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历史是 “中国最重要的心理工具”

新闻 David 1个月前 (01-15) 46次浏览

 
记者海顿在他的新书中称,中国被普遍认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国家,但这是一种误解。他向德国之声讲述了中国的国家建构历程。

记者海顿(Bill Hayton)在他的新书《中国的发明》(The Invention of
China)中回溯了现代中国的国家建构历程。他展示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具有民族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和社会活动家是如何引进西方的人民、语言、领土和历史等概念来描绘出一个事实上从未存在过的千年民族国家。

海顿接受德国之声采访,解释了中国的国家建构历程,它如何影响其他国家,以及民主国家应该如何应对越来越偏向民族主义立场的中国政府。

德国之声:中国的民族国家建构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海顿:我想说这是一个仍在持续进行的过程。例如,中共取得1945-49年的内战胜利后,马克思主义是最重要的因素。但它把全国人民分成了革命分子和反革命分子。

1989年天安门运动及其屠杀镇压之后,他们试图重新定义中华民族,并将在内战中失败后迁往台湾的人以及台湾本土人纳入其中。

习近平执政之后再进一步,他(更加强调)把所有被认为是少数民族的人,比如藏族、维吾尔族等等都纳入单一的中华民族中来。这是对中华民族的再次定义。

专访:历史是 “中国最重要的心理工具”

记者海顿认为,习近平似乎正在致力于建构单一中华民族

中华民族的观念已经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很明显,其中一个核心的东西,正是习近平眼下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即是否存在一个单一的中华民族,还是56个不同的民族民族这个词同时用于这两个方面的意思。

习近平现在重拳出击,致力于建设这样的理念:只有单一的方式称为中国人,只有单一的方式构成中华民族。

德国之声:全世界大多数人都认为中国是一个有着千年根系的古老民族。请问这种看法有什么错误?

海顿:可以说,文化有所承传,可以追溯到很久远的过去。现代学者能读懂古文,说明语言的历史很久远,至少书面语如此。

但这并不能等同于中国历史悠久。一个国家有边界,用来定义境内境外。而在中国,这种边界是在上个世纪才界定的,而且还在重新界定。

中国民族主义者追溯的 原始中国 的核心文化区域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只是今日中国的很小一部分。

在过去五千年里,在现在中国的领土上生活着完全各自独立的国家和民族。显然,我们马上就会想到是藏族和维吾尔族。其实,即使是满族和云南各民族,也有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语言和不同的文化。认为一直有一个国家叫中国,有一个古老的单一的中华民族,这个观点是没有证据支持的。

德国之声:这个观念是从哪里来的呢?

海顿:这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社会活动家和知识分子有意为之。他们借鉴了欧洲的思想,按照当时欧洲流行的观念来构建一个国家。

德国之声:那么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还在坚持这些观念呢?

海顿:对他们来说,自古以来的延续性真的很重要,因为这减少了批评现状的可能性。如果你能说服人们自古以来就是如此,那么他们就没有理由去质疑将来继续如此。

北京正在西藏和新疆打击分裂主义,甚至在香港和台湾也如此。它不仅需要说服自己的人民和这些地区的人民,还需要说服更广泛的世界欧洲和美国等地的人民,说这是自然形成的国家状态,有一个可以回溯千年历史的中华民族。

这样一个历史版本的结论是,抵制它是徒劳无益的。这是一个历史事实。而这种对历史的利用,可能是中国工具箱中最重要的心理工具。

德国之声:就比西藏或者新疆的情况而言,你会不会说中国是一个殖民国家?

海顿:在中国内部,显然有一个殖民权力。他们统治着其他文化不同的社会,并试图将它们 熔炼 成一个单一的身份。

北京准备投入大量资源和资金来保留对西藏和新疆的控制权,这与我们在世界其他地方所看到的情形几乎完全不同。你可以尝试想象一下对上百万人进行再教育,这是前所未见的事情。

中国政府想要的是大家闭嘴不谈。与中国建交和保持贸易关系的代价是接受中国对其国家和领土的定义。

例如,公司网站上把台湾作为一个单独的地方标识出来,就会受到惩罚。大学允许达赖喇嘛来校园演讲,就会遇到麻烦。

中国利用其经济杠杆来扼杀关于现实的完全正当的讨论或声明,比如台湾几十年来一直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的事实。

而且,中国试图阻止对不同意见的讨论,不仅在他们自己的国家,而且在其他国家。我们已经在澳大利亚看到了这一点,中国大使馆提出了14项不满清单,其中包括媒体和智库一直在表达的、中国政府不喜欢的观点。

德国之声:对于越来越民族主义的中国,民主国家应该如何应对?

海顿:我认为我们要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坚持自己的信念。我们还必须坚持质疑的权利,坚持不同的观点等等。贸易协议并不能成为禁止大学媒体讨论的理由。很明显,我们必须携手合作,因为中国能给单个国家施加巨大的压力。因此,唯一的选择就是中小国家同舟共济。

海顿(Bill
Hayton)是一名记者和作家,也是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副研究员。他出版过数本关于亚洲的著作。他的新作《中国的发明》由耶鲁大学出版社于2020年出版。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专访:历史是 “中国最重要的心理工具”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专访:历史是 “中国最重要的心理工具”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