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调查团抵达武汉 蓬佩奥再提实验室泄漏

1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10名专家从新加坡飞抵武汉,着手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由于病毒起源问题已经被高度政治化,因此专家团并不确定调查工作是否会受到中国当局的阻碍。学术界指出,病毒溯源工作往往要耗费许多年的时间。

在专家团动身前,世卫组织已经与中国当局拉锯了数月之久。几天前,一度被外界指责亲中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还一反常态地对专家团行程受阻表示非常失望。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学术界最倾向于认为,病毒来自于蝙蝠等动物,随后通过中间宿主传播给人类,而作为病毒源头的蝙蝠等动物很可能栖居于中国西南地区。与此同时,被外界多次指责纵容病毒扩散的中国当局则强调,病毒也有可能来自于中国境外,还曾多次以进口水产品冷冻包装上检出病毒为例予以暗示。不过,西方学术界并不认可水产品传播病毒的说法。

世卫调查团抵达武汉后,也和其他入境旅客一样先要接受两星期的隔离,期间要接受核酸检测以及抗体检测。从现场画面中可以看到,迎接调查团的中方人员穿戴了全副防护装备,调查团专家也都佩戴了口罩。中国官媒央视透露,在隔离期间,调查团专家将先以视讯会议的方式与中方专家展开工作。另据世卫组织官方推特披露,还有两名专家因被检测出抗体阳性,暂时滞留新加坡,没有前往武汉。

中国政府本周早些时候也曾表示,世卫调查团将和中方专家交流看法,但是并没有提及调查团会获得多大的权限去搜集证据。中国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强调,世卫组织也应当在其他国家展开相似的调查。

台湾长庚大学新兴病毒感染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教授对美联社表示,政府当局应当采取高度透明且高度合作的姿态。施信如认为,当前的病毒溯源工作不应该成为各方相互指责的机会。

实验室事故?

就在1月1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他不确定新冠疫情源于武汉病毒实验室的意外泄漏事故,但是这种情况还是有可能的,而且目前所有证据都指向病毒起源于中国。他还说,外界依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中国共产党在过去一年中一直拒绝外界任何人获得所需信息去调查真相。全世界必须继续要求了解那里的真相,以确保这样的事情永不再发生。

作为拥有中国最高安全等级病毒实验室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很有可能成为世卫调查团的关注重点。不过,世卫组织发布的官方行程中并不包括评估实验室泄漏事故论可能性的工作。

学术界目前普遍认为,新冠病毒不是在实验室内合成的,而是来自于野生动物。

世卫调查团的美国专家达扎克(Peter
Daszak)就曾在11月对美联社表示,病毒很可能是由野生动物传染了某位从事野生动物贸易的商贩,后者把它带到了武汉。

学术界认为,调查团短短几星期的访问不太可能确定疫情起源,此类病毒溯源工作往往要耗费多年时间,涉及到野外动物采样、基因分析、流行病学追踪等极其费时费力的工作。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学术界就花费了十多年时间才基本判定病毒极有可能来源于栖居在中国云南省的菊头蝠,但是究竟是通过何种中间宿主传播给人类,至今没有定论。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英国爱丁堡大学的流行病学家伍尔豪斯就认为,鉴于病毒的变异速度非常快,新冠病毒的起源有可能永远都无法准确判定。不过,如果能在野生动物身上找到和新冠病毒足够相近的病毒,科学家依然能够描绘出可能的跨物种传播路径,以便采取相应措施预防今后的类似事件发生。伍尔豪斯同时也表示,对病毒实验室的安全问题进行科学审核应当是常规步骤,但是调查团是否能这样做则取决于中国政府共享信息的意愿,这就是一个信任度的问题。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WHO调查团抵达武汉 蓬佩奥再提实验室泄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