻止他成为基民盟领导人的策略之一。

不过,去年12月初德国新冠感染人数确实急剧上升,他批评党代会推迟无疑会落人口实,给人留下他短视、只想着个人利益不顾民众健康安全的印象。疫情背景下,默茨在政府和党内没有任职,无法展示其应对危机的能力,缺乏说服支持者的有效途径。如果真如默茨猜测的那样,推迟党代会是专门针对他的,那就说明他确实不受党内高层的待见,若想成为党主席,他必须战胜受到党内高层青睐和具有丰富执政经验的拉舍特。

不过,抗疫不力是拉舍特民意支持率持续低迷的重要原因。拉舍特作为新冠疫情重灾区北威州的州长,抗疫反应慢,行动不果断,唯联邦抗疫决策是从,不能根据北威州疫情形势及时做出严厉的抗疫决策,不多的几次言论总给民众传达一种其将经济利益置于民众健康之上的感觉。与另外两位候选人相比,拉舍特的民调一直不理想。不过,与去年11月底的民调相比,今年1月初基民盟选民对他的支持率飙升了10个百分点。作为党代会推迟最大的受益者,不排除拉舍特借助其在党内高层的影响力推迟会期,以争取更多时间来改善其新冠疫情以来较为负面的形象。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党主席的激烈角逐主要在默茨和拉舍特之间展开,第三位候选人罗特根一直扮演着边缘角色,不过近期他的民意支持又追赶了上来。比起另外两外候选人,罗特根既缺乏党内高层的支持,又缺少亮丽的政治成绩单,2012年在北威州议会选举中落败始终是其政治生涯中挥之不去的负资产。他对现任政府抗疫表现和对党代会推迟的表态,都四平八稳没有较大争议,他正在努力扩大党内外的支持,来延长个人的政治生涯,哪怕不是党魁。党代会在即,党内各种势力纷纷公开支持候选人。近日基民盟妇女联合会已公开表示支持拉舍特或罗特根担任新主席,因为她们相信,拉舍特和罗特根更能够代表女性党员推进妇女政策。在1001名基民盟党代表中约有300名女性,而默茨很难拿到女性党代表的选票。比如现任主席卡伦鲍尔近日就公开表示希望具有政府经验的候选人接任党首,这一表态直接将缺乏执政经验的默茨排除在外。相比之下,默茨更受年轻党员的青睐,基民盟青年联盟(Junge Union)在去年11月初进行的年轻党员意见调查结果显示,默茨的支持率高达51.6%,罗特根得到27.9%的支持,拉舍特的支持率最低仅有19.8%。当前,基民盟内部约有100名青年联盟党代表将参与新主席选举。

1月16日基民盟党代表将通过电子投票的方式从三名候选人中选出党主席,当选者还需要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再次确认,投票结果将于1月22日公布,这也将成为德国政党史上第一次以数字方式进行的选举。当前许多民调都仅有有限的说服力,最终还要看三位候选人在本周六的临场表现。如果三位候选人的选票非常接近,那么联盟党另外推选总理候选人的可能性将会增加。

索德尔:新党首的劲敌

疫情背景下,多数德国民众对政府在应对疫情危机中的表现表示满意,这从民众对联盟党较高的支持率(35%)可以看出,社民党支持率则一直不温不火(14%),还不如在野的绿党(21%)。目前,联盟党作为新冠危机的赢家,担心的不是能否继续执政,而是可能与哪个政党联合执政,以及选出最佳总理候选人。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拉尔夫·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表示,总理候选人不一定就是党主席。

基民盟新任党主席不一定成为总理候选人的原因在于联盟党内还有更合适的候选人,即抗疫中的“优等生”——德国基社盟主席兼任巴伐利亚州长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他是当前民调仅次于默克尔的第二大政治人物。目前公开讨论有四位总理候选人,索德尔的支持率最高,大多数受访德国民众和联盟党支持者认为索德尔最适合担任德国总理。自新冠疫情去年2月底在德国暴发以来,索德尔便率先采取了严厉的防疫措施,他所管辖的巴伐利亚州是德国首个颁布“禁足令”和第三个推行“口罩强制令”的联邦州,早在去年4月份就因疫情取消了10月份的慕尼黑啤酒节;在面对第二波疫情时,索德尔在巴伐利亚州实施比全德更加严厉的抗疫举措,为了防控疫情,他将经济利益往后放,果断宣布关闭巴伐利亚州的滑雪场,近日又宣布“FFP2口罩强制令”,要求本州民众在乘坐公共交通以及进店购物时佩戴FFP2口罩;在几次疫情通报会上,面对记者他思路较为清晰,能有效给民众传达抗议的决心和信心,索德尔在抗疫中危机管理能力和责任意识得到德国民众的普遍认可。据迪麦颇民调显示,索德尔在德国民众中和联盟党内的支持率都相当高,与去年11月的民调相比,当前支持率还在持续稳定上涨。

不过,疫情中的高曝光率不代表民众的高支持率,拉舍特被视为索德尔抗疫的反面教材。虽然拉舍特已明确表达竞选总理候选人的意愿,自诩是党主席竞争者中能够延续默克尔政策的最合适的人选,低迷的民调却不足以支撑其政治野心。如果拉舍特成为新的党主席,索德尔又确定竞选德国总理,拉舍特没有太大优势,多数德国民众和联盟党的支持者都认为索德尔比拉舍特更适合担任德国总理。如果是默茨抑或是罗特根当选党首,最后与索德尔争夺总理候选人,由于他们在应对新冠危机中的低曝光率,不如索德尔的群众基础广泛。

可是,索德尔的总理之路绝非坦途。最大障碍是他只是巴伐利亚州一个政党——基社盟的主席,若想成为总理,他不仅要说服基民盟党员,还要具有动员全德民众的影响力。在基社盟的历史上曾有两位政治家将影响力从巴伐利亚州层面扩大到联邦层面,不过他们最终都没能成为联邦总理。第一位是曾于1978至1988年担任巴伐利亚州长的弗朗茨-约瑟夫-施特劳斯(Franz Josef Strauss),1980年他作为基民盟和基社盟两党的总理候选人竞选西德总理,最终败给了由德国社民党与自民党组成的社会自由联盟;另一位在联邦层面活跃的是曾担任巴伐利亚州长(1993-2007)和基社盟党主席(1998-2007)的埃德蒙-斯托伊伯(Edmund Stoiber),虽然他背后有整个联盟党的支持,也为联盟党赢得了选票,但却在竞选中败给了施罗德总理。这两位出身巴伐利亚、活跃于联邦层面的政治家都难以动员德国东部和北部的选民。时过境迁,索德尔会刷新基社盟的历史吗?

卫生部长施潘很有戏

除索德尔外,另一位应对新冠危机得力的政治赢家是德国现任卫生部长延斯·施潘(Jens Spahn)。虽然有些民调机构甚至没把他放到总理候选人的名单里,但一直奔波于德国抗疫前线的施潘总体上给民众传达其富有经验、务实可靠的形象。据迪麦颇最新民调显示,虽然施潘的民调由于最近疫苗供应和接种问题大幅下降了8个百分点,但是在最受欢迎的政治家排名中他仍位居第三,仅次于默克尔和索德尔。

据另一份由民调机构Kantar去年12月底为《周日世界报》做的民调显示,施潘的支持率甚至领先默克尔1个百分点,成为德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去年2月底,施潘放弃竞争党首,选择支持拉舍特竞选基民盟党主席,如若拉舍特当选党主席,他将担任副主席。新冠危机使他在政坛的声名大振,有了高人气加持,现年40岁的施潘参选总理候选人的意愿正在增加。比起拉舍特,施潘有人气上的优势;比起索德尔,基民盟籍的施潘具有身份上的优势;比起默茨,施潘受到不少党内高层的青睐;比起罗特根,施潘具有丰富的危机管理经验。

基民盟和基社盟两党最终的联合总理候选人将由联盟党的执行委员会(Parteivorstände),即党派的主席团成员共同决定。他们在推举候选人时会非常慎重,不仅要考虑候选人的综合能力和党内外的人气,还要考虑候选人政治路线是否得到党内高层的认可。

基民盟党主席的选举并不完全独立于联盟党总理候选人的推举,默茨若当选党主席,出局的拉舍特和罗特根将无缘总理候选人名单,总理候选人多半会从索德尔和施潘之间进行协调产生;如果拉舍特当选党主席,联盟党推选民意支持低迷的他为总理候选人将是一个巨大冒险,鉴于拉舍特与施潘已进行政治“捆绑”,施潘成为联盟党总理候选人的概率将会增加。由于基民盟推举的总理候选人需要获得基社盟的支持,基社盟主席索德尔和党代表们会同意拉舍特和施潘在其眼前大搞权力游戏么?

鉴于当前党内复杂的局势,推举总理候选人的过程不会很轻松。而真正的权力之争,是在基民盟党主席选出之后才开始。

(作者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同观·德国|基民盟将选出新党首,但真正的权力游戏还没开始_外交学人_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