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美中科技脱钩 欧洲在华公司要做最坏准备

中国欧盟商会与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在星期四(1月14日)发表的一份合作研究报告说,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数字脱钩有可能严重影响欧盟在中国的公司,这些公司应该“做最坏准备”,有可能被迫对他们的国际业务进行成本高昂的分离。

这份报告认为,虽然政治、贸易和金融脱钩令人担心,但中美在技术领域的对立可能会造成最大的影响。

报告说,美国试图把中国制造的软件和部件清除出美国网络,而半导体严重依赖进口的中国则推动数字自主,欧洲公司夹在了当中。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在报告发布前的记者会上警告“风暴即将来临”。

报告建议欧洲企业在总部设立公司特别工作组,跟踪发展态势,分享信息,建立一个缓解脱钩冲击的全球新战略。

这份题为《脱钩:全球化何去何从》的研究报告旨在为在华经营的欧洲企业评估 “脱钩” 所造成的潜在影响和代价。报告发现,“脱钩”在不同层面带来的影响不同, 从“较小且可控”(宏观)到“严重并具有破坏性”(数字)。对那些在中国经济的特定行业领域中运营的企业来说,如高科技数字技术领域提供解决方案的企业,“严重并具有破坏性”的影响更为明显。

报告的研究表明,虽然中美贸易战未能使外资企业大规模回流母国,但当下的“科技战”却对企业经营和经济发展造成了实质的损害。报告认为,鉴于当下“脱钩”的趋势并没有缓解的迹象,因此,企业迫切需要拿出合理的方案来应对“割据的全球化”这一新形势。

“我们需要重回此前紧密的全球经济一体化,否则规模经济效应所带来的效率和竞争将毁为一旦,”伍德克说。

不过他也表示,从本质上讲,“脱钩”是一场为未来经济而战的竞赛,因此,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回归并不容易。

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官米科·霍塔里 (Mikko Huotari)认为,政府需要清醒的认识到进一步脱钩将会带来的风险和代价,并尽快针对“相互依存危机”拿出应对措施,这不仅是为了公司,更是为了维护国民福利。

“欧盟的决策者需要谨慎把握未来与中国在科技和创新领域与中国合作的界限,一方面要最大限度的保持市场开放,另一方面要为国家安全和公平竞争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他说。

这份报告并没有把美中之间的脱钩归咎于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的贸易战,而是归咎于中国的一些做法。

“‘脱钩’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小心管控的‘相互依存关系’,即中国在投资、技术和专门知识这些有需求的关键领域与世界进行有选择的结合,这一做法中美贸易战之前即已经开始,”中国欧盟商会在有关这份报告的新闻稿中说。

中国欧盟商会接着说,“在面对美国发起的贸易战、科技战和将经济问题的国家安全化等做法,中国领导人更强化了自力更生的信念,例如2020年12月,政府号召通过‘新型举国体制’发展本国科技创新能力,这不仅强化了‘脱钩’的趋势,更是引发了一场全球的紧张角逐。”

(本文参考了路透社的报道。)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报告:美中科技脱钩 欧洲在华公司要做最坏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