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网选手可进入墨尔本,悉尼人却被拒之门外!维州双标遭炮轰

在1000多名网球选手和他们的陪同人员从世界各地飞往墨尔本之际,新州交通厅长康斯坦斯(Andrew Constance)质问维州政府对悉尼人实施严格边境限制的依据是什么。

他表示,维州政府照常举办澳网公开赛(Australian Open)的决定凸显了其边境限制的自相矛盾之处,这些限制阻碍了商业和物流发展,也使许多家庭被迫分隔两地。

“在举办国际赛事并努力维持正常的背景下:没问题。但我认为,他们的不足之处在于决策的不一致性,”康斯坦斯说。“在整个2021年,我们需要在各州限制措施的触发点上保持一致性,否则只会破坏就业。”

随着新州连续第二天社区传播清零,近1200名国际网球运动员及其工作人员飞往墨尔本,并将在下个月澳网公开赛之前先行隔离。

美国选手桑德格伦(Tennys Sandgren)确诊阳性后本周被获准飞往墨尔本,而英国选手穆雷(Andy Murray)在确诊后则不太可能参赛。

澳航首席执行官乔伊斯(Alan Joyce)表示,让那些“疫情严重的国家”参赛者入境,而在国外和其它州的澳人却需要等待才能回家,这既令人震惊又令人不解。

乔伊斯周五表示,“维州对悉尼的态度似乎与实际风险不相符。”

他说,自悉尼北部海滩爆发疫情导致边界在圣诞节前关闭以来,澳航及其廉价子公司捷星航空(Jetstar)已取消了近3000架往返墨尔本和悉尼的航班,“在每一次被取消的航班背后,都有很多人的计划被取消。”

就像现在所有入境澳大利亚的海外人员一样,这些网球选手在登机前必须检测阴性。然而,在14天的隔离期间,球员将被允许离开自己的房间进行每天5个小时的训练,他们也将每天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乔伊斯表示,“如果我们能找到办法让这些运动员从高风险地区进入,为什么我们不能找到办法让维州人从极低风险的地区(按全球标准来衡量的话)进来呢?”

康斯坦斯问道,鉴于澳大利亚一些州倾向于在不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关闭边界,为什么还会有人费心预定州际旅行。

“疫区的定义是什么?这不是某个州长办公室编造出来的,也不是匆忙做出的决定。”

州长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表示,她将让维州州长回答为什么海外网球运动员可以进入墨尔本,而在悉尼的维州人却被拒之门外的问题。

她说,“根据任何医学定义,新州都没有热点地区,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任何一个州会禁止新州居民可以自由回家。”

在维州新的“红绿灯”系统下,超过7万名维州人试图回家,其中数千人仍被困在新州。虽然维州周一向新州乡镇地区重新开放,但大悉尼地区仍是一个“红区”,人们只能在获得豁免的情况下前往。

维州卫生厅长福利(Martin Foley)表示,对于被困在悉尼或布里斯班的维州居民,他理解他们的沮丧心情,但这两个地区仍被州政府视为“红区”,他不能冒维州再次爆发疫情的风险。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澳网选手可进入墨尔本,悉尼人却被拒之门外!维州双标遭炮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