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一线职员“死于”抗议无薪病假!

省长道格·福特(Doug Ford)刚刚宣布了安大略省的限制出行措施,COVID-19病例将达到惊人的数量,医院也几乎不堪重负,但他的声明中却缺少专家们几个月来一直要求:带薪病假。

长期以来,医生,护士,公职人员,教师,仓库工人和其他公众人士一直呼吁省和联邦政府为安大略省和整个加拿大的职员立法,规定他们拥有至少10天带薪病假,这是保护居民健康和安全的重要一步。

省长道格·福特(Doug Ford)刚刚宣布了安大略省的限制出行措施,COVID-19病例将达到惊人的数量,医院也几乎不堪重负,但他的声明中却缺少专家们几个月来一直要求:带薪病假。

长期以来,医生,护士,公职人员,教师,仓库工人和其他公众人士一直呼吁省和联邦政府为安大略省和整个加拿大的职员立法,规定他们拥有至少10天带薪病假,这是保护居民健康和安全的重要一步。

多伦多卫生局首席医疗官Eileen de Villa博士和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Tama Tam博士说,引入带薪病假对控制这种病毒至关重要,因为它将防止职员们在两难间做选择。是去继续带病坚持上班,还是呆在家里失去收入。

但福特尚未采取措施,周三,一群公共卫生官员和一线职员在皇后公园举行了一场“死刑”,以抗议政府的不作为。

这次活动的演讲者提供了第一手资料,说明在COVID-19危机期间没有带薪病假的工作方式,而其他抗议人员则假装死去,躺在医疗人员提供的白床单下。

活动的发言人之一、执行董事迪娜·拉德(Deena Ladd)说:“福特提出加拿大用恢复疾病津贴代替有薪病假,这与职员们的现实情况是完全脱节的。”

“我们每天从职员那里听到的消息是,他们承受不起失去一天的薪水。他们正在努力养家糊口,因此,如果他们开始出现症状时就别无选择,只能去上班并获得报酬。”

抗议活动是Decent Work and Health Network组织的,该组织最近发布的有关带薪病假的报告显示,加拿大共有58%的职员没有带薪病假;对于年薪在25,000美元以下的职员来说,这一数字跃升至70%以上。

抗议活动的另一位发言人维罗妮卡·萨拉戈萨(Veronica Zaragoza)说:“我以前是清洁工,现在我要为许多从事清洁工作的无证人员提供支持。”

“我们社区的许多工人正在接手没人做的工作,晚上打扫杂货店和医疗楼,工资很低,而且绝对没有带薪病假。这些清洁工大多数像我一样,是其他种族的、移民工人,其中一些没有合法证件,极易受到劳动剥削。”她继续说。

“无论我们的移民身份如何,我们都需要获得带薪病假之类的保护。当我们要在深夜工作或清晨回家时,我们不必受到警察和规章制度的骚扰。COVID -19正在我们的社区中蔓延,并不是因为我们不负责任,而是因为我们在工作中不得不暴露,并没有了可以挽救生命的保护措施。”

除了带薪病假外,专家们还表示,必须暂停驱逐房客,以防止更多的人失去庇护,政府需要确保居民知道,他们在健康危机期间,不会面临无家可归的问题。

多伦多的急诊医生杰西·麦克拉伦(Jesse McLaren)博士说:“告诉公众’生病时待在家里’而没有给他们提供充足的带薪病假,就好像给病人开付不起的处方。”

“确诊数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我们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作为卫生工作者,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保护患者和公众,但是我们的急诊室已经爆满了,我们需要省政府为工作者规定带薪病假,这样他们就可以保护自己的退路可走了。”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疫情中的一线职员“死于”抗议无薪病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