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位清北人讲述为何不留京:挤地铁难受

北京,汇聚着比较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就业机会,承载着无数年轻人的梦想。位于这里的清华北大,是无数学子心中的“白月光”。

然而,以清北为代表的北京985毕业生,近年来留京率不断下跌。

中国新闻周刊引述数据显示,2019年,清北本科毕业留京率,不到两成。从2013年到2019年,北大本科生留京率从71.79%跌至16.07%,清华从30.7%跌至18.20%。

深圳南山一所中学招聘老师,拟聘名单里,20个录取者中有19人毕业自清北,杭州一街道办招聘8名人员,全是清华北大硕士或博士,这样的新闻不时引发热议。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同济大学教育评估研究中心主任樊秀娣表示,以清北为代表的名校生就业去向,很能代表当下大学生的就业倾向。

“清北学生就业选择的自由度更大些,更能按内心的想法去选择工作。”

作为宏大叙事下的当事人,为何选择不留京?连日来,潇湘晨报记者深入采访8位清北人,踌躇满志的他们,对京城有爱亦有怕,分别讲述了自己或主动或被动的离开理由。

本硕就读于北大的夏雨乔,曾在北京工作10个月,一直都想着“逃离”,她觉得,北京工作时,没什么人会聊买车或者买房,漂泊感强,以及“挤地铁也是件难受的事”。

张小清选择四川,去机关单位当一名公务员,因为她当时的男友,现在的老公,北京户口也买不起北京的房,而在成都,他们买房,轻松享受生活。

清华毕业的郑俊彦告诉潇湘晨报记者,因为没有海归经历,他只有一个选择,去了天津,因为能在一个985高校任职,不用打卡,地方也非常有文化底蕴。

王哲选择到沿海,做挂职副镇长;陆成彬说,他的执念只是清华,不是北京;徐世杰称,他放弃百万年薪,只想和自己对象近一些。

【1】在上海,没有那么漂泊

夏雨乔 26岁 北京大学本硕

职业:新媒体 所在地:上海

我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了10个月,但当时并不想在北京,因为没在上海找到合适工作。2020年5月,在上海找到工作后,我就毫不犹豫地走了。

我想离开,一方面是本硕在北京呆了7年,时间很长,我是杭州人,不是很习惯那边的气候,另一方面是我更想回到离家里近点的地方,会让我有安全感。父母希望我回去,江浙沪经济也不差,他们觉得没必要留在北京打拼。

从内心觉得不属于那里,我不会在那边留很久。所以工作的时候我一直都觉得我应该马上就要走了。

我学的是东南亚文化,本来文科专业就会比较难就业一点,所以其实我的选择并没有很多。虽说北大毕业生就业选择会多点,但是其实也就那样。可能也跟人的期望有关。

我想去大一点的新闻平台,但我不是学新闻出身的,学的是小语种,真的没有那么大的竞争力,是蛮难找的。当时找工作我什么都投,我有去投过官媒,参加过一次新华社的笔试,是上海的岗位,但是笔试就被刷掉了。

我在北京工作时,没什么人会聊买车或者买房。可能在北京的外地人有一个潜意识,留下来很难,不会考虑定居这件事。我觉得北漂的概念会强一点,感觉还挺漂泊的。但是在上海没有那么漂泊,大家会去考虑买房买车。

在北京工作通勤挺累,我每天地铁时间不长,大概就5站路,但是那一段是最挤的,6号线是每天早晚高峰人最多的一条线。

我觉得挤地铁是件难受的事,人太多太多了,人和人之间没有任何的空隙,所有人都是紧紧贴在一起的,当然,可能大城市都有这个问题。

在北京时,我工作的媒体公司比较小,转正之前是我活得最艰难的时候,工资打8折,每个月拿到手只有5600块钱。当时跟别人合租,租的是一个十平米的房间,还是那种客厅隔断出来的,2900块钱一个月,还要再加上自如的服务费。

上海房租还是比北京便宜,薪水也高点,10k到18k。现在我租的是一个16平米的主卧,带独立卫生间,3300块钱。搬到这边来之后才觉得,还是住大一点、带卫生间的房间比较舒服。现在我租在公司附近,上班下班有时候骑车,天冷了我就直接打的。

偶尔也会怀念北京,比如涮羊肉,还有北京秋天的银杏蛮好看的,还有北方特色的建筑,胡同里的红墙,风一吹,所有树都光秃秃的,但是天又很蓝,其实还挺好看的,会有一种北方特有的萧瑟的气质,在上海就没有。

但是,我觉得在上海开心了很多。

【2】体制内选择空间小,或狱警或海关

李庚溪 26 北京大学本科

职业:新媒体 所在地:北京

我毕业校招第一份工作去的是海口,一家500强公司,在比较核心的部门,给领导写业务相关的报告,做翻译之类的。当时离京,是因为北京的雾霾,房价。

后来打算回北京工作,说实话海南有点“与世隔绝”,进进出出就只能看到飞机,考虑到长期发展的话,还是回一线城市更合适。

当时想再读一个硕士,北京是高等院校最集中的地方,这里有我的母校,也有其他比较合适的大学,说实在让我去读其他学校,内心不太能够接受。

当时也恋爱了,跟前男友那时候关系比较好,就想在北京工作几年,顺带读个MBA。我也有很多朋友们在北京。考研的话,我本科不用学数学,但我并不想读本专业的硕士,考其他科的研究生基本都是要考数学的,很痛苦。

这几年不断地折腾,回北京之后做过媒体编辑,做过运营,在北京换了3份工作,有更好的机会我就换掉了。现在我又想离开北京了,更倾向于广州,房价比较友好,还是买得起房。

我对在北京的工作没热情了,写软文、定制稿,需要跟客户对接,不断修改,我们认真工作,但有些企业、甲方其实很看不起媒体,经常被人家痛骂,当然也不是每一家企业都这样。

有时候我也在想,也许我在逃避工作,逃避责任,所以想换个环境。但很多事情我不必想那么深入,有时候是需要顺其自然。

在北京你无论是有钱还是没有钱,都是可以生活下去的,只要你愿意努力,但我想退休。

找男朋友的事考虑也没有用,一年两年变化非常的快,没有发生的事情我不做打算。我是希望把自己的生活过好,把工作做好,让自己的收入高一点。

我想要稳定了,更想去大企业里面做一颗螺丝钉,大企业毕竟稳定一点。

我有尝试过去体制内,希望去发达地区,但它非常限制专业,我的专业要么报狱警,要么报海关,要么就是去一些竞争很大的岗位,竞争力大的要求也更多,人家要求女生1米58以上,那我也没有办法。

我并不后悔之前的选择,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一定要往前看,没有必要去纠结过去的事情。

【3】即使有北京户口,也买不起房子

张小清 27岁 北京大学本硕

职业:公务员 所在地:成都

我是选调过去的,现在在成都市一机关单位。离开北京,最现实的原因就是房价太贵,买不起房。我知道肯定不会留在北京,但去哪个城市,还是选择了一下。

我那时候是和男朋友,就是现在的老公一起选,他在互联网企业,想找互联网发展得比较好的城市。我们也考虑杭州、广州,后来决定去成都。

我老公他本来就已有北京户口,但即使有,也买不起房子。我觉得我不是特别适合那种竞争性太强的行业,我比较喜欢稳定一点。

我之前还在暴风集团实习过,就在人事部门,对于人员流动、招聘都会有感觉,我会梳理一些材料,看到部门逐渐地被裁掉,只剩下他们所谓的“薪火”,我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快不行了。

那时候我工作已签完了确定要来成都。经历了这段实习,庆幸我的选择挺明智的,基本上不用担心这种被裁的事情。

我们在成都租了个两室大概七八十平,房租2700元左右。这是在北京无法做到的。我老公在北京的时候房租也是2000多块钱,但是只能是合租那种很小的房间。现在我们也买房了,买好了还没有装修。

我觉得很幸运离开北京。成都生活的很幸福,压力不会很大,也有能力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享受一下生活。

周末我就和老公在家做个饭,有时候约同事出去玩,下班有时间的话也约别人出去玩,到处逛一逛。如果在北京的话还是挺难的,光是工作就可能把自己的时间都占满。

除了特别现实的经济原因,还有一个北京人才真的好多,不仅是在拼时间,身边优秀的人太多了,根本就比拼不过。

偶尔也会跟北京的朋友联系,看到他们在北京奋斗,在奋斗中进步和成长,也会为他们感到开心。

【4】在北京胖了30斤,回长沙又瘦回去了

肖艺能 29岁 北京大学硕士

职业:医务工作者 所在地:长沙

我当时是可以在北京继续读博,但医学和其他专业不太一样。每个省份顶级医院技术、人才培养和经济条件,其实差不多。我无论是在北大读博士,还是在中南读博士,获得的回报和收益都是差不多。

从成本方面考虑,我是长沙人,在北京读博士虽然大学住宿条件挺不错的,但我在长沙读博,住在家里还是更舒适。

从就业机会方面考虑,医学有一种拜师的因素在里面,你跟着哪位老师你就是他的徒弟,如果以后想回长沙来工作的话,还是选择在长沙读博会更好。

清北毕业的话,我认为在北京医院就业会更加有优势。但是在每个省份最好的医院,就算你是从清北毕业,和一个自己培养9年的学生来比,我想老师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自己培养的。

压力是一直伴随北大三年的工作学习之中的。我在北大读书时,在某医院当住院医师。医院处于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口碑也很好,所以就会有大量的病人来看病。

北京的生活节奏是偏快一点的。然后我在的那所医院上下级关系比较分明,回到长沙这边,科里氛围会更亦师亦友。

我在北京值完24小时夜班之后,第二天还是要继续进行正常的工作,所以说会稍微辛苦一点。我们经常叫36小时班或者48小时班。很多医院都有这种现象,但是在我所在医院比较频繁。

我主观感受就是在北京工作强度太高了,虽然也是多劳多得,确实收入还挺丰厚的,但是给我体重、心理都有一个比较大的影响,压力很大,三年以来增加大概有二三十斤,然后回来长沙之后体重又恢复了。

客观情况是考虑北京宜居程度和房价。北京房价将近10万一平,在这个城市生活压力就比较大,回长沙的话,因为爸妈都是长沙人,买房这一方面可能不用我考虑太多。

我自己在长沙的医院工作,是根据实验计划自行安排,比如说今天早上睡到九点,我可能就是十点再去实验室,如果我今天上午不舒服,可能上午就不用去了。总体以两周汇报一次的形式督促实验进度,时间安排比较自由。

当时我去北京读书,其实我父母也不是很同意,但是我还是去了。因为北大是我们儿时梦寐以求的学校。后来确实爸妈也挺希望我回来的,虽然他们年纪还不是很大,自己能照顾自己,但是家人在身边肯定更开心。

【5】只有一个选择,去了天津

郑俊彦 30岁 清华大学博士

职业:985大学讲师 所在地:天津

毕业前我也尝试在北京找工作,当时主要找北上广的工作。面试的主要有两家单位,一个就是天津这所大学,一个是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但是最后给我offer的是天津这所大学。我主要寻找985、211以上的高校教师岗位,因缘巧合只有这一个选择。

当时还是想留北京的,因为我研究生在北京某985大学就读,也尝试去这所大学应聘,但是不符合条件,高校它每年招聘条件都可能不一样,当时它要求必须是海归,我没有海归经历,所以在这个硬性条件上就被卡掉了。

在工作的过程中也是遵循父母、老师、还有女友的意见,现在是爱人了,他们也是希望我能留北京,但是确实是在北京找了一圈之后没有合适的工作机会,就来了天津。

在研究生的时候,可能会觉得你要么是留北京,或者是回安徽老家,但是读博之后更加倾向于留在北京。读博之后主要是受我当时女友的影响,她是有比较强烈的留京意愿。

现在在天津,通勤时间大概开车一个半小时左右。因为我职业的影响不需要每天坐班,每周3到5天可能需要去单位,也不用打卡,所以通勤对我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

挺喜欢天津的,生活节奏相比北京要慢很多,也非常有文化底蕴。前期是租房,现在已经买房。生活压力比北京小很多。天津的住房公积金比北京会多一点,所以对于房贷的压力来说,天津会小很多。

我那些留京的博士同学,在北京会有更多的学术交流机会,这一点我羡慕他们的工作环境。如果是研究生的同学,很多在北京的律所和法院工作,他们的工作节奏可能会比较快,压力也比较大。

我选择读博,是希望以后从事学术交流行业和教学岗位工作,定位还是比较清楚。没有选择学术行业的,可能是基于个人的一个规划,倾向于公务员或者是律师这样一个经济收入比较高的工作。

【6】我的执念是清华,不是北京

陆成彬 30岁 清华大学硕士

职业:银行职员 所在地:广州

我是江西人,广州深圳离我们家很近,在这边工作,回家交通会方便一些。
我们毕业那一年,金融行业就业不是特别好,在北京的话,想要进有户口、薪酬待遇也很高的的单位并不容易。

离开北京基本没有纠结过,因为我本科不是清华的,我对北京不像其他同学那么有执念。

之前考研压力挺大的。基本上整个学校就没有报这个专业的,报中央财经、上海财经的会多一些。我大一就打算考研了,我高考填志愿没有填好,为了弥补高考的遗憾。

像我们清北出来的硕士生在就业上机会还挺多的,一般金融专业的大部分都留在金融行业,去证券公司、银行、基金公司或外资投行的,有一少部分同学去了央行、证监。

如果现在回去北京还是挺容易的,但是你会考虑很多因素,包括房价、户口。

金融专业就业还是有局限性,在一线城市才更好,如果去更内地一点的,没有太多适合的工作机会。

我在广州过得挺好的,通勤半个小时左右,地铁或者打车。

其实没啥必要买车,特别堵,然后地铁和打车都很方便,因为我通勤时间也不算长,主要是广州要摇号,很麻烦。
所以现在暂时还不考虑买车,这没啥必要。

薪水和北京上海比肯定有差距,但在广州还是比较有竞争力的。刚到广州的时候我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住了4年。后来买了房,现在还在还房贷。

如果重新选择,高考后我会复读一年,从高考开始改变,就不用4年之后再去清华了。其他的都还好,这些东西你往后看,都是最好的安排。

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7】选择沿海地区,薪资还是很可观的

王哲 25岁 清华大学硕士

职业:挂职副镇 所在地:福州

我是选调生,从学校那边引进来的。现在是挂职副镇长,分管的是招商、经济,还负责一些拆迁的项目。

我之前也想过留在北京,也找了一份北京的工作,在一个地产公司那边,薪资承诺是年薪20万左右,后期还会有一点提成。但我个人感觉北京的工作压力会比较大,而且生活节奏会比较快。

也考虑过父母,他们希望我能回江西老家。因为爸妈年纪也不小了,而且很早就来了北京,在外面待了7年,想回来能够照料一下家里面,于是就近选择了福建。

我毕业找工作时,发现外省企业会主动到北京招人,当时在抢人大战,体制内很多城市都主动出去引进人才。而且有些地方的公务员,薪资还是很可观的。

如果说在企业内,因为我是学的政治学,在专业技能这一块没那么有竞争力,所以我当时明确走体制内这条道路。

跟留京的同学聊天,感觉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大城市肯定生活会便利很多,生活也会丰富一些,但压力也很大,包括房价、物价、子女的培养教育。

我研究生同学的话应该有一半左右不在北京。一般去深圳的比较多,地方选调的也有,还是去沿海地区比较多。

【8】放弃年薪百万,只想两个人在一块

徐世杰 30岁 清华大学博士

职业:大学老师 所在地:天津

我在北京确实没有合适的工作,最后我对象在北京的政府机关留下来了。我没有特别严重的要留在北京的情结,只是想两个人在一块。

我当时投了社科院法学所。结果面试之后,人家告诉我需要读博士后,我不愿意去了,天津这所学校答应我就可以不用做博后。

北京一些高校有非升即走制度,比如几年之内要完成什么科研任务,你完不成的话就得走,再另外找工作,这种压力我也不太喜欢。

南方高校我有过面试,一个是浙大,一个是南京的一个学校。

后来我对象在北京找了工作,我就没有再继续联系。

我有个同学进了福建一个高校,我也考虑过,待遇特别好,年薪有100多万。但去福建的话就有点偏了,离我对象太远了。

我去年一工作就自己买房了,现在在还房贷。加上公积金,目前月薪在12-13k,六七千用来还房贷。我对象也跟我一起,她在机关可能收入稍微低一点。

周末的话一般是我对象会过来,或者我过去,我们一起,也不工作就在家里待着,现在疫情影响,出去也比较少一点,暑假寒假,会大把时间留出来搞科研写论文。同时因为我是兼职律师,还要做一些律师的业务。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八位清北人讲述为何不留京:挤地铁难受