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机场到隔离点,65岁华人疫情下返加,浓浓的亲情驱散内心的惶恐!

小编相信,每一位远东重洋的移民,都会有一段难忘的拼搏岁月,不管如今是否吃喝不愁,不管如今是否家庭美满,亦或者还在继续拼搏中……都难忘那所曾经承载自己奋斗史的小屋,都难忘自己拼劲全力买下的第一所房子,都难忘自己创业时的第一间办公室……因为感动,所以难忘;因为难忘,所以记录!

【约克论坛】为了记录大家的感动,特意发起了新的有奖征稿“加拿大拥有的第一间‘小窝’”,感兴趣可点击链接查看详情!http://news.yorkbbs.ca/2058615

2020年晴空霹雳,新冠病毒把全世界炸得晕头转向,死伤惨重,幸存者也惶惶不可终日,在对病毒的惊恐中惨淡度日。2019年底,因90岁的老母亲住院我匆忙赶回中国,就此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度疫生活。成都在此疫中算是洞天福地。据官媒发布,1000多万常住人口的省会城市,累计感染不足150,死亡3人,即便如此,照样口罩不离脸,禁足禁口数月。没想到这样反到促成我与90岁老娘近距离共享天伦之乐半年,每日在家看书、听音乐、玩游戏、追剧,倒也逍遥。只是从3月以后,病毒挪到地球西边施虐,美加疫情越发吃紧,在多伦多的家人,特别是刚逾半岁的外孙女令我牵肠挂肚,要知道,我12月离开她们时,宝宝还没满月,行前只是到医院隔着玻璃暖箱祝福一番。所以,本文题名“回加”,也含“回家”之意。原定2月份回多伦多的行程一延再延,至4月份最终改签了东航7月3日机票,这班飞机是中国民航局“五个一”航班范畴,确保了它在瞬息万变的疫情期间变数最小。

扳着指头数日子的同时,各种负面信息越来越多:美加与中国航线锐减,非加国公民和居民不得入境,入境后一律隔离14天,航班恢复一延再延,接送客人不得进入航站楼等等。各种原因导致境外滞留难行的惨状,自媒体上小留学生在机场全身披挂防护服护目镜的照片,无不刺激着公众神经。终于,出发日期快到了。行前准备紧锣密鼓,能想到的一切都置办妥当:口罩、帽子、面屏、护目镜、手套、消毒湿纸巾、保鲜袋、消毒液、体温表,十八般武器已逾半数。如果不是正逢夏季炎热,恨不得把那不透气的防护服也从头到脚裹个遍。认真一想,比起武汉,巴勒莫和纽约那些逝去的感染者,比起全身插满管子,躺在重症监护病房,靠呼吸机甚至ECMO救命的病人,我已经非常幸运了。另外,除国内各省的健康码以外,还提前填报了健康码国际版、入境加拿大的手机APP ArriveCAN,认真撰写了“自我隔离计划”,并差点忍不住去做核酸测试,终因畏惧咽喉部那令人恶心的一搅而打消念头。

7月3日凌晨,告别了老娘,独自推着大半是购买防疫物品的两口箱子踏上“回加(家)”征程。成都-上海因是国内航班,戴稳口罩,亮码测温即搞定一切。浦东刚出机舱,便有一笑容可掬的东航小帅哥守候并引导同机共4名中转多伦多旅客轻车熟路到达海关,指导大家网上填报疫情信息,后面的边检,安检与平时无异。成都和浦东机场的VIP候机室照样营业,商务舱通道仍然优先,只是候机厅内(包括皮尔逊机场)的商店大部关门,人烟稀少,显示了特殊时期的落拓。

中午12点,东航多伦多航班准时起飞,大致看来商务舱载客量约四分之三到五分之三,所有人均戴口罩。中国目前相对算是疫情绿洲,一路行来,乘客们似乎并不如我预料的紧张。毕竟是在疫情期间,航空公司的规定动作有了较大变化,

不再有菜谱选择中餐或西餐,牛排还是面点,开胃菜、餐后甜品统统消失,酒精饮料一律不见踪影。不再发放睡衣,被子改成更小更薄但可以带走的小毛毯,机舱内温度也相应调高。该怪谁呢?怪航空公司小气,疫情期间,全球航空公司损失巨大,惨淡经营,

“应省尽省”也是合理的策略;怪制定规则的政府,似乎怪不上,人家是为了自己的大多数公民、选民、臣民和屁民的健康福祉;怪小小的病毒,更不敢,疫情第二波,第N波随时卷土重来,积点口福吧!

终于到达多伦多了,外面蓝天如旧,白云依然,只是据报道这边的新增发病人数高于我所居住的成都,虽然疫情曲线已然处于低谷。这几天气温较高。我换上了运动短裤,有点忐忑地步出机舱朝入境大厅走去。加拿大规定,入境时要提交14天自我隔离计划,住处是否有其他人同屋?尤其弱势群体例如65岁以上老人,生活必须的食品、用品、药品如何解决?从机场到隔离处交通如何安排?海关边境局如果否决了自我隔离方案,则必须接受政府的集中隔离。所幸我有很好的隔离住处和计划,一壮硕边警看了我的书面信息,很快便微笑着画押放行。按照女婿发来的停车位信息,顺利找到我的车,钥匙等物品已放在车内,我向远远观望着我的家人挥挥手,感谢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启动汽车,驶往将独居14天的女儿家住处。

进到屋里,冰箱中,桌上全是家人事先备好送来的各种食物:红烧肉一大食盒,鸡汤两大钵,雪菜炒肉丝,卤鸡蛋,菌菇油,醪糟;大米,速冻水饺、刀削面,银丝面,方便面;各式水果,各色调料包括油辣子,可说应有尽有,老伴把我开列清单上的食材做成了家乡风味的美食。家人们周到地为我准备好了床上用品,并列出了从wifi密码到电视机和主要电器的使用方法。

政府规定,隔离期间不得出外不得有访客,皇家骑警可能会不定期来住处抽查是否“野游密会”,违者将被罚蹲监6个月以及最高75万加元的罚款。终于,到昨晚为止,平安结束了我的14天居家隔离。半个月未踏出房门一步,我算是严格遵守法律的合格居民,既有保护自己的目的,也有不祸害邻居于“万一”的愿望。

半个月独居打发日子就是策划安排每顿食谱,做这事需要根据现有食品、食材、辅材,提前计划和精心计算每顿的品种搭配和数量分配,以达到18号结束隔离回家时刚好消耗完所有食物,同时又不至于撑得受不了。前两天看到一位和我差不多时间回到多伦多的小姐姐描述了酒店集中隔离经过,虽然政府免费提供食宿,一日三餐色彩纷呈,但相比之下,居家的优势更能显现出来,连续两周独居的情况下,家乡菜家常味是最好的抚慰,当然集中隔离是吃政府,吃纳税人,居家则是吃自己。

明天就要结束隔离了,盘算着回到家第一件事一定要先抱抱可爱的小宝宝。我得先洗澡换衣消毒,得获取宝宝的爸妈同意,还得看小公主的心情好坏,我对她而言,只有出生后不到一个月那一点点朦胧混沌的映像。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从机场到隔离点,65岁华人疫情下返加,浓浓的亲情驱散内心的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