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跟世界捉迷藏 美卫生部长:若病毒出现在民主国家…

新闻 Adam 1个月前 (01-15) 58次浏览

新冠疫情爆发一年后,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星期四在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说,指责中共当局的隐瞒与不合作,导致疫情扩散全球。阿扎尔说,如果病毒出现在一个民主国家,一场全球疫情很可能就不会发生。

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伴随着中国共产党当局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传遍中国,最终导致至今不见尽头的全球性大灾难。迄今为止,中共当局竭力打造和宣传的叙事是,中国采取及时果断的措施遏制了疫情,造福于全中国和全世界。但世界其他国家的叙事则是,中共当局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导致全世界的大灾难,在灾难的起源问题上中共当局一直在跟全世界玩捉迷藏的游戏。在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本星期前往中国调查疫情病毒起源之际,这两种叙事的冲突益发凸显。


疫情话题在中国持续超敏感

新型冠状病毒(又称武汉肺炎)疫情从一开始对中共当局就是一个超级敏感的问题,中国的媒体奉命不得进行独立的调查和报道,公民记者进行独立的报道则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上海律师公民记者张展在武汉疫情大爆发期间到那里进行了实地报道,2020年12月28日被中共当局操控的法院判刑4年。公诉人在庭审中指控张展透过微博、微信和Youtube发表所谓“有问题的言论”,但既没有列举张展的文章或文字、也没有播放张展所制播的Youtube视频。在观察家们看来,中共当局的这种做法清楚地展示了疫情问题当今中国是多么敏感。

中共当局和中国政府不但对报道疫情问题的中国公民进行惩罚,而且也对要求独立调查疫情起源问题的其他国家进行惩罚。世界舆论普遍认为,中共政权正在对澳大利亚进行这样的惩罚。而且,为了惩罚澳大利亚,除了拒绝进口许多澳大利亚商品之外,中共当局还拒绝进口澳大利亚煤炭,宁可让中国许多城市的人民在隆冬季节忍受能源缺乏之苦。

中共当局对中国公民和外国进行这种惩罚的大致理由是,在疫情起源和疫情应对问题上,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府是一直是公开的,透明的,提出不同的意见的个人或国家都是别有用心,是恶意攻击诋毁,因此中共政权做出反击和惩罚是正当的,合理的。

中共政权的这种威胁使许多中国人和香港人噤若寒蝉。香港一位通常是大胆直言的评论家在接到美国之音的发表评论的请求时表示,他不愿就中国当局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问题发表评论,因为有所谓的国家安全法在,尽管他认为中国政府宣传有很多难以自圆其说之处,如中共当局说病例清零,但很多地方又疫情复发。

进入2021年后,1月12日,中国东北拥有3千8百多万人口的黑龙江省因疫情反弹进入应急状态。从1月7日开始,拥有近1100万人口的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因疫情反弹实行全面封城,该市的各种交通已经封锁,人员禁止出入。

中国与国际社会的两种叙事冲突

中国政府如今采取的动辄封城和进入应急状态的做法,跟2019年末和2020年初在疫情爆发之时以及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封锁和淡化疫情消息并散布误导性的天下太平的信息的做法形成鲜明的对照。

自疫情发生以来,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对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宣扬的叙事是,中国政府对疫情问题从一开始就非常重视,采取了果断有力的措施迅速制止了疫情,中国在疫情应对问题上是公开透明的,中国的疫情应对措施堪称世界各国的楷模。习近平在2020年1月28日在会见到访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时候说,中国疫情防控是他“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

然而,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和叙事则是,中共政权实行专制独裁,在疫情初发阶段,在最有可能将疫情控制和消灭在萌芽状态的时段,中国封锁疫情消息,对内对外散布天下太平的假消息,严厉惩罚谈论疫情的医务人员,即使是他们私下谈论也予以惩罚,这种局面导致疫情大发展,大爆发,导致今天难以收拾的世界性大灾难,而这种大灾难也让中国受害。

中国国内外一些批评者指出,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采取各种手段试图使中国公众和全世界忘记当局在初期的许多封锁和淡化疫情信息的做法,其中包括惩罚医务人员私下谈论疫情。2020年元旦,中国中央电视台连续十几次播发8人因散布所谓“武汉病毒性肺炎”不实信息被依法处理的消息。为了营造天下太平的气氛,当局禁止医院向医生通报疫情,导致数以千计的不知情的医务人员和民众感染

在疫情日益明显的情况下,中共掌控下的中国互联网还马力全开删除成千上万网民报告和议论疫情的帖子。在疫情进入大爆发阶段的时候,也就是在接近2020年1月下旬的时候,疫情爆发地和疫情中心武汉市为了营造一切正常的气氛还组织了万家宴之类的大型公众活动

中国国内外的批评者指出,在疫情已经无法掩盖,武汉市2020年1月23日宣布封城措施几个小时之后,习近平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不提武汉,不提疫情,不提封城。在一些观察家看来,习近平显然是在疫情大爆发之际向全中国和全世界展示了他统帅下的中共当局封锁和淡化疫情消息的决心和行动。

两种叙事截然不同凸显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的不同

疫情给世界各国造成至今难以应对的灾难,各国的应对措施成为各国的政治问题。但对传染病研究、公共卫生研究界、对各国的公共卫生部门来说,弄清疫情在中国如何从无到有到大爆发是一个具有极端重要性的问题。其重要性在于它可以给研究人员和公共卫生部门提供经验教训,使他们能够更好地预防或应对未来的类似公共健康危机

然而,在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再度前往中国调查疫情起源问题之际,国际社会批评中国政府仍继续设置种种障碍,使中国国内和国际间的研究者难以进行顺利的调查。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则坚持声言,中国在疫情调查问题上一直是公开的,透明的。

在已故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看来,眼下中国与国际社会关于疫情的问题显然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叙事。鲍彤说:

“我知道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全世界都在抱怨,第二件事情就是中国宣布自己是完全公开的,透明的。我想这两件事情都是真消息。中国的领导确实是向全世界宣布他是公开的,透明的。全世界有许多媒体,也有许多组织,包括现在的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抱怨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配合得不好。我看(两边)都是有根据的。全世界认为不透明,中国认为是透明。全世界认为不公开,中国政府领导认为公开。我认为这两件事情都是事实。就是说,中国的公开透明,就是全世界认为的不公开不透明。全世界认为的不公开不透明,就是中国政府认为的完全公开完全透明。我认为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鲍彤在这所说的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抱怨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配合得不好显然是指2021年1月8日有国际媒体报道说,中国政府迟迟不给世界卫生组织前往中国调查疫情起源的团队成员签发签证消息。谭德塞说:“我对这一消息非常失望,考虑到团队的两个成员已经开始启程,其他人却在最后一分钟不能成行。”

鲍彤说,作为一个不掌握内情的普通公民,他没有能力判断世界舆论和相关国际组织或中国政府是否说了假话,但他可以看出中国的说法和世界舆论的说法是明显分歧的,他认为这种分歧的说法展示了一种在他看来是不妙的情况。他说,“这个分歧在于普世价值和中国特色是对立的,中国特色的概念和全世界普世价值的概念是相反的。我只能这样来理解。”

中国当局跟全世界捉迷藏

1月11日星期一,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只有一句话的简讯:“经双方协商,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国际专家组将于1月14日来华考察,同中方科学家就新冠病毒溯源进行联合科研合作。”

中国外交部星期二表示,世卫组织专家组将于1月14日由新加坡飞往武汉

疫情爆发以来密切关注有关新闻报道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对这次调查的前景并不看好。他认为:“中国国家卫健委都没有公布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在中国的具体行程,再加上我们先前看到的报道,说是世界卫生组织要去中国调查,但要和中国的专家共同调查,但其中又明确告诉大家,像武汉的病毒研究所,华南海鲜市场地方是属于中国专家调查的,是世界卫生组织不能插手,不能介入的。也就是说几个关键的地点是世界卫生组织进不去的。”

英国《卫报》1月12日发表报道说,世卫组织专家组成员、德国高致病性微生物流行病学教授林德兹表示,这次到中国实地调查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但有一件事情他是清楚的,这就是,专家组当中的国际科学家在做调查的时候,在有人担心中国可能试图给调查工作设置障碍之际,围绕可以去什么地方见什么人之类的复杂而敏感的外交问题将由世卫组织处理,而处理这些问题的将是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

国际舆论看来,自从疫情在中国爆发以来,中国共产党当局一直就疫情的最初发生发展和造成疫情的病毒来源问题上跟全世界玩捉迷藏的游戏。美国《华尔街日报》2020年5月6日发表的社论说:

“证据是清晰的,这就是中国共产党最初对武汉的冠状病毒疫情的规模掩盖了好几个星期,但我们不知道的是为什么中共要掩盖。一个自然而然浮现出来的说法是病毒来自武汉的一个试验室。北京对此予以否认,但全世界应当对中国当局知道什么以及什么时候知道的问题得到一个全面的交代。”

“有报道说北京在疫情爆发最初几个星期销毁其他试验室中的试验样本。世界卫生组织则表示,中国拒绝对独立调查病毒来源提供合作。当澳大利亚提议进行独立调查时,中国官员威胁进行外交和经济报复。”

华尔街日报》发表上述社论大半年过去,社论提出的问题依然悬而未决。

对《华尔街日报》这样的国际媒体所说的中共当局掩盖疫情好几个星期的说法,中国当局的反驳是,这都是无中生有的恶意攻击和歪曲事实。

与此同时,观察家们注意到中共当局一直十分忌讳一些事实被提起,这些事实包括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20年1月15日仍发布通告说,“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2020年1月18日,也就是在武汉肺炎疫情呈现爆炸性发展之际,武汉当局组织“武汉社区办万家宴
/ 4万户家庭共叙邻里情”,不到一个星期后,拥有1500万人口的武汉宣布采取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封城措施。

习近平直接掌控病毒来源调查

导致这次世界性大灾难的病毒来源问题一直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病毒是否是从病毒试验室泄漏出来的问题是中国众多研究者和观察家挥之不去的疑云。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病毒研究专家石正丽在接受《科学美国人》等媒体采访的时候承认,在最初在外地得到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造成疫情的消息之后,她的第一担心就是病毒是否是从病毒研究所试验室泄漏出去的。

石正丽有这种担心是因为武汉的病毒研究所从来自南方的广东、广西、云南等偏远山区的蝙蝠身上收集大量可以致病的病毒进行研究。她说,后来她确认,致病的病毒跟她的试验室收集的蝙蝠病毒特征不一致,说明造成疫情的病毒不是来自她的试验室,她才放了心。

然而,石正丽研究员的这种说法一直是一种一面之词,因中共当局禁止中国国内外的研究者对病毒来源进行独立的调查,这种一面之词更加令外界怀疑。

去年11月下旬,美联社一个记者团队试图到中国云南偏远的墨江去调查一个蝙蝠洞,但他们被便衣警察跟踪,警察的车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去年12月23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记者团队也试图到偏远的墨江通关镇山区一个废弃的矿井进行调查。2012年,六名铜矿工人感染了一种神秘的疾病,其中三人后来丧生。然而,BBC团队遇到了富有中国特色的情况:

“便衣警察和其他官员开着没有标识的汽车,在狭窄崎岖的道路上跟着我们走了好几英里。我们停下来时,他们也停下来;我们被迫掉头时,他们便也跟着我们折返。我们在路上发现了一些障碍,包括一辆’抛锚’的卡车。当地人证实,这辆卡车是在我们到达前几分钟时被放在路面上的。”

美联社和BBC的调查团队面对中国政府所设置的难以逾越的障碍只好无功而返。

2020年12月30日,美联社发出长篇调查报道说,“两位知晓情况的人表示,最近一个研究蝙蝠的团队设法采集到一些样本,但那些样本被当局没收。研究冠状病毒的专家得到命令不许对新闻界说话。”

美联社的报道又说:“美联社发现,中国政府提供巨额资金给一些跟中国军队有关联的科学家在华南研究病毒来源。但美联社得到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显示,中国政府密切监控这些中国研究人员的研究发现,并规定发表任何数据或研究成果都必须得到由中国国务院经管的一个新的特别小组的批准,而那个小组直接听命于习近平主席。有关的政府内部文件泄漏是罕见的。那些没有发表的几十页文件证实了很多人长久以来的怀疑,这就是,限制封锁有关信息流通的指令来自最高层。”

一直密切关注中共的疫情应对和疫情起源调查动向的胡平就此发表评论说:“我想中共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因为这么做就是给人感觉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嘛,这显然会加强别人的这种怀疑。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我觉得道理很简单。如果他不是贼,他就不会心虚。”

许多观察家和评论家指出,这次导致世界性大灾难的病毒可能是来自中国试验室泄漏,而中国以前发生过这种泄漏,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既然声言病毒来源并不是试验室泄漏,按理说应当鼓励独立调查才能更好地取信于民,取信于国际社会,但中国当局的做法却恰恰相反。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当局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胡平的解释是,“为什么还要这样做?这里的道理很简单:他知道是有这么回事,但他就想,‘我就是要这么控制,你们爱怎么怀疑怎么怀疑,只要你们拿不到第一手证据,我就不认账,你就拿我没办法。’他就是这个思路。”

习近平与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捉迷藏

一些观察家指出,中共当局在造成疫情的病毒来源问题上以及在疫情最初发生发展问题上跟国际社会和中国公众捉迷藏,习近平本人也身体力行亲自跟国际社会和中国公众捉迷藏。

观察家们所说的习近平亲自捉迷藏是指,他声言他对中国的疫情防控一直是“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在2020年1月7日就疫情的防控问题做了明确的指示,但直到今天,习近平本人以及他掌控的中共宣传机构对他在那天究竟做了什么指示讳莫如深,没有透露。

此外,尽管习近平本人以及他所掌控的中共宣传机关宣扬他从一开始就对全国的疫情防控“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但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表的宣传习近平丰功伟绩的“习近平的战‘疫’日志”从1月7日到1月20日,也就是中国疫情万分紧急的两个星期是空白,中共当局至今没有向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说明那两个星期习近平究竟神隐到哪里去了,为什么神隐。

时至今日 捉迷藏游戏继续

在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前往中国调查造成疫情的病毒来源之际,国际媒体注意到,中国当局在病毒来源和疫情起源问题上的国家级捉迷藏行动在继续。

路透社报道说:“在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团队准备访问中国调查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之际,北京加强努力预防新的疫情爆发,同时大力打造有关疫情在何时何地开始的叙事。”

“面对来自全世界的批评,中国外长王毅成为质疑有关疫情起源地共识的最高级别的中国官员,声言‘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疫情有多个起源地。中国也是当今世界唯一声称新冠病毒可以通过进口的冷冻食品输入的国家,称先前北京和大连的新冠疫情是由外国进口的冷冻食品导入的。”

在此之前,中国官员和官方媒体还声称疫情最初发源地是意大利,是美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是美国军人将疫情传到了武汉。

中国当局最初称感染人的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并在2020年1月1日关闭了那个市场,后来又说没有在那里的野生动物身上采集到病毒,显示那里的野生动物不是造成疫情发生的源头。再后来,中共控制的网上又出现所谓的病毒来自外太空的说法。

在胡平看来,中国当局在疫情起源问题上的令人眼花缭乱、头晕目眩的捉迷藏和甩锅做法很容易理解。他说:“长期以来中国当局不断到处甩锅。他们甩锅的目的并不是让人们真的信,因为他也知道甩锅给出的证据都太单薄了,没有人会信。但他就是要把人的思想搞乱,觉得这事说不清,谁知道啊。这样真正的凶手就躲掉了。他就是需要烟幕弹,让真正的凶手隐藏了,让人们觉得横竖找不着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在中共持续就疫情如何蔓延以及造成疫情的病毒来源问题上跟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捉迷藏并因此受到国际社会批评之际,已故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表示,对疫情来源进行全面的调查对各方都有好处。他说:“通过全面深入的调查,把疫情的来源弄得一清二楚,水落石出,我认为这才是对世界负责,对人类负责,对中国公民负责,对中国领导人自己的责任负责。”

捉迷藏游戏何去何从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表的动态报告说,截至1月13日,全世界总共有92,482,273个确诊感染病例,疫情造成的死亡病例1,981,680个。

这次导致全球大灾难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受害者不仅是千百万感染者和死难者,而且也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及其公信力。批评者说,世界卫生组织及其总干事谭德赛过于顺从中国当局,甚至有意无意地参与了中国跟国际社会玩弄的捉迷藏游戏

批评者所说的世卫组织参与中国的捉迷藏游戏是指,中共当局一直坚称没有在疫情问题上对国际社会和世卫组织进行隐瞒,而是在第一时间主动向世卫组织报告了疫情。世卫总干事谭德赛则在4月20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以含糊的措辞说,第一份疫情报告来自中国,给人的印象是中共当局确实是首先主动报告了疫情。

然而,在美国国会的调查和追问之下,世卫组织2020年7月初修改了说法,承认不是中国政府最初向该组织报告了疫情,而是该组织的中国办事处在武汉卫生委员会网站上看到了相关的信息,并在1月1日和2日两次向中国当局询问相关病例的信息,中国1月3日才向世卫组织提供了疫情信息。

随后,中国国家健康委员会和外交部对有关的国际报道做出了反应,并发表声明称那些报道不符合事实。但中国当局的声明只是重复中共当局所谓的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没有拿出事实对世卫组织的新的疫情报告时间线提出质疑。

胡平指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07年生效的《国际卫生条例》要求缔约国需及时、有效地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在本国出现的,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不履行此义务,将会引发相关国家责任问题,从而带来受害国或受影响国对该国追究责任的严重后果。

胡平接着说,《国际卫生条例》第六条“通报”,其中又分两小条:第1小条说的是,缔约国如果发现本国出现了有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在24小时内向世卫组织报告。然而中国官媒告诉我们,中国政府至早在2019年年底就已经知道了疫情,可是直到2020年1月3日才向世卫组织报告,这中间相隔超过了3个24小时。

实际上,著名国际医学研究杂志《柳叶刀》发表的研究报告说,武汉最早出现的病例是在2020年12月1日,到了12月中旬,武汉的疫情已经非常明显。

此外,长时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还和中国当局一道称所谓的病毒从试验室泄漏的说法是无稽之谈。不过,澳大利亚主要报纸《澳大利亚人》1月13日报道说,这次世卫生组织派遣到中国去的调查病毒来源的10人专家组成员、澳大利亚微生物学专家多米尼克·德维尔(Dominic
Dwyer)说,这次他们到中国除了调查了解中国最初的疫情应对情况以及病毒的基因特征之外,也将去武汉病毒研究所。

《澳大利亚人》的报道说,“德维尔教授说,中国准许(专家组)去武汉病毒研究所,那里是众目睽睽的对象,因为在疫情爆发之前,该研究所在研究冠状病毒。”

然而,截至目前,中国当局和世卫组织都没有提专家组将去武汉病毒研究所,也没有提专家组将可以在那里看什么资料,见什么人。

外界目前不清楚中国当局和世卫组织的这种低调是出于谨慎,还是双方或一方的捉迷藏行动的一部分。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中国跟世界捉迷藏 美卫生部长:若病毒出现在民主国家…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国跟世界捉迷藏 美卫生部长:若病毒出现在民主国家…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